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之灾 - 重生女配

第一百二十章 之灾

想到前世的种种,宁云欢不由更着急了些,咬了咬牙,身体动了动,一股针扎般的感觉从身体四肢传了过来,她强忍了,碰了碰旁边,也不知道是李盼盼还是顾盈惜,“盼盼?” 每说一个字,宁云欢都觉得喉咙里像是有刀子在割一般,她嘴唇已经有些干裂脱皮了,也不知道被抓过来多久了,身上她能感觉得到什么也没有,就连羽绒服都被人将拉链拉了开来,要不是她感觉得到自己身体并没有什么异样,应该没被人碰过,恐怕这会儿早就沉不住气了。 她的双眼被东西紧紧贴着,估计是她们昏睡过去的原因,嘴巴并没有被堵,倒是还能说话,估计其余两人的情况应该也和她差不多。 “欢欢?”李盼盼带着一些哆嗦的声音响了起来,一边朝着宁云欢身边移了一些过来,从右边的动作,宁云欢就能感到那个应该是李盼盼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怎么会在这儿?”李盼盼一边说着,一边哆嗦了两下,又朝宁云欢靠得近了些。 她出身显赫,再加上李家中生来又只得她一个女儿,因此将她看得如珠似宝般,从小到大没让她见过什么黑暗世面,再加上李家出身军政世家,就是有人看李家不顺眼,可她只是一个女孩儿,再受宠迟早要嫁出去的,李家看她又严,所以几乎没人打她主意,这次被绑架,还是第一次遇到这要的情况。 宁云欢就冷静多了。她前世时也曾被顾盈惜的男人之一,其中龙盟的老大绑架过,当时人人都以为她是欺负了顾盈惜让她哭的,看在她是顾盈惜的好友份儿上,那个龙盟的老大并没有真将她怎么样,但却让人来吓唬了她好几天,让她心里生出不少的阴影来,要不是最后自己被绑在实验台上,那时的生活远比当初被龙盟的老大囚禁恐怖得多。恐怕她也不会重生回来之后最害怕的是兰陵燕,而险些忘了这么一个人了。 “宁,宁学妹,是,是你吗?”顾盈惜哆嗦的声音也跟着响了起来,像是要往宁云欢这边靠。宁云欢双腿被绑得极紧,要不这会儿早一脚踹过去了,听到顾盈惜的声音便皱了皱眉头:“闭嘴!” “这里是什么地方?有没有人啊,放我们出去啊!”顾盈惜被宁云欢一喝之后,先是哭了两声,接着突然间放声大叫了起来。 尼码。好不容易周围没有人,宁云欢还想着要用什么样的方法先把绳子解了再逃呢。这傻逼就开始叫了起来,怒火中烧之下,她想也不想的便双腿并在一起,狠狠朝顾盈惜踹了过去:“叫你闭嘴!” 宁云欢被人捆在中间,她已经听清楚了,右边是李盼盼,左边则是顾盈惜。刚刚顾盈惜害怕之下又朝她靠近了些,这下子被踹中了。顾盈惜果然发出一声闷哼,被宁云欢一喝,再也不敢吭声了。 “你是不是嫌死得不够快,要赶紧招些人来将你给弄死?”宁云欢这会儿想捅死顾盈惜这贱人的心都有了,但她却拼命的强忍着,就怕自己忍耐不住之下将顾盈惜揍得乱叫将人给招来。 现在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时候,几人眼睛虽然被胶带缠着,可好歹也能从一些缝隙里看到这是黑夜,外头的情况也不清楚,但依稀可以感觉出屋里是没人的,宁云欢强忍了怒火冲一边的李盼盼道: “盼盼,如果有人来,你就先装一会儿昏睡过去,就是有人来打你也不能出声,知道吗?” 她们人没醒这些人就把她们丢在这边,可要是人醒了,肯定就没这样好的待遇了。 李盼盼拼命的点头,随即又想到自己的动作宁云欢可能看不到,因此轻轻的哭着嗯了一声。 顾盈惜在一旁不敢出声,但吸鼻子的哭音还不住传来,又让宁云欢恨不得给这死女人一耳光,“别哭了!