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蠢笨 - 重生女配

第一百二十八章 蠢笨

“跟有礼仪的人在一起自然是要礼仪,可是跟没礼仪的人在一起说什么礼仪?妈你是不是老糊涂了!”林敏不满的直接将慕明丽顶了回去,直将慕明丽气得脸色有些发青了,她才指着宁云欢道: “跟这样的人配讲什么礼仪?宁小姐,我听说你已经被绑架过了,而且是被东方傲世那个小色胚绑的吧?你在岛上发生过什么事情我想你自己心里清楚,你如今已经不配给我们家小九当媳妇儿了,你该知道什么叫门当户对,就算是想要当那个灰姑娘,你也必须要先拥有良好的出身才行……” “你疯了吗?”慕明丽脸色铁青,恨这个女儿哪壶不开偏要提哪壶,不由站起身来就想拉她,林敏一向被人宠惯了,在娘家时她是唯一的姑娘,因只得一个所以显得珍贵,几个兄长都要让着她。 出嫁之后兰秀对她虽然不是百依百顺,但也是宠溺有加,什么时候受过现在这样的气,她早就忍不住了,能到这时才暴发出来,已经是忍了又忍了。 她一把将慕明丽的手挥了开来,也顾不得慕明丽难看的脸色,直接就指了宁云欢的鼻子道:“本来就是,没有什么出身就算了,麻雀始终是麻雀,还妄想飞上枝头当凤凰不成?如今梦碎了,人也该醒过来了吧?再说谁知道她现在身体干不干净,这样的人有什么资格呆在我们林家,我都嫌她恶心!” 场内顿时死一般的安静。这会儿也没哪个人敢再去筷子挟菜了,田玉馨与叶慈眼中闪过兴奋无比的光芒来,慕明丽想也不想的便伸手一耳光朝林敏抽了过去! “你是不是发疯了?”慕明丽表情紧绷,眼里露出失望与冰冷之色来,她没料到女儿嫁到兰家没几年,跟在兰父身边才多久,竟然抵不上自己当初对她花费了大量心血的栽培,以前她虽然骄纵任性,可好在还有分寸。知道该如何行事,如今变成这种模样,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妈,你是不是才发疯了?你竟然为了这么一个外人来打我?”林敏当着众人的面被慕明丽抽了一耳光,慕明丽一生位居高处,几乎很少有当众打人的时候。这种事情十分失态,她也做不出来,再加上虽然慕明丽对林敏有些气愤,可到底是自己的女儿,因此也没能真狠心用力打她让她在众人面前丢脸,谁料林敏从小被人宠惯了。再加上又看宁云欢极不顺眼。 她心头认定宁云欢在龙盟的岛上肯定是被东方傲世给碰过了,所以她才不敢来找自己麻烦。因此越发有恃无恐,这会儿见慕明丽站在宁云欢身边的样子,林敏心中不由又气又恨,冷笑了两声: “我倒是没有发疯,让她赶紧收拾东西滚吧!什么林意的,还不知道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小贱种呢……”她话没说完,慕明丽抡起胳膊‘啪’的一声又重重的一耳光抽在了林敏脸上。 这一次慕明丽气急攻心之下出手。力道用得极大,林敏也不再像刚刚能站得稳脚了。身体往后一仰,正巧便撞到了椅子上头,她又一向爱美,穿的是最少十二寸以上的高跟鞋,这会儿站立不稳之下身体直直的便朝后头倒了下去! ‘哐!’的一声椅子落地的声音,接着又是人体压在上头的闷响,林敏脸色都变了,显然细腰撞在了椅子棱角上的滋味儿十分的不好受,再加上她没料到慕明丽会当众这样打她,周围原本平日讨好自己的田玉馨与叶慈等人隐隐露出幸灾乐祸之色来,像是有些吃惊慕明丽会打她一般,这种眼神更是让林敏难以忍受,坐在地上捂着脸,竟然坐不起来。 慕明丽冷冷看着女儿狼狈异常的坐倒在地上的情景,她裙子都撩了起来,露出里头的小裤,看起来确实十分可怜,到底是自己十月怀胎唯一生下的姑娘,慕明丽心里软了软,但脸色却没缓和,只盯着林敏道: “你是知道你爸爸的性格,你要是再胡闹,以后你就不要再回林家来了,我倒要看看,你没了娘家支撑,以后还会不会再收敛一些。”