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吐血 - 重生女配

第一百三十一章 吐血

活了两世,宁云欢总觉得她最欠的,就是宁父宁夫人这两个一直都十分宠她的父母,上一辈子宁父被宁云城活活气死,她欠了宁父宁夫人生养之恩,这一世若是能开个公司出来打发时间,又顺便能讨宁父欢心的话,宁云欢还是愿意做的,一想到这儿,她连忙就道: “我想要把傅家的公司改成娱乐公司。”平时可以当做请教宁父的名义,哄他开心。 自从公司交出去之后,宁父虽然成天在家修养,但看着精神倒是不像以前那样了,有点事儿惦记着,估计他心里头也会好受一点。 反正都是闹着玩而已,兰陵燕也没有反对,点了点头就道:“随你高兴了。” 现在娱乐圈中虽然混乱,可是再乱也要看后台如何,宁云欢身后有林家在,又有自己撑着,别说只是在华夏闹着玩,只要她有心,就是直接变成国际化也不是不可能的。 这会儿傅家的别墅里傅家人坐成一团,傅父今年不过四十来岁左右,穿着一身得体的黑色西服,身材高大还没有发福,看上去倒是风度翩翩。他旁边是傅媛的母亲,这会儿正抱着一个不大耐烦年约十五六岁左右的少年,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十分不安的盯着外头看,显然是等着前来清点东西的债主。 傅媛坐在傅夫人旁边,低垂着头不发一语。她最近很是丢脸,跟秦溢之间的那点破事儿已经被李盼盼抖了个干净。学校里现在就没人不知道了,若是换了以前,傅媛肯定不敢再出门见人了,但不知为何,此时被赶走出帝都之后,她反倒有些庆幸了起来,至少傅家被赶出京城了,她的那些事儿,应该很快就会被忘记了吗? 最近傅父傅夫人又在忙着公司被人收购的事儿忙碌。倒没空管她,否则知道她捅出了这么大的篓子,恐怕非得抽死她不可。傅父还不知道她是勾引了秦溢的事儿被李盼盼发现了才惹出这场祸事儿,否则还不知得是什么表现。 此时傅家人正在焦眉苦脸的时候,突然外头有人跑了进来:“先生夫人,收购的人已经到了。这会儿正下车……” 傅夫人长叹了一口气,有些依依不舍的看了看家中,忍不住又低头抹起了眼泪来,傅父倒没出声,他心里自然是舍不得自己的产业的,但换个方面想。他现在被人打压得厉害,公司这些被人恶整了之后根本卖不起价格。幸亏这次出手的人十分大方,才不至于让他以后不能给儿子留点儿家底下来。但年纪轻轻的就被逼退休,傅父脸上多少还是露出了几分疲惫来,一家人打起精神站起身准备迎接客人过来的时候,傅媛抬头想看看到底是谁敢在这个当口买下傅家时,正好便与进门的宁云欢眼神对上了。 “是你?”傅媛本来只想偷偷看一眼的,没料到这一看就看到了这会儿被兰陵燕牵着手进来的宁云欢。估计是看到她实在是太吃惊了,就连一旁的兰陵燕都险些被傅媛忽略了。 脸色青白交错了一阵之后。傅媛恨恨的瞪着宁云欢就道:“你来干什么?这儿不欢迎你!” “媛媛,怎么说话的?”傅父这会儿比傅媛有眼色多了,开始他看到宁云欢进来时也是十分吃惊的,可是随即看到牵着宁云欢手的兰陵燕时,他本能的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儿,这会儿见到女儿一开口赶人,傅父先将她喝斥了一句,才心里一松,眼里露出打量思索之色,满脸笑意的朝宁云欢走了过去: “欢欢,真的是好久没看到你了,之前还听你爸爸说你出国留学了,真是出息了,可比咱们媛媛厉害得多,你们两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以后可要相互之间帮衬一下啊。”傅父先是笑着夸奖了宁云欢一句,这才转头正要问宁云欢靠着的男人是谁时,傅媛已经脸色漆黑,大吼道: “谁稀罕她帮衬,爸爸让她滚出去,我们这边不欢迎她!”原本傅媛跟宁云欢之间本来还有些装模作样的,可是自从那天她在教室里被李盼盼打了,宁云欢这个从小跟她一起长大的朋友竟然没有替她说半句好话不止,最后还落井下石,如今傅家落到了这样的地步,傅媛以前也想过要看宁云欢笑话的,因此这会儿自然也认为她是来看自己笑话的,现在看到她恨不能冲上前去将她脸给抓花! 