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乱来 - 重生女配

第一百四十三章 乱来

心里冷笑了两声,强行将不满忍了下去,白明玉冷冷的道:“是达官贵人的老板,请我帮个忙,给什么兰宁公司拍个节目,我没空,让他预约着,但他却将我给绑了回来,甚至强迫我签下了一个合同。” 想到自己受的侮辱,人家拿自己的掌心当烟灰缸一般使用,白明玉心里一股怨毒便涌了上来,那本来就烫得皮开肉绽的地方,越得疼得他难以忍受。 唐家人都看出了他心情不好的模样,唐天豪看着这个从小就被自己带大的孩子,他自然舍不得白明玉受这样的气,因此愤怒的站起了身来: “太过份了,也太无法无天了,爸爸……” “好了。”唐君跟他反应不同,眉头皱了起来,脸上露出一丝迟疑之色:“这个达官贵人的老板,是不是姓兰?” 唐老爷子如今年纪大了,再加上他自小学中医,性情很是内敛沉稳,又不是那种浮燥好色之人,自然不可能去那种烟花之地,但达官贵人在帝都之中太出名了,那里简直就如同会所名字一般,是达官贵人的**窖极乐地。 “我记得他好像叫兰彪。”既然是姓兰的,白明玉就想起了霍希曾喊过的彪哥,这会儿听到唐老爷子一问,只当他是打探了兰彪底细之后就要替自己出气,因此忍了下心里的不耐,接着道: “爷爷,这事儿你要帮帮我。” “明玉,如果这个达官贵人会所的老板确实是姓兰。不管他是叫兰彪,还是叫什么,有可能你惹上的,是一个不小的麻烦。”唐老爷子脸色严肃了起来,眉头紧皱着:“希望不会是那位,不过公司叫兰宁,兰宁?”唐老爷子越说,越是神情凝重,好像碰到了什么苦恼的事情一般。站起身来在客厅中走来走去了。 “爸爸,姓兰的,有什么了不起的?那个兰彪虽然有几分本事,不过也只是一个商人而已……”唐天豪忍不住开口说了一句,唐君就瞪了他一眼:“如果只是这样,我还会说麻烦吗?” 唐修远看到白明玉一脸强忍的样子。又见父亲被骂得说不出话来,连忙打圆场:“爷爷,您要是知道这个人是谁,不如说出来大家想想办法呗,我现在正在帝都大学中暂时任职,这还是苏校长之前亲自来拜托的。这只是一件小事,请他帮帮忙。不过是撤销一个合同而已,应该没有什么关系吧?”唐修远话音一落,白明玉朝他点了点头的同时,唐老爷子就已经冷笑了起来: “苏校长?要是背后的人我没猜错,恐怕苏校长见了他也得问声好赔声笑!” 这话一说出口,整个唐家的人都已经吃惊了起来,原本一直没出声的唐修远的几个叔叔都站起了身来。一副不敢置信之色。 苏赢在华夏代表着什么,在场的唐家人就没有不明白的。唐修远下意识的惊呼了一声:“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唐君脸色难看,正想要开口时,他的小儿子已经满脸不快的盯着白明玉就道:“明玉,你怎么惹上这样一个人的?你不知道这样会给我们唐家带来大难吗?” 唐家一直以来都不是什么政治世家,靠的就是这种超脱众人之外,又有一手好医术才得各元首看重,白明玉又不是唐家的人,如果以前唐天豪看在朋友的份儿上收养两个孤儿就算了,毕竟唐家也不差他们一口饭吃,但如果白明玉要是给唐家惹来这样一场大祸,却是没有人会高兴的。 本来唐家就只是一个中医世家,虽说除了唐老爷子之外后辈子孙也进入了其它行业,可刚兴起的家族是不能与帝都中其它世家相比的,现在还靠着唐老爷子在各大佬之间的脸面撑着,若白明玉真惹了什么事儿,依唐天豪对他们兄弟的看重,肯定会替他们将事情解决了,虽说卖出唐君一张老脸事情不是不能解决,可这样一来唐君在那些大佬们面前几十年的脸面可算是丢干净了,要是那样以后唐家的子孙有什么事儿,唐家也肯定再帮不了忙。 相较于替一个外人豁出脸面,自然没有唐家自己人来得重要。 小儿子一开口,唐君自己愣了愣的同时,唐天豪脸上也露出受伤之色来,但他却没出声。 白明玉一看这情景,顿时有些着急了,心中暗骂了几声,脸中露出阴郁之色来:“四叔,我也不知道,如果我早知道,我肯定就不会回来求爷爷了。”他这会儿听到唐君说兰彪来头不小时,心中是半信半疑的。 一面怀疑唐君是不是故意这样说,为的就是不想帮自己的忙,找个借口推脱而已。