你是不是想把人招来把我们害死才甘心?” “我,我没有的。”顾盈惜开始还用正常音说话,只是这屋子好像十分空洞,一旦用正常的声音回音响起来倒是十分的响亮,她想着刚刚宁云欢打她,又忙将声音低了下来,心里对于自己的心上人兰九哥找了这么一个凶悍的爱打人的女人,真是委屈他了。 一想到兰九哥,顾盈惜的眼睛不由又湿了,吸了两下鼻子,听到一旁宁云欢咬牙切齿的声音,不敢再出声了。 “盼盼,你靠过来了一点,能站得起来吗?”宁云欢强忍着弄死顾盈惜的冲动,连着深呼了好几口气,平下了心头的厌烦,这才冲李盼盼轻声问道。 “我试试。”外头十分的安静,宁云欢也不敢把命运交到别人手上,因此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又吩咐李盼盼站起来,两个女人折腾了好一阵,李盼盼没能站得起来,反倒坐立不住倒在了地上。 宁云欢只得自己挪了过去,脸一路从她身上碰过去,在碰到了李盼盼的背时,又碰到了她的手,这才凑了嘴过去用牙齿开始咬起捆她手的布巾来。 估计是以为这儿关着的只是几个没什么战斗力又昏迷过去的女人而已,所以捆在她们身上的只是一些缠得很紧的布条,倒并不是什么麻绳牛皮筋之类难以解开的东西,李盼盼好像也明白宁云欢的意思,一边配合着她的动作开始拼命的挣扎。 这样整了约两刻钟的功夫,两个姑娘都累得香汗淋漓的时候,顾盈惜的声音突然间幽幽的响了起来: “你说,我们还能活下去吗?”她说完,又忍不住哭了起来,声音十分压抑的样子。 宁云欢这会儿哪有功夫理她,就算是有也绝对不会安慰她。嘴里的牙齿已经有些酸了,幸好那布条儿也开始松了起来,满头大汗的时候,终于一个用力,把那布条扯了下来,李盼盼的手一用力挣扎,倒是松了开来。 开始看着李盼盼有些柔弱的样子,这会儿她一旦松开了手,只甩了两下。便替宁云欢解了起来,这结绑得极紧,她解了半天也解不开,索性也学着宁云欢的动作,低头下去撕咬了起来,她有两手帮忙。又多了一张嘴,这样解着倒比刚刚宁云欢躺地上给她解布条儿的动作方便许多,没多大会儿功夫也帮宁云欢解了开来。 两个姑娘又自顾自的坐着将自己的脚也解开了,宁云欢忍着疼痛,将捆在头上的黑胶带也撕了下来,幸亏外头也是黑的。眼睛倒不至于难受,只适应了一会儿功夫。她便依稀能看清屋里的情景了,四周都是空荡荡的,什么东西也没有,三个女人狼狈的倒在角落里,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地方。 顾盈惜要死不活的如同一滩烂泥般软在地上,宁云欢本来不想管她的,反正女主无论怎么样也是死不了的。但是李盼盼这会儿圣母属性发作,不管刚刚才跟宁云欢一块儿有过解绳子的交情。一心要替顾盈惜也解开手上的布绳,为此不惜跟宁云欢发了脾气。 拿这个女人没有办法,宁云欢这会儿自己也是手软脚软的,也不想跟她争起来等下这姑娘一根筋将人给引来了,因此说了几声见李盼盼不听之后,她便自顾自的揉起自己的手脚开始舒筋活血了。 顾盈惜很快也被放了开来,宁云欢警告她道:“既然李盼盼救了你,我也不希望你干什么,但只要你不给我拖后腿……” “我,我不会的……”她话音还没落,外头突然间传来一阵阵的脚步声,显然有几个人过来了,宁云欢与李盼盼相互看了一眼,心脏都开始疯狂的跳动了起来,大门上传来开锁的声音,一个有些猥琐的男声道: “里面有三个妞,吃饱了正好消消火,咱们三个一人一个!” 顾盈惜险些尖叫出声来,宁云欢深怕这死女人坏事儿,忙眼疾手快的捂了她的嘴,警告似的瞪了她一眼,要不是这会儿怕她坏事,她早掐死顾盈惜了。 