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新闻 - 重生女配

第一百四十二章 新闻

李盼盼也不是不会看人眼色的,这会儿见她真有些火大,忙忍了笑给她赔了罪,正想跟她再说几句时,班里的同学已经看到了这两人,冲她们招了招手:“欢欢,盼盼,你们快来看,明玉上报纸了!” 班里几乎好几个同学手中都拿着报纸,讨论得热火朝天的样子,有人已经忍不住先开口暴料:“没想到明玉是那样的人,亏我以前还那么喜欢他呢。” 听到自己想整的人还没来得及动手好像就倒霉了的模样,宁云欢压下了心头的事,生出几分兴趣来,凑了过去接过报纸就看了起来。 报纸上娱乐版今天的头条上醒目的用巨大的黑字标题写着:明玉深夜归来,暴打司机! 旁边配了几张白明玉狼狈的照片,后头明显的能看到警察局的字样,白明玉头发散乱,脸庞狼狈,虽说他已经尽力伸手挡住脸了,可是在这些鼻子比狗还灵的记者面前,却根本无处藏身,镁光灯将他脸上的伤痕与阴鸷的神态完全拍了出来,衣裳被撕扯得十分散乱,一个头上用白纱布裹着的中年男人这会儿正伸手指着自己鼻子,估计是照相的角度问题,能看到他两个硕大的鼻孔与咧开嘴说话时露出来的牙齿,光看照片就能看出场面激动的样子。 “我以前还这么喜欢他,当他是我的偶像呢,没想到他是这样的人。”一个娇声娇气的同学皱了皱鼻子,冷哼了一声。 报纸上写着白明玉神秘归国。深夜坐出租车出城,结果坐完车之后却没钱付车费,与司机争执之下两人打了起来,司机暴怒中打了报警电话。 下头则是一段采访了司机的小字,大意就是白明玉坐车不给不止,还不知想要干什么见不得光的事儿,拉拉杂杂扯了一大通。从班上同学的话里宁云欢就能听得出,这下子白明玉可算是倒大霉了。 也不知是不是在自己不爽时看到人家情景也不好的原因,宁云欢一下子觉得心头舒服了许多。白明玉那种眼睛长在头顶上,一辈子运气好没受过什么挫折的人居然也有今天,真是大快人心! 高兴之下宁云欢将自己那点儿破事也丢到了脑后,拿着报纸就笑了起来。 走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时,旁边一道人影也跟着坐了下来,宁云欢以为是同桌刘真。也没有在意,谁料李盼盼探了头过来:“欢欢,这明玉得罪你了?看他倒霉,你怎么笑得这么开心?” 虽说看到坐在旁边的是李盼盼宁云欢有些意外,但两人经历过的一些事情,多少还是有些情谊的。宁云欢想了想,也没瞒她:“我开了个娱乐公司你知道吧?”看李盼盼点了头之后。宁云欢又接着道:“这次帮我管理公司的,是我老公本来的一个手下,他邀请了白明玉回国来参加综艺节目,但白明玉的档期跟他排不上,所以这次他们将他给请了回来。” 李盼盼自已出身不低,自然知道宁云欢的老公是谁,李家里疼爱她的长辈这两天在知道她跟宁云欢关系不错之后暗示让她跟宁云欢多来往的。李盼盼自己以前本来是被巴结的那个人,没料到现在也有自己被家人暗示来巴结别人的一天。这让原本还有些纯真的姑娘在经历过绑架以及未婚夫劈腿了闺蜜事件后的李盼盼大受打击。 这会儿心理都有些阴暗了起来,现在她的看法跟以前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以前的她看来好的却变成了坏的,坏的却变成了好的,自从傅媛一事儿之后她对于宁云欢又没有什么恶感,恐怕家中长辈的这一建议她都要生出抵触之心来了。 自从被绑架之后,也不知是不是在她险些被东方傲世让人轮了时,是宁云欢递了件衣裳给她,让她心中对于宁云欢还是很有好感的,再加上从宁云欢身上她好像又看到了以前长辈们教出来的不同世界,她本来自己就想跟宁云欢成为朋友,因此对这事儿倒没什么反弹,反倒欣然接受了下来。 李盼盼现在本来不太想进学校来,自从出了傅媛的事情之后,她对于人性就不像以前看得那样简单了,但学校里还有一个她想交朋友的宁云欢在,所以这才时不时过来晃一晃,反正她不过来凭李家的地位也能毕业。 