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配角 - 重生女配

第一百三十五章 配角

能意外得到这样一个惊喜,兰彪自然恨不能使出浑身解数,一个简陋的企划案被他连着看了好几次,就怕误会了宁云欢丁点儿的意思,惹她不满意了,一脸严肃的模样,简直比平时招待一些身份不同的客人的时候还要严谨几分。 “兰先生看看有什么地方看不明白的,直接问我就是了。”自己写的东西别人不一定能看得明白,宁云欢知道这个道理,因此看兰彪一脸严肃的模样又多说了一句。 “夫人的想法很好。”兰彪点了点头,忙道:“我想只要到时好好盯着一些,应该没有问题。” 因宁云欢想要玩耍,兰陵燕为了讨她欢心,自然是下了大手笔,他自己买下一个电视台,专门供宁云欢玩乐。这个世界与宁云欢没有穿越过来的世界有一些相同的地方,但同样有一些地方却又并不相同,这个世界的人只要有钱,便能自己开设电视台,并加入进卫星之中,这个世界要比前世时科技稍发达一些,许多络都已经卫星化。 华夏电视台中能收到除开华夏国之外,其余诸国的电视台,只是除开各省的电台以及各国唯一首都电视台之外,若要看其它电台以及一些私人电台,就需得另外付费。而兰陵燕花下大笔钱买下一个电视台,直接就投入到了免费频道之中! 这样一个手笔可不是一般人敢干的,就连谢氏这种在华夏之中财力算是雄厚的企业。电视台也投资过,但绝对没人敢免费让人观看,毕竟电视台一年摆在那儿,并不是不用花钱的,再加上庞大的体系下面盘根错节,一年若是收益稍差一些,亏损的数字便已经是用以亿计数了。 而兰陵燕买下电视台免费供人使用,光是一年投出去的钱恐怕都已经比得过许多中型公司的市值了。宁云欢虽然说是闹着玩儿,可兰陵燕这一次真是给她划出了很大一块供她玩乐的地方来。宁云欢心里有些感动之下,为了不让兰陵燕亏空得太惨,她也没能敢太过胡来,就是不想着赚钱,至少也要先将本保住,或是不至于让他投入大笔资金进去。却亏得捞不出丁点儿来。 所以宁云欢这一次交给兰彪的思来想去之后,仍是剽窃了自己第一次没穿越之前,最红火的一个相亲类综艺节目。 她记得当时这个节目第一次在电视上播放之后,当时的红火情况几乎可以说是开创了一个电视类节目的新潮,用这个来试水,就算不一定能引起许多人的兴趣。可至少应该不至于太过冷门。 本来就很简单的东西,兰彪只看了几眼便记在了心里。要不是害怕自己看得太快了让宁云欢觉得自己太过草率,他早就将目光从电脑上移开了。 “我的意思也很简单,毕竟现在电视台中又暂时没有什么节目独家播出,就先播放综艺节目好了,这些东西录制快,而且也不怎么费功夫,用不着长时间的耽搁。”只要一旦节目播上了。不至于让电台随时都是空余着,她就能效仿美剧。边拍边播,只要过一两个月时间缓过来了,应该就不至于这样着急了。 兰彪点了点头,将宁云欢简单记下的好几个节目都在心中过了一遍,他以前没有专门做过这种娱乐类的东西,但好在人才也不难找,又与宁云欢谈了一会儿,确定了一些大体上的东西之后,兰彪也不敢多坐,便起身告辞了。下午学校还有课,宁云欢也没有客套,又坐了坐,这才收拾东西去了学校。 还没有到上课时间,难得平日坐不满的教室这会儿大部份位置都坐了人,看到宁云欢过来时一群同学眼睛一亮,都不约而同的围了过来。 “欢欢,上次我听你跟李家大小姐在说,你是不是开了个娱乐公司啊。”一个长相艳丽身材高挑的姑娘率先开口,也没有拐弯抹脚,直接就问了起来。她话音一落,紧接着好几个人也跟着点头应和:“是啊,我们都是同一个班上的,你也知道我们现在学的是什么,看在同学的份儿上,给个机会呗。” 看到几乎整个班上的人都围了过来,宁云欢心里估计他们都应该知道了这个消息,并不觉得意外,也没有一口就将事情回绝,笑了笑就道:“机会倒是可以给,但能不能行还是靠自已。” 