屋里什么东西也没有,躲避的地方也没有,宁云欢正有些慌乱时,看到地上刚刚绑着几人的布条,忙一个深呼吸看了李盼盼一眼,捡起布条比了个勒脖子的动作,冲李盼盼示意。 李盼盼还有些不敢,但这会儿也知道好歹,她要是不敢将这三人放倒了,恐怕今天倒的是她,因此点了点头,顾盈惜犹犹豫豫的,像是还有些害怕的样子,但在宁云欢危险的眼神之下,她依旧勉强点头应了下来,软趴趴的拿了个绳子在手边。 三个姑娘站到门口处了,很快门锁就传来打开的声音,宁云欢紧张得浑身冰凉不住哆嗦,她前世时虽然死得惨,可还没有面临过这种要被人强行暴了的境地,这会儿心中说不害怕是假的,但不想死就得反抗,就是要死她也不想这样去死,只得拼上一回。 门锁一打开,外头月光便洒了进来,多少给屋里添了些光亮。外头进来的人看不清屋里的情况,他们也不敢开灯,深怕这边的情景引起了别处的注意,反倒是屋里宁云欢等人借着外头的月光将这几个男人看了个一清二楚。 宁云欢躲在门后,冲李盼盼点了点头,趁几个男人摸进来朝之前她们昏倒的地方走过去的时候,宁云欢一下子便跳了起来,双手一张开搂在一个男人的脖子上,布条将这男人脖子勾住了,她双手便拼命的收拢了起来。 兴许是打了这个男人一个不备,又是从背后偷袭的,宁云欢一冲之下将这男人冲得往地上一趴,她也跟着摔倒在这个男人身上,但很快又坐起身来,手里的布条用力的便缠在了这个人脖子上。 “草……”男人口中刚刚骂出一个字,便再也喊不出声来,他的四肢开始不住扑腾,宁云欢怕他回过神来自己要倒霉,使出了浑身吃奶的劲儿狠狠勒着他。 一旁的李盼盼行事也顺利,这姑娘看着圣母又心软,但在这个危险关头,她也是使出了浑身的解数,很快将一个男人放倒了。 倒是女主顾盈惜这个没用的废物,刚刚冲上去时就像是反手抱住了爱人的言情片般,胸部抵着男人的背的时候,这男人淫狼的笑了一声,转头将她抱住了,就开始上下其手的摸起了她来,顾盈惜被男人们调教得十分敏感的身子被这男人一摸,虽然她心中十分的屈辱与不情愿,但仍被摸得身下一荡,一股热流涌出来的同时,嘴里娇嫩的呻吟了一声。 这下子宁云欢也忍不住想暴起粗口来,那男人听到旁边的响动,显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了,将顾盈惜一下子便制住了,冷声喝道: “住手,不然我弄死她!” 宁云欢这会儿手上越发用力了些,她身下的人挣扎力度越来越小,到最后手都已经僵直了,整个人软了下去,宁云欢身上穿的衣裳都被他抓烂了,这会儿慢慢的没有了动静,可是她也不敢放手,又用力勒了好一阵,直到好像听到骨头的断裂声音响起时,她才松了一口气,后背一下子沁出大量的冷汗来。 “随即你,要杀就杀死她吧!”一边冷静的说着话,宁云欢一边开始回复力气,双手虽然哆嗦得厉害,但仍是将布条在这个男人脖子上紧紧挽了个死结,这才又取了一根刚刚揣兜里的布条在手上挽着,半晌之后才觉得身上有了些力气。 她虽然话里说着随便顾盈惜去死,但其实她是准备要将挟制住顾盈惜的这个男人给弄死的,虽说宁云欢没有要救顾盈惜的心思,甚至想要弄死她,可也不是在这个时候,要是让男人等下回过神来召来人,死的只能是她,所以先下手为强,她不是想救顾盈惜,只是这男人不得不死而已! “学妹,呜,你为什么要这样狠心?我跟你无怨无仇的……”顾盈惜哭了起来,制着她的男人心神一松之下,宁云欢心头也一松,这该死的女人多少有了些用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今天还是一更~~大家端午节与儿童节都快乐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