今天过来时她就能感觉到宁云欢身上好像隐隐有了些什么变化,这才敢壮着胆子坐过来,才刚与她说了没几句,李盼盼听出宁云欢话中的意思白明玉是被抓回国的,对于那个姓兰的先生底细她也听家中长辈说过一些,好像知道是个不能惹的人,敢做出绑架全民偶像的事儿,也唯有宁云欢的老公才真正做得出来。 班上的同学都当宁云欢喊的老公是男女朋友间昵称而已,估计学校中没几个人知道这两人是真正领了证的合法夫妻,李盼盼刚想打趣两句,眼角余光却看到自己身后不知何时已经站了一个扎着马尾,身材纤细的姑娘,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从被傅媛背叛过之后,李盼盼就最恨人家站在自己身后安静的等待着,一开始的傅媛就是那么干的,可在李盼盼看来她当时的等待就如同一只择机而动的饿狼,等到机会就能抢走她的一切,这会儿她背后的人影也不知站了多久,李盼盼眼神一冷,站起了身来:“你站在这里干什么?” 宁云欢听到她的话,也跟着回头看了看,就见到穿着一条浅色牛仔裤,将两条浑圆笔直的大腿绷得极紧,上身一件纯白色t恤,手上拿了黑色针织外套,一头乌黑笔直的长发撩向右侧胸前,纯真干净得如同不沾烟火的刘真就站在了李盼盼后头,她自已刚刚讲的事儿和李盼盼说说就算了。但别人可不能听见的,白明玉虽然狂傲,可架不住他有一群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粉丝们,这些人大多都是十五岁以上至二十岁上下的青年男女,其中姑娘又居多,这些人正处于无法无天的年纪,许多人追明星追得走火入魔,就连亲爹娘都能不管的。 若是兰彪绑了白明玉的事儿被传了出去就算是兰陵燕势大,可也是一件麻烦。 “刘真?”宁云欢脸上的笑意收敛了干净。看到刘真脸上还有一些淡褐色的印子,不由又别开了头。这姑娘五官长得还不错,眼神也是清纯透明,可惜满脸的印子毁了那份干净纯洁,看起来脸庞有些脆,看得出来她这已经是涂过带了粉质的隔离霜之后的结果。否则这才几天时间,就算脸上痘痘对症下药好得快,但也绝对没这么容易还原成她以前皮肤上好质感的模样。 “你怎么偷听我们说话?”李盼盼这会儿虽然心中已经有些扭曲了,但好在本质还不错,虽说有些火大,但还没有如同许多二代一般盛气凌人的骂出声来。但她就算是没有大声说话,只是皱了皱眉头而已。刘真已经像是被惊吓到了一般,嘴唇哆嗦了两下: “李,李小姐,我没有听。”她说完这句,又像是有些难堪一般:“这只是我的位置,我看到你在和欢欢讲话,所以没有过来……” 刘真声音越来越小。脸上露出不知所措的神色来,周围的同学都冷眼旁观着。没有要替她说话的意思,就算是李盼盼仗势欺人,可那也是人家出身好,班上的同学以后都是要进娱乐圈的,在那个圈子里,没有眼色又不知死活的人注定是活不了多久的。 这会儿哪里有人会来替刘真出头,刘真脸色涨得通红之后,眼睛如同受惊一般的眨了眨,垂下的眼皮挡住了眼里的思绪。 李盼盼冷笑了起来,还没有开口说话,一旁拿着本杂志,一脸浓妆艳抹,身段婀娜坐在桌子上的程巧媚却冲刘真冷笑了起来:“贱人就是矫情!” 一句话说得刘真额头青筋都跳了两下,李盼盼也跟着笑:“我现在就坐这个位置,以后你坐我以前的位置吧。”刘真本来没有得罪过她,但是以前傅媛就是走这么一副纯真善良的模样,像是小白兔般,受不得惊吓的样子,一看就让李盼盼心里火大无比,看她十分不顺眼。 她话音刚一落,刘真身体便哆嗦了一下,朝宁云欢看了过去,宁云欢打了个哆嗦,她跟谁坐都是一样,不过相较于班上的同学,她确实是跟李盼盼要说得上话一些,若是李盼盼能坐旁边两人搭上几句话也不差,因此没出声。 刘真眼神黯淡了下去,点了点头拧了包包低垂着头就要走,这个模样倒是引起班上一些男同学的怜惜来,她才刚提起脚步,又顿了顿,像是小声般的与宁云欢开口说道: “欢欢,你小心一些,我脸上之前的东西,听说就是你抽屉里那封信上沾了一些不该有的东西,幸亏我当时打开来看过了,否则要是你碰到了,还得再受伤一次呢。如果是无意就算了,要是人家是有意的,我也想给你提个醒。” 