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龙盟 - 重生女配

第一百二十一章 龙盟

旁边的李盼盼也好像完了事儿,她身下的男人也没有了动作,两个女人在绝境之下也不知从哪儿暴发出来的力气,趁着这男人发呆的时候,一下子就朝顾盈惜这边扑了过来,那男人嘴里骂了一声,踹开顾盈惜之后搓了搓手,谁料疯狂的两个女人发起疯来一边抽着他耳光一边拿手指甲抓他掐他,这种不按理出牌的举动倒将这男人吓了一大跳,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头上瞬间就火辣辣的了。 两个姑娘充分发挥了女人打架时的经典举动,踢这男人下身脆弱处,一面抓扯他头发,这男人开始还鳖着,后面要大骂时,宁云欢想也不想的便拖了旁边的顾盈惜过来,捏了她的手就塞进了这男人嘴里! “唔……”不止是那男人闷哼了一声,就连顾盈惜也痛哼了一声,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身份的原因,宁云欢总觉得听她的声音里听出一股荡漾的感觉来。 “好痛~”顾盈惜软软的惊呼了一声,宁云欢深怕她将手抽出来,恐吓似的冷笑了一声:“顾盈惜,这边天黑地暗的,你要再敢这样出妖蛾子,你信不信我将你和这个人关在一起?”和这个人关在一起是个什么下场,顾盈惜刚刚也听到了,这会儿哪里还敢不听话,她的身子不能让这些人玷污了,本来现在兰九哥已经不再看她一眼了,要是再被这个人一碰,她哪儿来的脸再见兰九哥? 顾盈惜一想到这儿,忍着恶心感将手又更往这男人嘴里塞了塞。这男人用力一咬,她险些哭出声来,又想着刚刚宁云欢的警告,自己将另外一只手也塞到嘴里堵起来了,忍过了这股疼痛,这才哭泣道:“我们怎么说也是同一个学校的,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到底做了什么,让你这样对待?” 这会儿顾盈惜心里是真的不明白,她自认为自己根本没有得罪过宁云欢。可她就是处处要来针对自己,顾盈惜越想越是伤心,一面眼泪跟断了线的珠子似的掉个不停,一面就问道:“我甚至将兰九哥都让给了你,并没有和你争抢过,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做朋友?宁学妹。我是真的很想和你成为朋友的。” “……”宁云欢听到这样的表白不止一点儿都不感觉高兴,反倒一股股恶心感涌上心头来,这会儿她吃奶的劲儿都使了出来肋身下的这个男人,嘴里咬紧了牙一股力气鳖着不敢开口,就怕破了功让这个男人挣扎开来了,否则顾盈惜说完这话宁云欢能两耳光抽死她! “我从小就没有爸爸。我喜欢的人不喜欢我,如果我是你。我一定会好好珍惜他的……”顾盈惜一个人念个不停,手上的力气松了几分,手就从那个已经张大了嘴只剩出的气没有进的气男人口中滑了出来。 幸亏这男人喉咙被紧紧勒着,再也喊叫不出声来,否则顾盈惜这样还真容易坏事儿。 李盼盼和宁云欢两人又用力的紧紧的压着这男人一阵,才抹了抹头上的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旁边的顾盈惜还在幽怨的诉说着自己的不甘。好像被绑架过来之后极度的慌乱之下,她反而显得与平时不太一样。听她嘴里的碎碎念,宁云欢听出了她心里的怨气与隐藏的愤怒,估计这才是柔弱善良外表下真正的她。 “你也真是可怜。”李盼盼休息了一阵,喘了好一会儿的气之后,这才吞了口口水,心里对于哭个不停的顾盈惜生出同情之意来,忙凑过去要替她擦眼泪,宁云欢已经不耐烦的道:“好了没有,如果她要哭就让她哭个够吧,这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人。” 她这会儿心里生出了一种想要把顾盈惜打昏之后锁在这里的冲动来,反正顾盈惜是女主,她是拥有不死之身的,最多大不了她後宫多收几个男人就是了,想到这儿,宁云欢一边开始在几个男人身上摸起钥匙来,因眼睛适应了这种黑暗,她看到自己第一个勒住的男人这会儿脸色青紫,舌头吐了出来,眼睛满是血丝瞪得极大,心里不由也有些发慌。 