第一百四十四章 怨毒 - 重生女配

第一百四十四章 怨毒

宋泯然喜欢顾盈诺,可好像顾盈惜他也放不下,反正他知道顾盈惜有两个男朋友,虽然以前知道这事儿的时候颠覆了他的三观,可在尝过她身体的滋味儿之后,那种紧实小巧与吸引力,却让他不由自主的着迷,也明白了为什么她其貌不扬,但尝过她滋味儿的男人都为什么会爱上她的原因了。 顾盈惜本来还想说什么,但宋泯然已经早就忍不住,直接闯进了她身体里。她身体有她自己之前弄出来的润滑,几乎不费什么力气,但手指头与真正的男人还是不同的,顾盈惜又好久没尝到过这种直接与饱满,顿时痛叫了出声来。随着宋泯然的冲动,她身子被撞得如同大海中的一叶偏舟,再也说不出话来,巨大的舒爽将她给包围,迷迷糊糊中呻吟个不停的顾盈惜想着:反正已经对不起诺诺了,等下次,下次她一定控制好自己,不再跟宋泯然有关系。 欧阳震天已经离开了十来天,她总不能让自己夜夜都靠手解决,宁云城现在中看不中用,顾盈惜对他是真的感激,可是她却没有爱情,她的爱情已经献给了九哥,再也没有多余的能给云城,反正她的**已经不是最纯洁的了。 抱着这种自暴自弃的想法,顾盈惜每当在被**折磨得无法自已时,总是默许了宋泯然的进攻。这种事情两人瞒得倒好,一时间倒是没人知道。 可是上次学校中宁云欢的同桌被人下药一事儿当时苏赢虽然看在方教授的面上没有给兰陵燕什么交待,兰陵燕当时也没说什么。但其实将这事儿给藏在了心里,他看着顾家里这场肮脏的闹剧,伺机而动。 兴许是顾盈惜最近跟宋泯然在一起太过濒繁了,顾盈惜的身体又如同最丰沃的土地,不过一个多月时间,她便怀上了身孕。 再度出现呕吐情景时,已经不是第一次碰到顾盈惜怀孕情景的宁云城惊呆了,不同于以前顾盈惜怀孕时他没有作案时间,这一段时间欧阳震天等人不在身边。几乎只有他跟顾盈惜有肌肤之亲,宁云城自然而然的以为这个孩子是自己的,他在得知自己要当父亲时,险些乐疯了。 宁云城现在年纪不小了,再加上他从富二代的高高云端身份,现在一下子跌落到了地上。成为了吃喝都要靠顾家养着的废物,因他捐了一个肾给顾娴的原因,顾家人现在对于他在顾家呆着还没有说什么,可是最小的顾盈语却几次三番拿白眼看他,对他的态度也不再像以前那样热切,宁云城也不是傻的。心里不可能一点儿想法都没有,他以前是有些鳖屈。但现在顾盈惜有身孕了,宁父宁夫人一直想要抱他的孙子都好些年了,如果顾盈惜要是真有了孩子,宁父宁夫人一定会原谅他的! 只要他回了宁家,就不用再窝在顾家里,只要他有了钱,就不会再被顾家的人看不起。到时顾盈语照样还会唤他一声姐夫,而不是后来看到欧阳震天才叫姐夫。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宁云城觉得十分受辱。要不是他没有去处,宁父宁夫人又根本不原谅他,恐怕他早受不了苦回宁家去了。 顾盈惜的怀孕不止是宁云城欣喜,就连顾家人也简直都快高兴疯了,欧阳震天临走时留下了五十万的支票,可现在顾家因为住的人太多,租住的房子就是一栋别墅才能住得下,每个月的租金最少就要八万左右,再加上水电气与物管费,再加上平日顾娴要吃的药以及补身体的东西,五十万早被花得七七八八了。 