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种子 - 重生女配

第一百二十六章 种子

被兰陵燕拘着在家养了两天,本来宁云欢是没有受伤的,了不起最多是在逃跑的时候手上或者脸上被树枝挂到了一点,可是家中厨娘变着花样儿的给她炖各种补汤喝,不仅美容养颜,更是将气色也养得极好,一开始被绑架后带来的面无莱色也不过两天时间就消失不见了。 兰陵燕却说就是身体没受伤,可也得好好养着让心里安静一些,每当起争执的时候,没人家强势的宁云欢只得答应了下来,在家里关了两天功夫,好不容易被放出来,宁云欢先去了学校一趟。 教室里李盼盼还没有来,估计这次绑架事件那个姑娘被吓呆了,看她样子一向被保护得极好,可当时她险些被东方傲世下令让人轮了,又被打了耳光抽了鞭子的,确实情况要比她严重一些。 可宁云欢对于她的受伤却并不怎么同情,虽然李盼盼是被她连累,要是追根究底,若不是她同情顾盈惜,被她拖了下水,老实的跟自己呆到一块儿,她就是会受些惊吓,但当时兰陵燕来得这样及时,她肯定是不会受伤的。 不过要是李家知道自己的宝贝闺女是因为顾盈惜而受伤的,估计是不会放过她,但想到顾盈惜,宁云欢不由又想了起来已经将顾盈惜抛在龙盟的岛中了,这一世她跟东方傲世的在一起可不怎么愉快。 东方傲世虽然痛恨女人,也讨厌女人。但上一世对于女主从一开始是虐着,后面却虐出了深情来,也不知道前世的他尝过那样多的美女,不知怎么的就看上了顾盈惜这么一个长相样貌不出众的,但估计是大鱼大肉的吃得多了,也想换换口味。 可是这一世的情况是顾盈惜被东方傲世误认为她是兰九的女人才会上了她,但最后发现这只是顾盈惜的错误表现才会让他猜错,而快临走时东方龙的出现,估计会让东方傲世心里因为认错了人而恼羞成怒。宁云欢在上飞机时曾听过顾盈惜对兰陵燕的表白,依东方傲世的脾气,估计对于顾盈惜这会儿应该是厌恶无比了。 就不知道在这样的恶劣情景下,女主光环还会不会再次发生作用!宁云欢想到这儿,不由有些不厚道的笑了起来。 教室里她没有看到李盼盼,但这节选修课完了之后。宁云欢却不想在学校呆了下去,给保镖打了电话这才出了校门,车子已经停在了校门口处,两个大汉也早候在了保安室中,见到宁云欢出来时,赶紧都迎了上去。 自从上次被绑架后。兰九对她看得更严了些,以前宁父送她的几人不知被调到了什么地方。宁云欢问过一次,兰陵燕只是将话题岔了开去,只说过段时间就能见到,她就知道那两个保镖估计是会被受到一些处罚,但应该没有生命危险后就没有再问了。 上车时兰陵燕打了电话过来约她一起吃午饭,车子一启动后宁云欢便掏出手机玩了一会儿游戏,低头有些累了。她搁了手机揉了揉脑袋眼睛往外看时,却见到了一个久违的熟悉人影。 傅媛这会儿正被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搂在怀中。那男人低头时侧脸的眉眼露了出来,也是一个老熟人,竟然是上次被兰陵燕打伤之后送到国外疗养,听说才刚回国不久的秦溢! 李盼盼上次被绑架时还在替他说好话,没料到这对狗男女竟然趁着李盼盼养伤的功夫又跟傅媛勾搭了起来,也不知道傅媛哪儿来的那么大本事,听说秦家防她防得很严,可依旧给她逮到了空子,看她跟秦溢在一起的模样,两人应该不是第一次约会了。 这两人搂着走进的是一家餐厅,宁云欢拿起手机对着远处拍了两张,见到秦溢很敏锐的转过头来朝这边看时,她又赶紧按着拍照键连拍了几张,后面傅媛也转过了头来,车子又渐渐开得远了,她才作罢。 