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部署 - 重生女配

第一百二十九章 部署

在场的人,谁不是人精?刚刚里头的事儿谁都想知道,但却没人问出来,兰陵燕深怕媳妇儿受欺负,再加上他又不像慕绍华这样的人颇多顾虑,深怕得罪林家得不到好处,所以直接就开口问道: “刚刚里面怎么了?”一听他开口问话,慕绍华耳朵也跟着竖了起来,虽说回去之后问田玉馨也行,不过好奇之心,人皆有之。 若是没人问便罢了,可一旦有人开口问了,自然便想知道。 宁云欢还没来得及开口,慕丽言已经笑了起来:“哪儿有什么事,刚刚你母亲摔了一跤,我让她回房歇着了,天色不早了,你们也早些回去歇着吧。”她话音刚落,兰父也跟着笑道:“既然外婆已经说了,你们就先回去,该说的话我已经说完了,明天一早我和你母亲就走了,也不用多送。” 兰陵燕看也没看他,兰父也不觉得尴尬,眼里带着笑意。 慕明丽都先开口发了话,慕家人也只得先告辞了。兰陵燕牵了宁云欢的手上车,直到车子下山了,他又没死心的问:“在里面受欺负了?” 宁云欢没理他,脸别到了一旁,兰陵燕伸手捧了她的脸,对她的小性儿也不生气,将她扭了过来,又将问题问了一次:“受欺负了吗?” 他清冷的脸上带着不自觉的关心之色,一双漆黑如点墨般的眼睛中带着坚持,长长的流海下那双眉如同远山般隐在发丝里。面容淡淡的却又十分好看,看他一副坚持的样子,好像不得到答案就不罢休一般,宁云欢知道他的脾气,叹了口气,将他的手拉了下来,却反被他握在了掌心里,这才开口道: “你母亲说我被东方傲世碰过了,嫌我脏了配不上你了。要我让位。”她的话让兰陵燕的眉头迅速的皱了起来,表情十分平静,但眼中却凶光闪烁,如同暴风雨来临前的安静般,带着一股让人不安的诡异感觉。 “别理她!”半晌之后,兰陵燕却平静了下来。眼中的危险神色很快褪去,出乎宁云欢意料之外的,他并没有发火,反倒是替宁云欢理了理头发,拉了她抱在怀里就不出声了。 他要是说一说话还好,如今这样沉默着。却越发让宁云欢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了起来,本来对这件事还没什么好奇心的。现在反倒被他勾得有些想知道了起来,因此挣扎着跪坐在了坐椅上,伸手撑着他胸膛有些古怪的问:“其中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 兰陵燕眼睛闭了起来没有说话,他越是这样,宁云欢越是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学着他刚刚的样子捧了他的脸要伸手去掰他眼皮,兰陵燕的眼睛一下子睁了开来。眼中寒光点点,宁云欢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干了什么。后背冷汗都险些涌了出来。 最近确实是有点儿胆大包天了,估计是在知道兰九对她感觉不一样了之后,她胆子大了些,也不像以前怕他怕得厉害,这会儿伸手掰他眼皮的事儿以前她是想也不敢想的,这跟在老虎嘴里拨牙没有什么区别,可她偏偏现在敢干了不说,而且拨完人家眼皮之后,在兰陵燕直勾勾的盯着她看时,她僵硬的还是将手放在了他脸颊上,但是却不敢再动了。 看她确实吓到了,兰陵燕才忍了心头的笑意,伸手将她环在了怀里,有些无奈道: “我父亲不喜欢有人与他并肩站立,女人对于他来说只是一个宠物而已,我母亲只是其中一个比较特殊的名贵宠物。”