毕竟苏赢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就是再无知也知道他的名声,只要是华夏的人,估计还没有谁不知道这位名满天下的校长的,帝都大学每年出校门那么多学生,各行各业的几乎看到他都要唤一声老师,说是桃李满天下也不为过,就算是除了他那个任了元首的父亲之外,他自己的名声其实也并不输于任何人。 虽说白明玉自视甚高,可若是跟苏赢比起来,不管是出身地位,他也是有自知之明自己比不上别人的。 可就这样一个人物,唐老爷子现在竟然说他看到了姓兰的反倒要问好赔笑,白明玉根本不相信,心中觉得唐老爷子是已经老糊涂了。 但另外一方面他又知道唐君的性格,不是那种信口开河的,如果唐老爷子说的是真的,那就代表他这次的狂妄行为肯定是惹到了一个了不得的人,白明玉这个人是从来不会认错的,他心中虽然怨恨兰彪仗势欺人,可他也知道。如果姓兰的真像唐老爷子说的那样能耐,自己就算再认为不输别人,恐怕这事儿也不好解决,还得求唐家出面帮忙才是。 他知道唐老爷子从年轻时候起就一直是好几位大佬身边的御医一样的存在,现在就是年纪大了也还没有退休,不时会跟人出去走几圈儿,当时他年纪还不大时,曾和兄长一起跟在唐修远身边被唐老爷子带出去玩耍过,见识过上流社会真正的情景。不像唐家,吃什么东西都是清汤寡水的,那种高雅牢牢印入了他心海里。 可惜从此以后他就再也没有出去过,大哥白明春曾隐晦提过出想要从仕的心,可是唐家人却表面做出一副照顾他们兄弟的模样,背地里却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唐家的人婉拒了白明春的心愿,打击了他的自尊心,两兄弟心里从此生出怨恨来,甚至唐天豪还逼迫白明春走上了如今一条学医的路,摆明了就是看中白明春在医术上的天份,想要他为唐家的名声做出贡献而已! 也正因为如此。白明春远走他乡,出了国之后再也没有回过唐家来。白明春出了名之后,也从不提他的家世与唐家,只说自己从小没了父母而已,白明玉自己也不肯回唐家。要不是这一次他出了事儿,他也绝不会踏足唐家半步,根本不可能去央求他们,如今果然他再一次的又受到了侮辱! 白明玉心里的怨恨如波浪般一波接一波的涌过来。但他演技极好,这会儿为了避免别人看出来。低了头下去,做出一副痛思已过与惶恐不安的模样来,他知道唐天豪父子一定会不忍心看他这副模样,果不其然,唐天豪的声音响了起来: “好了老四,明玉还只是一个孩子而已,你这么咄咄逼人干什么?”唐天豪虽说是为白明玉说话,但白明玉心中却一点儿也不感激,在他看来,唐家人就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他压根儿不会领情!唐家这样对他和白明春,就是利用了他们,也只是他们欠自己的! “什么叫我咄咄逼人,明明就是他不知好歹,我们唐家养了他跟他大哥多少年,替他们出学费,供他们吃喝,送他们出国留学,这些难道不是钱吗?爸爸现在年纪不小了,还挺着身体做事儿,白家兄弟不知感恩就算了,这些年出息之后有提过唐家半点儿吗?回来看过没有?现在惹出这样大的事情来了,还想要给我们找麻烦……”唐家老二的声音也跟着响了起来,唐天豪弱弱的道:“可他好歹也是我们唐家的人……” “大哥,你再拿他们当你孩子,人家也不叫你一声爸!”一道冷冷的声音响了起来,白明玉像是受不了的抱了抱头,眼睛里却是一片阴冷。唐家人的冷言冷语传进他耳朵中,给他造成了极大的伤害,让他这会儿恨不能将整个唐家毁灭,唐家欠他的一切,他要让唐家整个来赔! 唐修远并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好兄弟心里早已经阴暗黑化了,安慰了他几句之后,便烦燥的劝起了架来。 到底还是没能架得住唐天豪的哀求,上午放学时接到了兰陵燕电话,两人本来是约好一起吃饭的,可是宁云欢才刚上车,兰陵燕便接到了一个电话。 “先回去,有点事。”宁云欢上来时,兰陵燕伸手拉了她一把,也没顾得上说其它的,宁云欢心里不由自主的松了口气,她还真怕兰陵燕又提起让她复杂的事情来,这会儿见他自己不说,连忙便点了点头。 “唐老打了个电话过来,说有事,这会儿人已经在山下了。”两夫妻现在住的地方防守极严,就是林敏当初过来时没有钥匙,照样也得在山下等着,这会儿虽然唐老也不算陌生人了,甚至宁云欢怀孕以及上次感冒都是由这个唐老帮忙看着的,可他依旧是没有能自由进出的特权。 不过说到姓唐的,就不由让宁云欢想起原书中被白明玉整得家破人亡的那个唐家来。前两天才听兰彪说要将白明玉绑回来,这会儿就有唐家人找上门,宁云欢心里一瞬间像是明白了什么:“是因为我的事情让你为难了?” 每次有什么问题出面请唐老的都是兰陵燕,虽说没有和那个老人搭过几句话。但宁云欢也多少看得出几分那老人的性格,是个不卑不亢的,兰陵燕对唐老也颇有几分好感,这会儿若是因为兰彪绑了白明玉的事儿让唐老出面,好歹人家也帮过她几回,换成宁云欢面对这种情况恐怕都要为难。 兰陵燕摇了摇头,将她葱管儿似的手指抓在掌心间把玩,漫不经心就道:“谁家没几个不肖子孙?更何况白明玉绑了就绑了,一个戏子而已。”他是真没将这事儿放在心上。虽说唐老跟林茂山之间有几分交情,宁云欢有事儿他也曾请过唐老过来,但每次兰陵燕可都是公事公办,唐老虽然出诊,但他也是给了好处的。再者说唐家说得好听顶着个御医的名头,说得难听些其实就是清流。跟元首们照看身体,除了名声好听一些,事实上油水根本捞不了多少。 虽说在许多人看来唐家已经十分厉害了,可真要说家底,指不定还没有白明玉两兄弟这些年来挣的多。唐家能维持现在富足的生活,其实还是有兰陵燕这样不属于华夏之中的大佬。但却又跟像林茂山这样的大佬有瓜葛,且出手十分大方的人维持的。否则若是一般富商要想请他们治病。端着架子唐家人也不可能去为了铜臭低腰,凭白折了名声。 “我倒是觉得唐老不错,之前怀孕多亏他帮我调理了身体,后来又开了许多药膳方子……”宁云欢看他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犹豫了一下,仍是开口求情。她厌恶白明玉,可是唐家虽然收养了白家兄弟。但其实追根究底跟白家兄弟是没有关系的,甚至唐家最后因为收养了这两个白眼儿狼而落得了很可怜的结局。从清高名流,到后来的因为白家兄弟心里那些见不得人的阴暗心思,而变得连狗都不如,宁云欢不由自主的就想到了自己的前世,其实都是可怜的人,被信任的人咬了一口,再想到那个面目慈祥的唐老,宁云欢倒真有些不忍心为难他们了。 兰陵燕还是头一次看到她替别人求情,自己收拾顾盈惜时用了很多不堪的方式,她从来没有说过什么,兰陵燕背地里干的什么买卖,她也是一清二楚,可是都没有露出过悲天闵人的模样,这会儿倒是替唐家开口求起了情来,他顿了顿,“如果是你希望的话。白明玉只是一个不入流的东西而已,没了他,我给你找个更好的。”话虽然是这么说着,但兰陵燕心头依旧是记了一笔,决定等过段时间风头一过,再将白明玉收拾一顿出出气。 唐家人过来的事儿自然因为宁云欢的求情而很快的就被揭了过去,而此时的顾盈惜并不知道该出现在自己生命中的两个男主这会儿已经不知不觉的回到了华夏,她最近很苦恼,妹妹顾盈诺最近长大了,也知道谈恋爱了,她的恋爱对像是个品学谦优的硕士,两人感情本来也极好,这是一件好事,母亲顾娴因为这件喜事儿整个人都好像精神了许多,虽说顾盈诺的男朋友不像她以前认识的男人们个个多金俊俏,可是他也不差,他在化学方面有独特的天赋,因为有了他的原因,顾娴本来做完移肾手术之后要吃的抗排斥药,现在都有他能在实验室中利用自己的身份弄一些东西了。 这给顾家省了大笔的钱,让顾娴看他更是满意了些。 本来顾盈惜也是替妹妹高兴的,但是半个多月前,她好不容易上完夜班回家,当时喝得醉熏熏的,因达官贵人现在已经不收留她这个当时因要卖身而将事情闹得很大的人,现在她只有在一个夜店推销酒水,每次要想卖酒出去,自己也得喝上大半,那天她喝醉了回家,家人都睡了,她喝酒估计是喝得太多了,路上就已经想上厕所,回家直接就朝厕所冲了过去。 当时厕所里还有也是晚上做了实验才归来的宋泯然,她糊里糊涂的竟然在洗手间里就跟宋泯然发生了关系。