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营救 - 重生女配

第一百二十三章 营救

一想到这儿,东方傲世便拼命的撞击了起来,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脸色扭曲着,直将顾盈惜疼得脸上直冒冷汗,嘴唇一张,便歪了头昏死了过去。 远处半空里好像有什么声音传了过来,但眼前这样滛迷的情景,却根本让人没功夫去注意那边,几个穿着西装的黑衣人满脸激动之色的盯着东方傲世进出在顾盈惜身体间的私密处,眼睛有些发红。 脆弱的身体好像根本接纳不下东方傲世,已经有血丝顺着进出处涌了出来,东方傲世果然不愧是女主的官配之一,刚刚才在之前的女人身体上发泄了一次,这么快又来,也不怕肾亏得厉害。 心里骂了两句,宁云欢将头别了开来,倒听到了空中的响动,心里不由就跳了跳,手掌跟着紧握了起来。 “那两个女人,赏你们了!”东方傲世自己在顾盈惜身上发泄着,爽快得连说话时声音都打了些哆嗦,但还是没有忘了自己忠心的属下。 宁云欢脸上太脏了些,李盼盼也差不多,可是好歹还是个女人,几个黑衣人欢喜的应了一声,忙有人跑进屋里打水给宁云欢两人擦脸了,正在此时空中的声音越来越近,几乎只是眨眼功夫而已,直升机螺旋浆转动时的声音便在不远处响了起来。 众人脸色不由一亮,宁云欢却眼睛一亮,转头看到一旁刚刚被东方傲世弄来泼地的大粪桶时,忍着恶心飞快的跑了过去。拧起来便朝正趴在要死不活的顾盈惜身上的东方傲世泼了过去! 东方傲世以前没少逼其他女人吃这玩意儿过,但轮到他自己却是头一遭,这会儿看到宁云欢的举动,脸色都变了: “贱人,你……唔,呸!”他想躲,但刚刚身下女体紧窒的缠着他在办事儿时倒是爽快,可是这会儿紧张起来了,他一时竟然没能挣得脱。被顾盈惜紧紧的夹住了,大粪泼了他一个正着,顺着他的头脸也淋得顾盈惜一身都是! “哇……”这下子顾盈惜真的吐了起来,下半身疼得如同被人钉死在了椅子上,而上半身是臭得让她想吐,但身体刚一动弹。两人身下相接处,便一阵阵撕裂的疼。 “我在这儿!”宁云欢说到这儿,猜测着空中的人恐怕听不到,她想也不想的便拿了之前东方傲世端出来的一杯白酒倒在了这两人身上,掏出之前从几个被她勒死的男人们身上搜到的打火机点燃了就朝这两人身上扔了过去! ‘轰’的一声,白酒碰着大粪的沼气。再加上东方傲世身上穿的丝绸又是很好点燃的东西,这下子便疯狂的燃了起来。 这样的情况。就是英雄恐怕也熬不住这样的酷刑!东方傲世头上很快开始着了火,他那把美丽的长发被烧着发出难闻的味道来,这会儿他也忍不住跟着尖叫怒骂出了声,屋里的人听到这边的响动,忙跟着出来灭火。 花园里出了这么大的动静,自然头顶上的直升飞机缓缓的朝这边降落了下来,到约七八米高的时候。顶上机门被打开,一道人影率先跳了下来。后头接着跟了好几个人,那为首的人影双腿半跪着在地上几乎只停留了两秒,便踩着花丛跑了过来,在看清这边的情况之后,眯了眯眼睛,脚步这才慢了下来。 东方傲世诅咒了两声,将自己的头发理了理之后,表情有些阴鸷,看着宁云欢的眼神时带着毫不掩饰的杀意。 他这会儿忍着身下的疼痛用力的从顾盈惜身体里抽了出来,这下子两人估计都受伤不轻,顾盈惜也被痛醒了,睁着一双泪雾迷蒙的大眼,直勾勾的盯着走过来的高挑身影,脸上一副痴迷之色。 东方傲世邪笑着抖了抖身体,看着顾盈惜身体处缓缓流出的热流夹杂着血迹,双腿间一片狼藉的样子,满心得意:“兰九,你果然会选女人,这女人滋味儿还不错,不过如果被我碰了,你要是介意,我干脆赔你一个女人如何?