而欧阳震天这一趟出国,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在这个时候要是顾盈惜能及时的怀上宁云城的孩子,宁云城也好回家拿些钱。顾娴这会儿也是被逼得没办法了,二女儿眼见快要上大学了,前两天跟她表示过,想要进帝都大学读书,和宋泯然在一起,顾娴心疼女儿自然对于她的意见没有异议,可顾盈诺并不像顾盈惜一样品学谦优,她学习成绩只是中等而已,这还是宋泯然和她交往之后每日住在顾家给她补习才将成绩提起来的。 依她这样的成绩,就是超常发挥进个普通大学没有问题,可要进帝都大学,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如果分数达不到目标,就只有靠钱来补足了,这不是一笔小钱,顾娴听人说最少准备百万左右,还不知道能不能上得了。 要是以前听到这个数字能将顾娴活活吓死,一百万这样的巨款是她想也不敢想的,可随着大女儿的发达,先后认识了好些男人之后,不止是宁家拿来的,还有以前的谢家那孩子也曾经给过她一些好处,另外还有欧阳震天也多多少少给了些,再加上之前从慕家轻而易举借到的二十万,这些钱来得太容易了,先后算下来几百万还是有的,顾娴过惯了这样的生活,下意识的就觉得一百万虽然有些多,可也不是筹不起来。 顾盈惜暴出怀孕时,顾娴便专门召集了家中的人开了一场家长会:“云城,现在惜儿有了你的孩子,总归是宁家的骨血,你还是回去和你父母说一声。”她说到这儿,满脸慈爱的看了宁云城一眼,又接着往女儿们看了过去:“现在盈诺马上就要上大学了,诺诺的成绩比你姐姐差了些,这其中我找人打听过了,人家说让我准备一百万左右,我们家的情况你们心中也是清楚的,震天那孩子现在不在国内,否则我就是舍了这张脸皮不要,找他借上一些,以后做牛做马的还他就是了。可偏偏他不在,唯今之计,云城,只有你这个当姐夫的多帮帮忙了。” 宁云城就算是一个冤大头,在自己和顾盈惜在一起。为了她甚至不惜和父母翻了脸,更是给顾娴捐了肾之后,顾盈诺两姐妹明里暗里有些瞧不起他的行为他看在眼中,一想到顾娴让自己替顾盈诺出学费,他心里便一阵阵的不爽涌上心头来。 只是他爱顾盈惜已经爱得久了,为她付出了这么多,此时才翻脸抽身,他心中觉得十分不划算。为了顾盈惜他连家都不回了,父母也不要了。甚至连肾都割了一个救她母亲,现在说要放手,宁云城怎么甘心,他这会儿强忍了心里的不满,想到顾盈惜腹中的孩子,勉强才答应了一声: “妈。我先回去和我爸妈商量了再说。” 一听这话,本来满脸笑意的顾盈诺顿时有些气鼓鼓的,她下意识的想转头去找自己的男朋友依靠撒娇,谁料转过头去时正好看到宋泯然像是才刚别过脸的样子,她旁边的顾盈惜这会儿正低垂着头,双手轻轻的哆嗦着。 “宁大哥是不是不想帮我?如果我以前有什么对不起宁大哥的地方。我向你道歉,能上个好的大学是事关我一辈子的大事儿。我求宁大哥看在以往跟我姐姐的情份上,帮我一次。”顾盈诺强忍了心里的不满,冲宁云城挤出一丝笑意来,宁云城还没开口,旁边顾盈语就已经冷笑了起来: “不过是借一百万而已,又不是不还了,你不愿意给。多的是人愿意捧着钱来找我姐姐,我姐夫现在只是在国外而已。回来之后别说一百万,就是一千万都能还你了!” 这话刺得本来还有些犹豫的宁云城脸色铁青,拳头握得‘咯咯’作响,表情十分不善了起来。 