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死活 - 重生女配

第一百三十九章 死活

“以前曾看过他演的电视。”宁云欢眼里露出厌烦之色来,对这个白明玉没有什么好印象时,脸上就表现了出来,她像是强忍着厌烦一般的表情取悦了兰陵燕,让他笑了起来: “这个人还有些利用价值,兰彪做的不错,他要是识相自然给他一个机会,若是不识相,看他有没有油水,绑了他出国捞上一笔,直接杀了。”兰彪自己也不是好东西,兰陵燕的话他自然没有什么异意,不过想到自己调查的,他倒也是跟着陪笑:“主子说得不错,这个人属下查过,除了自己当明星多年有些家底之外,还有一个哥哥,应该能拿得出一些属下们的辛苦费出来……” 虽然不喜欢明玉,但宁云欢对于兰陵燕这种脸厚心黑的举止已经无法淡定了,这种雁过拨毛而且还要杀人灭口的感觉涌上她的心头,让她眼皮跳了跳之后,看到兰彪一副深以为然的模样,不由僵硬着别开了脸去。 “既然是这样,就看他怎么选择了。”兰陵燕想到刚刚宁云欢听到明玉这个名字的反应时,眼里又更冷了些:“如果不识相,就照我刚说的办。” 本来兰彪这次头一回替宁云欢办事儿却被明玉给拂了面子,这会儿也正是心情不好的时候,原先就想没想过要放过明玉,不过他只是想给明玉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一个教训而已,倒没有像兰陵燕准备做的这样绝,现在听到主子都有吩咐了。就算明玉有一个还算是出名的哥哥,跟华夏京中可以称得上是御医世家的唐家有些瓜葛,可兰陵燕表明要给他撑腰了,这事儿既然主子都担下了,兰彪自然不会拒绝。 宁云欢忍不住笑了一阵,倒没有对这事儿发表什么意见,她这样一声不发的,没有替那个白明玉求情,这让兰陵燕心里满意了。拉了她就率先出了办公室。兰彪等人跟在他们身后,目送兰陵燕两夫妻上了车之后,旁边的年轻人这才凑过来道:“彪哥,姓白的恐怕还要一会儿才到,不如您先吃了饭,再好好陪他玩玩?” 就算是绑了明玉两人的没有耽搁直接就将他弄上了飞机。可从夏威夷到华夏,最少也要**个小时左右,虽说早在几个小时之前那几人已经上了飞机,可算算时间确实还要再等一会儿,兰彪欣然的同意了。 一路颠簸之后,明玉再次醒来时只觉得浑身酸痛无比。双手被人反绑在后,好像连脚也没办法动弹了。刚刚一动,一股钻心的疼痛就袭来,让他忍不住闷吭了一声。才刚刚发出一点儿声音而已,‘噗’的一声,冰凉的水被人从头淋到他脸上,令他本来还有些混沌的思绪迅速的开始苏醒过来,满头水珠顺着脸颊往下滴。这种狼狈的情景让白明玉心中大怒,甩了甩头让自己更清醒一些。忍不住便骂了起来: “霍希,你干什么?”他身边只有一个经纪人跟着,也没想过会有哪个敢胆大包天来泼他的水,这会儿他才刚醒过来,只以为自己睡得熟了有什么工作霍希叫不醒自己敢拿水来泼他而已,白明玉越想越是勃然大怒,决定自己清醒之后马上就要跟公司打电话解雇了这个霍希,并让他以后永远没有出头之地! “明,明玉。”与白明玉想像中不同的,这会儿霍希声音哆嗦得厉害,他有些厌烦的皱了皱眉头,相处了几年,这个经纪人要不是胜在脾气还算温和,人又很听话,估计他早将这种没出息的男人给解雇了,之前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拿水来泼自己,现在倒知道害怕了! “你是不是想死?”随着思绪的渐渐清晰,白明玉透过还在滴着水的头发看清了一些眼前的处境,他好像被人捆绑着,双腿以不自然的姿势捆了大半天,难怪动一下就针扎似的疼。霍希不止是敢拿水泼他,现在竟然还敢将他捆成这个模样,白明玉也不是傻子,他哪里不明白自己之前的昏睡有些不对劲儿,这会儿心里知道自己肯定是着了人家的道。 能在他面前下药,可真是让白明玉心中冷笑的同时又觉得有些有趣,他自视甚高,到了这个地步也并不觉得害怕,反倒觉得十分有趣。 “醒了?”