这件事是不是意外宁云欢早就心里有数了,刘真脸上的痘痘怎么来的宁云欢也知道,兰陵燕当日大费周折查了那么一大通,她哪儿有不明白的,但奇怪的是刘真能知道不说,现在还给自己来提醒。 如果真是提醒就算了,可宁云欢不知道是不是上辈子被顾盈惜坑够了,这辈子她对谁都抱着一定的警惕性,刘真的话在她听来有两个意思,一个是她真心的提醒她小心一些,一个则是提醒她,这次刘真因为替她看信的原因,才染了那样的不干净的东西差点儿毁了容,她这是在变相的提醒着自己,她对于自己的帮助和恩德。 不知为什么,宁云欢就总觉得她是第二个意思,因此她本来对刘真印象还算不错的,这会儿倒是有些怀疑了起来,点了点头微微笑了笑,轻声道:“多谢你的提醒。”便再也没有说其它的话了,刘真顿了顿,抱着自己的针织小外套。也朝李盼盼的位置走了过去。 “你买下傅家要开个娱乐公司,你家那位还真这么大手笔,连白明玉都给你请了过来?”李盼盼等刘真走了,这才有些羡慕道:“对你这么好,我都要嫉妒了。” 宁云欢和她开玩笑,“你要嫉妒可不行,我就是愿意让给你,你也拉不走啊。”她自己说完这话,不止是李盼盼愣住了。就连她自个儿也呆了呆。 李盼盼是因为宁云欢话语中的自信而感到有些伤感,而宁云欢则是想起兰陵燕这两年多洁身自好的情景,心中不由有些酸楚。 以兰陵燕的身份地位,别说在华夏还有个林家做他的后盾,就算是没有,可凭借兰家的势力与钱财。也该有数不清的美女前赴后继了,他这样的身份就算是左拥右抱也是常态,像他这样年纪的二世祖,少有几个不好女色的,他倒是好女色,可好像将所有的好色全放到她身上了。她从没要求过兰陵燕要对她守身如玉。甚至一开始只不过自己是心不甘情不愿罢了,随时想的都是等到自己安全了便抽身走人。 但也因为他一直没有露出那种愿意放自己离开的神态。宁云欢以前倒觉得她跟兰陵燕之间的相处没什么,一点一滴的小细节被人照顾惯了,开始是极度的害怕没察觉,或者是察觉了也只觉得这是恶魔与生俱来可以让人放松警惕的本能而已,也没想过他除了在公司呆着的时间之外,若是有空闲,几乎都将时间花在她身上了。以前只觉得他没有要去寻花问柳理所当然,可现在跟李盼盼说话时那种他不会出去左拥右抱的笃定。却让宁云欢心脏快速的跳动了起来。 “是啊,有些男人就是那么贱,只要别人勾勾手指,也不管香的臭的便凑上前去了。”李盼盼说到这儿时,恨得咬牙切齿的,显然是想到了傅媛跟秦溢,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我有哪点儿不如傅媛的,那样自已送上门来的女人这么多,他却偏偏要跟那个女人搅和在一块儿。” 虽说已经原谅了秦溢,但这会儿说起来时李盼盼依旧是难受。别人的感情问题照理来说不应该插手的,但宁云欢忍不住了,吃惊道:“为什么你就没有想过要离开秦溢?他有哪儿好的,还比不上兰九半根指头。”虽说心里也怕兰陵燕,但宁云欢不得不承认相比起秦溢这种见异民迁的渣男来说,兰九还是要好得多了,至少他洁身自爱,上辈子在自己死之前,哪怕顾盈惜明里暗里对他表白过多少次,想了多少方法想要和他在一起,但这个男神硬是抗着没被顾盈惜拿下,光凭这点,就算宁云欢再怕兰九,兰陵燕也要甩秦凭八百条街了。 对于秦溢和傅媛搅在一块儿的事李盼盼确实觉得十分受刺激,可听到宁云欢的提议,依旧是让她愣了愣:“离开他?” 宁云欢点了点头,拿起桌上的报纸又翻了翻,发现没有什么值得自己关注的事之后就将报纸递还给了之前借自己的同学,冲李盼盼笑:“当然,秦溢又不是什么好东西,就是扔了也没什么可惜的,你有什么好舍不得的?”李盼盼有没有被人非礼过,没人比跟她一起被绑过的宁云欢更清楚的了,之前听兰陵燕说秦家好像以为李盼盼身体脏了,隐隐露出好像她配不起秦溢的意思,尤其是秦溢的母亲朱素素,更是对外放话好儿媳难寻,摆明了不给李盼盼脸面。 朱素素也不想想自己的儿子是个什么货色,还有脸去嫌弃别人,这门婚事结成的不是亲,恐怕以后反倒是仇了。做错事的不是李盼盼,就算她在龙盟的岛上时为了救顾盈惜而被人轮了,错的也不是她,而是秦溢这个连自己未婚妻都没办法保护的窝囊货!