顾娴一看情况不好,不由吃了一惊,她这会儿还想着要找宁云城借钱,也不好让女儿将他给得罪狠了,因此假意喝斥:“语语,怎么跟你宁大哥说话的。”说完,顾娴刚转身想朝宁云城笑着说上几句,宁云城已经铁青着脸站起身来,直接就朝顾盈惜的房间走了过去,也不再理睬顾家人了。 众人脸色铁青,刚被喝斥了的顾盈语脾气最冲,她比两个姐姐年纪都要小,虽说小时是吃过苦头的,但这几年来日子过得不错,在同龄人中许多不知底细的甚至都以为她是出身是富裕之家,这让她自信心极度膨胀,再加上她如今年纪又是青春期时,就算明知宁云城对顾家也是付出过的,但这会儿却受不了被一向宠爱自己的母亲责备不说,还要被宁云城给脸色看,因此站起身来转头冲正要上楼的宁云城大声道: “有些人就是不要脸的,赖在我家白吃白喝的,一天到晚还要人家当大爷来侍候你,还想白占我姐姐便宜,现在轮到付出时就东躲西藏了,真不要脸!” 现在顾家中算是外人的也就只有顾盈诺的男朋友宋泯然与宁云城而已,宋泯然虽然现在住在顾家,但他之前也不是天天过来,只是最近为了替顾盈诺补习才住了下来,再加上他替顾娴配兑的一些药也要他看着顾娴吃了没过激反应才行,宋泯然又不时的还是要出去买些菜,算不得白吃白喝,而一天到晚不做事的,除了身体虚弱的宁云城,就再也没有别人了。 顾盈语的话像一耳光重重的抽在了宁云城脸上,他满脸痛苦的转头去看时,见到了顾盈惜脸上的惊慌之色,以及顾家人不自在的表情,除了一些心虚之外,竟然还有认同顾盈语的意思。 宁云城心中一阵悲凉,他为了顾盈惜,甘愿放下当初高高在上的大少爷的架子,为了她百般讨好,甚至屈辱的愿意跟人共享顾盈惜这个女人,试问天底下还有哪个男人能做到这样的事情?而他以前有钱时,什么时候对顾家人又小气过了?更何况他为了顾娴连自己的肾都捐出来了,连这样还不算吗? 可顾家用完人就一脚踢开,现在嫌他没用了,又嫌他没钱了,就想让他滚了。可要不是因为顾盈惜,他现在哪儿会没有钱,又怎么会有家归不得,要住在顾家看人脸色? “语儿……”顾娴刚要责备女儿,宁云城已经脸色铁青从楼上又折身走了下来:“顾盈语,你要搞清楚,我现在身上没钱,但我有钱时。没有给过你妈妈治病吗?我现在有家回不去,是因为谁你心中不清楚吗?我在顾家是没有做事,可是那是因为我身体没有养好,而我的身体不好是为什么,你不清楚吗?你除了姓个顾之外,为顾家做过了什么?连你母亲要换肾时,你都没有提出过要捐肾,你有什么资格来说我?我以前拿出来的钱,够我在顾家住十年了。” “云城。云城,你少说两句吧。”顾娴一见他这模样,心里不由发慌,这还是顾家人第一次看到宁云城一脸狰狞之色,以前因为他对顾盈惜太情深了,顾盈诺两姐妹心里不免有些看不起他。开始除了他那富二代的身份让人有些敬畏之外,后来相熟久了,看他对顾家有求必应,心里都有些看不起他,更有种他比姐姐养的狗还要温驯的感觉,顾盈语最近都瞧不起宁云城。可这会儿却见他对自己恶脸相向,她年纪到底不大。最近又只是被人捧得太高了而已,这会儿看到宁云城的脸色心头也有些害怕,哆嗦着趴在顾盈惜怀里,不敢出声了。 “云城,你要干什么?你做的那些事情我很感激,可我以为你是爱我才为我付出的,难道是我想错了吗?你也在意那些物质的东西吗?”顾盈惜性格虽然温柔善良。