众人听到她这么一说,就知道了她没有要看在同学份上给个面子的意思,心里不由有些失望,许多人脸上就露出了不满的神色来,但有些人也想得通,本来他们跟宁云欢之间以前就并不亲近,甚至因为傅媛以前针对她,看在傅媛跟李盼盼交好的份儿上,还有好些人曾看过宁云欢笑话的,再加上刚入学时学校的风云人物谢卓尹来找过宁云欢,许多认为谢卓尹是大众情人的姑娘们也曾不喜过她,再加上大一下学期她就被以交换生的名义派了出来,这更惹了好些人嫉妒怨恨,她回国之后不少人就没有去亲近她,甚至有意无意的将她孤立过。 这样的情况下本来之间就没有多少同学感情,现在却要求她看在同学的份儿上给众人大开方便之门,也难怪她不愿意了。 许多人没有出声,有些自认清高的围过来求了情之后却发现宁云欢根本不给面子,因此脸上有些拉不下,这会儿自己坐了回去,但眼角余光仍盯着这边看,也有些不死心的还想说什么,宁云欢却不管别人心中怎么想了,自己直接就坐了下来,刚想将包包搁进桌子里,旁边讨好着想要替她做事的同桌弯下了腰去,就惊呼了起来: “欢欢,你桌子里有封信呢。”这个同桌是自从陈圆圆退学之后,重新给安排进来的。以前跟宁云欢并没有说过几句话,是个长着一张心形小脸蛋,眼睛大而滚圆的姑娘。 她一边说着,一边将那封淡紫色,似是带了些许香气的信取了出来,自己先看了看之后,才递到了宁云欢面前:“并没有署名,应该是哪个爱慕者送给你的吧。” 上辈子的经历以及这辈子跟兰九生活在一起养成的习惯让宁云欢并没有去碰来历不明的东西,再说上面连名字都没有。她摇了摇头,看着这个一副热心肠的同桌道:“并不是我的东西,应该是上一节课在这边上课的同学留下来的吧。”大学里这间她坐的教室并不代表就只能是她一个人拥有的桌子,有可能在上一节选修课的时候,哪个坐在这边的同学留下来的东西而已,因此宁云欢并没有接这封信。只是示意这个同学将东西又重新塞进了抽屉里。 这个同桌脸上露出讪讪之色来,本来想讨好宁云欢的,没料到这一下马屁没有拍到,反倒落了个没趣。她笑了笑,重新将信又搁回了桌子里,一边又冲宁云欢伸出了手来: “我们同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还没有跟你介绍过我自己呢,我叫刘真。”她说完。见宁云欢没有伸手过来,忙将手缩回去,也不尴尬,用食指就在桌上比划起自己的名字来,冲宁云欢又笑:“我知道你叫宁云欢,我以后叫你欢欢好吗?” 刘真样白净漂亮,气质十分的清纯。一头黑直的长发与宁云欢有几分相似之处,杏仁似的大眼。脸上脂粉不施,那睫毛自然翘着,更衬得一双大眼水汪汪的。她笑起来时嘴角下方露出两个梨窝,甜美异常。 “你好。”宁云欢冲她笑了笑,一边将自己的包包搁在了桌子上,看刘真一双大眼中露出好奇的神色来,只说完这一句便又冲自己笑了笑,转过头去拿起她的书看了起来。半面侧脸下,她鼻子挺翘,红唇有些微扬的样子,两颊肉嘟嘟的,带着几分婴儿肥,再加上她又跟自己一般不化妆不烫头发,光看外貌,宁云欢倒觉得她比班上好些人都要出色一些,有一种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之感,气质也很不错,尤其是跟自己坐同桌,刚刚虽然有些热情,可却并不过份,问了两句之后就自己转过头了,这种很有方寸的感觉让宁云欢对她印象很好。 与她同桌半年,又是第一次搭话,刘真在知道宁云欢开了个娱乐公司之后还没有死缠烂打,这让宁云欢对她生出几分好感来。 不过也只是有些好感而已,她并没有要再交朋友的意思,因此自顾自的便将包包打开,拿了本书看了起来。 刘真转头过去看了宁云欢一眼,便又垂着眼皮转过头来。兴许是头发拂在脸上了,有些轻痒,她伸手抓了抓脸,也跟着将目光落到了书本上,但眼神却又有些焕散。 半节课时间,宁云欢就感觉到旁边刘真抓了好几次脸,像是越抓越痒一般,她的动作渐渐大了起来,这节课并不是选修课,教授在课堂上与班上的同学进行十分良好的问答,宁云欢背脊挺得笔直,旁边刘真好像又抓了一下脸,动作估计是太急了,手肘一下子便撞到了宁云欢的胳膊上,让她皱着眉头转过了脸来,这一看顿时让她眼睛都瞪大了。 