保证还是原装货!” 兰陵燕走在最前头,一面大踏步的过来,并没有因为东方傲世这句话而动怒,宁云欢看到他的时候,心里隐隐的松了一口气,再看到地上已经几乎全裸的李盼盼时,忙脱下了身上的外套将她给包了起来,一边半抱着她站起了身。 “没事吧?”兰陵燕眼神有些凌厉,先是上下看了媳妇儿一眼,见她还不傻,知道拿东西将脸糊脏之后,心里松了一口气,看也没看狼狈异常的顾盈惜,她这会儿正挣扎着要从椅子上起来,双腿抖得厉害,却根本合不拢。 被心上人看到了这样一幕不堪的情景,顾盈惜脸色惨白得没有一丝血色,她努力想将破碎的衣裳拢起来把身体挡住,但她双手哆嗦得厉害,兰陵燕此时对她无视的态度让她就算是想假装兰陵燕是来救自己的都不可能。 “兰九,你听到我说的话了吗?”东方傲世这会儿一身狼狈异常的情况,心里怨毒无比,在见到兰陵燕停在了刚刚让自己出了大丑的女人面前的时候,他想也不想的便道: “算了,这个女人我反正已经玩腻了,还给你,我再给你十个女人,你将你面前的女人留下!” 兰陵燕这才转过了头,眼神冷静,要不是看在宁云欢没有出什么事的份儿上,恐怕他这会儿早已经发疯了,不过敢在太岁头上动土,他挽了挽袖子。 东方傲世看到这样的情景,不由笑了起来,一边往后退了两步:“你得看看,现在是哪方的人多一些,我是看在我父亲的份上,才给你几分脸面和你交换的,要是给脸不要脸。你信不信我把你废了!” 说到这儿,东方傲世挥了挥手,兰陵燕身后的几个人迅速站了过来挡在他身后,到底花园这边人手少了些,虽然怀里都揣着东西,可是兰陵燕这厮实在是太让东方傲世忌惮了,从小到大没少听过兰陵燕的名字,每回听到时都是说他有多厉害,实在是给东方傲世心里造成了不小的阴影。这会儿不敢贸然动手了。 “我给你个机会,你就站在原地!”东方傲世喊完这话,兰九却根本动也没动,直接就弹了个响指,龙盟的人手中有枪,不见得他们就是空手过来的。不止不是空手过来的,而且身上还早就穿了防弹背心,这次兰陵燕带来的人还是兰父身边隐在暗处的精锐保镖,没一会儿功夫龙盟的几个黑衣人便被揍得躺在地上呻吟了。 这会儿事发太过突然了,等到东方傲世回过神来时,他已经被人踩在了地上。 俗话说得好。打了小子来了老子,半刻钟过后。早已经得到风声龙盟的人浑身武装的赶了过来,为首一个一头黑色长发用发胶往脑后梳着全固定,穿了一身白绸唐装的中年男人手里叼着一根烟斗,被一群人包围在其中。 他过来时并没有盯着被人踩在了地上的东方傲世看,反倒朝兰陵燕笑着走了过来,旁边几个人要拦他时,他摆了摆手。走了几步在离兰陵燕约四五米的地方才停了下来,满脸慈和之色: “小九。两年不见,听你父亲说,你如今不止娶了媳妇儿,是不是连儿子都有了?这一点啊,你的这个不成器的弟弟可比不上你。” 这个中年男人声音洪亮,目光十分温和,宁云欢抬头看了他一眼,正巧见到他的目光也落了过来,那目光虽然淡然,但却像直直的看进了人心底里,宁云欢目光一闪,下意识的露出一丝微笑来。 她这会儿脸上还沾着泥土,笑起来时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在脏兮兮的脸上看起来特别的滑稽,那中年男人却并没有笑,只是皱着眉头看了一眼正瘫在椅子上,半晌爬不起来的顾盈惜,叹了口气: “这个才是你媳妇儿吧?犬子不止是手段比不上你,就连眼光也不如你。”这个中年男人一边指了指宁云欢,目光这才落到了外表有些狼狈的儿子身上:“你出息了。” “爸爸,我有什么地方比不过他?