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真情 - 重生女配

第一百二十四章 真情

宁云欢刚刚在出事时十分冷静,更何况儿子身上的痕迹兰陵燕都猜出来是谁干的了,东方龙自然不可能猜不出来,一想到自己这个废物儿子比不过兰陵燕就算了,可在他的女人手上东方傲世也能吃亏,东方龙实在不知道该说这个儿子什么才好了。 东方家两父子的争执被兰陵燕抛在了脑后,他这会儿直接将衣裳扣子扣起之后,朝机舱内走了进去。 飞机起飞时带起一阵让人头晕的胸闷感觉,除了一件男士外套下几乎全裸的李盼盼正趴在宁云欢怀里哭得伤心。 “走开。”兰陵燕眉头挑了挑,神情有些不愉快,他本来不是这样一个沉不住气的人,但实在是因为宁云欢已经失踪了几乎快十二个小时,好不容易将人找到,脱离了龙潭之后还没来得及跟媳妇儿说上话,就看到李盼盼一直抱着她,兰陵燕心里十分不满,喝了一句之后,见李盼盼动也没动的样子,想也不想的便扯起了她的胳膊一把抓着往旁边推了过去! 李盼盼身上虽然裸着,可脚上还穿着高跟鞋,这会儿飞机本来起飞时机舱就不是特别的平衡,这一被推顿时踉跄了几步,一屁股摔倒在了地上,宽大的男士外套散开了一些,露出里头青紫的肌肤来。 “老公你干什么呀!”宁云欢呆了呆,这才要伸手去拉李盼盼,兰陵燕却半路将她手给截了过去握在掌心里不放。 “害怕吗?”兰陵燕看也没看坐倒在地上一副无助模样的李盼盼,将媳妇儿的手在掌心中蹭了蹭。看到上头全是泥之后,皱了皱眉头吩咐:“打水过来。” 宁云欢挣扎不脱,由他握着只是点了点头:“有一点。”说完这话,她又要伸另一只手去拉李盼盼,兰陵燕却不悦的将她空余的手也给握住了,皱了皱眉头:“现在还害怕吗?” 看得出来兰陵燕根本不想让自己去拉李盼盼起身,宁云欢有些无奈的看了李盼盼一眼,冲她抱歉的点了点头,这才转过脸来认真道: “不害怕了。”她其实还真不怎么害怕。虽然知道自己是被顾盈惜前世时的男人抓了,也有担心过自己会不会被顾盈惜的女主光环秒成渣渣,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相信兰陵燕会来救得到自己,那种感觉无关理智如何,只是女人本能的第六感而已。 后面也证明她预感没差。兰陵燕真的来了,而她此时已经被救回了飞机上,反倒是女主的顾盈惜这次不知接下来要怎么发展,被留在了岛上。 一想到这个问题,宁云欢才跳了起来,可没等她开口。李盼盼已经有些怯生生的道: “欢欢,是不是那个顾小姐。还在岛上没跟我们一起上飞机?” 之前被东方傲世撕掉了衣裳之后李盼盼实在是太害怕了,她整个人都险些没发疯,在听到东方傲世将自己送给那些男人时,她想死的心都有了,在被宁云欢拿衣服包住之后她本能的如同落水的浮萍抓到了救命的浮木一般,没能想得起顾盈惜来。 这会儿一上了飞机不用再害怕会有危险了,她才想起了顾盈惜。想到那个已经被东方傲世污了清白的无辜姑娘,心里有些内疚了起来。小心翼翼的就道: “不如,不如咱们下去救她吧?” 那东方傲世实在是太恐怖了,不止是要打女人不说,而且还要逼人吃屎喝尿,玩够了还将女人赏给手下,实在是不将女人当成人看,顾盈惜落在他那样的恶魔手上,李盼盼还真替她担心,想到那个哭得可怜,身世命运又十分凄惨的女子,李盼盼心头更同情她了一些。 宁云欢知道李盼盼是个圣母,她这会儿能提出要救顾盈惜的事儿宁云欢并不奇怪,但她却只当做没听到一般,想起了顾盈惜,便想到了刚刚的情况,心里不由一软,目光看着兰九时露出几分晶亮来: “你刚刚下去时没带枪,唬东方龙的?”