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无妄 - 重生女配

第一百一十九章 无妄

“你爸爸做事,还用得着你来提醒?”慕明丽一边说着,一边眼角余光看了兰父一眼,见他微微笑着,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眼珠却是漆黑,薄唇扬出淡淡的笑容来,心头不由一寒,又瞪了女儿一眼:“你已经出嫁了,娘家的事儿不要管了!” “妈,不过是有些人不懂事,打了谨言不说,还敢闹出这样的事情来,完全就是一个搅家精,也不知道兰陵燕眼睛是不是瞎了,竟然看上这样的女人!” 林敏火大之下当着众人的面被慕明丽教训,心中又是不服气又是怨恨,狠狠的瞪了宁云欢一眼,显然是在怪她没有替林茜说情,心里已经将她给恨上了。 “我的眼睛瞎了?”兰陵燕笑了起来,眼神有些危险:“母亲是不是有些糊涂了?”林敏从小跟他不亲他知道,兰陵燕没想过要她事事帮着自己,但这种事情上她却有些拧不清反倒来怪别人,难怪如今看似林敏风光无限,可实则兰陵燕想像不出她除了能得到兰父的宠爱之外,还能拥有什么。 都已经几十岁的人了,却连现在的形势都看不清。 林敏听到儿子说自己糊涂了,心里更加暴怒异常,刚想要开口,兰父已经伸手勾在了她腰间,嘴唇亲昵的在她头顶蹭了蹭,低声道:“敏敏,你该休息了。”说完,不等她再说话,已经拉了林敏站到一旁,刚刚还想要替侄女儿说情的林敏在看到兰父都开口了之后。虽然心中十分不满,但也不敢再开口多说什么,冷哼了一声,只是眼神有些阴戾的盯了宁云欢一眼,不出声了。 这会儿众人十分的尴尬,刚刚被带走的是林茜,叶慈的娘家人看着这样的情景,也不敢上前说情,都呆愣在了原地。 田玉馨看到儿子满嘴喷血的情景。心疼得眼泪直流,恨恨的瞪了宁云欢一眼:“宁小姐下手是不是太重了?谨言不懂事,难道你也不懂?” “慕夫人的意思是说,因为他不懂事而我懂事,就该站着让他来打我?”宁云欢冷笑着看了满脸怒色的田玉馨一眼,又接着道:“更何况替慕夫人管教儿子可不该是我做的事情。慕大公子也在场,他都没能拦得住,难道慕夫人以为我能?” 本来宁云欢对于慕谨之印象算是很好的,可是今夜看他一番护短的行为心头却是十分腻歪,虽说慕谨之护着自己的弟弟这种感情是很好,但她这个被算计的人就心里有些不爽快了。直接刺了慕家人一句,在田玉馨脸色铁青的时候。表情有些阴鸷的慕绍华这才开口了: “姑父,小孩子不懂事儿,今天闹了这么一出,但谨言身体有些不适,我得带他下山去看看,就不留下来了。” 慕绍华这会儿肯定心里已经是怒极了,但说话倒还不算失了风度。今晚不管如何闹成这样的情况,慕谨言被人打了脸牙都缺了。他虽然是个傻子,可这样却是打了慕家人的脸。 林茂山也知道这个时候不宜再留慕家人了,因此见慕绍华还知自己找台阶下,便满意的点了点头,抱着林意就道:“是林茜不懂事,林琛也跟着绍华一块儿下山,掉了牙不是小事,总得好好看看。” 田玉馨心头不满,掉了牙不是小事,可是打得自己儿子掉牙的女人怎么却半点儿事都没有?她心中十分的不满,但说话的是林茂山,田玉馨只有还有理智在,心中就算再恨也要将气忍下来,可是这笔仇慕家却是记下了,只等以后慢慢来还。 好端端的大过年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虽然挑事儿的林茜被赶出了林家,但林茂山显然还余怒未消,众人也没什么心思再继续呆下去了,兰陵燕先拉着宁云欢的手告辞,两人上了车之后,兰陵燕这才脸色有些不大好看: “慕谨之十分出众?他算是个什么东西,也值得你这样说?” 宁云欢本来还以为他会说自己今天搅了林家的聚会的事情,没料到他一开口就开始算起了老账来,顿时浑身一缩,卷在车子角落里,表情弱弱的辩解: “我只是随便那么一说……” “随便说?