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暴发 - 重生女配

第一百三十三章 暴发

宁父登时气得不轻,一怒之下又回来了,两夫妻长吁短叹了一整晚,今天本来想给宁云城打电话让他回来将事情说清楚的,可没料到他们还没来得及联系宁云城,女儿女婿就回来了。 现在欧阳震天正是对顾盈惜恋奸情热的时候,宁云欢猜测着宁父两人遇到的就是他,因此也没意外。她的表现更让宁父心里笃定了猜测的事情,气得直捶胸口。 “也不知道她到底要勾搭多少男人才甘心,那男人一看还斯斯文文的,没料到这种不要脸的事也肯甘愿!”宁夫人呸了一口,宁云欢听到这儿,觉得有些不对劲儿:“斯斯文文?” 欧阳震天长相是很硬派的男子汉模样,身材也高大结实,再加上这个人又有那种自认为艺术家的气质,穿得跟流浪汉似的不说,还留了一头长发,上次看到时脸庞还蓄了一脸的络腮胡,这种情况怎么看都不像是斯斯文文的模样,宁云欢有些好奇的问了问,宁夫人就脸色不好的点头: “可不是,戴着眼镜呢,看上去就跟懂礼又有学识的人似的,没料到知人知面不知心,果然像人家说的,这种人就是戴了眼镜也只是假正经!” 宁云欢听到这儿,就知道宁父宁夫人两人可能误会了,欧阳震天可没有戴眼镜,反倒是一群男人中,宋泯然戴眼镜不说,而且还比较符合宁夫人所说的形象! “也不知道这些人爹娘怎么想的,好端端生个儿子出来甘愿这样让人来作践。顾家那个女人可真有本事,顾娴也是会教女儿……”宁夫人嘴里骂个不停,宁云欢这会儿顾不上打听消息了,她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件事情,之前她只以为宋泯然跟顾盈诺在一起了,要等到顾盈惜再和宋泯然在一起,怎么也得要顾盈诺死了之后才有可能,毕竟顾盈惜的性格宁云欢最清楚的,她上一世男人虽多。可要让她主动勾引崇拜自己妹妹的男朋友,她还是干不出来的。 她的男人除了一个兰九是她真心喜欢并想要的之外,其余男人一开始都是由强迫她开始的,到最后她最多只是不反抗并享受着,嘴里喊着不要而已,这种人不要脸归不要脸。但宁云欢一直觉得她应该还是有底线的。 本来顾盈诺的死期应该是在今年的十月份之后了,宁云欢还满心以为顾盈惜会等到十月之后再和宋泯然在一起的,可是万一她猜错了呢?万一顾盈惜不像她想像中的那样,在前一世时她万一趁着顾盈诺还没死时就已经跟宋泯然在一起了呢? 一想到这些,宁云欢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暗骂自己才好,上一世的顾盈惜并没有跟她说自己的闺房中事儿。宋泯然父子加入到她的後宫里,名正言顺之后已经是来年的事情了。宁云欢便本能的觉得她跟宋泯然是后来才在一起的,可这会儿也幸亏宁父宁夫人两人去看宁云城时遇到了,否则自己还真不知要理所当然到什么时候。 “妈,别人的事你不要管了,宁云城乐意跟人共侍一妻,你们再担心也没用。你们觉得他和顾盈惜在一起不好,可说不定他自己觉得和顾盈惜在一起可比和我们这些亲人在一起好多了!”不着痕迹的又替宁云城上了一记眼药。在看到宁父脸色铁青,面上露出几分忧伤之色时。宁云欢心里暗叹了一声,更是坚定了要将宁云城从宁家除去的心思。 “儿大还不由娘呢,你们就当前世时欠了顾盈惜的,这辈子让宁云城替你们还债算了。” 她不说还好,一说宁夫人眼角不住抽搐:“……” 现在这个儿子不听父母使唤,就是想不当他是成心的也不可能,宁父宁夫人虽然伤心,可好在宁云城干这种糊涂事儿多了,时间久了就成了习惯,难受了一阵倒很快便抛了过来,本来是想留女儿女婿下来吃晚饭的,宁云欢也不想走,可是兰九还有些事没能和她说清,这会儿自然不会容她躲避,因此便将宁夫人的提议拒绝了。 兰陵燕一向淡然着一张脸,从他表情上也看不出来他是不高兴还是高兴着,宁父看到女儿走时表情僵硬的样子,一脸哀求的模样像是想要让他开口让两人留下来,光是看宁云欢的模样,宁父就猜测着这两人估计是出了什么事情。 