秦家还好意思来嫌弃她,李盼盼要是真嫁过去,以后恐怕离她延续上一世的结局,落到被秦溢抛弃,李家因她的关系而被秦溢收进囊中,最后送给顾盈惜也不远了。 “我要想一想。”没有像以前一样找许多理由来骗自己,李盼盼慌忙说完这话,便将头转了开去,宁云欢也不想去做那个知心姐姐,有些事不是她拼死拼活的说服就有用的,李盼盼自己想不通,她磨破嘴皮子都没用。 这厢白明玉的事情已经传遍了整个华夏,之前白明玉的名声有多响亮,现在他出的丑就有多大。可除开一些指责白明玉坐车不给钱并动手打人的之外,白明玉的死忠粉也开始行动了起来,那司机的家中很快被一群粉丝包围着,这些粉丝有组织有纪律的人肉出来了出租车司机的家之后,便都围了上去,许多人开始朝出租车司机家中投掷起垃圾来,原本就已经闹得很凶的事儿因为这些粉丝失去理智的后果,自然是越演越烈。 而这会儿故事的男主角则是整个人阴沉沉的坐在颇带了几分古风的唐家中,因事情闹得十分大,唐家如今几乎在华夏的人都已经回到了家里。 唐修远也被祖父唐君招了回来,他在看到一向意气风发的好兄弟之后不由笑了笑,根本就没将这事儿给放在心上,直接就道: “爸爸,只是一些闹剧而已,只要弄垮几个报社,这事儿总有一天能压得下去,又何必闹得这样大?”唐修远以前在帝都因为祖父唐君的关系,也认识了好些大人物,甚至就连帝都大学校长苏赢这样的大人物他也能说得上几句话,这次白明玉的事情在他看来只不过是跟一个司机起了冲突而已,并不严重,因此没有将这事儿放在心上,反倒是看着整个人好像死气沉沉的兄弟时,倒有些同情起他来。 “你给我闭嘴!”唐君今年六十来岁,穿着一身纯白色棉质用金线绣了圆形福字的唐装,看起来威严又十分严肃的样子。开口的是他唐修远也不敢多说了,只是冲旁边的父亲唐天豪使了个眼色。 “父亲,我看这事儿其中还有些内情,不如问清楚了再说,明玉的性子是我从小带大的,我最清楚,他不会是坐车不给钱的人。”唐天豪看了一眼恨铁不成钢的儿子,看到一旁满身狼狈的白明玉时,不由放软了音调:“明玉,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给家里人打声招呼?这次回来,正好在家中将端午节过来了再走吧,你婶婶念你好久了……” 白明玉有些烦燥的推了推头发,但好歹他理智还在,知道这会儿不该是自己发火的时候,因此将心里强忍的不满给忍了下来,扒了扒自己的头发道: “唐叔,那司机的事儿就算了,可是我还真有一件事。”他说完,将自已被绑回国的事儿跟唐家的人说了一遍,他对于自己在夏威夷渡假的事情只是轻描淡写的带过了,变成他在外工作拍片,唐天豪之前打了好几通电话找霍希,就是希望他们兄弟能在端午节时回国看看,但当时的他嫌厌烦,找了个借口就给推了,本来以为自己等到要回来也该是明年的问题了,没料到现在出现了这样的意外,让他不得不回唐家想办法。 一听到白明玉被绑架,唐君等人的脸色不由都严肃了起来:“绑你的人是谁?跟你有恩怨吗?” 白明玉有些不耐烦,他现在还有一桩合同的事儿没解决,唐家的人却啰里啰索的只知道问东问西,他这些年身份水涨船高,哪里还有让他陪笑卖好的时候,就是公司高层看到他反倒要巴结他这棵摇钱树,现在唐家人一追问,白明玉心里一股火气‘腾’的便涌了出来,这就是他最不喜欢回唐家的原因。 小时好像唐家人仗着收养了他跟白明春两人,便对他们管东管西的,说话时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什么都要问个清楚明白,他也因为回到唐家就好像能想起自己寄人篱下的时候,因此一直不愿意回到华夏,没料到如今好不容易回来一趟,绑架自己的人他当然不会放过,可当务之急是合同的事,这群人却分不清主次!(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我想死了。。。时间又调乱了。。。。。。。。。。。。我倒地吐血抽搐。。。明天绝壁要早点!握拳,发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