既然已经开了口,兰陵燕索性将兰父已经将林敏养废的事儿说了出来,见到宁云欢瞠目结舌说不出话来的样子,这才把她抱到自己大腿上坐好了,低了头在她头顶吻了吻:“她被宠坏了,如今只要花些少量精力与钱财,就能将她撰在掌心里,又能透过她了解林家,所以这一次他们才会回来。绑架你的事情,是慕谨言利用林茜干的,林茜不明就里,以为是要找你出气,求了我母亲帮忙调走你身边的人,所以才让慕谨言轻易就得了手,最后又让东方傲世捡了个便宜。” 已经开了头,兰陵燕就没有再隐瞒的意思,直接将所有的事情全部都说了出来:“这件事我会找慕谨言与林茜将利息要回来,但是我母亲那里,不说反而比说了要好。”如同一个已经沉睡在梦中的人,若是将她唤醒了,那就没有意思了,别说兰父是个强势而又控制力大的人,就连兰陵燕也不喜欢有人踩在自己头上,林敏现在这样,对他来说反而是有利的事情。 宁云欢听完这些话,后背寒毛都立了起来。大家族之间是有许多龌龊与危险,可她没料到看起来恩爱异常的公婆在这感情中也会有算计,兰父那样一个看起来风度翩翩的男人,表面是多么的豪爽,没想到内里冷漠无情的一面却因为这件事而体现得淋漓尽致。宁云欢有些呆呆的任由兰陵燕抱着,平时还算暖和与带了安全感的胸膛,这会儿却觉得有些危险了起来,她想起兰陵燕平日对她的好,又想到刚刚自己胆敢摸他眼皮的举动,不寒而粟: “你该不会也是像你父亲一样,要把我养成……” 她话没说完,因为牙齿已经‘咯咯’的碰撞着想了起来,兰陵燕哪里有不明白她意思的,顿时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心里恨她这没良心的小东西对自已不知道为什么防备心这样的重,把她含在嘴里都怕化了,自己这样的人已经没有心肠了,但她这个小东西却比他更没心,他的表现就是外人都能看得一清二楚,否则林敏何必如此针对她,可偏偏自己对她这样坦白。她第一个想到的却是自己会不会害了她。 也不知道是不是前辈子欠了她的,这辈子要让她折磨着来还,兰陵燕忍了心头的郁闷,看到她吓成这个面无人色的小模样,又爱得不行,气恨之下,舍不得揍她,只得狠狠的掰了她脑袋嘴唇朝她两片哆嗦着有些冰凉的嘴吻了过去,一边厮磨一边又恨。恨她在有事时第一件事想的不是相信自己而是怀疑自己,这种感觉就好像捉摸不到她的心般,让人恨不能将她吞吃入腹里。这个念头一旦出现在脑中,兰陵燕便心随意动,原本温柔吮吸的动作顿时变成了在她柔嫩的嘴唇上重重咬了一口,听到她闷哼了一声。感觉到嘴里的血腥味儿之后,他才忍下了恨不能将她吞吃入腹的冲动,轻轻的替她舔起沁出来的血珠来。 宁云欢开始还感觉他十分温柔的举动,随后被咬时,忍不住闷哼出声来,没等她开始挣扎。便天旋地转之下,被兰陵燕压倒在了座椅之上。隐约中只听到他好像在说:你没有心! 她想笑,自己怎么会没有心?她是有心的,没心的应该是兰陵燕才是。只是想着这一世以来发生的种种事情,宁云欢却又迷糊了起来。 不知道是听错了,还是兰陵燕根本没有这样说过,将她嘴唇上的血珠舔干净,他明明已经好像已经无法忍耐的样子。但却仍是伸手撑起身来,一边从上往下盯着宁云欢看。车中明亮的灯光下,他的脸庞却布满了大片的阴影,看着躺在椅子上眼神有些迷蒙的姑娘,嘴唇因他刚刚的吮舔还带着几分娇艳。 兰陵燕的表情宁云欢看不到,沉默了一阵,心头有些忐忑时,却听到兰陵燕冷声道:“你已经够笨了,还用得着我来算计你变更笨?那样不是折磨你,是在折磨我自己吧?” 本来还有些害怕的宁云欢一听到这话,整个人顿时都石化了,她有些不敢置信的狠狠的瞪着兰陵燕,没想到他对于自己的评价就是智商不够这样的表达! “我笨吗?”她声音有些提高了,兰陵燕看她眼里的害怕变成了有些生气,这才露出笑意来,但逆着的光里,宁云欢看不到他脸上的轻松神色,只听到他有些冷淡道: “你不笨吗?”