要不是旁边还站着一个脸色冷淡的兰陵燕在,傅媛又在这个男人身上吃过大亏,知道自己要是敢冲去,恐怕不止碰不着宁云欢半根毫毛,估计还得要被这个男人修理一顿时,这才不敢轻举妄动了。 “傅小姐是不是说错了?要我滚出去?恐怕该滚的是你呢。”宁云欢早受不了傅媛好久了,只是她一直没有真做过什么伤害到自己的事情,平时看她嚣张的样子,就当是看一个跳梁小丑上蹿下跳了,虽然傅媛威胁不了她,可是要知道小丑蹦达久了她也厌烦,再加上之前傅媛想将祸水引到她身上的行为,彻底让宁云欢对她厌烦了起来,这会儿一听到她开口,哪里会对她客气,直接就示意身后的保镖将文件夹拿了过来,在手上晃了晃: “看到没有?该滚的是你了!不过走之前,我要好好看看,你们拿没拿什么不该的东西!”宁云欢说到这儿,傅家人顿时都明白了过来,他们本来今天准备等着收购了傅家的神秘人物过来交接的,可没等到神秘人物,反倒是等来了宁云欢,傅父有些吃惊,迟疑道: “欢欢,买下了,傅家的,是你?”最近傅家被人打压得厉害,照理来说原本市值在两三亿的公司得罪了李家之后,如今可是五千万都没人愿意出的。傅父焦头烂额,在墙倒众人推之后,他投资的许多项目短时间内是得不到回报的,而许多钱又是从银行贷的,傅家的公司本来没什么问题,甚至在攀上了李家投资了几个活儿之后只要给他们一年半载的时候,绝对能让傅父将资产翻一翻的,可没料到李盼盼说翻脸就翻了脸。 因此傅父虽然明知自己许多项目有可能会转钱,但偏偏资金周转不过来。李家大小姐一句话,轻而易举就能让他们这样的小公司无法生存,在这个时候人人都想要将傅家整得走投无路再以低价收购傅家公司,捡到一块肥肉吃时,傅父明知道这样,偏偏无可奈何的时候。却有人出了两亿,将整个傅家全部买了下来! 这个价钱若是在往常,就连买公司都是不够的,更别提还有傅家两栋价值几千万的别墅,以及一些古董字画名贵首饰等,但偏偏这个关头有人出两亿来买。傅父可说喜出望外,想也不想的便将此事答应了下来。还深怕人家反悔,急着将事情订了下来,他本来别说两亿,就是给他一亿他也肯卖的,但这个不知是谁闲得蛋疼的人竟然多出了一倍的价格来买傅家,他自然欢喜,背地里也曾猜想过是谁要帮他。可无论怎么样,他都没猜到竟然是自家女儿从小一块儿长大的宁家的姑娘这次帮了他一把。 “是的。我最近闲得有些无聊,正好我老公给我找个乐子玩。”宁云欢看到了傅父眼中明亮的目光,那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兰陵燕,神态间露出想要认识他的模样来,宁云欢只假装没看到他的期望,直接就道:“看在以往的情份上,傅叔叔应该知道,这次我对你们可是仁至义尽了。” “你胡说!”在听到是宁云欢将傅家买了下来时,傅媛整个人险些跳了起来,她没想到以往跟自己差不多的宁云欢现在竟然举手间就有了钱将整个傅家买下,傅父并没有告诉过她傅家卖了多少,这会儿傅媛不由开始想起一个可能来:“一定是你!一定是你跟李盼盼串通好了,故意想陷害我们傅家,然后你就是想得到我们傅家!” 宁云欢懒得理这个像疯子似的逮着人就咬的傅媛,被人赶出上流社会,甚至被人赶出帝都,以后傅媛跟秦溢之间显然是没有了可能,连点儿利用价值都没有了,秦溢的母亲朱素素怎么可能还会让傅媛与她儿子来往,这会儿傅媛亏是吃定了,以后还绝对翻不了身,与这样的人打嘴仗,宁云欢都觉得自己档次被拉低了。 但她不想计较,兰陵燕却不喜欢看到有人冲自己媳妇儿吼,当即便眯了眯眼睛,厉声低喝:“闭嘴!” 傅媛吓了一跳,这会儿傅父倒是瞪了她一眼,这才朝宁云欢讨好的笑:“欢欢,你,你结婚了?怎么没听你爸爸说起过?” “我爸爸最近身体不好,估计傅叔叔贵人事忙,所以才没有听说吧。”傅父为人势力,宁父在生病退休之后,两家便渐渐没了往来,再加上傅家又自认攀上了李将军家,所以对于以前只是和自家地位差不多的宁家更是看不上,也不屑于往来。 现在宁云欢讲出这个事儿,让傅父有些尴尬的同时,却不肯善罢甘休,又接着道:“欢欢,既然买下了傅家的是你,叔叔也是从小看着你长大的,叔叔的为人你也该知道。