可她因为出身贫寒,骨子里也有她倔强的一面。这会儿宁云城所说的话就像触到了她的逆鳞一般,让她忍不住挺直了腰,不想让任何人看轻了自己:“你要是觉得欠我的,可以从此之后不再和我来往,以前我欠你的钱,以后我就算是出去洗碗刷盘子,也会还你的!” 以前她这样坚强而有自尊心的话恐怕能让宁云城心中对她更是怜爱有加,毕竟在他那样没有吃过苦头的大少爷看来,见多了娇里娇气的女人,个个哄着他在一起都是为了从他腰包中掏钱买名牌而已,只有顾盈惜从不要自己的东西,而且她看似温柔其实倔强,两人吵架时她从没想过要占自己便宜,一旦说到分手的话她都说要还自己东西的,这让宁云城心里越看她越是喜欢,觉得她跟自己以前认识的女人根本不同,也正因为如此,宁云欢在说顾盈惜不是个好东西时,他才不惜为了顾盈惜与宁家的人决裂! 可当初听到这些话时,那是他在云端的时候,现在他已经掉落在泥地里,混得比当初贫穷的顾盈惜还要不如时,再加上贫贱夫妻百事哀,以前远远的离着,没有这样的朝夕相处,自已也没有落到过现在这样一无所有的地步,自然察觉不出来他和顾盈惜之间的问题,远香近臭,同吃同住的相处了这样长一段时间,再美好的爱情也在茶米油盐中消磨得干净了,尤其是在两人都没什么钱,宁云城自觉自己付出的情况下,越发觉得顾家人的一丁点儿脸色都忍受不得。 而最重要的,是他捐完一个肾之后,在房事上的表现远远大不如前。他以前还有自信心自己有当一个猛男的资本让顾盈惜在某一方面满足,可现在每回两三下忍耐不住发泄出来时,不止是顾盈惜失望,就连宁云城都绝望无比,两人在一起亲密时那是他大男人的一个表现,现在的他经历过当初的勇猛之后再看自己的废物,顿时有一种自己已经不是男人的感觉,本来就已经十分敏感,再加上顾盈惜有时欲求不满的神色,更是刺痛了宁云城那颗敏感而又多疑的心。 在种种怀疑与不满之下,要不是宁云城觉得自己现在这样放弃可惜了,他其实都不敢去想自己是不是已经后悔了的事实,而感情在这一切的消磨中,自然算不得什么。脱离了爱情的光环之后,宁云城看得很清楚,顾盈惜说这些话也只是说说而已,她要还自己钱,她拿什么来还?就凭她每个月去推销酒水,被人一天到晚占足了便宜,一个月却挣不了多少钱来还?她自己都不够花,要等到还清他的付出,下辈子也不够! 只是到底是自己曾爱过的人,宁云城这会儿心中虽然失望,可也没有到完全绝望的时候,因此他忍下了想要口出恶言刺伤顾盈惜的心,阴沉着脸道: “盈惜,我现在不想跟你争,我想出去冷静一下。”宁云城说完。直接便拉开门出去了。他想要借酒浇愁,可直到这个时候,宁云城才发现自己身上一分钱都没有,就是想要借酒浇愁,他也再办不到了。 顾盈惜这会儿委屈的哭了起来,宋泯然强忍着想要将她搂进怀里的心,对于这个脆弱却又坚强的女孩儿,却又更心疼了些。 宋泯然跟顾盈惜勾搭上的事儿让兰陵燕找到了一个绝佳的报复机会,顾家的闹剧随着隐在暗处的人传回消息时。兰陵燕毫不犹豫的便阴笑了起来。 上次宁云欢同桌碰到了化学成份的事儿苏赢虽然推过去了,他表面像是要给苏赢面子,并不追究这事儿,可其实兰陵燕最是睚眦必报的性子,哪里有可能真正揭了过去。苏赢虽然不说,但他自己也不是查不到。不过就是麻烦了一些而已,但事情结果他自己却明白了。 