如果不笨,就该知道,他一直以来宠着她从来都不是只养宠物的心性,像是什么宝贵的东西,舍不得藏着,既想骄傲的给大家看,又想时时刻刻捧在掌心的宝贝,并不止是宠物而已。毕竟他要真心算计,何必让她介入自己的生活圈子中,而从未背着她?估计这姑娘太害怕自己了,没想过自己为什么会在她没有结婚时就让她生下孩子,为什么会同意与她结婚,世界上可以当宠物的女人很多,但可惜只有这一个是他想要的。 也许是以前坏事做得太多了,或者是自己还没有兰父那种强大的心脏,年轻时候上过女人的当,年纪大了还能将女人耍着玩,他是警惕女人的,可是只有这一个叫宁云欢的让他警惕不起来,偏偏人家对他还一副警惕十足的样子,这绝对就是报应了! 那天发生在车上的事情后面谁也没有再提,但兰九心里已经认定这是对于自己以前杀人不眨眼的报应了,一面则是又有些不甘心自己在她心中只是一个被她防备的对像而已。他不知道这种感觉叫做什么,只知道,这个姑娘就是再怕他,再防备着他,一切的情绪也只能在他怀里撒野而已。 宁云欢也有点躲着兰陵燕的意思,那天他外露出来的情绪让她有点害怕了,像是当时他就会伸手掐死她一般,虽然最后他仍没掐,但宁云欢还是有点儿犯怵,幸亏最近她心里还硬着一个顾盈惜在,虽然重生回来之后她最讨厌的就是顾盈惜,但没想到此时还多亏了顾盈惜,让她转移了注意力。 算算时间,顾盈诺今年刚好高三毕业,下学期就该升入高中了,在帝都大学中,宋泯然今年也是正好在读研,小说里与上一世的情景中,恰巧是在这一年,宋泯然就与顾盈诺相遇的。 而这一世宁云欢决定要凑成了宋泯然与顾盈诺的相遇! 她本来对于不管是在书中还是上一世都早死的顾盈诺还算是十分同情的,没料到顾盈诺在顾盈惜的女主光环之下。上次竟然指鹿为马的想要冤枉她,那么这一次也不要怪她心狠手辣,亲自成全了她的爱情,到时再让她好好看看,她一心维护的姐姐是怎么样抢走了她的爱人,又怎么样连带着将她的公公也勾引上的! 宁云欢就不相信,在这样的情况下,顾家人还能如此一心的维护着顾盈惜,上一世时。顾盈惜之所以惹了那几个人的怜爱与疼惜,无非就是因为她的善良与坚强,她一面用着自己的坚强来照顾着生病的母亲,以及还年纪小的弟妹,却偏偏没有自甘坠落过,与有钱有势的男人们在一起时。也从没有主动要过他们给的钱,这越发显得顾盈惜高洁而又善良。 时间一晃便过去了大半个月,宁云欢还在想着怎么才能将事情推到自己期望的发展情况下时,兰陵燕给了她提示,那就是花钱收买人。她以前从没有干过以钱收买人的事儿,原本对于做这样的事还有些忐忑。但在兰陵燕派了人帮她忙的情况下,很快便找到了顾盈诺班上一个同班同学。只花了五万块,人家便已经迫不及待的求着帮她的忙。 对于现在的宁云欢来说,钱倒还在其次,尤其只是五万而已,她现在名下资产不少,除了秦家送来赔罪的一亿多之外,还有兰父送给她的一些产业。以及宁家的公司,再加上兰陵燕还拿了一张卡给她。钱多了之后对于宁云欢来说只是一个数字而已,平时衣食住行在都有人张罗的情况下,她几乎已经用不到什么钱,只花了九牛一毛而已,便已经将人收买到了。 大二下半学期才刚过一半,顾盈诺的同班同学便送了消息过来,顾盈诺已经跟宋泯然认识了,在这个宁云欢收买的同学推动之下,她以让顾盈诺过来提前熟习大学校园为名,轻易就将顾盈诺骗进了帝都大学中,认识了宋泯然,如同前世一般,她很快的就跟宋泯然陷入了恋情之中。 本来以为在小说中能以不出彩的身世也占了男主一席之位的男人就算身份不高,可至少身材样貌也该出色的,但宁云欢在看到宋泯然的照片时,实在有些失望。 这只是一个外貌普通到几乎看不出什么特点的男人,要硬说有什么优点的话,就只在于他气质斯文,身材也算高挑。