原本刘真白净而无暇的皮肤上这会儿起了一串又一串的大片紫红色细小疙瘩,密密麻麻的分布在她如玉的脸颊上,估计她自己还没感觉得出来,正在用指甲抓得‘咀咀’作响,许多小红疙瘩破了皮,这会儿颜色越发深了些,看上去十分的吓人。 “你是不是过敏了?”本来刘真长得十分漂亮,气质又很是干净纯洁的样子,这会儿疙瘩在她脸上,因她原本皮肤白的原因,所以特别的明显,宁云欢突然开口说话,让刘真懵懂的放下了这会儿正在脸上抓个不停的手,才眼神有些迷蒙的朝宁云欢转过了头来。 她这一转过头来让宁云欢看清了她整个脸,这会儿不止是面对着她的半张脸而已,而是整张脸部都已经浮现出大大小小这样的红疙瘩来。她额头也是,这会儿抓破了些。有些小红疙瘩处冒出淡黄的水来,让刘真本来还算漂亮的脸显得特别的难看,硬生生将她本来还算良好的气质扭转得十分的猥琐。 “过敏?”刘真一边问着,一边手还无意识的在脸上抓了起来,摇着头道:“没有啊,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刚刚脸痒了之后这会儿还痒,我脸上是不是抓出红印子来了?”她说完,笑了笑:“没关系。只要没破皮就行了。” 现在她的脸上哪里止不破皮而已,宁云欢顿了顿,正在开口说话时,原本脸上带着笑意的教授有些不乐意了起来,直接便张口道:“两位同学,有哪儿不同意我意见的。直接跟我说,何必两人私下聊呢?” 在帝都这个系里,进了这个系的人以后都是要走娱乐圈的,因此不管老师还是学生,容貌都不会很差,是整个帝都大学出了名的里面全是帅哥美女的系。这是一个年约三十许。脸上妆容良好笑容得体的女老师,穿着一身合体的黑色职业裙装。露出两条细白的小腿,腰间a字裙显得她腰与臀部的线条十分婀娜,脸上架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头发虽然紧紧固定在脑后,露出额头来,可这样发型并没有使得她身上多出几分古板感,反倒使得她身上除了女人味十足之外。又多了几分优雅明练。 宁云欢看教授眼神不快,就连带笑的嘴角都冷了下来。不由笑了笑,旁边刘真忙就道:“是我脸有些发痒,可能抓了两下留了印子,所以欢欢便问了我一句。” 刘真还算是识趣,她看得出来宁云欢不大想说话,台上这位女老师也有些不痛快了,因此忙出声打圆场,她不说话还好,一说话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她脸上,在看清她脸上的小红疙瘩之后,众人全都倒吸了一口凉气,接着好多人都开始捂着嘴笑了起来。 “怎么了?”刘真这才好像发现了不对劲儿,周围的同学都开始看着她一副吃惊无比的模样,眼里露出嫌弃或痛快的神色来,刘真在班上人缘不说特别好,总有几个看她不顺眼的,因此她这会儿发现不对劲儿之后就有些惊恐的转过头来盯着宁云欢看:“欢欢,我脸上怎么了?你有镜子吗?” 系里的同学都要进演艺圈的,一张脸就是他们的生命与先天的资本,周围人看她的眼神实在太古怪了,她不由得不起疑。宁云欢点了点头,拿起放在腿上的包打开了,取出一个做工精良的漂亮小镜子就朝刘真递了过去。 她迫不及待的将镜子打了开来,这一照之后忍不住便尖叫了起来:“啊……”一边叫着,一边用力的就将手里的镜子扔了出去,掉在地上之后发出‘咔嚓’的响声。 虽说宁云欢体谅刘真脸上几乎毁了容之后心里的表现,可是镜子是自己的,她竟然想也不想的就扔出去,心中多少也有几分不快,看在她心情的份儿上,宁云欢也能理解,不过原本对她生出的几分好感这会儿散了大半,弯下腰捡起镜子之后看了看没有坏,便又合起来装进了包包里。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刘真捂着一张脸开始哭了起来,这会儿课堂上因为她的事情已经没有办法上课了,本来脸色不好看的导师也不忍心怪她了,要进入演艺圈的人,不论男女,脸都是他们最重要的东西,刘真脸抓得这样破,还不知道以后会不会留下疤来,若是严重一些毁了容,可真是一辈子的大事儿。 导师自己也是女人,体谅刘真心中的感受,因此也没忍心怪她,反倒忙开口:“宁云欢、王学勤。”