表面看是物理系的一个同学做实验时不小心将东西带出了实验室并落在了教室中,恰巧的是他坐的位置还正是宁云欢后来坐的,可实际上这一切却跟宋泯然脱不了干系。他跟顾家的女人在一起之后,又很快和顾盈惜搅和在了一块儿,估计是背地里顾盈诺曾说过宁云欢坏话。宋泯然想要替女朋友出气,便使了这么一个下作的法子。 他是想给宁云欢一个教训。但也不敢将事情闹得太大,毕竟他家中没有什么背景,若只是让一个姑娘有些小毁容又吃些苦头但却并不严重的话,物理系的方教授最是护短,肯定这事儿便不了了之,最多学校赔些医药费就算了,可要是闹出人命却又性质不同。宋泯然算计得极好,他本来以为进了影视系的人以后都是要进娱乐圈的。一张脸就等于她们的生命,替自己的女朋友出出气让人家用一辈子的前途来赔应该差不多了。 这个人算计得十分精确,可他没有料到的就是最后宁云欢根本没中计,反倒是打草惊蛇,让自己注意到他这么一个该死的东西! 兰陵燕可以直接将他神不知鬼不觉的弄死,但这样未免也太便宜他了,宋家在他看来半点儿油水都没有,白杀宋泯然这么一个人如同在鸡脚趾上刮油,是不可能刮得下来的,因此他一直忍着想等一个时机,既要让宋泯然也尝尝心上人受苦的滋味儿,也要让顾家那些嘴大的女人以后再也开口说不出话来! 本来顾盈惜要是没有和宋泯然勾搭上兰陵燕也会给他们找机会的,可没料到这两人都没有廉耻之心,竟然主动干出这样的事儿来,倒是给了兰陵燕机会。 六月一到,高考就没有几天了,最近几天顾盈诺都天天在拼命学习,难免就有些疏忽了自己的男朋友,她想自己在考试之前再多努力一把,以后进帝都大学和泯然作伴时也能少交一些钱,也正因为如此,她五月时中午饭便带到学校吃了。 树枝上的蝉不住鸣叫着,宋泯然这会儿正伏在顾盈惜身上拼命耸动,身下的女体柔软得让他几乎快要忘记了顾盈惜肚腹中还怀着他的骨肉。这会儿小区外,顾盈诺想着最近被自己忽略了的男朋友,难得心中有些歉疚,最近宋泯然都在替她补习,而他自己也是有事的,有时还要帮着写一些论文,他时常睡得比顾盈诺还要晚,这会儿也不知道他起来了没有。 顾盈诺回来时还替男朋友带了自己在外面买的蛋糕,她喜欢回去时和宋泯然两人你一口我一口的将蛋糕吃完的情景,那样会显得特别的甜蜜。一路哼着小歌穿越过了别墅群时,顾盈诺已经走得满身大汗了,她心里甜蜜的想着宋泯然努力工作帮着教授做论文以及研究时的样子,他说这么拼命就是要想赶紧买一辆好车,以后接她上下课,让她不用再像现在这样自己走路的。 想到一些甜蜜处,顾盈诺险些忍不住笑出了声来。 拿出钥匙打开了门,屋里静悄悄的,想到早晨时顾娴说了要去医院复查,妹妹顾盈语这会儿在学校,宁云城那个没用的男人那天晚上和妹妹吵完架之后就早出晚归的,这个厚脸皮的男人,也不提要借钱给她的事儿,但也不走,死皮赖脸的就留在她家! 昨天晚上宋泯然很晚才睡,他都还没有疼爱自己。当时顾盈诺看他忙成那样,心疼他的身体吃不消,也没有要他的宠爱,睡觉时还看到他坐在书桌前忙碌着,心里不由甜丝丝的。 她准备上楼给宋泯然一个惊喜,他要是看到自己手里提着的蛋糕时,一定会欢喜的笑起来的!想到这儿,顾盈诺忍不住偷偷扬起了嘴角,像是有些俏皮的模样。直接就朝楼上走了过去。 “嗯啊……啊……”刚上楼时一道女人痛苦又似难受的呻吟响了起来,顾盈诺自己现在也不是什么少女,她跟宋泯然在一起之后自然而然的被他引领着走过了从少女到女人的过程,当时十分的疼,可她却很是满足,顾娴虽然一个人将孩子们拉扯长大。