秦溢往远处看了几眼,却没发现有什么古怪的地方,只得又重新搂回了傅媛进了餐厅里。他前段时间被送到国外疗伤,因伤势太重了,几乎不可能有出去找女人的时候,他又一向**发达,好不容易回国了,还没逮着李盼盼,这傅媛倒是自己送上了门来。 自动送上门的东西不用白不用,虽说之前李盼盼好像发现了他跟傅媛之间有些不对劲儿的地方,秦老爷子也警告了他两回,但这次李盼盼受伤了,他鳖得不行,自然要趁此时机先享用了再说 但秦溢心里还是担忧被李盼盼知道的,他胳膊与腿受了伤,手已经不能再像以前那样用力,有时阴天腿还感觉有些站立不稳,一到下雨便隐隐作痛,这样的情况他已经不能再回部队里了,秦老爷子已经在培养他的堂弟了,若是军中的势力秦溢扛不住,肯定会交放到他堂弟手中,可他努力了多年,怎么甘心? 因此只有抓紧李盼盼,看在李家的情况下,秦老爷子也不可能完全放弃他的! 秦溢此时并不知道自己跟傅媛在一起的事情已经被宁云欢拍了下来,并且这姑娘正坏心眼的准备将这东西哪天交给李盼盼看。 李盼盼虽然对秦溢一片痴心,可是不相信她养伤期间,又受了这么大惊吓,但未婚夫却跟前闺蜜鬼混的事还刺激不到她,若是刺激不到,这次宁云欢多管闲事的情景已经将李盼盼之前借手机的恩情还完了,以后这样完全无原则的圣母,宁云欢是准备离远一些的。 可是还没等宁云欢将照片给李盼盼发过去,但是外表狼狈无比的宁云城却领着人找到了学校来! 他这段时间失去了顾盈惜的消息,心中担心又害怕她出了什么事情。再加上又有欧阳震天在一旁威胁他,将他整得险些没去了半条命,因为顾盈惜的消失,几个男人都焦急了起来,这会儿也顾不得几人之间的私怨了,欧阳震天这一次跟宁云欢暂时达成了共识,两人相互不再找对方麻烦,反倒开始考虑起她到底在哪儿了起来。 几人认真想了想,顾盈惜如今是不在大学中的。她在学校‘人缘良好’,是不可能会有人要找她麻烦,在工作中也是认真而负责,再加上宁云城是不敢进达官贵人的,他那次被兰彪吓得不轻,深怕自己一去就是羊入虎口。所以欧阳震天去过一次,但去完回来脸色却十分的不好看,再不开口提达官贵人的事儿,几个男人想了想,宁云城除开那些自己惹不起的人,本能的就想到了宁云欢的身上。 宁云欢刚一出校门。便有个大掌伸了过来要抓她,只是还没抓到。便被旁边的保镖拧小鸡似的抓了起来,宁云城身材虽然高大,可在几个强壮又不下于一米九以上的保安手上,依旧挣扎不脱,这会儿衣领被人拿住,蹬着一双腿,脸色涨得通红的喊: “放开我!” 旁边欧阳震天倒是要高一些。没有被拧起来,但他的下场也没比宁云城好到哪儿去。他肚腹上被揍了一拳,这会儿正弯着腰抱着肚子倒在了地上,一头半长的头发早没了造型,凌乱的洒在他脸上,透过发丝,他一向吊二郎当的神情已经不见了,反倒恶狠狠的盯着宁云欢看。 “你最好老实一些,我只是带你回去问问我的女人下落,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欧阳震天一辈子还没吃过这样大的亏,这会儿咬牙切齿的盯着宁云欢看,越看越觉得她令人厌烦又恶心,这样的一个女人其貌不扬的,比她漂亮的自己已经看得多了,这会儿这样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就像那些所有看中他名利想凑上来的女人一样,实在令人厌烦。 宁云欢看他的眼神,不由啼笑皆非,挥了挥手:“将他们带回去,我倒要好好看看,他原本想怎么问问他的女人下落,怎么给我吃罚酒!” 