他再好,也不是你儿子,为什么我做了这么多,你却眼里只能看得到他比我优秀?”东方傲世一听到这个中年男人指责自己,顿时暴走了,他从小就活在兰陵燕这个别人家的孩子的阴影之下。 他的父亲东方龙是龙盟的第二代掌舵人,从小就特别优秀,因为出身的关系,他跟兰父很早以前就认识,虽然没有真正的结拜过,可两人却其实是过命交情的兄弟,当年在东方傲世与兰陵燕都还没出生时,兰父曾与东方龙戏言过要两家指腹为婚。 谁料林敏生出一个儿子,东方龙原以为会是一个女儿的孩子,也是一个儿子,亲家当然做不成了,东方龙从小就优秀,样样都十分出色,如今龙盟真正的掌事者其实是他而并非是东方傲世。 便也正因为有这样一个样样优秀的父亲,从小又有一个处处压在自己头上的所谓世兄,每当这时候东方龙就拿他来跟兰陵燕比较,看他的目光如同一个废物般,东方龙自己优秀,却偏偏以为别人也能跟他一样的优秀,在知道儿子是个比不上兰陵燕的废物之后,便看不起他,总觉得东方傲世倒不如是个女儿,至少还能嫁给兰陵燕有点儿联姻的用处! 他从小就被东方龙当成女孩儿养,直到十岁时,兰陵燕随着林父一块儿来到岛上拜见东方龙的时候,兰陵燕在知道他是个男孩儿之后,一脸嫌弃的说了一句: “娘娘腔,滚开!” 这对于一个才刚十岁的孩子是个多么大的打击,再加上从小东方龙对他的不满与轻视,这让东方傲世心里彻底扭曲了,他开始讨厌女人,又恨女人,因为从小东方龙就希望他是个女儿,可他偏偏不是,而将他当成姑娘打扮。 其实东方傲世心里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反正他既想证明自己不比女孩儿差。是个儿子对于东方龙来说要比女儿有用处得多,可偏偏他每当想努力的时候,就有兰陵燕来打击他! 再加上多年前兰陵燕曾叫他娘娘腔不说,还让他滚开,这让东方傲世心里足足瘪着一口气在,处处想要跟他比较,但处处被比下去,这越发让他不舒服,天长日久之下。终于他心里对于兰陵燕单方面的怨恨就展开了。 “伯父别来无恙,父亲此时正在华夏之中,若是知道这趟伯父有请,肯定会来拜访。”兰陵燕笑了笑,外表看似轻松的与东方龙交谈,可实则身体却紧绷了起来。 东方龙外表俊雅。身材清瘦,可其实兰陵燕因兰父的关系,从小就跟东方龙认识,他是一个练过华夏传统武术的人,他不止不比任何一个肌肉纠结的大汉弱,反倒比任何一个人都凶残。兰陵燕曾看过他徒手撕裂一只凶狼,那双手力道奇大。一双胳膊能撕得了恶狼,同样也能杀得了人。 兰父对于这个人的评价,只说过极度危险。 龙盟与兰父所在的兰氏家族这样的黒道不一样,虽然外人不明就里的都统称其为黒道,都认为混这样的人都是穷凶极恶的,可是龙盟的存在却跟兰家并不一样。 兰父手下掌管的除了走私枪枝弹药外,还有各种各样见不得光的生意。可以说兰家人凶残的培养家族继承人方式,所养出来的继承人就不是什么好鸟。可以说是坏事做绝的大枭,兰父别看长得温文尔雅,可是心比谁都黑。 但龙盟虽然也挂着一个黒道的名头,却与兰家完全不同,龙盟几乎不干那作奸犯科的事儿,他们有一套严格的规矩,比起兰家这样讲究华夏传统的族人来说,更尊重华夏古国那一套。 龙盟讲究的是行侠仗义,手底下人数不少,但收的都是大多数用他们的话来说,是在江湖上颇有名望而且行事正派的人,他们从不干杀人放火的勾当,甚至常在暗地里替天行道,这样的一个组织是在东方龙的父亲手中创建,可其实是在东方龙手里发扬光大。 他表面是个和善而仁义的人,但其实骨子里能干到老大的地位,就不是像他表现出来的那般慈祥。 要知道许多外表越是无害的东西,往往其实是要命的东西。 