但她却并不是一个思想建议的女人,女儿们要不要交男朋友,只要是正当的,她都会鼓励而不是制止,顾盈诺自然在这样的家庭长大,感到十分幸福的同时。对于自己早早的就跟宋泯然睡在一起并没有什么觉得遗憾的。 这会儿声音越叫越大,姐姐顾盈惜叫疼的声音不住传来。顾盈诺有些心里乱跳的同时,也觉得身体跟着软了起来。最近太忙了,她忙着要应付高考,宋泯然忙着挣钱想要帮她,两人已经好久没有做那件事了,她也有些想了。 不过姐姐也真是,家中虽然没人。但顾盈诺却上了楼才发现她连门都没关,她羞红了脸。刚想去替顾盈惜将门关上时,突然里头那趴在顾盈惜身上的男人闷哼了一声,像是极致欢愉的样子,但顾盈诺脸上的笑意却一下子就僵住了,整个人都冷了下去。 她听出了刚刚的男声,不像是宁云城的,也不像是欧阳震天的,反倒,反倒像是她男朋友宋泯然的声音! 她想起每一次宋泯然在她身上得到满足时,就会发出这样与他斯文外表完全不同的野兽般的闷哼,她每次听到时就觉得自己好像能被他撕碎一般十分喜欢,可这会儿顾盈诺听到了,却觉得浑身冰凉,手脚颤抖了起来。 门没有被她关上,反倒被她推了开来,明亮的光线里,这两个人做事儿估计是以为家中没人,不止是没有关门,连窗帘都没有拉下来,顾盈诺看到那男人翻身下床时,顾盈惜来不及闭合的腿,以及腿心间流出的大股热流,那腿间如同小嘴儿般,正往外吐着刚刚那男人热情的证据。 可这些火辣的场面她都没看,她只看到床上两个这会儿完事之后正不停的搂着亲吻的两人,宋泯然脸上那种满足与野性,她从来没有看到过。 她视为天神的姐姐,如同仙女一般纤尘不染,纯洁得如同雪山之颠的雪莲一般无暇的姐姐,竟然勾引了她深爱的男朋友! 顾盈诺身体哆嗦得厉害,可屋里的两个人却并没有发现站在门口的她,床上的两人‘滋滋’的一阵法式热吻后,宋泯然又很快兴致起来了,又翻身坐了起来。 “别,疼了,宝宝……”顾盈惜哆嗦着的声音里带含着情事之后特有的娇媚,像是已经累得很了,顾盈诺正麻木不仁时,宋泯然很快再一次补刀: “不怕,我们的孩子我还不知道爱惜么?”说完,他一把将顾盈惜翻了过来,轻轻让她跪趴在床上,雪白的**背对着自己,他则是从背后再一次进入到顾盈惜的身体中。**碰撞的声音响了起来,顾盈诺脑海里却只听到了刚刚那句‘我们的孩子’,顿时天旋地转,她之前有多爱宋泯然,这会儿便有多怨恨他。而她之前对于自己的姐姐有多敬爱,现在便有多怨毒。 她捂着嘴唇,整个人傻愣愣的从屋里出来,一边咬牙哭着,一边将手里的蛋糕扔在了楼下,自己‘咚咚’的跑下了楼,楼上沉浸在亲密里的两人并没有听到她特意弄出来的声音,顾盈诺十分怨恨,她双眼滴血,甚至恨不能自己直接从楼上摔下去,她想看看顾盈惜此时是个什么样的表情,也想看看宋泯然要怎么给自己交待,可她不敢。 下楼时也并没有摔下去,她出门之后重重的将门带上,一路哭着跑出了小区,刚出小区约两百米的距离,离保安室已经很远了。小区监控也再也拍不到的时候,转角处一辆越野车却突然间冲了过来,顾盈诺本来就哭着没有注意到前面的路,这会儿车子撞过来时她才吃惊了,她尖叫声都没来得及发出,整个人便被撞飞了起来,在空中转了好几圈儿之后,这才重重的又摔倒在了地上。 