欧阳震天脸色铁青,刚想开口说话,那保镖已经毫不客气的将他抓了起来,宁云欢这会儿虽然没挨揍,但看到宁云欢的眼神中却带着一丝忌惮。 他觉得宁云欢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不但不再爱缠在他身边,反倒开始对他不理不睬,以前这个妹妹常缠在他身边的时候,他觉得有些厌烦,躲还来不及,如今宁云欢不缠了,宁云城心里感到一种受了背叛的感觉,就越发看宁云欢不大顺眼。 “我警告你,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当众就想抓我们离开?”宁云城恨恨的盯着宁云欢,恨不能拿把刀在手上,一定要把这个女人的胸膛给挖开,看看她的心是不是黑的,如今鼓动父母不再理睬自己了不说,而且还哄得宁父将公司也交给了她,现在自己落得了一无所有的下场,并被赌场追债,这一切全是她害的! 宁云欢忍不住想笑,欧阳震天两人算什么东西,他们想要来抓自己时就没有想过这是什么地方,当众还不是想抓自己离开,若她仍是像前一世时一般的任凭拿捏,估计这会儿人就是被欧阳震天抓了去羞辱一回,也拿他们没有办法的。 可惜如今风水轮流转,欧阳震天羞辱不了自己,反倒他们落在了自己手上! 欧阳震天本来是个国际知名的画家,前些年十分的落魄,上一世的宁云欢曾从顾盈惜口中听说过,他本来没成名前,有一个极其漂亮美丽的女朋友,一直在前世时都支助他学习艺术,但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最后竟然被欧阳震天抓到了她在出轨,所以欧阳震天从此愤怒之下越发在画画这一片天空挣出名气来,有了年轻的毕加索之称,如今他的一副画,在外国的画市中,最少值十万以上的美金。 只是他并不爱名利,所以一年只画十几二十副,有灵感了才画,平时全世界各地乱飞,以求能找到灵感,而并不是像以前那样,一年要画上百副,纯属牟利。 也正因为如此,在一群男人中,欧阳震天脾气算是古怪的。但顾盈惜应该算是最崇拜他,宁云欢前世时也曾以为他视名利为粪土,这会儿一看到欧阳震天,心里不由呸了一声。 不管这两人怒目而视,宁云欢直接让人抓了他们就塞上了车,她自己也不想跟这两人共坐一辆车,所以由另外一个保镖带着坐出租车回去。 兰父因为宁云欢被绑架的事儿多留了几天,因此兰陵燕自然时常被他叫过去,回到山中时家里并没有人。两个被反绑了手剪着的宁云城与欧阳震天被推了下来,看到这片山头时,宁云城愣了愣,接着才浮出一丝冷笑来: “你拿了爸爸的钱,竟然租了这么一片山头,你知不知道。宁家的财产并不是你一个人的,如果祖宗地下有灵,知道你这么一个女人就敢败光宁家的财产,信不信半夜索你的命!”自从遇到顾盈惜之后,宁云城深信这是上天对他的安排,因此对于命运鬼神之说。也有些相信了起来。 这片山头一看就是别人的私产,在这样的地方又是在帝都之内。属于有钱也买不着的地方,宁云欢别说手里只有宁家的公司而已,就是卖了宁家的公司凑齐两亿,她也买不起这块山头其中一座! 宁云欢懒得理他,两旁的下人很快迎了过来,一个妇人很快接过去了宁云欢手里的包包,看也没看后头跟着被反绑的人按着往前走的宁云城两人。带着笑意问: “夫人回来了。” 那夫人两个字顿时将宁云城震惊得半晌回不过神来,好一会儿之后才有些惊喜的大声道: “你竟然找了野男人?大学还没毕业就跟人鬼混在了一起。