兰彪坐在沙发上,看着被捆在地上如同落水狗般的白明玉,笑了笑,手中拿着一只烟斗,一边就冲旁边的年轻人笑:“白少爷醒了,还不赶紧将他扶起来。”兰彪的话让白明玉惊了一跳的同时,一双眼睛登时便睁大了,他甩了甩头,忍着头晕目眩的感觉往四周看了看,这是一间装饰得十分豪华的办公室,约有三四十平方米大小,沙发上坐了四五个穿着黑色西服,戴着眼镜的年轻人,以为是泼了自己水的经纪人霍希这会儿一身狼狈的坐在地上,衣裳皱巴巴的,一脸忐忑的模样被人反绑着双手,情况跟自己差不多。 真是一个废物!暗骂了几句跟自己一起被绑过来的霍希,白明玉忍着浑身的难受,被两个身材高大的年轻人跟捉小鸡似的提了起来,他本来想挣扎,但这会儿被人捆得跟粽子似的情况下,他连想要动根手指头都不可能,又哪里挣扎得掉,只能任由人家将他抓住之后,一把扔到了沙发上,白明玉狼狈的在沙发上滚了一圈儿,好几次试图想要站起身来时,却根本挣扎不动,半晌之后只能放弃,喘息了几口才问道: “你们是谁?”他这会儿眼中露出阴冷的光彩来,从小到大他都没有吃过这样的苦头,如今这些人竟然敢如此对他,白明玉一瞬间脑海里闪过许多念头,却没一个法子能在此时的情况下用得上。 “只是请大明星来做个客,之前好像只是打电话和你联系有些失礼了。现在我亲自派人去请,白少爷,将这份文件签了吧。”兰彪笑着从办公桌上拿出一叠厚厚的文件来,起身朝白明玉走了过去。 一瞬间的功夫白明玉就明白了兰彪的身份,他想起自己还在夏威夷渡假之前霍希曾说过这一次约自己的是个不好得罪的人,当时他并没有将兰彪放在心上,毕竟以往他身为明星,可说是大众的宠儿,许多厂商也有求他的。但还从来没有敢像这样不客气对他的,他以为每个人都是会捧着钱来求他的,没料到这世上还有兰彪这种不讲理的人,这会儿有些慌了神的同时,又知道兰彪的身份后,以为他是有求于自己。心里这才定了定。 “先放开我再说。”白明玉第一次遇到被绑架的阵仗,心头一寒的同时总算收敛了几分狂态,冲兰彪点了点头便开口让他先将自己手脚上绑着的绳子解开。 兰彪像是十分好说话般,笑着将烟斗放了下来,旁边一个年轻人赶紧抽了一支烟出来递到了兰彪手上,又拿了火替他点了。这才有人在兰彪示意下拿匕首将捆着白明玉的绳子给割断了开来。 白明玉揉了揉被绑得已经青紫冰凉的手,因被捆的时间过长。血液不通,这会儿不止手掌颜色是十分可怖的紫色,就连指头关节都冰凉发麻,恐怕再绑一段时间,他这双手还真要被废掉了。好歹有个当医生的兄长,白明玉多少也知道一些医理,一边强忍着针扎般的感觉替自己的双手疏筋活血。一面感觉稍好了些之后示意兰彪将那本一看就是合同的东西递到了自己的手上。 才刚看第一眼,白明玉脸色就有些难看了起来。这是一个什么叫兰宁的娱乐公司以前他根本就没有听过,现在竟然大言不惭的想要将自己签下来,不止是让他出一次综艺活动而已,竟然是要让自己以后都要呆在这间公司的意思,他又往下看了看,见到那个一签自己就是二十年的条约时,脸色顿时便黑了大半,一把就将手中的东西砸到了地上,低吼道: “怎么可能,让我签二十年!”这种合约简直就是签劳工的合约,许多就是为了想成名不择手段想往上爬的新人恐怕看到这种东西都得脸色大变,依他如今的身份地位,这个以前连名字都没有听说过的公司竟然想这样对待自己,后面的他看都不用看了,直接这会儿便将合同踩到了脚下,傲然道: “我不会同意的。” 兰彪吸了一口气,吐出云雾时那张儒雅的脸在烟雾后若隐若现,他声音温和似是还带着笑一般:“白少爷不考虑考虑了?” 倒在他身旁不远处的霍希看到他眼里的杀意,浑身直哆嗦,他自己混迹在娱乐圈,又是带着白明玉这么一个主儿,性格肯定磨得八面玲珑。他不像白明玉如同高岭之花般冰冷难以接受,他还没有位于神坛,对于兰彪这个达官贵人的主人身份多少还是听人说过的,除了他来历神秘之外,曾有人说过他好像有涉黒,在道上势力也十分的庞大,因此在帝都之中根本没人敢惹他,但白明玉出道时间久了,被人捧得极高,再加上他又自恃有后盾在,因此根本没将自己之前的忠告放在心中,如今惹来这样一场祸事,他自己死就算了,可偏偏还要拖累自己。 