本来女儿从小就乖巧听话,照理来说是不会惹事儿的,宁父也没想过自己女儿嫁了人会做出什么错事来,但兰陵燕的性格他是自认自己看得清楚的,不是那种无聊生气的人,再加上这大半年来他是如何对待宁云欢的,并因为她而接手了宁家的公司,宁父是看在眼中的,因此也不认为是他欺负了女儿,现在看宁云欢哀求的样子,心里本能的就觉得女儿做错了事。 就连兰陵燕对宁云欢这样容忍的性格都生了气,宁父虽然不知道女儿是出了什么事情,但这种情况下他肯定是站在女婿那边,要不是碍于这两人并没有说什么,他这会儿都要先将宁云欢说上几句才罢休了。出了宁云城的事情,宁父很怕兰陵燕说自己不会教女儿。 因此宁夫人挽留这两人吃晚饭时,他在旁边没有出声,见到宁夫人还要开口,宁父就笑:“年轻人要出去吃,就让他们去吧,跟我们两个老的搅和在一块儿干什么。” 宁夫人一向听丈夫的话,因此宁父话音一落,宁夫人嘴唇动了动,便没出声,宁云欢哀怨的看了父亲一眼,咬着嘴唇任由兰陵燕将她半拉半抱的上了车,车门都关上了,她还趴在窗边看了好一会儿。 “想家了?”兰陵燕一上车斯条慢理的将袖口的扣子解开了,又将外套脱下来扔到一旁。车厢里开着空调,他将里头的衬衣解了几扣,胸膛若隐若现了,这才看宁云欢紧张的趴在旁边的情景,笑了笑,从车中的小冰箱里拿了一瓶泉水便喝了起来。 宁云欢这会儿浑身紧绷,她也没功夫去想顾盈惜的问题了,反倒开始想起自己的处境来,刚刚因到了宁家兰陵燕才没有再提结婚的事儿。可不代表事情就这么轻易的过去了。再加上兰陵燕此时态度让她有些捉摸不透,他虽然表情慵懒,可是宁云欢就觉得危险,浑身紧绷着,根本不敢放松下来。 “苹果?”兰陵燕自己喝了水,又打开冰箱从里头取了一个洗得干净的大苹果出来。冲宁云欢扬了扬,偏了脸问。 他就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一般,嘴角甚至带了轻松愉悦的笑意,歪着头看人时一双漆黑的细长眼睛中露出几分笑意来,心情像是十分放松的样子。他穿着一身纯白的真丝衬衫,这会儿并没有一本正经的模样。反倒扣子被解开了,袖子也被挽了起来。衣襟里块垒分明的结实胸膛若隐若现,举着苹果的动作让他的胳膊展现出力量的线条来,神态优雅而迷人。 宁云欢这会儿不怕他不正常,但就怕的是他正常,他越是这样宁云欢越害怕,早知道就不要跟他较劲儿,既然已经跟他有了关系。他不会杀自己了,她就不该得寸进尺才是。反正一时都忍了,就是忍一世又算什么。偏偏她不知从哪儿吃了熊心豹子胆,脑门儿一热就说出了不想跟他结婚的事儿,如今真是后悔都晚了。 她摇了摇头,表情有些谨慎害怕的样子,兰陵燕笑了笑,将苹果放了回去,又取出了一盘烤好的曲奇出来:“点心?” 现在她哪里还吃得下,因此又跟着小心的摇了摇头。 兰陵燕脸朝冰箱中看了过去,侧面能看得出他嘴唇抿着,垂下的流海将他眼里的思绪挡了个结结实实,宁云欢从这边看过去,只见到他半面好看的侧脸,以及眼睛下方那一片阴影而已。 “果汁?蔬菜汁?”兰陵燕又问了一句,宁云欢刚想摇头,他已经将果汁儿倒了一杯出来,冰箱门被他拍上了,上半身直接就朝宁云欢压了过来: “什么都不要?还是你想要什么,从来都没告诉过我?”一直都是这样,从来都是他在猜,她永远不会主动告诉自己她心里在想什么。 宁云欢眼泪都快要飙出来了,她想往后头躲,但身后就已经是座椅,根本躲不了,她想缩成一团,兰陵燕已经大半个身子压逼在她身上,表情十分危险,眼神冷酷,她哆嗦着,含了两泡眼泪:“我要喝牛奶。” 车里的冰箱都是为了怕她平时下课或是坐车无聊饿了时打发肚子用的,里面应有尽有,不止是有各种手工小点心等,还有一些处理过的时下果蔬以及果汁儿牛奶等,汽水一些垃圾食品兰陵燕不准她碰,里面倒没有,这会儿宁云欢点了牛奶之后也不怕里面没有。 