如今傅家这样的情况,欢欢你也看见了,唉,除了媛媛这个不争气的女儿外,叔叔还有儿子要养,咱们都是熟人,我才想厚着脸皮问问你,这价格,你看能不能……”傅父在看到买下了傅家的是宁云欢之后,脑海里转了两圈,衡量了一下兰陵燕的气势,顿时便觉得本来还感到占了便宜的两亿要得少了。 傅父自认自己看人不差,他看得出来宁云欢嫁的男人不像是个普通人,至少能拿两亿出来给妻子玩,就是他自己也做不到的,宁云欢年纪又不大,以往自己对她的了解,就是一个有些胆小内向的姑娘,现在傅父觉得自己只要搬出亲情牌与可怜模样,依她这个年纪来看,一般都是无脑傻缺的,只要他说了自己的苦处,又厚着脸皮多要一些。只要她有钱,她绝对会拿出来。就算她心头不愿意,但她碍于脸面,年轻气盛的,肯定也会同意! 宁云欢跟傅父也算是认识了两辈子了,当然知道他的为人,傅父为人最是功利,有利可图几个字在他身上展现得淋漓尽致。 他是一个标准的商人,一辈子什么都可以用来做买卖的。又胆大包天,上辈子的傅父生意做得算是成功,傅媛上一世是在傅父十分有眼光的情况下,准备安排在给宁云城的,但在知道宁云城有了心爱的顾盈惜之后,他十分通情达礼的同意了宁云城不再强迫他的要求。因此和宁云城搭上关系,最后借着宁云城与顾盈惜之间不清不楚的情况,借此再认识了谢卓尹,以及后来的慕谨言等人,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傅家虽然最后没有真正步入上流社会。傅媛也并没有勾搭上秦溢,但最后的傅家相比起宁家来说。无疑好了许多,在上一世宁云欢死之前,傅父正巧因为与宁云城等人相熟的原因,成为了帝都中的新贵。 上一世的傅父并没有因为像他说的从小看着宁云欢长大便帮过她一次,反倒好几回落井下石,故意污蔑自己来博得顾盈惜後宫中几个男人的好感。 对他这样的人宁云欢不恨,但同样的也不可能喜欢得起来。这会儿在自己出了大价钱的情况下,傅父竟然还想反悔。宁云欢笑了起来: “傅叔叔的意思,是觉得因为你一直看着我从小长大,所以不忍心收我钱了?” 要比脸皮厚,谁不会?她就是再傻,多活了这么久,吃了这么多亏也该学会了,傅父要是真拿她当十**岁的无知少女,以为她不知天高地厚,那可真是小看了她! 傅父脸色僵了僵,他就是嫌钱少了,怎么还可能会要宁云欢不给钱,别说宁云欢还不是他的女儿,就算是他的女儿,他也没有要将傅家给女儿的意思,这些钱他还准备要留着给儿子的。 现在傅家被李盼盼赶出了帝都,以后再见的时间估计都不多了,要等李盼盼忘记这事儿,也不知多少年之后了,傅父也不管自己话说出来以后相见尴尬,他只要现在手里真正捏着的大把钱才觉得实在,所以也顾不得自己说的话不要脸了,直接就笑:“怎么可能?我是说欢欢你既然知道我是长辈,这收购傅家的事儿,你不如多照顾叔叔一下,再出三亿吧!” 宁云欢听着听着,忍不住便‘噗哧’一声笑了起来,不要脸的人她看多了,但像傅父这样不要脸的,前世今生还真没看到过几个,但傅父这样不要脸,偏偏他还不要脸得这样自然,看傅父笑嘻嘻的样子,一瞬间好像变成了一个市侩的商人一般,宁云欢忍不住低头笑: “傅叔叔可真是说笑了,天上要是这样能掉馅饼,还请叔叔给我指条明路,我也去守着。”平白无故就想多要三亿,傅家全盛时期的公司也不一定值得了这个数,傅父倒也真敢开口,宁云欢笑了两声,也懒得跟他拐弯抹脚的绕弯子,直接就道:“两亿如果傅叔叔觉得太少了,那么就另外找人收购,反正我也只是闹着玩儿!” 没料到宁云欢说着翻脸就翻脸,傅父做生意这样久,商人重利,背地里放冷箭的人不少,可哪个见着面时不是一副笑面虎哥俩好的模样?他这会儿看宁云欢话里竟然是要不收自己公司,顿时吓了一跳,心头暗恨的同时又连忙陪笑:“看你说的哪儿话,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只是欢欢,你从哪儿拿来了这么多钱,买下了我的公司?” 到了这个地步,傅父还想跟自己玩口头上的花招,宁云欢冷笑了两声,大声纠正:“不止是傅家的公司而已,还有傅家的一切。”