她在岛上时就看到了兰陵燕挟持东方龙保证一行人生命安全的情景,后来上飞机之后自然也听到了兰陵燕说他手里其实并没有枪的事儿,刚刚不觉得如何,这会儿一放松下来她才觉得危险,想起之前的情景,就好像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嗯,哄他的。”兰陵燕淡淡的点了点头,他在知道宁云欢失踪时眼睛都红了,幸亏宁云欢身上有他给装上的小东西,当初是为了怕她想要躲避自己,因此和她刚在一起之时,给她弄了这么一个东西,两人亲热之后他也没有要取,毕竟自己仇家太多,这会儿他先见之明的好处就体现了出来。 他只是在宁云欢失踪的两个小时之后就得到了消息并一路追踪过来,其实宁云欢只是消失了几个小时而已,一面监视着她发现没事儿,兰陵燕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在飞机上提前做了些准备。 照理来说依他慎密的心思不可能会有疏忽的时候,但估计知道她还平安的活着是一回事儿,可心里到底还是慌,跳下机时忘了带枪,只是想起来时他已经是在看到宁云欢之后了,也正因为害怕有什么意外,所以他才早早的将手揣进了兜里,没料到最后狐狸似的东方龙竟然真上了这样拙劣的当。 “万一他不上当呢?”宁云欢深呼了一口气,眼睛有些发烫。 兰陵燕看着已经给自己端了水盆过来的大汉,一面将水接过来了把宁云欢的两只小爪放进水里替她搓洗了起来,一面头也没抬的淡淡就笑:“看我这身板,怎么也能挨上几枪不倒吧?老公到时挡你面前,也好给你争取时间让你多跑几步。” 他说话时表情像是在开玩笑一般,薄薄的嘴唇抿出一条极淡的笑纹。低垂着头时眉毛如同压在了细长的丹凤眼上,带出凌厉而逼人的危险气势,语气却是再认真不过。 在宁云欢面前,现在兰陵燕已经没有要刻意的隐瞒自己真实本性的意思,宁云欢只是看了他温和优雅的外表下,那双有些发红的眼睛里,透出的却是毫不掩饰的疯狂执着,才刚看一眼,便不敢再直视。别开了头去。 不管外表掩饰得多么好,兰陵燕的骨子里就是一个霸道而强势的男人,他的性格注定了他想要的什么东西他都不会放过,只要是他想要的,就会去争去抢,感情也从不例外。 宁云欢不知为什么。突然想起了那次除夕夜,从林家过完年有些不大愉快的出来时,兰陵燕曾开玩笑的说过让她讲喜欢他的话,当时只认为他不过是性格强势而已,就是隐约猜到他可能对自己不太一样,好像是有些喜欢她的。但绝对没有想到过他会喜欢得这么多。 这样一个唯我独尊的男人,就连父母感情都十分淡薄的人。好不容易从小一路蹒跚走到如今,不知经历过多少坎坷才会有今日的一切,但他竟然愿意为自己死! 没有想过自己重生回来之后有可能会要结婚生子,更没有想过有一天会有这样一个男人会超乎她想像之外的对她有这样的感情,上一辈子的宁云欢一直只担心自己有可能会随时性命不保,根本没功夫去想什么男女感情之事,如今遇上了。这种感觉让她有些不知所措,让她想躲。可是依兰陵燕的强势,他都已经表现得如此直接,会有容许她退缩的一天么。 宁云欢没有开口说话,她只觉得自己眼神有些慌乱,像是不敢再看兰九的脸,但他的目光全落在自己手上,她却是能感觉得到的,他正小心翼翼的替她擦洗着一双手,宁云欢偷看了一眼,他眼神专注,神情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温柔。 她没有要开口,兰陵燕也不想逼她,他对于男女情事没有什么经验,可胜在他聪明会举一反三,东方龙的事儿他早知道以东方龙的性格,肯定不可能会相信自己唬他的,其实今日这样的举动看似有些儿戏,但其实他早就已经算计过了。 