连点了好几个名字之后,女导师才道:“你们赶紧将刘真背起来送到医务室去。”刘真脸上抓得十分严重,肯定是要立即处理的,若是迟了些留下印子去不掉就不好了。 刘真将手伸了出来,宁云欢坐着没有动,她要是扶刘真去医务室或是照看她一会儿还好,可要让自已背她…… 女导师见到宁云欢没有动弹,心下有些不快,脸色沉了下来一面指挥着坐在刘真前面的同学将她背了起来,几人朝医务室跑了过去,毕竟是自己的同桌,宁云欢虽然不想背她,可也依旧拧了包包将外套挂在手上跟在后头一块儿过去准备瞧瞧。 刘真的哭声压抑着却又断断续续,如同小猫一般,几人刚出教室门周围便引来了一群人的围观,看到这样的阵势,许多人都以为发生了什么严重的事情,也都跟在了后头,医务室里刘真吸着鼻子,这会儿她也不敢流眼泪了,深怕泪水沾在伤口之上化脓发炎,所以紧紧咬着牙,浑身哆嗦,一双粉嫩的小手握成拳头放在腿上,看起来可怜兮兮的样子。 “怎么搞成这个样子了?”校医是个年轻英俊的男子,一双浓黑的眉毛紧紧并着,桃花眼里此时一片认真严肃,高大结实的身材裹在白大褂之下,看不出好歹来,可那腰身却极窄,引得班里好些女同学都盯着看了好几眼。 他一边皱着眉头问,一边拿了小试管,另一只手拿了一把小刀朝刘真走过去,这个架势吓得刘真又快哭了起来时,他才有些不耐烦的喝了一句: “闭嘴,吵死人了!” 女导师脸上露出晕红之色来,忙道:“修远,这是我班上的学生,突然就起了疹子,宁云欢是她的同桌,有话你直接问她吧。”女导师说着,指了指人群中的宁云欢之后,才又冲这校医笑了起来。 这会儿宁云欢可笑不起来了,她遇到了一个前世时的老熟人,以及顾盈惜男人之一的发小兄弟,唐修远。 唐修远出身在一个军医世家之中,听说家中长辈一直以来都是为华夏的元老服务的,可说是岐黄世家,这个人继承了长辈的岐黄之术,在医术上有十分出众的才华,耳濡目染之下,他在医学方面从小就展现出了不同的一面,可说是个十分出众的人才。 可这一切在与唐家世交的白家出现之后,便结束了。白家听说与唐修远的唐家是世交,可是白家十多年前大人便死了个干净,只留下了一对双胞胎儿子,唐家自然义不容辞的收养了这对和唐修远年纪相差不多的孩子,有了这对白家孪生兄弟之后,唐修远天才的日子可说是到了尽头。 白明春从小就展现出了医学方面的天赋,唐修远厉害,他就是比唐修远更加的厉害。听说他小时无人教导,就能独自完整的解剖一只兔子,在他小时干完这种事之后,听说唐修远的父亲不止没有怪他,反倒认为他十分难得,既有胆色而且拿手术刀也稳,从此可说将白明春视为自己的另一个儿子般,悉心教导。 原本唐修远所得不多的父爱,童年时就被白家兄弟分了一大半去,可他与白家兄弟并没有生出龌龊,直到几年之后,这三个情同手足的人遇到自己命中的克星之后,才终于生出了隔阂来。 当时唐修远因缘际会之下认识了顾盈惜,吃够了山珍海味之后,突然见着一个干净透明的小菜,自然生出了兴趣,那时已经是在宁云欢生命的最末段了,曾亲眼见过唐修远对顾盈惜发起的追求攻击,那时顾盈惜自己还有一身烂账在身,几个男人缠得她苦不堪言,再加上这些男人们一个比一个更加的强势,她就是有那份喜欢的心,肯定也不敢接受。可没料到正因为她对于唐修远的拒绝,才引起了这个花花公子的亲睐,从一开始的不过是些兴趣,倒后来真生了几分真心。 但浪子回头金不换的故事并没有出现,宁云欢那时已经跟顾盈惜生出了龌龊,她那时曾好心想提醒唐修远离顾盈惜远一些,可没料到唐修远不止不信,反倒用了不少手段来整她,最后没有破坏得了他对顾盈惜的爱意,反倒因为有了宁云欢这个从中挑拨的人,使他对于顾盈惜更加的死心踏地。 也正因为一个唐修远,才造成了后来宁云欢绝对不再多管闲事的心。(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今天停电了一整天刚刚才来。。。我。。。。我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