东方龙十分的危险,能让兰父这种无恶不作的大枭都这样忌惮,兰陵燕自然不会小瞧了他,在看到东方龙的举动之后,兰陵燕便本能的警惕,东方龙现在正是人当壮年的时候,身体各方面都不差,再加上他经验老道,若真是大意了,恐怕还会着了他的道。 “小九果然有令尊之威啊,兰世兄虎父无犬子,实在是比我不知好了多少。”东方龙微微笑了笑,一边又看了看自己口中那不成器的儿子一眼,直看得东方傲世既生气又鳖屈,却不敢冲东方龙发火,只得阴狠的看了兰陵燕一眼。 兰陵燕可不怕他,东方傲世连自己的女人都弄不过,还想来跟他作对,现场三个女人,东方傲世却弄成这副模样,顾盈惜已经被他强迫了,再说看她那哭哭啼啼的模样,肯定不可能是她做的,李家小姐这会儿整个人都蒙住了,要不是刚刚宁云欢拿衣裳裹住了她,恐怕这会儿她还没能站得起身来。 现场中唯一能做了这事的,只有宁云欢了。再加上刚刚东方傲世向自己开口要将媳妇儿留下来的举动,更让兰陵燕证实了这件事,东方傲世别的本事没有,只知道找女人报复发脾气,东方龙一世英明,生了这么一个废物草包儿子,也确实够他难受的了。 一想到这儿,兰陵燕忍不住勾了勾嘴角,只不过眨眼功夫而已,他刚想了想东方傲世的惨状,原本还站在几米开外的东方龙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他身前,一把将他手腕给捏住了,他那手劲儿大得像是只要一用力,便能将兰陵燕手腕骨头捏碎了一般。 兰陵燕眼神却未变,只是笑了笑,抄在裤子手袋里的手却隔着裤子一下子就抵在了东方龙身上:“伯父可不要乱动,小侄胆小,可经不得吓的。” 东方龙脸上的笑意顿了顿,突然间露出一分赞叹来:“难怪你手一直揣兜里。” “要跟伯父比身手。小侄自然愧不敢当,伯父这地方又实在危险,小侄人单势微,只得做些准备。伯父虽然身手出众,可是枪口无眼,还请伯父放手才是。” 东方龙叹了口气,原本紧握在兰陵燕手腕上的手这才渐渐放了开来,将双手往头顶举了举:“好了,不过是跟你开个玩笑。你这孩子,也太禁不得吓了!” “小侄胆子小,不比令公子胆气壮,伯父这小岛上小侄不熟,不如由伯父领着侄儿等人走上一圈,熟悉熟悉环境。伯父意下如何?”兰陵燕笑了笑,手又隔着裤子用力朝东方龙抵了抵。 他深知东方龙的性子,一刻也不敢松懈,东方龙知道他这是在以自己为人质,要让自己送他上飞机的,心里又暗叹了一声。脸上却丝毫不显:“既然难得来一趟,不如作客留上两天?也好让我进进地主之谊。” 兰陵燕笑了笑。眼神有些阴狠:“小侄倒是想在贵地多留几天,只是手里的东西不留人。”他说着,又威胁似的朝东方龙靠近了几分。 气氛正在一触即发时,东方傲世才像是明白了过来兰陵燕干了什么一般,顿时大喝道:“你干什么?你快放开我爸爸!” 刚刚兰陵燕跟东方龙话里都过了几招,东方傲世这会儿才反应过来,东方龙心里对这个儿子不由更加失望。看到兰陵燕处理事情干净俐落不说,而且毫不拖泥带水。性格又如此刚毅,当断则断,实在是比自己儿子不知优秀了多少辈。 有了比较之下,越发显得东方傲世实在败絮其中废物无能。 “闭嘴!”东方龙有些不耐烦的喝斥了儿子一句,随即没有再看他一眼,转过头时脸上就已经换上了如沐春风般的笑意:“小九考虑得如何?你大婚我这个添为伯父的,还没有为你送上大礼,正好就此招待你们几天,当做赔罪。” 东方傲世见自己替东方龙说话他不止不领情,反倒看自己亲儿子时如同看仇人一般,反倒看仇人倒跟亲儿子似的,心头怨恨,忍不住重重的一脚踩在了顾盈惜身上,挑衅似的看了兰陵燕一眼。 