等到两人尽兴时她才醒悟过来自己干了什么,幸亏当时欧阳震天不在家,宁云城最近身体不适都早睡,而顾少淘因为被欧阳震天揍了一顿,现在还没回家,家里没人看到这样的情况,否则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两人昏了头做了这样的事儿,顾盈惜也不敢再清理自己了。深怕被顾盈诺发现,自己就赶紧推开宋泯然进了房间。可这才是最后成为了自己一段时间以来最困扰的事了,自那天夜里之后,宋泯然就时常用那双漆黑不见底的眼睛看她,看得她心慌意乱的。 午时刚过,顾盈惜上班是要下午才去,宁云城正在自己房间睡午觉,自从做了手术之后,这个男人就身体大不如前了。以前每晚都能折腾得她连声求饶,现在却最多两次都是匆匆交待。顾盈惜的身体早就已经适应了几个正值壮年的男人拓挞,昨晚上宁云城缠着她来了一次,可没等她舒坦,宁云城便已经缴械投降,勾得顾盈惜不上不下的。今天早上顾不得廉耻,又缠着他来了一次,可不止没有那种酣畅淋漓的感觉,反倒这会儿倒比之前还要难受了。 宁云城最后像是怕她缠着自己一般,竟然去外面的客厅睡了。以前都是他缠着她不放,她哀求哭泣的求饶时才放开她。曾何几时,原本纯真无暇喊着不要的她。现在却成了男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对像? 顾盈惜哭泣着忍受不了身体的空虚,那种感觉实在太难受了,最后她终于颤抖着,躺在床上盖了被子,伸手朝小腹下摸了过去。 咦咦呀呀的似哭如痛苦的声音传来,顾盈惜咬紧了牙都忍住了,正在最高点时。她红唇颤抖着呻吟出声来,眼角余光却看到门口不知何时被人打开了。门口处一个穿了白色休闲服的男人这会儿正双手抱胸,眼镜下那双锐利的眼睛眯了起来,这会儿正饶有兴致的看着她。 兴许是实在太惊讶了,又或者是有人看到时有一种禁忌的快感,再加上这个男人又戴了一副如同兰九哥般的眼镜,顾盈惜羞耻之心竟然被爽快压下了,这会儿竟然小小的尖叫出声来。 “真是热情啊,这么大声音,就不怕等下宁云城听到了?”宋泯然一边进了屋,一边将门给关上并锁死了,自己开始脱起了衣裳来。 顾盈惜吓得魂飞魄散,一边往床头缩:“你要干什么?” “你!”宋泯然邪气一笑,看似瘦的他上半身脱完时却是十分有肉,看得出来常年运动着,原本斯文禁欲系的脸,这会儿变得有些邪气,顾盈惜手刚要推他,却被他握在了掌心里,她手上还沾着自己的体液,滑腻腻的,带着一股甜腥味儿。 “这样的事都要做,如果姐姐真的这么想要,何不找我呢?”他是跟着顾盈诺一起叫顾盈惜姐姐的,顾盈惜原本因为他的眼镜而有些迷醉的心思一下子醒悟过来,通红了脸,身体软弱无力的推了他两下,“你就不怕诺诺回来?” 她已经好久没有真正痛快的做过了,上一次还是在厕所里与宋泯然时,虽说顾盈惜经历过的几个男人本钱都不小,但宋泯然那儿却是特别的大,之前只觉得承受不住,像是要被撕裂了一般,可这会儿空虚之下想着当时的胀痛感,如同要坏了般,身下一股粘腻的热流却又涌了出来。 “诺诺要上学,今天中午就在学校吃了。晚上才会回来,你只要不说,我不说,她又怎么知道?”宋泯然是真心的有些喜欢那个娇俏可人的小女朋友,她青春的**也确实让他有些着迷,可相较之下不知为什么,他感觉顾盈惜的身体十分吸引他,这才是上次他跟顾盈惜在厕所里做过之后,他一直念念不忘的原因! 节操已无,三观尽毁,我造。。。我说话不算数。。。嘤嘤嘤(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推荐好朋友的小说,我只有说,好看! 书名:天娇 简介: 陆长亭到花甲暮年时,时常回想,若靖嘉那年未曾兵变,若陆氏没有北迁,若天下还是好好的大晋年华,那她该如何度过这漫长的一生? 大概会嫁人,生子,含饴弄孙,然后终生顺遂。 这自然没什么不好。 唯一的遗憾只是不能在乱世颠簸之中,遇见他。 ----------------------------------------- 总的来说呢,就是傲娇白富美和草莽糙汉子之间的,只有爱木有恨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