兰父虽然有心将林敏养成这个样子,但身为他那样的大枭,父子血肉亲情都不能束缚他,夫妻感情对他来说就是再重要恐怕也敌不过权势利益,林家在华夏的地位如何整个华夏只要是一些老人便没有不清楚的,在当今世界,华夏不是发展得最好的一个国家,但确是最有潜力的,兰父早年眼光如炬,这才与林敏结婚。 林敏代表着林家,可兰父这样的强势人,是不可能会任由妻子与他平起平坐拥有与他商议事情的资格,所以他故意将林敏养成如今这个模样,为的就是要她的权势,但却不要她生出什么不该生的心思来。 慕明丽这段时间跟丈夫一起观察过林敏,心里对于女婿也是有些怨恨的,可是兰父并不是普通人,不可能任由他们拿捏,再加上自己生的女儿,她自己也清楚,林敏性格骄纵且极为大女人脾气,从小的生活环境让她养成了一种她就是公主的自觉。 夫妻之间其实也是一场博弈,总得有人要低个头,这日子才能过得下去,若是两人都一样强势,婚姻迟早会散的,站在兰父的立场来说,他的做法也并没有错,毕竟山中无老虎,就是一公一母,也至少得有些管家的,林敏的身份地位不同,若是再有野心,对于兰父来说反倒是一场麻烦,倒不如永绝后患了! 观察过这两人一段时间,再看到如今林敏脾气比当年有增无减,但脑子却并没有跟着成长多少,反倒退缩之后,慕明丽也死了那条要将女儿拉回来的心,当初自己教导了二十年都被兰父给掰歪了。如今性格已经定成,要想再改变她,恐怕也不容易了,倒不如由着她去,只要林家还在一天,林敏就是再任性,她日子也是好过的,活在自己的愚蠢世界里,对她来说指不定也是一种幸福。 抛开这些因素来说。其实慕明丽是对兰父十分敬佩的,能将她的女儿养成如今的脑残情景,实在是不容易,骄傲的大小姐如今也能干出嫌贫爱富并当众大吵大闹,完全没有大家闺秀风范,养出这样的女人。也不是人人都能办得到的。 慕明丽忍了心头的愤怒,都要决定将林家的几个孙女儿送给兰父调教,到时看哪家不顺眼,便嫁过去,若是对方没有本事的,保准能闹得对方头大如斗呢! “小姐身体不舒服。带小姐回房间去!”慕明丽忍了心头的怒火,既恨兰父寡薄无情。又恨当年自己两夫妻有眼无珠,将女儿嫁给了这么一个男人,更气林敏自己没本事,被人耍弄在鼓掌之间,不止不以为耻,反倒引以为傲,说她姓林。简直是夸奖了她,就像被赶出林家的林茜一般。现在什么本事也没有,除了还会大吼大叫虚张声势,两人如此相像,难怪感情这样好了! “我没病!”一听到这话,林敏这才开始拼命的挣扎了起来,眼睛盯着宁云欢看,像是恨不能从她身上咬下一块肉来:“有病的是她!”林敏气得要死,但不管她怎么说,林敏依旧是被下人拖了回去。 慕明丽很快的冷静了下来,微笑着让人重新上了一桌菜肴,地上也很快被清理了干净,厅里又恢复了之前的宁静详和,要不是身边少了一个林敏,估计人人都要当之前是在做梦了一般。 “姑妈,敏敏她也只是……”一看到这样的情景,慕明丽息事宁人的态度已经表现出来了,但田玉馨却十分的不满,她现在是恨宁云欢入骨了,简直可以说相比起顾盈惜那个不知好歹的敢来害她家谨言丢大脸的贱人来说,她更恨宁云欢这个不知所谓飞上了枝头便以为自己是凤凰的乌鸦了! 敢打掉了她儿子的几颗牙,而且还是以后再不会长出来的,只有做手术才能补上的牙,她竟然让人给慕谨言打掉了! 这打掉后的牙齿就算是补上了,可能与原装的相比吗?更何况慕谨言因此而吃的苦头呢?一想到这些情况,田玉馨不知多少次心里想过要将宁云欢掐死,可是她不敢,甚至就连慕绍华都让她忍耐。 宁云欢是兰九的女人,她的儿子好狗运的竟然被送到了林家,姑父林茂山也跟发疯了似的,自家有孩子不会去喜欢,反倒抱了不知道从哪儿来的野种,成天当个宝似的,连带着宁云欢这样的乌鸡也能变成凤凰,明明什么都不是,现在却敢在自己面前狂,之前顾盈惜的事儿她敢不给自己面子就算了,后面竟然敢将自己的儿子打掉牙,田玉馨心里早恨不得弄死她了,一直在找着机会,如今林敏正好闹了个这样的场面出来,田玉馨哪里有不火上浇油的道理。 她看慕明丽气得厉害,想着林敏虽然被她打了,可到底是这个姑母唯一的女儿,要是换了自己的儿子,打的时候肯定生气,但打完一定会后悔,她猜着慕明丽的想法应该也是和自己差不多,因此这才趁机开了口,希望能将慕明丽的火气引到宁云欢身上,不论如何,儿子的仇也该报回来才是。 “是啊母亲,敏敏是您从小带大的,她什么样的性格您不知道,若是没有影的事儿,她怎么可能会在这个时候来说,也指不定是哪个在她背后嚼了舌根子,或者是……”叶慈说到这儿,转头看了宁云欢一眼,意思不言而喻。 慕明丽简直都要为这两个蠢货鼓起掌来了,虽说这事儿慕谨言干得隐秘,但因为有兰陵燕背后与林茂山说过什么,所以林茂山给她点了个醒,林家这会儿两夫妻已经对慕谨言生出了怀疑与警惕来,林茂山又是个人精,他以前没有怀疑过自己的晚辈就算了,一旦怀疑起来发现慕谨言的装傻确实有些古怪。 他既没干过什么不得体的傻子事儿,也没有流过鼻涕之类的像傻子生活不能自理的情况。可偏偏就是这样一个孩子,因为有人认为他傻了,大家便都跟着认为他傻了。 这慕谨言为什么要去装傻,慕家人估计觉得没这个理由,但林茂山却想得更远,想到慕家这些年的野心与大动作,慕绍华最近想将儿子安插进军队中,却被林茂山拒绝,两家人表面和睦。但实则已经心里生出几分龌龊来,他便不由自主的提高警惕,也担心慕谨言装傻,志不止是在慕家而已,更有可能借慕家而再繁衍出更大的野心来! 慕明丽虽然也是姓慕的,但她到底已经出嫁多年。俗话都说得好,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她既然已经嫁到了林家,自然该嫁鸡随鸡,再加上她又跟林茂山养儿育女,不管从公还是私来看。林家对她来说,都远比慕家亲近得多。 她若是有余力帮着一下慕家就算了。但一旦想到慕谨言这小子有可能还觊觎着林家的东西,她心里就有些不满了起来,谁轻谁重,她还是分得清楚的。 林茂山收养了林意之后,慕家便动了心思,认为兰陵燕这个外孙都能被改姓林,他们估计也能接收林家这一块势力。却不想想,兰陵燕怎么说也是她女儿的亲儿子。慕家再好,可到底只喊她一声姑妈而并非亲妈! 这次宁云欢被绑架的事儿,里头既然林茂山都说了有慕谨言的影子,她自然相信丈夫的话,林茜那丫头被利用就算了,可是这慕谨言居然敢借着林茜将手伸到自己的女儿身上,慕明丽这一点是忍受不了的,幸亏宁云欢懂事儿,没将这事当众挑出来,可今天林敏却将此事捅了出来,因前面有林茂山说过慕谨言利用林茜挑事的情况,这会儿慕明丽不由猜想着林敏当众闹出这事儿,是不是也受了别人的影响。 说来也巧,田玉馨心头的怨恨让她迫不及待想要落井下石的同时,不免让慕明玉心里怀疑起她来,毕竟儿子敢装傻充愣,老子就敢挑动她林家不合,一想到这些,慕明丽心头大怒,也顾不得慕绍华是自己的侄子了,冷冷的瞪了一眼还不知事的蠢货大儿媳,这才看着田玉馨就道: “怎么,你不满意我的处事方法?还是我出嫁多年,慕家如今就已经忘了,其实我也是姓慕的了?现在想挑起事儿,存心想让我跟我这个孙媳妇不合?田玉馨,你到底是个什么居心?” 慕明丽发起火来时,身上气势便显了出来,她当年到底是慕家的姑奶奶,一向又是和颜悦色的模样,这会儿沉下来脸来十分吓人,田玉馨又没料到她这样不给自己脸面,话竟然说得这样重,偏偏她是长辈不说,而且嫁的人也不一般,自己不敢当众与她发火,因此脸色涨得通红,嘴里嗫嗫着,要不是拼命咬牙忍住了,估计阅历差一些的,这会儿恐怕当众就要哭出来。 “姑妈,你知道我……”田玉馨这会儿心都凉了半截,连带着将慕明丽也给恨上了,这么多人的面,她却将自己当成晚辈来教训,也不看看她都已经出嫁了凭什么还要来教训自己,更何况她姓什么估计慕明丽已经忘了,如今竟然帮着一个外孙媳妇来骂自己,这些年就是慕绍华也没有这样不给自己脸面过! “你要觉得心里不舒服,以后这林家,你就不要过来了!”慕明丽冷冷的望了田玉馨一眼,没等她开口说话,又看了一眼这会儿神色有些不对劲儿的叶慈: “你要觉得也看不过眼,你以后也不要回这边了,林琛年纪不小了,现在还没有个儿子,我看不能这样算了,过两天我替他捉摸着,让他过继一个!林丹虽好,可到底是个姑娘,以后大了总要出嫁,这样拖着像什么话!” 