这个男人一看就是已经死透了,宁云欢虽然活了好些年,可是杀人这还真是第一次,这会儿也只得闭了眼睛不敢去看,几个尸体上摸到钥匙,便冲李盼盼摇了摇。 “欢欢,她也地真是可怜……”李盼盼有些不忍的看了满脸泪花的顾盈惜一眼,她不是傻子,看得出来宁云欢对于这个顾盈惜是十分不耐烦的,她虽然不知道这两人怎么闹成了这样,可是这会儿看到顾盈惜哭成这个样子,要让她不管,她也实在放心不下。 “天下可怜的人多得是,你要再陪她这样闹下去,等下可怜的就是我们了。”宁云欢冷冷的回了李盼盼一句,李盼盼呆了呆,也想明白了自己等人现在的处境,忍下了心头的怜悯,一把要将顾盈惜拉起来:“先出去这边再说吧,别哭了。” “你,你真是个好人。”顾盈惜吸了吸鼻子,通红着眼睛点了点头。 宁云欢没有理睬她,只是吩咐着两人将三具尸体摆放到角落里,几人想了想又将这些男人们的外套脱了下来换上了,一边这才锁了门出去。 出了房间之外宁云欢才发现这是一座小岛,沿着无人的偏僻小路跑了好一会儿,海潮拍岸的声音才隐约的响了起来,四周海风也传来阵阵腥味儿,这边天气与华夏帝都时的寒冷不同,反倒隐隐有些热。 不知是紧张的还是刚刚一路跑过来走得热了,几人都是浑身汗,不远处一排排的小别墅灯火通明,宁云欢也不知道这是谁的大本营,更是不敢乱跑。在知道这是一座小岛,自己等人无论怎么跑只要没人接应都跑不出去了以后,心里不由有些绝望了起来。 “现在怎么办?”顾盈惜整个人都有些发蒙,她生平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整个人险些崩溃了,因宁云欢表现得最为冷静,所以虽然知道她不喜欢自己,但仍是下意识的将她看成了主心骨。 “我怎么知道?”宁云欢冷冷的回了她一句,想想她刚刚的表现。又有些不放心:“这边是什么地方我想你也知道,你不要再了状况了,否则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 顾盈惜心中委屈,她什么也没做过,这会儿就要被宁云欢这样责骂,但她性格有些软弱。因此被宁云欢这样一说,便受气包似的,满心痛苦的低下头去,又哭了起来! 四周除了海风吹过树林的‘沙沙’声外,就听到顾盈惜的抽泣声,宁云欢刚想骂她。远处好像传来有人大声说笑的声音,她想也不想的便拉了李盼盼朝别墅相反的方向开始跑。顾盈惜也知道好歹,这会儿不敢再哭,也忙跟了上去,她本来想唤宁云欢等等自己的,但想到她刚刚的警告,拼命忍了哭就跟了上去。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几人跟无头苍蝇似的乱窜。等到回过神来时,已经藏到一座种满了花草的园子里。 也不知道外头有没有人在。这边黑灯瞎火的,宁云欢决定先躲进去再说,她脱了外套蒙在头脸上,拉了李盼盼就往里头钻,顾盈惜也学着她的模样跟着钻了进去,几人刚刚藏好,刚刚还一片漆黑的花园一下子就传来了人声,灯光便亮了起来。 “给我带个女人过来。”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进了园子之后冲身后跟着的人吩咐了一句,声音有些阴柔,他身后的人答应了一声,连忙转头便出去了。 这男人扯了扯身上的领带,估计是有些热了,忙进了屋里去,不多时屋中灯光亮了起来,宁云欢松了一口气的同时,看到紧紧依偎在自己身侧的顾盈惜,忙嫌恶的瞪了她一眼。 那男人约五分钟后,脱了外套只着一件黑色衬衣出来,手上端了一杯红酒,早已经有人给他搬了沙滩椅放在旁边,他忙坐了下去,外头几个黑衣人擒小鸡似的抓了个女人进来,一推便扔到了这男人面前,几人这才恭敬的行了一个礼,退下去了。 四周花园里灯光亮了起来,宁云欢躲在花丛中,看到这个男人的真面目,顿时心脏便跳动得更快了些,那男人端着酒杯时,眼睛往这边看了一眼。 