不过这会儿看小媳妇儿被他一番话说得眼神惭愧又有些害怕感动的模样,兰陵燕心里阴阴的笑了起来,他心里的怀疑又添了一层,宁云欢在不知道东方家的人情况下,竟然会知道龙盟真正的主子东方龙的名字,这一切与他以前查过的妻子的资料完全不符,这些迷团宁云欢现在不想说,他这会儿也不想逼她,只假装没察觉到她的失言一般,只是偶尔逗她一逗,看她慌乱异常的样子,如同挖陷井捉小猎物一般,得让她不知不觉掉进自己里。 一时间两人谁都没有开口说话,换了几次水后,宁云欢的手才又重新白皙柔嫩,兰陵燕拿了干帕子替她将手擦干,一旁紧拉着衣裳,不知何时站起来的李盼盼才有些小心翼翼道: “欢欢,那顾小姐我们要……” 李盼盼是个圣母,她有一颗如同能包容万物的菊花一般的心肠能包容一切,以前宁云欢也是那个曾被她包容过的人之一,可这会儿她还沉浸在兰陵燕刚刚说的话中,被李盼盼给打断了心里的感受,宁云欢眼神就冷了下来: “盼盼,顾盈惜不是个好人,你别相信她,这个人就跟扫把星一样,沾上了就没好事,你看我们现在不就因为她被抓了吗?更何况你刚刚险些因为她而沾上什么事,你忘了吧?” 龙盟是个什么样的地方,李盼盼真的以为自己等人能来去自如吗?进岛中一次能平安出来就算了,东方龙看在兰父跟他有交情,并对兰陵燕有些欣赏的份儿上,才被他骗了之后没有直接翻脸,可是这样不代表东方龙就是个好欺负的人,前世时宁云欢没少透过顾盈惜从东方傲世口中听到他那个父亲的生平事迹。 兰陵燕要是再敢开一次飞机回去,那不是太岁头上动土么,真以为东方龙就没有方法能将飞机给轰下来了?这一次东方傲世自己办事不地道他心里衡量一番忍了就算了,要是再回去的话东方龙绝对是受不了的,到时大家不是一起去死么。 顾盈惜算是个什么东西,也值得一群人为她搭上性命。要是她就这么真死在东方傲世手上了,宁云欢还真得高喊一声东方傲世为民除害呢! “可是……”李盼盼犹豫了一下,还想开口,宁云欢已经不耐烦的道:“好了盼盼,你不要想这么多了,顾盈惜洪福齐天,死不了的。”女主就是这种无敌的生物,别说现在只是将她跟她未来的後宫男人之一凑堆而已,绝对死不了,就是将她扔进大海,估计也会有一条海豚或者鲨鱼要抢着认她为主送她上岸了! 李盼盼也不是完全不会看人脸色的,这会儿看得出来宁云欢跟顾盈惜是十分不对付的,她忍了心头的担心,勉强点了点头,但表情还有些心不在焉,看得出来还是在意顾盈惜的。 宁云欢却不理她了,直接就问兰陵燕:“老公,飞机上有我的衣服吗?干脆让李小姐先去洗个澡,休息一下吧。”李盼盼是被她给连累的,宁云欢看她小脸憔悴的样子,心里也同情她。 兰陵燕勉强点了点头,但他占有欲极强,可不想自己替宁云欢精心准备的衣裳被别的女人穿在身上,因此吩咐道:“兰洗找套衣裳给她。” 飞机上人虽然不多,但是厨师与几个保镖还是有的,男人的换洗衣裳不多,但也总能找得出来几件,将有些魂不守舍的李盼盼打发走了,兰陵燕这才拉了宁云欢的手起来: “我们也去洗澡。” 既然要洗澡,刚刚为什么还要温情默默的替她擦半天手?宁云欢有些无语的任由兰陵燕拉着进房了,她折腾了一天,其实也累了,虽然被抓一事儿她觉得有些不大对劲儿,不过之前精神紧绷着,现在完全放松了,又到了安全的环境,这会儿一洗完澡被兰陵燕抱上床就有些不对劲儿了,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兰陵燕替她将头发吹干了,想想不放心,看她睡得极熟,又小心翼翼的将她裙子撩了起来,底裤脱了之后,仔细看了看,细致处并没有什么伤痕,这才心满意足的亲了一口,替她穿好了小底裤,不忍再折腾她,抱了也跟着睡了过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四千字~今天还是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