叶慈养出了一个不省心的女儿,慕明丽也不信林丹是个什么好货色,她嘴里说的是抱养一个儿子,但叶慈哪里不明白慕明丽是要另外替林琛养女人,毕竟她自己生不出儿子,总不能占着位置让别人也不能来生,以前林琛碍于林茂山性格刚直不敢明面上乱来,所以家中才一直风平浪静,如今要是慕明丽都发了话,恐怕林琛真的弄出儿子来,自己一把年纪,还要替别人让位了! 虽然不明白慕明丽为什么会帮着宁云欢这么一个外姓人,但叶慈这会儿也不敢出声了,更不敢求情,深怕等下等待自己的结果更惨。 她生不出儿子让林琛这些年来一直对她很是不满,只是当初她是林茂山与慕明丽二人亲自替林琛选的媳妇儿,又一直没有什么大错,他找不到机会发落自己罢了,要是现在一旦找到机会,哪里还会管自己死活。 到时她一把年纪,又没能替林家生出儿子来,就是离了婚估计人家也不会同情她,叶慈算是看清楚了,在林家靠谁都靠不住,真要离婚了公婆要是不替自己说好话,就是在一起二十多年的林琛也不见得是个会同是个良人。 这会儿叶慈与田玉馨二人都是心头冰凉,嘴唇哆嗦着不敢说话,其余众人连大气也不敢出。 宁云欢极度的愤怒之后,接着才冷静了下来,要不是林敏是兰陵燕的母亲,这又是在林家,估计她早耳光都抽过去了,尤其是林敏还敢拐着弯儿的骂自己的儿子是杂种,宁云欢心里又是愤怒又是火大,要不是她活了两辈子,多少还是有些自制力的,恐怕早忍耐不住了。 虽然不知道慕明丽为什么会站在她这边,但见慕明丽抽了林敏的耳光时,她心里的愤怒勉强忍了下去,但一股怀疑却涌上了心头来,她被绑架的事儿林敏身为自己的婆婆,会知道这件事不奇怪,但这会儿宁云欢却总有一种诡异的感觉,她表面不动声色,将这顿食不知味的饭吃着,众人都不敢说离开。 除了叶慈与田玉馨二人是吃得最痛苦的之外,慕明丽另外两个媳妇儿表情也十分的尴尬,慕明丽脸色倒是十分平静,放了筷子之后几人都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田玉馨的目光落到了宁云欢身上,显然是在期盼着她赶紧放下筷子。 但刚刚她落井下石的行为,让宁云欢偏没如她的意,又挟了好几筷子菜,这才搁了碗筷,旁边下人极有眼色的送来用柠檬水泡过消毒的温热毛巾给她擦手,田玉馨心里暗恨的骂了两句,这才跟着搁了筷子,陪了笑道: “姑母,如今天色已经不早了,我们也不敢耽搁您休息……” 慕明丽没有理她,只是握了宁云欢的手道:“好孩子,今天的事外婆会给你一个交待,你妈妈这儿,就当她糊涂了,不要跟她一般计较。” 幸亏林敏现在不在这儿,否则非得气死不可,宁云欢不管心里怎么想的,但表面上依旧乖巧的点头笑了笑,慕明丽亲自起身将她送了出门。 外头众人早就已经吃完了,碗筷都已经收拾好了,几人正坐在那儿抽着烟说话,宁云欢出来时兰陵燕站了起身来,他眉头微皱着,上下打量了媳妇儿一眼,见她表情没有什么异样,这才抿了抿嘴唇,直接将她拉了进怀里。 田玉馨一看到这个情况,心里十分的不满,刚刚她在里头受了委屈,不过只是一墙之隔,她不信外头的人没有听到,这会儿兰陵燕却做出宝贝媳妇儿的样子,像是谁欺负了她一般,不爽之下田玉馨干笑道: “小九还真是宝贝媳妇,难道还以为表姨妈等人会欺负她不成?” 兰陵燕头也没抬,直接就道:“那可不一定!” 这话让田玉馨有些抬不起头来,脸色有些尴尬。慕绍华等人之前就听到厅里传来的椅子倒地的响动,客厅与里头只隔着一道玻璃门,虽说帘子已经是拉起来了,可是响动还是能听到一些,再看到刚刚的碗碟又送了出来,哪儿还不明白里面出了事的,这会儿看到是田玉馨率先开口发难,慕绍华虽然不知道里头究竟发生了什么,可是却有一种不详的预感涌上了心头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迟来的一更。。。我争取最多挂点滴到后天,所以会赶紧把更新时间稳定下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