戴着一副明显看着度数就不低的眼镜,头发乱糟糟的,带着天然的卷,穿着一身普通的衣裳,看起来几乎给人一种不修边幅的感觉。 这宋泯然听说还是化学方面的高材生,是帝都大学出了名的化学明星教授方教授名下很得意的弟子,他偏科十分严重,照理来说就是他在帝都大学毕了业,也不可能这样轻易就考研成功的,他能顺利在帝都大学呆到现在,还多亏了他在化学方面特有的专长,让那位方教授起了爱才之心,直接向学校提拨他,将他破格录取,不止是一面考研而已,一面还在为那位方教授做助手,在方教授一旦研究出什么东西之后,得到的奖金里,能分他一份。 因此宋泯然在不论同学还是亲戚之中,都是十分出息的人,人缘极好,在父母眼中是个十分争气的孩子。 这个人性格有些内像,作为一些某方面十分擅长的人来说,他脾气有些古怪,若不是因为他在化学方面有过人的长处而顶了一个长子的名头,宋泯然这样普通的人甚至没有什么过人之处! 想了好久实在想不通宋泯然这样的人为什么也有资格挤进顾盈惜的後宫里,宁云欢想了一段时间便将它抛开了。 反正顾盈诺已经跟宋泯然相爱了,才不过一个月时间,两人便爱得如痴如醉,几乎形影不相离了,从顾盈诺的同学那边传来的消息,甚至宋泯然已经将顾盈诺带回家中见过父母了,显然是对这个姑娘上了心。 知道事情上了正轨,宁云欢便将它暂时的抛到了一旁,她最近让人去法国探听消息的,也有了答案传过来,找到了她想要找的人,并得到了自己希望得到的答案,这段时间事情可说十分顺畅,若不是半个月后傅媛也回到了学校。估计她的生活还会更舒坦一些。 傅媛现在跟宁云欢不和,在班上已经是传遍了,她一回来之后便高调的又重新结交了朋友。她身上穿着打扮与以前不太一样,脸上已经化了淡淡的妆,看起来比以前明媚了许多,她手上的包包看得出来是一家大牌最新一季的限量产品,据说整个华夏地区还没有开始上,只在国外少数几个国家在卖,价格不菲。班上许多同学以后不出意料都是会进娱乐圈的,自然眼力是该有的,这款包包好多人都曾私下里想要过,这会儿傅媛一拧着这个出名的限量版包进来时,顿时便吸引了不少人注视的目光。 几个最近看傅媛好像有了变化的人讨好的迎了上去,许多人眼中露出好奇的目光来。傅媛站在人群中,得意的望了宁云欢一眼,她朝思暮想的,一直就盼着这么有一天能如同众星拱月一般被别人包围在圈子里,可惜以前的她一直都是做着那个包围着别人的角色,尤其是在看着自己好不容易巴结上的李盼盼在最后抛开自己而主动去结交宁云欢时。傅媛心里的不舒服便如同藤蔓一般的涌上心头来。 一样的都是家世差不多的姑娘,家中都还有一个男丁。甚至两人性格都是相差不多,傅媛不明白为什么宁云欢却样样比自己强。 她家里也有一个大哥,自己有个弟弟,可是宁家两夫妻虽然有儿子,可是对于女儿却并没有偏心到哪儿去,完全不像自己的父母般,恨不能将自己称斤论两的卖了给弟弟攒个好价钱出来。宁云欢轻而易举的便得到了当初自己也看得有些眼馋的那个帅哥青睐,而自己却费尽心机才能勾上秦溢。 傅媛十分不甘心。她不觉得自己哪儿比宁云欢差,从小她就十分的刻苦听话,她甚至比别人努力很多倍,可她再努力,却依旧被宁云欢比了下去。这种攀比的情绪以前倒还好,勉强她还能忍得住,可是在宁云欢有了男朋友之后,她终于忍不住暴发了。两人渐行渐远,以前勉强还能称为朋友,反正现在她也不稀罕宁云欢了,她还有秦溢在。 朱阿姨说过了,只要她肚子争气,能生个孩子,就算以后嫁给秦溢也不是没有机会的! 一想到这些,傅媛就觉得扬眉吐气,周围同学讨好的声音她觉得还不够,她还想看到宁云欢后悔的眼神!她表情凝了凝,直接冲身边的人敷衍的笑了笑,拨开人群之后,领着几个女同学就朝宁云欢走了过来。 “欢欢……”傅媛强忍了心头的得意,刚唤了宁云欢一句,宁云欢眼角余光在看到教室门口走进来的人时,嘴角翘了翘,还没有出声,那人影便直接朝这边挤了过来。 开始被挤开的女同学心里还有些不满,只是在看清了那人是谁之后,都忙不迭的让到了一边去,傅媛拿起自己手中的包包,装作要找东西的样子,抬起头要想挤兑宁云欢两句时,突然背后不知从哪儿传来一阵大力,她的头发一把被揪到了手里,用力朝后头拖了过去! 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居然还有人敢这样对她! 傅媛心头大怒,正想看看是哪个胆大包天的人敢再对她动手动脚时,她身体已经不由自主的被人扯了过去,她踩着恨天高,这鞋穿着虽然漂亮,可是站立却并不像普通高跟鞋那样的稳,一旦被人揪了头发拉着转身,她身子就要往下滑,傅媛心头大怒时,一个巴掌已经狠狠的朝她脸上甩了过来! ‘啪’的一声巨响,傅媛脸上火辣辣的一烫时,那人已经毫不客气的又反手一巴掌朝另外一边脸甩了过来! “傅媛,你胆子可真大!”一道温温柔的声音响了起来,那人已经用力的将傅媛推了一把,直接将被得晕头转向的傅媛推得撞到了一旁的桌椅,直接狼狈不堪的倒在地上之后,才转头朝宁云欢笑了笑:“欢欢,没事吧?” 听到声音时,傅媛脸上露出一阵扭曲来,她被当众打了两耳光,而且打她的还是以前她的好姐妹,就是不站起身来,她几乎都能听到旁边的同学脸上传来讶异与吃惊的目光,这种表情比起嘲笑更令她难以忍受,她正有些惊恐时,李盼盼已经又扯了她头发,将她提了起来。 “可真是我的好姐妹啊,不止是想要借着我李家的势,还想要享受我的一切,现在我的男人你也想用了,怎么样?我秦大哥不错吧?看来你将他侍候得不错,不然他怎么舍得给你花这么大价钱,可真比找个小明星便宜了,我前段时间养了伤,还真多亏你替我侍候我未婚夫了!” 李盼盼的声音有些阴测测的,她一段时间不见,看起来整个人变了许多,眼里都露出了几分阴鸷来,看着有些吓人,这会儿她突然如同性情大变一般的开始打人,周围的同学本来有些吃惊的,可是在听清楚了李盼盼话里的意思之后,又都恍然大悟。 才明白傅媛是勾搭了李盼盼的未婚夫,难怪两个好姐妹会翻了脸,温柔善良的李盼盼更是痛恨之下会伸手揍她! 同学们一旦想明白了这些,对于这会儿捂着脸,一副惊恐模样的傅媛都觉得十分不耻。以前李盼盼对傅媛有多好,班上的同学都是看在眼里的,李盼盼有的东西,傅媛几乎都有一份儿,傅家也不见得是什么有钱人家,许多东西她就是有看得中,也不一定有那钱去买,李盼盼在班上又是出了名的温柔善良,如同天使一般,是谁给傅媛买的东西,众人哪里心中有不清楚的。 李盼盼有个已经订婚许久的未婚夫,这事儿在班上不算是什么秘密,之前有其他系的公子哥儿在追求李盼盼时,曾被自称为她未婚夫的人揍了一顿,因对方势力不小,后面被揍了不说,现在都还休学在家不敢再来上学,班上的同学都明白李盼盼未婚夫身份不低。 之前这关系极好的两闺蜜突然翻脸时,同学们心头都还十分吃惊,李盼盼突然跟宁云欢关系好了起来,而傅媛又被人打,对于宁云欢十分怨恨,班上同学正有些浮想联篇时,可算是这会儿才明白了为什么李盼盼要跟傅媛闹翻了! 惦记别人手里的钱就算了,连别人的男人也惦记,虽说这事儿换了别人也不一定不会干,可是这会儿傅媛干了不说还被人暴光了出来,自然引人嘲笑。(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因为最近晚更,所以时间晚了,都会以字数补上,这是七千字大更~~~~~我今天决定熬夜把明天的码好,尽快找回状态,明天争取不会再晚~!我发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