她一旦开了口,兰陵燕反倒不生气了,微笑着应了,很好脾气的将手里的东西又搁回了冰箱里,重新取了一瓶鲜牛奶出来,打开之后才递到了她手上,本来想要喂在她嘴边的,宁云欢自己接了过去,他手顿了顿,又落到了她头顶上,轻轻的摸了起来。 “不要害怕,我只是想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他也不知道自己心中是怎么想的,既生气她对于自己的防备,不想再像以前那样纵着她,可是却又不想看到她害怕自己的模样。兰陵燕就是再无所不能,再能揣摩人心,可是在这件事情上,终究还是乱了分寸。 宁云欢胡乱点了点头,也没听清他说了什么,手里的奶瓶是专门在帝都主城之外兰陵燕让人开了个牧场,就是给她供应鲜奶以及一些家畜等新鲜肉类的,这是早上才刚挤了送过来,味道香醇,她喝着喝着,心里就有些哽咽了起来,沉甸甸的,像是心上压着什么东西一般。 到了这会儿她才发现,兰陵燕好像什么都替她想好了,她喜欢吃的,她喜欢喝的,方方面面都替她考虑得到,只有她想不到的。而没有自己想要什么东西时而手边没有的,两人在一起两年多时间,她喜欢什么东西,性子如何,兰陵燕了如指掌,而他喜欢什么东西,宁云欢好像到了如今,也没有发现。 本来她倒是没往这方面想过,可不知为什么。今天被他一凶时,再看到他如今捧着牛奶递到自己面前的模样,眼里突然间就有些酸涩了起来。 兰陵燕愉快的看着她将一瓶鲜奶喝光,将杯子接了过去搁好,又看她嘴角边残留的一丝白沫儿,凑过去吻了吻。忍不住橇开她唇舌与她亲密相缠时,她嘴里还带着浓郁的奶香味儿,刚刚喝过冰过的牛奶,舌头还有些发凉,滑嫩得不可思议,他缠着她吮吸。感觉到她乖乖倚在自己胸前,柔顺而又听话的样子。刹那间心就软了下来。 他是真的很喜欢她,他这样出身的人,身边随时都跟着侍候的,虽说从小腥风血雨的走过来,可是他兰九又什么时候做过服侍人的事情?他身边样样事情都有人打点,有些事情真的轮不到他做。说句难听的话,就是本来该放低身段讨好兰父以助自己的时候。他都没有这样侍候过人,但唯独对这个姑娘。他事事做到亲力亲为,就连替她穿衣擦嘴这样的事,他都做得甘之如饴,这种情况就连他的母亲林敏都看了出来而心里不爽,这姑娘却根本没将自己对她的喜欢看在眼里,在说他会将她如兰父养废林敏一般的怀疑时,兰陵燕其实心里挫败感很重,但兴许是他太会伪装了,以至于她如今还没看出来。 “我们婚礼什么时候办?”宁云欢小心翼翼的看了兰陵燕一眼,一边两手攀在他胳膊上,整个人软绵绵的靠在他身上。到了这会儿她也没有什么骨气了,知道他想听什么,知道他爱做什么事情,专门就提起了之前自己还避之唯恐不及的事儿来。 “不害怕了?”看她这副模样,哪里还生得起气来,兰陵燕忍不住捏了捏她鼻子,小姑娘被保养得极好,专门替她调理身体的人是由内而外做的保养,各种补法之下,她肌肤水嫩水嫩的,只轻轻一掐就能出道印子,脸颊饱满剔透,泛着健康的淡红色泽,看上去十分的迷人。 “不害怕了。”宁云欢看他表情高深莫测的样子,也吃不准他是不是不生气了,两人这么两年来,她还没有一次是自己主动的,想了想脸上发烫的又主动往他身上腻了过去,还有些害怕,颤声道:“我知道是我错了,我也知道你对我好,可你一开始逼我了,我才怕你的。” 不是这样的,她还没有说实话,兰陵燕看得出来她对于自己的恐惧并不止是这样而已,但他心中有数不代表这会儿会说出来将她话戳破。她这么两年来能头一次这样真正的和自己说出她害怕自己,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尤其是对于这个心防极严的姑娘来说,虽然并不知道她为什么会防备心这样的重,但她现在能表现出一分,兰陵燕已经满意了,毕竟饭要一口一口的吃,路则是要一步步的走。 “开始不逼你,难道以后你就能逃得出我手掌心了?”他有一种预感,这辈子估计不是这姑娘逃不出他手掌心,而是他逃不出宁云欢的手掌心了,从第一次见到时生出的兴趣,并不止是因为她的害怕想躲而已,毕竟害怕他的人那么多,最后并不是每个人都怕到他的身上,第一次见面就能让他将这姑娘搂在怀里。