一想到这儿,霍希就是脾气再好也难免生出几分怨恨来,想着这些年自已为他尽心尽力办事,结果最后在他眼中却连条狗都不如,霍希眼中也跟着生出恶意来,白明玉自己行事狂放得罪了人,可凭什么自己还要受他连累,如果他将自己当成个人看就算了,可是在夏威夷时白明玉说他是条狗的事儿伤了霍希自尊心,这会儿恶从心头起,恨从胆边生。 就算是条狗,他现在被白明玉连累了也要咬他一口,大不了没工作就没工作,以前那种生活他不想过了,熬了这么多年,几乎将他的自尊脾气都给磨没了,如今白明玉自己任性,还要来连累他,霍希觉得自己受不了了,准备自己就算过不好,临死也要拖个垫背的! 霍希眼神一狠,终于在这会儿受不了白明玉的脾气。准备要落井下石一把,他知道之前约白明玉的兰彪不是个普通人,更何况白明玉乔装打扮在夏威夷渡假,许多人都不知道这事儿,可他偏偏查出来了不说,而且有手段在这样短的时间内将白明玉神不知鬼不觉的弄回来,可见他本事。 白明玉这个人心高气傲最恨人家对他指手划脚的,这会儿他被绑架了应该心里一定很气,若自己这会儿劝他妥协。依他的脾气他肯定会暴跳如雷,一想到这儿,霍希有些小心翼翼的开口: “明玉,兰先生也是诚意请你,不如你就答应了吧。”他脸上露出一副有些着急的神色来,果然白明玉听到他不由火冒三丈。一边努力站了起来,高大的身形似是带着不屈的倔强之色,冷笑了两声就道:“什么东西,也配让我加盟……” 兰彪听到这儿,笑了起来:“好好跟白少爷说说,我们可不是请他。而是通知他。”几人年轻人一把将白明玉给按住,白明玉身材看着虽然健硕。他是外表穿衣不显,脱下衣裳才能看到肌肉的,但他的力道在此时几个年轻人看来根本如同蚂蚁撼象一般,原本会的几手泰拳,这会儿成了花拳绣腿,根本还没使出两招,就已经被人按着坐到了沙发上。 “明白了吗?”兰彪捡起地上的合同拿在手上翻了翻。一只手则是将含在嘴上的烟取了下来,这会儿烟灰已经烧出一大段没有抖落。见到他的动作旁边的年轻人拖出白明玉的手来,兰彪笑了笑,顺手将烟灰抖在白明玉掌心之后,还燃着的烟头就朝掌心上摁了下去。 ‘哧’的一声火花熄灭了,一股焦糊的肉味儿也随之飘了出来,白明玉闷哼了一声,他本能的想挣扎,却根本挣扎不脱,手掌心上火辣辣的剧疼,让他额头一下子沁出大片冷汗来。他为人虽然狂傲,可是自小到大根本就没有吃过什么苦头,这会儿受伤之下虽然没有叫出声音来,可脸色也变得煞白。 “在我面前,最不喜欢有年轻人露出狂态来。我给你两个选择,一个老实的签了这份合约,看在你算是学乖的份儿上,我一向喜欢和年轻人打交道,也愿意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不愿意,日本有个成人影片商正巧是我几年前认识的一个朋友,我可以让你一年享不尽的艳福,与各色环肥燕瘦的女优拍片,你觉得怎么样?”兰彪笑了起来,见到白明玉怨恨的眼神与不屈的表情之色,眼中凶光闪烁:“都不愿意?如果你要是都不愿意,那可抱歉了,年轻人,你要知道,人有祸兮旦福的道理。” 兰彪懒得跟这个一看就不知天高地厚的白明玉多说了,他甚至都开始想起找哪个来替补他了,与其跟他多费口舌,天底下又不是除了他就没有明星了,凭自己的本事就没有押不回来的,白明玉这小子性子实在让他看得有些不爽。 他眼中露出杀意时,白明玉表情阴沉:“你知道我是谁吗?” “如今美国有名的天才外科手术医生,号称有史以来最年轻的神之右手?”兰彪冷笑,又接着道:“还是在华夏在御医之家所称的,收养你的唐家?” 以往前面的自己的孪生兄弟便罢了,白明玉自己也不输于自己的大哥,说不定对于某些人来说,不是那个专业的,还不一定知道白明春的名字,反倒是自己名声可比大哥响亮得多,而后者唐家被兰彪查了出来,白明玉其实一点儿都不意外,毕竟他出身自唐家的事儿,别人不知道,可就怕有心人去查。兰彪既然能将他从夏威夷弄回华夏,肯定也有他自己的一些本事。 