她一边说着,一边摇了摇手中的文件夹,目光落到了傅媛身上,眼里露出一丝不怀好意之色来。 说实话重生回来之后傅媛给她添了不少的堵,以前不想跟她计较就算了,可是现在明显是报仇的时候。 “不过问到钱嘛,倒真不瞒傅叔叔,这钱,可是别人送给我的。” 傅夫人一听这话大吃了一惊,就连她旁边站着的十几岁的少年忍不住都翻了个白眼,露出不信的神色来。 “什么人会这样大方?送你两亿,怎么没见着有人来送我两亿?”傅夫人认为宁云欢是在耍着自己玩儿,顿时没好气的道:“宁总也不知道怎么教女儿的,小时候看你还好,怎么长大了偏偏爱吹牛!” 宁云欢也不生气,反倒是旁边兰陵燕表情阴沉了下来。伸手勾了勾他掌心,示意他不要动怒了,宁云欢才笑道:“傅夫人也不要不相信,说来这钱可是拜傅媛所赐呢。她跟着李大姐,却背地里跟李大小姐的未婚夫勾搭上了,李大小姐发现了这件事,秦家不好交待,正好不巧我知道了这事儿,所以秦家送了这些钱来只求我不要往外说出去。” 秦家的秦溢跟傅媛有一腿,可两人那样亲密,自己清清白白的女儿都陪着他鬼混了,但最后傅家为此不止没有得到半点儿好处,反倒惹来了天大的祸事! 傅夫人以前是知道女儿跟秦溢的事情的,可是他们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正傅媛要是成功了,这对于傅家来说可是好事一件,毕竟自己跟秦家有姻亲关系,怎么样看都要比傅媛跟李盼盼之间的朋友关系来得稳当,可傅父傅夫人什么都算计到了,偏偏忘了去想这事儿要是被发现了之后的后果,现在听宁云欢一说,傅家人顿时信了几成,傅父心头一凉,连忙就道: “你的意思,这钱是秦家送你的封口费?” “那是当然!”宁云欢点了点头,看了傅媛一眼:“不过最后傅媛跟秦溢的事还是被李盼盼知道了,连秦溢跟傅媛两人的照片李大小姐都有,所以一怒之下李大小姐才让你们出京城,也发了话让人不准帮你们家的,傅先生消息这么灵通,难道还不知道这事儿?” 宁云欢的话音一落,傅父脸都扭曲了,他就说怎么好端端的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结果还是自家养出一个贱人惹的祸! 想到这儿,傅父脸上的笑意再也挂不住了,回头阴森森的就瞪了傅媛一眼,忍了心头的怒火,勉强没有发泄出来,宁云欢却最后又添了一把柴: “说起来这些人都是跟傅媛有关的,这买傅家的钱还是秦家出的,请傅先生你们一家出帝都的,也是傅媛的好姐妹,要我看来啊,这真是天大的缘份,百年也难得一遇了!” 噗哧! 这话顿时成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傅父一个没能忍住,眼前一黑便坐倒在了地上,他好不容易养大的一个女儿,不止没给家里带来什么利益,反倒给家中惹了这么大的祸出来。有好端端的李家没利用成,偏偏她东沾西惹的,秦家的事儿又没擦好屁股,最后自己辛苦几年的打拼没了,养大的女儿也被人毁了,一心盼望的成为人上人自然是场梦,留给儿子的除了一些钱半点儿关系都没有,偏偏他有这些钱,但没权,这样一大笔钱还不知道如何守得住,傅父以前什么都想好了,偏偏没想到过现在的结局,他努力了大半生,最后让宁云欢这样一个小丫头来捡了便宜,不花一分一毫,反倒利用傅媛跟秦溢的事儿而收了一笔封口费,自己一分不掏就得到了傅父大半生的心血…… 一想到这儿,傅父只觉得自己的血压又升了起来,他打了一辈子的雁,却没料到临到这会儿了才被雁啄瞎了眼睛。他一直在算计人,没料到最后竟然落得个这样的下场,傅父这会儿想吐血的心都有了,一想起自己的一生心血就毁在傅媛这个逆女身上,傅父终于没能忍住,也不敢去看宁云欢,就怕自己忍受不住之下将这运气逆天的死丫头赶出去,他只是瞪着傅媛,这会儿恨不能将这个没用的女儿给生吞活剥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还是六千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