只是她不知道,那并不止是她的第一次而已。 宁云欢不知道兰陵燕复杂的眼神里藏着的心思,她只是在听到兰九大言不惭的话之后恨恨的咬了咬牙:“我也没有想要逃呀。” 昧着良心说了一句话,宁云欢还有些忐忑时,好在兰九不逼她了,只是拥着她抱在怀里,手轻轻顺着头顶发丝儿滑了下来,渐渐的就开始变了味道,开始在她身上游走了起来。 一天之内连着两次在车上干了点儿不那么好意思见人的事儿,要不是宁云欢有点害怕,她这会儿早不理人了,但人就是不能说错话,也不能得寸进尺,她一敬了人家两尺的后果,就是人家连还了她好几丈,一连好几天宁云欢在两人相处时,完全被吃得死死的,尤其是在两人亲密接触上,半点儿拒绝的余地都没有了。 晚上没睡好,白天要读书,买下来的傅家宁云欢都一时间没功夫去管。虽说大学的课业她都已经会了,可是有时还是要到学校一趟,若是总点名不见她,而每次别人倒霉时她都安然无恙的话,那样也太打眼了些。 一大早死活要让兰陵燕将自己送到学校时,宁云欢这才拖着两条酸软的腿进了教室,趁着还没上课的功夫,她拿出自己的平板电脑建了个文件档之后,就开始准备记载以后傅家转型成娱乐公司时,所需要注意的事项来。最近她虽然没功夫去管傅家的公司,可她知道兰陵燕一定会帮她盯着,说不定在知道她的心意之后已经在帮她改行了,这会儿说不定人都齐了,她其实也不耐烦当什么管事的,最多就是借鉴一些前世时后面红火的点子,以及自己没穿越时的娱乐节目以及一些经典的电视电影而已,趁着有兴趣的时候先玩了再说。 活了两世她几乎都没有什么自己的兴趣爱好,第一世时还懵懂无知的,那时年纪不大想得又根本没那么远,上一世她则是一心想着怎么扭转自己的命运了,直到这一世因为知道兰陵燕会护着她,确定自已没有什么生命威胁了,除了陪顾盈惜玩之外,宁云欢还是头一次对一件事情生出几分兴趣爱好,自然就多用了几分心思。 她将自己记得的第一世时的一些影视剧以及娱乐节目名称记了下来,还有前世到后面一些红起来的节目等,刚想得入神,旁边不知何时好像已经站了人影,宁云欢吃了一惊。因她前世的遭遇,她最怕有人隐在暗处里,本来对于有人靠近自己旁边十分敏感的,可没料到刚刚太入神了,连什么时候有人过来都没发现。 宁云欢忙仰了头去看,却见到李盼盼好奇的盯着她的平板电脑,刚刚看她手指在上面敲着字的情况,也不知道看了多少:“欢欢,你在干什么?” 李盼盼虽然眼里露出几分好奇,但因她出身注定了她不是一个没教养的人,因此虽然好奇的问了,目光却并没有一直盯在平板电脑上。宁云欢也不怕她看,她记东西一向凌乱,只记能触发自己记忆力或灵感点的东西,像一个电视名称估计李盼盼就是看全了,也不一定明白她是要干什么。 “我已经将傅家买下来了,准备弄成一个娱乐公司玩。”宁云欢笑了笑,索性大方的直接将自己的打算说了出来。她不相信自己买下了傅家的事情李盼盼会不知道,就是李盼盼不主动打听,她针对傅家之事,也多的是想要讨好她的人会主动说给她听,与其听李盼盼来问,宁云欢倒直接得让李盼盼噎了噎,好一会儿才笑了起来: “你倒真是不会拐弯抹脚,要是知道你要买傅家,怎么不让我帮忙,到时正好让傅家将公司送给你,我不信他们还敢说一声不!”李盼盼虽然善良,可是对于一些上流社会的规矩以及一些龌龊事也不是全然不明白的,她心中什么都明白,以前只是不忍心去揭穿而已。要整垮傅家的公司,她几乎不用使什么办法,只要一个查税的名义或是说傅家的产品出了问题,就够傅家喝一壶了,说不定傅父财产送上了,自己还有牢狱之灾。(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想写肉的澎湃心情在胸间涌荡,但伦家不能顶风作案,我也不想唱铁窗泪。。。所以现在这种生不如死的感觉肿么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