这是一个长要有些阴柔,外表有些偏女性化美丽的男人,他头发留得约到腰后,只用东西束了起来,漆黑中更是带出几分妩媚来,笑着时脸庞十分的俊美,这样一个充满了邪魅外表的男人,但那双细长的眼睛却如同毒蛇一般,看人时幽幽的寒光便泄了出来。 宁云欢心头凉了半截的同时,又觉得有些庆幸,这还真是一个隔世的老熟人了,当初拜顾盈惜所赐,她还真被这个男人整得不轻,这个名叫东方傲世的,顾盈惜的後宫之中势力最大的黑帮老大,龙盟目前的当家人,怎么会在他没有跟顾盈惜认识,并发展到一腿的时候,依旧阴差阳错的,自己仍是被抓了过来? 宁云欢庆幸的是这是一个老熟人,上一世时她没有死在这个男人手上,这次被抓时自己又是跟顾盈惜一起被抓的,他是女主命定的男人,宁云欢几乎相信,只要有顾盈惜在,要是事情依旧如同前世一般,她应该是有惊无险的。 但也正因为有顾盈惜在,这个女主的杀伤力实在是太强大了,与她对上的人非死即残,这个人的性格又是十分狷狂邪魅的,宁云欢还真怕如果出了一些什么意外,自己就是不死,万一落得个什么不好的下场那可真是无妄之灾了。 这会儿宁云欢坚信自己是因为顾盈惜而被连累,只要沾上了女主这个灾星,就一定会发生不好的事情,她不由狠狠的瞪了顾盈惜一眼。 那边的男人已经在撕开了衣裳之后,任由那个如同蛇似的女人缠上了他的身体,两人之间衣裳越脱越少时,东方傲世也不知从哪儿摸了根鞭子出来,在那女人脱得光溜,身体妖娆的攀在他身上的时候,一鞭子就朝这女人抽了过去! ‘啪’的一声鞭子划破空中的声音响起,那女人雪白的身体迅速泛起一道红紫中带着血迹的鞭痕来,不止是那女人面色惨白,就连顾盈惜几个女人都哆嗦了一下。 接下来这东方傲世又连着挥了好几次鞭子,直抽得这个女人卷成一团了,东方傲世这才又拿鞭子将旁边的桶盖掀开了,里头一股臭味儿飘了出来,宁云欢等人都闻得清楚,东方傲世这才邪笑着将女人赶了过去: “将桶里的东西喝了!” 女人拼命的摇起头来,东方傲世一把抓起女人的头发将她按到了桶中。 “哇!”这个女人终于没能忍住,在一脸绿褐色沾了满脸的排泄物中,顿时拼命的呕吐了起来,东方傲世又解了裤子,一边冲她撒尿一边命令:“喝下去!” 这会儿宁云欢脸色都铁青,她前世时就知道东方傲世有虐凌女人的习惯,好像是跟他小时成长经历有关,他对于女人十分的怨恨,顾盈惜一开始和他在一起时,曾吃了不少的苦头,至少有没有吃屎喝尿她不知道,但鞭子绝对没有少挨,直到后来女主用真情华解了东方傲世心里的阴影,他才开始变得正常起来的。 但听说是一回事儿,真正看到这样重口味儿的情景,宁云欢还是十分的受不了。 旁边顾盈惜已经干呕了两声,‘哇’的一下快吐了出来。幸亏那边女人被抽得鬼哭狼嚎的,又满身是大粪,东方傲天一脸的激动神彩,身下昂扬抬起了头来,一把将女人按到了地上,用力的便挤了进去。 刚刚才经过那样的折磨,女人身体本来就没准备好,这会儿被折腾得不住哀求,东方傲天却是不时的掐打她几下。 “别吐了!”宁云欢警告似的盯了吐个不停的顾盈惜好几眼,她刚刚才干呕了几声而已,可这会儿是真正的吐了出来,那股味儿引得宁云欢心里都不住翻涌,旁边李盼盼脸色青白,好像也快要吐了出来。 “呕,呕,我忍不住,他,他真变态,我要去救那个姑娘……”顾盈惜一边吐着,一边要拨开花丛出去,李盼盼脸上露出不忍之色,但没有出声,反倒下意识的先看了宁云欢一眼。 “你要去死就自己去,不要连累我们!”宁云欢也顾不得自己这会儿会被发现,心里恨不得将顾盈惜生吞活剥了,一边又压低了声音警告:“我警告你,不要再吐了,否则你信不信等下我让你将吐出来的东西再咽下去!” 这话一说出口,不止是顾盈惜吐得更厉害了,就连李盼盼咽了两口口水,脸色一绿,险些也吐了出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今天还是只有一更~妹纸们啊,端午节我完全休息不了,马不停蹄的四处送粽子走亲戚有木有。。。。所以根本没功夫加更,我看看吧,看看今天要不要加更,我这个月可是连六百全勤都木要,但仍是不定时会加更的,这完全是真爱有木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