那辆越野车撞了人之后并没有停,反倒又朝倒在马路中央的顾盈诺冲了过去。‘咔嚓’一声令人胆寒的骨碎声响起,昏迷中的顾盈诺惨叫了一声,一只腿便已经不正常的折了起来,那辆越野车这才不慌不忙的转了个身又往远处开了过去。 这边本来就是高档小区,住在这边的业主都是有钱人,这会儿大中午的。根本没有人进出,等到顾盈诺被人发现时,已经是两个多小时以后了。她失血过多,再加上这样躺在大马路上两个小时的时间,不止伤势恶化,她更是中了署。这会儿情况十分严重,顾盈惜与宋泯然两人精疲力尽的从榻上下来时。顾盈惜只觉得自己身体里里外外都已经全是宋泯然的气息。 两人正有些腻歪间,顾盈惜清理着自己浪迹的下腹时,宋泯然一边摸着她沉甸甸的胸,一边接通了一个未署名的电话: “喂?”他的声音还透着完事后的沙哑与满足,看到顾盈惜正伸手进自己身体里挖出残余在体内深处自己的东西时,他原本疲软的身体又是一阵火热,连着看了她好几眼。这才强忍下了心头的那阵火,一面不耐烦的准备挂断电话再跟顾盈惜来一次。谁料电话中传来的消息却让宋泯然脸色大变。 “一位被人发现出了车祸的顾小姐是你的女朋友吗?我们在她手机里发现了你的电话号码,现在她正在医院中,你赶紧过来签字手术吧!”那打电话的人说完了地址之后,宋泯然整个人都哆嗦了起来,他的挚爱,他的宝贝,这会儿竟然出了车祸? 现在他可顾不得还和顾盈惜胡来了,连忙抓了衣裳便一边胡乱套着一面往楼下跑,顾盈惜刚刚没有听清楚,只是见宋泯然做完便转身就走,心里有些委屈,下意识的想抓住他,却被宋泯然一把推开了:“诺诺出了车祸这会儿正在医院中,我要先过去了!”顾盈惜听了这话,吓了一跳,强压下了心头的酸楚,也忙哆嗦着跟了上去。 好不容易两人赶到医院,这会儿已经错过了最佳抢救时间,医生之前打过无数次电话,可顾家人都没有接听,这会儿看到脸色有些青白不正常的两人赶来时,也顾不得责备,直接便让他们签了字,将已经半死不活的顾盈诺这才推进了手术室中。 因兰陵燕是有意要让顾盈诺留下终身残疾,毕竟一次性的死了对她来说只是一种解决而已,那样只会成全了顾盈惜与宋泯然,他要的是让宋泯然夹在两个女人当中,为他当时的错误付出沉重的代价,而不是给他收拾善后擦屁股。 顾盈诺这一趟手术做完醒来时,已经是三天之后了。她一醒来右腿便没了知觉,守在她病床前的顾娴等人哭得眼睛通红,可是在看到顾盈惜时,顾盈诺眼中露出怨毒的光芒来,她强忍了心头的怨恨,原本想要抽顾盈惜一顿的想法,在知道自己出了车祸之后暂时忍了下来,她现在还不是顾盈惜的对手,不能这样跟她起冲突。更何况她心里隐隐是希望顾盈惜是有苦衷的,她不敢相信从小到大自己都一直崇拜的姐姐真是那种跟自己抢东西的女人。 可是这种隐忍在听到护士们趁她假装睡着时聊天所说的内容时,顾盈诺的心就直直的沉了下去。 “这位顾二小姐真是可怜,她现在年纪轻轻的,右腿就已经被截了肢,听说当时车祸虽然严重,可本来只要及时治疗就应该没事儿的呢,可是我们给她的家人打过那么多电话,却根本没人接,尤其是她的男朋友与姐姐,当时可是打了两个多小时啊,要是他们及时过来,顾二小姐也不用因为耽搁时间太长而小腿坏死了。” “是啊,也不知他们是有什么事耽搁了,顾二小姐真是可怜!” 诸如此类的话顾盈诺听过了,心里的怨恨终于没能忍住,如同藤蔓一般的阴影死死的缠上了她的心头。 