兰陵燕有些无语的看了东方龙一眼,见他脸上头一次温和的神色龟裂,跟着有些铁青,不由轻笑了起来:“伯父不用多说,我回家心切,若是真想叙旧,待我回去之后秉明家父,正好可以与伯父好好聚聚。” 刚刚东方龙说的话也不过是想要试试兰陵燕态度而已,此时见他意志刚强,也不再多说废话,点了点头直接就让两旁黑衣人让了开来,自己直接被兰陵燕拿手抵着往前走。 直升飞机上很快落下了几道长长的软梯来,机翼两侧带起的劲风刮得宁云欢走路都有些困难,更别提一旁李盼盼还几乎被挂在她身上,让她走路更难了些。 两个女人先行上了飞机,这会儿如同死了一般瘫在椅子上的顾盈惜才发疯一般跳了起来,刚刚她被折腾得浑身酸软,本来连裤子都没力气穿的,可这会儿眼见宁云欢两人都上了飞机,她也跟着要跑过来,声厮力竭的就喊: “九哥,九哥,你救救我啊。” 兰陵燕根本连头都没回,只是紧盯着东方龙看,顾盈惜眼泪不住的流,身形单薄,长发被风吹得不住晃动,这会儿她眼睛红肿,身上全是鞭痕不说,而且脸上还有血迹,看起来倒也有些可怜。 “小九,这个姑娘可是在让你救她呢。”东方龙一看到这样的情景,就笑了起来,耸了耸肩道:“果然年轻就是好。” “伯父说笑了,我跟她并不认识。”兰陵燕一句冷冷的话让顾盈惜瞬间惊呆了,她像是有些不敢置信一般,自言自语道:“你跟我并不认识?怎么会不认识?”她神情先是露出受伤之色来,接着又有些疯狂:“你怎么能说不认识?我喜欢你呀!你难道不知道吗?” “我为你受了这么多苦……”她甚至承认了她是兰陵燕的女人,而遭到这个恶魔一般的男人强瀑了,他怎么还能说不认识她?若不是她喜欢他,她为什么要忍受这些?这一切明明该是宁云欢承受的! “那又怎么样?”兰陵燕生平第一次转过头来看顾盈惜。顾盈惜像是看到了他那双冰冷淡漠的眼珠里印出了自己狼狈的身形一般,她先是有些激动,可接着她听清了兰陵燕说的话之后,心里便直直的落了下去,如同坠进了无尽的幽寒冰雪里。 他的眼神冷淡,里面没有厌恶也没有憎恨,平静得如同一汪死水,她激不起他眼睛中半点的情绪,就是这种淡薄的态度才最是伤人。他没有讨厌,也对她没有任何的意见,自己相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个无干紧要的人,甚至他根本没将她放进眼里,连她是谁估计兰陵燕都不认识! 这样的情况下连印象都没有。又哪儿来的喜欢? 顾盈惜心里这个念头一涌上心里,瞬间便悲伤得站立不住了,整个人‘蹬蹬蹬’的退了好几步,这才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如同失魂落魄一般,浑身的酸疼与难受都好像比不上心。那里像破了一个大洞般,她刚刚的深情表白成为了一句空话。为他所承受的一切苦楚,全成了笑话,顾盈惜眼泪流了下来,她好不甘心啊! 宁云欢与李盼盼两人已经上了飞机,其余几个大汉都迅速的顺着软梯爬了上去,上头垂下了一条约有拇指粗细的软钢线,尖端带着两个铁勾。兰陵燕一手接过这东西单手扣在了自己身上。 他外套下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穿着一身装备。这会儿勾子一扣上去,上头几个大汉端着枪站在机舱门口,盯准了东方龙这边。 东方龙知道自己这次是留不下兰陵燕了,不由苦笑了两声。 “你准备得倒真是充分,兰世兄有子如此,命中大幸!” “伯父的地方,要是不准备充分,怎么敢来?”看到兰陵燕这个样子,东方龙心里最后一丝怀疑都消散了去,没有再要将他留下来的心思,反正也留不下来,不如做个顺水人情算了,免得偷鸡不成蚀把米,反倒以后见了兰父脸上尴尬。 