爸爸如果知道了,一定会将你赶出家门的。”他随即又想到这片山区,又冷笑:“原来是傍了老男人,难怪跟变了一个人似的,呸,不要脸的东西!” 接过下人递来的果汁儿抿了一口,宁云欢这才冲旁边的保镖道:“揍他一顿,让他老实老实,如果还叫个不停,拿个东西直来抽他耳光,直到听话为止!” 说完这话,两个保镖想也不想的便揍得宁云城鬼哭狼嚎了,宁云欢才笑:“要比不要脸,还有谁比那个不知羞耻的顾盈惜强?你是忘了上次跟我一起回家揭穿了顾盈惜被人轮了的那位了吧?你知不知道,你的意中人还在求着我老公碰她呢,当众说她好喜欢他,还说愿意跟我共侍一夫,要比不要脸,谁比谁更厉害?” 宁云欢的话让本来一脸桀骜不逊的欧阳震天脸色顿时就变了,想到心中白莲花似的那个人,下意识就反驳:“不要能!” “什么不可能?你还当你是什么特殊的东西?不过也只是恩客之一而已,倒是宁云城愿意做那缩头乌龟,同意跟人共侍一女,你要不信,还问问如今顾家的顾少淘,连弟弟都能勾引上床的女人,装什么清纯!” “你怎么知道?”这样的事儿本来就属于丑事,就连顾家上下都被瞒得紧紧的,宁云城没料到这会儿宁云欢竟然说了出来,他吃惊之下脱口而出的话就像证明了宁云欢所言不假一般,欧阳震天顿时大为吃惊,脸色难看得厉害。 在他心里顾盈惜是个洁身自好的好姑娘,她愿意去卖身,不过是因为她为了母亲的病迫不得已而已,她之前就算是有宁云城这个男人,也不是她的错,在查清楚宁云城不过是个一般小富裕家里的废公子之后,他根本没想过将宁云城放在心上,还准备带了顾盈惜飞往国外,从此将公主一般的生活好好捧给她呢,没料到这会儿宁云欠竟然说她是个人尽可夫的浪荡女人! “怎么可能?盈惜怎么可能会是那样的女人,你要再胡说,我可不客气了!”欧阳震天这会儿失魂落魄的,宁云城也处于在得知心上人在暗恋宁云欢的男人的痛苦之中,他不想相信宁云欢的话,但潜意识里却想起了顾盈惜当初在宁家时,看到那个男人的异常表现。 她有时在榻上会神色迷离下意识的喊出别的男人的名字来,但宁云城哪里敢去多想,这会儿才得知真相,心里一股怨恨的情绪涌了上来。 再柔顺的男人也会有愤怒的时候,尤其是在他为了顾盈惜付出一切之后,在得知顾盈惜并不喜欢他,甚至暗恋宁云欢的男人时,他心里不由开始去猜想是不是顾盈惜只是为了利用自己,捐出肾并为她付出一切而已! 宁云欢对他的敌视实在是太过令宁云城惊奇了,在他心里妹妹就是一个喜欢粘在他身后,死都赶不走的牛皮糖,这样一个柔顺的妹妹后来性情大变,估计也是因为顾盈惜想跟她抢男人的原因。 一想到这些,宁云城眼前一阵阵的昏暗,他不敢相信,心里如同破了一个大洞般,正不停的往外淌着血水,就连那些打在他身上的拳脚,在心里极度悲痛的情况下,也不再那么令他觉得难受了,宁云城如同死狗一般的瘫在地上,宁云欢看到了他眼里的阴郁,突然间笑了笑,挥了挥手: “让他们滚吧!”现在将宁云城两人打个半死实在是便宜了他们,这两人不是顾盈惜後宫里忠实的一员么,就让他们自已相相残杀,打个半死,宁云城心里已经被种下了一颗怨恨的种子,总有一天会暴发的,应该没有什么事会比顾盈惜被以往深爱她,忠犬似的男人收拾,来得更好的好戏吧? 不在沉默中死亡,就在沉默中暴发,宁云城为了顾盈惜付出了这么多,他怎么苦心去死!这场好戏,宁云欢可得好好欣赏了,毕竟让这两人挣扎到如今,她可是背后费了不少的劲儿呢!(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