她的腿被截肢了,她从此以后就是一个废人了,她是残废了!而她的腿本来能治好的,可就是因为没人接电话,让她耽搁了最佳的治疗时间,而小腿坏死被截肢,他们在干什么?宋泯然跟顾盈惜在做什么,她跑出来时再清楚不过了,他们背着她在乱搞,他们这对不得好死的狗男女背叛了她! 在她出了车祸最需要宋泯然的时候,他躺在自己的姐姐身上,自己现在少了只腿,全是他们害的,他们不得好死!自己绝对不会放过他们,她瘸了一条腿,她要让顾盈惜用两只腿来赔!! 顾盈诺心里背负着的仇恨让她一天天的阴沉了下去,因出了车祸,她自然不可能再去高考,因她腿已经瘸了,她以后自然不会再上大学,这两个不要脸的东西,毁了她的身体还不说,竟然还敢毁了她的一生,她这一辈子要是不报仇,她誓不为人! 知道自己少了一条腿之后,顾盈诺本来心里生出的死意这会儿全变成了怨恨,她每天被仇恨缠绕着,看顾盈惜的目光时平静得让顾盈惜心头发毛。 好在顾家人还算是齐心协力的,就算是之前早出晚归跟游魂似的在外晃荡的宁云城最近都天天来医院陪她,不过宁云城表情却是带着讥诮,也不知道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这日子可怎么过啊?我们顾家是不是得罪了哪路神仙,要这样来惩罚我们?”顾娴每天早晨来到医院时,坐在女儿的病床前,眼泪便不住的往下滴,她这些年来身体不好,拖垮了家中不说,大女儿感情路不顺,甚至被人那样的污染,二女儿现在眼看好日子要过来了,正要苦尽甘来的时候,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往后她的一辈子,可真就是毁了! “顾姨,您放心,诺诺是我的女朋友,我并不会因为她现在少了一只腿就嫌弃她,无论生老病死……”宋泯然眼中露出深情来,他是真的喜欢顾盈诺的,这不止是他生平第一个女人,更是他第一个喜欢上的女人,是深深印刻在了他心底的,虽说因为顾盈惜的身体他暂时有些迷恋,可宋泯然心头清楚,那种**的迷恋跟真正的恋爱是不一样的,他心里真正爱的喜欢的想宠的,还是眼前这个苍白着一张脸的小女人,这会儿他更是恨不能自己替她所疼,代她所感。 宋泯然说出这些动人的情话时,并没有如同以往一般打动了顾盈诺的心,要是之前没有发现他们那样的丑事,要是自己没有被他们害得少了一条腿,恐怕她还会只傻傻的哀悼着她那段夭折的爱情,可现在她怨,她恨,她想这对狗男女不得好死,她想让宋泯然痛苦异常的死在她面前,她要顾盈惜付出千百倍的代价,她要顾盈惜比自己还要痛苦,还要丑陋,还要自卑!(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吐血呈献,万字大更!我熬到三点,我绝壁用生命在奉献! 最近身体不舒服,所以这几天都晚更,但晚更是晚更了,我都是加更了的妹纸们,每天都是六千字大更的奉上,今天万字大更是包括昨天的和今天的一起发了,明天开始,我要争取准时两点,就恢复到一更时代。。。!!!!!爱我吧,亲亲们,蹂躏我吧。。不要因为我是一朵娇花,而怜惜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