帝都中藏龙卧虎的不少,可是像兰彪这样,明知唐家的身份之后还能不将他放在眼里,可见要么兰彪对自己生出了杀心,要么则是他的势力大到根本没有将唐家放进眼里。 若是前者他自然不敢再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毕竟有时他也会做些危险的事情,名为放松压力,可其实到最后霍希根本不敢让他去做,他有时只不过是享受那种任性的快感,顺便再找个由头将霍希骂得狗血喷头而已,看这些卑微如蝼蚁的人匍匐在自己面前,白明玉有一种超凡的爽快感。 但如果真面临危险时,他还是不敢去赌的,如今霍希已经没有了用处,说不定他自身还难保,肯定是救不了自己的,要真惹得这个达官贵人的老板生出了杀心,像霍希说的他有黑道背景的话,白明玉还真怕他们干出什么事情来。 要他的猜测是后者,兰彪根本不怕唐家的话,那他闹也没用,好汉不吃眼前亏,倒不如暂时将眼前的事儿应付过去,等到自己脱身之后再回唐家找人想办法。 白明玉两兄弟虽然不是唐家亲生的,可是唐家对他们一向不薄,甚至除了一个姓氏不同之外,唐家上下对他们根本没有拿外人看过,他不相信唐家人知道自己落了难会袖手旁观!唐家虽然只是医道世家,可是刚刚兰彪也知道那是替华夏好些特权阶级看病的名符其实的御医,唐家自己虽然不行,但认识的人物可不少,他就不信压不下兰彪去。 一想到这些,白明玉才忍下了心里的怨毒,决定先暂时忍一口气,等到以后再报复,他点了点头,接过兰彪手中的合同,有人已经将笔递了过来,他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之后,又就着一个年轻人拿着的印泥按了个手印儿之后,这才看着合同被兰彪收了回去。 “相信我,这对你来说可真是一个明智的决定。”兰彪叹息的看着这合同,对于不能弄死白明玉了有些遗憾,不过这个合同一签下,白明玉也就掌握在他手心中,以后要出气的时间多得是,至于他想像中的签了合同之后再反悔,那不过只是他个人的想法而已! 想到这儿,兰彪冷笑了一声,收了合同之后也懒得再放注意力在白明玉身上,直接挥了挥手,“让他走。” 白明玉开始还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直到几个身材强壮的年轻大汉将他放开之后,他有些狼狈的挣扎着坐直了身,试探着起身要走时,见到没人来拦自己,心下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有些发沉。这个达官贵人的老板也不知道是疏忽了还是真的托大,就这么让自己走时竟然连多余的叮嘱都没有,他心中本能的觉得有些不对劲儿的同时但又欣喜若狂,也顾不得兰彪有可能会有什么阴谋了,他准备这会儿就赶紧回去找了唐家帮忙解决了自己的事情之后,他再来算今日的账! 办公室里众人看着白明玉慌忙的跑了出去,连后头还被绑着的霍希都不顾了,兰彪笑了两声:“到你了。” 虽然一开始霍希其实就已经存了要拖白明玉下水的心,可这会儿看到他丝毫不顾念旧情,毫不犹豫转身就走的时候,依旧心头一寒。 自己当牛做马侍候他这么多年,就是没有功劳也该有苦劳,可白明玉竟然这么对待自己,他这次还是受白明玉连累,如今白明玉自己跑了,却丢他一个人在这边,下场如何霍希都不敢去想了。 “咳,兰爷想要怎么收拾我,都是我的错,不过兰爷要是留下我,我还是愿意为兰爷做事的。”虽然心头发沉,但霍希干笑了两声,依旧不死心的想要求情。他嘴中虽然没有放弃,但眼里却露出绝望之色来,出乎意料之外的,兰彪并没有要整他的心思,相较于白明玉的狼狈,兰彪只让人将他给放了,淡淡道: “我知道你不是做主的,我给你一次机会,既然白明玉转签到我们公司之下,你这个照顾他惯的经纪人,也跟着一起吧,好好干,可不要让我失望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