他心里又叹息了一声,示意身边的人往后退下。龙盟的地方却被一个后起之辈随进随出,还毫发不伤,事情要是传扬了出去,龙盟这个脸,可真是丢大了! 但既然已经做了决定,东方龙也不是那等犹豫不决的人,自然不再准备起什么心思了,周围的人紧惕着也防备兰陵燕突然出手,随着钢丝的收短,兰陵燕的身体开始渐渐上升,直到半空中时,快进机门里了,东方龙才看他做出要将手收回去的姿势。 等几个大汉将他接应进去了,他上了飞机,几个大汉装备精良的大汉迅速将他挡在了身后,东方龙看到他一面接过旁边人递去的衣裳一面单手扣了,看到他姿态优雅的模样,心里暗赞兰父这个儿子样貌手段都不俗的同时,又有些好奇: “为什么你不杀我?这样大好的机会,不要跟我说是看在世交的份儿上。” “当然不是。”兰陵燕笑了笑。 东方龙又有些好奇,“那难道是因为你害怕杀了我走不出这个小岛?” “也不是。”兰陵燕摊了摊露在外的手,见到东方龙的表情更加好奇时,他笑了起来,将一直揣在兜中的手露了出来,冲东方龙挥了挥:“其实我根本没枪,多谢伯父款待,并招待内子,小侄这便告辞,期待下一次的见面,再见!”兰陵燕说到这儿,笑着一手食指与中指并拢,学着兰父的姿势,做出一个拜的手势,随即转身进机舱里了。 ‘噗!’东方龙这会儿险些一口老血喷了出来,脸色青白交错,这会儿他心里跟自己的儿子东方傲世的想法差不多,都有一种想要骂娘的冲动。 卧槽兰秀你个王八蛋,自己老奸巨滑就算了,还养出这么一个妖孽般的儿子,将自己这样的老江湖都耍得团团转不说,而且关键的是在那样的情况下,竟然还能面不改色的逗着自己玩! 这是怎么样一个妖孽的存在,东方龙这会儿呕得想死,他好不容易等了多年,终于等到兰父有百密而有一疏的时候,他险些逮到了兰陵燕,却任由他从自己手中逃脱了,关键是自己其实根本能抓住他的,可偏偏没有能抓得住! 敢拿空城计来耍他,够胆!可偏偏这样逆天的事情,自己竟然让他成功了!一辈子少有栽过跟斗,没料到如今竟然栽在了一个小辈手里,东方龙颇为自负的心里头一次遭受了打击,可真是八十老娘倒繃孩儿,实在是丢人丢大发了! 只是东方龙的心里,除了感觉丢脸之外,又隐隐生出几分欣赏之意来,兰陵燕年纪轻轻的,能将他也蒙住,实在是太出色了,这样的年轻人以后必定前途无量,可惜这样的年轻人却不是他的儿子不说,更不是为他所用,本来就已经不该存在的兰家有了这样一个不输于兰父的继承人,可见兰氏的辉煌,合该还要再继续下去! 东方龙又叹了一口气,后头一身狼狈的东方傲世这才反应了过来,恨恨的将顾盈惜推得一个踉跄之后,忙挤上前来,气愤道: “爸爸,兰九敢这样耍弄你,咱们为什么不将他的飞机轰下来!” “废物!”东方龙对于放兰陵燕离开之事已经无可奈何了,再加上脸面又挂不住,正是气愤的时候,又见儿子再不知趣的凑上来,此时有了对比之下,越发显得东方傲世无能,东方龙眼里露出一丝厌烦之色,想也不想便一耳光朝他抽了过去:“滚回去,天资愚蠢就算了,可后天该补上,看看你干的什么好事,找个女人却还有眼无珠,真正将珍珠放过捡了这么一个破烂,光是看女人,兰秀的儿子可比你优秀千百倍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八千字大更~~!我脚的在没有求小粉票的情况下,我还能不留明天的稿子全部发粗来,这完全是真爱,我自己都感动于我自己的伟大节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