那怎么没见过你随便说你老公是多么出众?”两人真正在一起都这么久的时间了,宁云欢从来没有说过一句喜欢他的话,更还没有夸过他,两人的一开始应该算是兰陵燕半强迫的,本来他性格强势也没觉得这样有什么,可今日一听到宁云欢夸慕谨之,他心里就十分的不是滋味儿了。 “说,你老公英明神武,说你喜欢我。”兰陵燕想到这儿,有些恼羞成怒,一边说着,一边朝她压了过去,宁云欢刚想挣扎,双手却被他抓住压到了皮质座椅上,两腿被分开压在椅子上面,根本动弹不得,可怕的是兰陵燕空余的一只手正放在她腰间,不轻不重的抓着。 这种被人挠痒痒却根本挣扎不开的情况最是让人无法忍耐,宁云欢一开始还忍着不笑,但最后却没能忍住,终于大笑了起来,两条小腿虽然明知没用,仍是拼命的蹬了两下: “饶命,你英明神武……哈哈哈……” “还有呢!”兰陵燕一边说着,一边手下动作不停:“以后还敢夸别人不?” “不敢了,不敢了……”宁云欢笑得肚子疼,眼泪都流了出来,一边踢着腿,快要哭了出来。 “还没说喜欢我。”兰陵燕一边说着,一边将在她腰间抓痒的手移了开来,轻轻从衣摆下探了进去,将媳妇儿刚下意识要张口说的话,全吞进了嘴里。 年刚一过,没几天就是要开学的时间了,兰父在华夏这边过了年。也准备要离开了。 他毕竟是个大忙人,虽说对于华夏这边的势力也算是重视,可是他这样的人是不能在同一个地方久呆的,因此二月一过,就准备离开了。 兰陵燕一大早的就被兰父召了过去,他要离开,留下华夏这一块肥肉,兰父肯定是不会放过的,因此有不少的事要交待儿子。 帝都大学因放假比较早。所以开学的时间也要比许多大学早大半个月,提前几天就需要到学校报到,兰陵燕走了没多久,宁云欢睡了一会儿,也被叫了起来,收拾好东西去了学校。趁着保镖去给宁云欢办手续的时候,李盼盼也拧着包包进了教室。 这个寒假宁云欢没有听到李盼盼的消息,在林家举办宴会的时候,李将军身为林茂山下属,也领着几个儿子儿媳到了林家的,但宁云欢却没有见到她。这会儿两人一碰面,李盼盼毫不犹豫的就拧了包包朝宁云欢走了过来。 “欢欢。好久没看到你了,今天中午我们一起吃饭吧。”李盼盼看起来像是瘦了几分,一双剪水秋瞳好像显得更大了,巴掌似的小脸下巴尖尖的,脸上难掩憔悴之色。 “秦大哥回来了,他已经知道了你男朋友的身份,正想和你道个歉呢。”李盼盼一边说着。一边有些内疚的看了宁云欢一眼。 两人本来并不熟的,可是这会儿她语气倒十分亲近。宁云欢想了想,摇了摇头: “看在你的份儿上,秦溢的事就算了。”反正秦溢被兰陵燕打了一顿,秦家又送了一亿的赔罪礼来,她钱都收了,肯定不会再追究,这会儿正好用来卖李盼盼一个面子。 “但吃饭就不必了……”宁云欢话音刚落,李盼盼就苦笑了起来: “要约你一次还真不容易呢。傅媛的事,当初还多谢你提醒,只是你既然知道她的性格,就不要再跟她来往了。” 傅媛是什么样的人宁云欢当然知道,这会儿不用李盼盼提醒,她都不会再跟傅媛有来往,只是李盼盼好意提醒她,这份人情宁云欢还是记在心里的,因此也提点了她一句: “既然有些事你心里明白,跟秦溢之间的婚事,你就该好好想想。” 李盼盼点了点头,眼中露出温柔之色来:“欢欢,你真是个好姑娘,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是我不甘心,我已经是他的人了,我跟他十多年感情,不相信会敌不过傅媛!” 她哪里说的是傅媛,而是另外一个还没有真正跟秦溢之间生出了**关系的顾盈惜,但现在秦溢跟顾盈惜之间还没有真正发生什么关系,她就是说了,李盼盼恐怕也不会相信,因此宁云欢只是苦笑了一声,点了点头,也不再说了。 “你自……”刚想提醒李盼盼好好防备秦溢一些,谁料包包里电话就响了起来,她掏出手机一看,上面仍是一串星号,这些电话只要她没有存进手机里的,又是机密的电话号码,才会来电时出现这样的星号情况,宁云欢想起了上一次田玉馨打电话来时的情景,有心想不接,谁料电话挂断之后又响了起来,她不耐烦的这才接了。 “好大的胆子,敢挂我的电话!”电话那端林敏的声音气急败坏的响了起来,语气暴跳如雷,直接吩咐道:“我有话跟你说,现在到林家来。” 她说完之后,那端传来重重的扔电话的声音,接着‘嘟嘟’的忙音响了起来。 “是你男朋友打来的?”显然李盼盼因站得近,也听到了那边的挂电话声,虽然没有听清对方到底是谁,但仍猜了一句。 宁云欢摇了摇头,脸色有些冷淡:“是我男朋友的妈打来的!” 李盼盼有些同情的看了她一眼,显然在秦溢的母亲那边李盼盼也深知好歹,因此这会儿听到电话来人的身份之后,她什么也没说。 干笑了两声,宁云欢打了个电话给保镖之后自己则是准备出校门,李盼盼看她的举动,索性也跟着她一块儿走了出去:“我跟你一起出去,反正事情已经办完了。” 宁云欢没有出声,只是点了点头,因她还要等着两个保镖回来,所以跟李盼盼一路两人走得并不快,但走得再慢,半个小时后依旧是出了校门,车子就停在校门对面,这会儿正好红灯亮起,对面留守在车子中的保镖看到宁云欢过来,忙下了车要等红灯完就过来时,谁料这会儿校门边一道白色的身影却朝宁云欢一下子扑了过来。 她吓了一跳,想也不想便伸了腿要踹过去时,那身影闷哼了一声,宁云欢感觉自己的脚底踹到了软绵绵的东西上,那只伸出去的腿一下子便被人抱住了。 “宁学妹,我求求你……”突如其来的变故将宁云欢与旁边的李盼盼都吓了一跳,还没等两人反应过来,远处正向这边驶来的黑色越野车速度慢了慢,从车上跳下几个穿着黑衣的男人,一把捞起顾盈惜与宁云欢就拖到了车上,站在旁边的李盼盼刚要尖叫,也被人捞了过去。 她旁边的保镖反应过来正要追时,那车子已经加了速飞快的朝远处开了过去。 宁云欢被人捂着嘴按在座椅上,透过座椅间看到前面的后视镜里自己的保镖拿了手机在耳边,飞快的往车上跑,一阵急速转变之后,车子碰撞的声音传来,后头便跟着追了过来。 顾盈惜刚想尖叫,那男人也不知道拿了什么东西捂在她嘴上,她很快脑袋一歪便昏死了守去,接着李盼盼也被如法炮制,更别提宁云欢,只眨眼功夫便没了知觉。 昏过去前她还想着碰到了顾盈惜这么一个扫把星就没好事儿,一觉里正乱七八糟做着恶梦的时候,醒来时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四周一片漆黑,她四肢都好像已经感觉不到了,应该是被人绑着,许久血液不循环,这会儿浑身都冰冷得厉害。 她一动弹旁边李盼盼的呻吟声也跟着响了起来,“唔……” “这是哪里?”一道娇怯怯的声音虽然轻轻响起,但却四处回荡了两下,宁云欢听出了顾盈惜的声音,推断出自己等人应该是在一座四下无人并十分宽阔的房间里。 一听到顾盈惜的声音时,宁云欢也顾不得自己脑袋还有些昏沉,浑身都哆嗦了起来。 心里诅咒了两句,宁云欢强行镇定了下来,周围十分的安静,好像自己与李盼盼和顾盈惜三人应该是被单独关在一起的,没有听到其它人的声音,也不知道这是在哪儿,又有谁来抓自己。 昏过去之前保镖应该是跟兰陵燕打过电话了,不知道他要什么时候才能来救自己。 自己这样的炮灰和李盼盼这样的女配和女主一起倒霉可不是什么好下场,前世今生的经验让宁云欢知道,顾盈惜遇到危险总会狗屎运的有男主来救她,并对她一见钟情,但与她在一起的女人们不是沦为替她被轮暴的对象,就是成为替她去死的冤死鬼!(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迟来的更新,唉,最近心情好低落啊,完全不想码字,一点精神也提不起来,给大家道歉~~~今天还是只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