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打脸 - 重生女配

第一百一十七章 打脸

不知道林敏怎么总是看宁云欢不顺眼,兰陵燕这会儿看到母亲不遗余力的总想将那矛头往媳妇儿身上插,心里有些不满意了起来,他跟林敏之间关系并不如何亲密,从懂事起就没有真正在一起培养过母子感情的两人,就是至亲的关系,也不见得有多亲密。 就算天生的血缘,若是没有后天的培养,其实什么也不算是的。 相较之下兰陵燕跟兰父其实也不亲,可至少两人还有利益关系在,能维持表面的父子亲情,但真要到了你死我活的时候,两父子估计谁也不会手软的。 林敏这会儿要气死了,她辛苦怀胎十月生下的儿子如今吃里扒外的,谁跟他亲都不知道了,宁云欢跟他能同睡一张床,可他到底是自己怀孕生下来的,如今光顾着为了别人跟自己做对,果然就像是表嫂田玉馨所说的,这儿子娶了媳妇,果然母亲就扔出门了。 “好了敏敏,也不怕你表哥他们看了笑话!”林茂山警告似的看了女儿一眼,他一开口,林敏就是再不满,也只得忍耐了下来,旁边的慕绍华一听这话就笑: “姑父说的哪里话,我跟敏敏也是一起长大的,哪里不知道她的性格,这会儿咱们大人说话,不如让孩子们去玩耍吧。”慕绍华卖了林茂山一个好,将林敏与宁云欢两人分开了,林茂山对于这件事也满意:“去吧,小九还是第一年给我领个孙媳妇儿回来。小九家的去找外婆,让她给你包个大红包!” 宁云欢笑着应了,后头跟着林敏过来的田玉馨等人脸上便露出一丝不满之色,但没人敢在林茂山面前将不满展露出来,因此个个手掌握了握,也不出声了。 外头花园里不止是林茜等林家人之外,慕家的两个儿子也在,还有一些生面孔,都是宁云欢没见过的。应该是与林家有姻亲关系的熟人。 “呦,看看这是谁,这不是我们的飞上枝头的野鸡同学么?”林茜看到宁云欢时,眼睛亮了亮,连忙就指着宁云欢与身边的柳烟笑了起来:“柳烟姐姐,看看就是这么一个东西。我表哥还当宝似的,什么玩意儿,连你一根脚趾头也比不上。” 一看到宁云欢林茜便气不打一处来,她上次在兰家领着一群堂弟妹跑了之后,回头便险些被林琛揍了一顿,林琛还跟她说了。林茂山发了话,如果她再这样胡闹不懂事。以后她不要姓林了,自己滚出国外去! 好歹林茜也是林茂山的嫡亲孙女儿,可是他如今却要这样威胁自己,林茜心里哪里受得了,但她却不敢去找林茂山的麻烦,只想到上次自己去的是兰家,而平日自己出去玩儿染头发之类的虽然林琛不高兴。可也从来没对她这样严厉过。 谁想这么巧偏偏去了兰家遇着宁云欢就被骂了,林茜心里自然是认为宁云欢告了她的状。对她更是痛恨,这会儿一看到宁云欢,可说是仇人见面份外眼红,要不是怕打起来等下丢脸惹了林茂山怒火,林茜早跳起来抓宁云欢脸了。 “我是野鸡,你是什么?以为你是凤凰?”宁云欢笑了起来,对于林茜这样的人没必要跟着附和,她一早已经看自己不顺眼,还想给兰陵燕塞女人,别说林茜看不惯她,她也不见得看得顺眼林茜。 “你找死!”林茜一听她讥讽自己,顿时脸色便阴沉了下来,一下子站起身来,刚想不管三七二十一先让自己爽了再说,谁料坐在旁边的慕谨言却站了起来,指着宁云欢就装出一副奶声奶气的模样:“坏人,坏人,赔我奶,赔我奶!” 他说完,又想要冲过来,林茜一看到这样的情景,顿时笑了起来,慕谨言是个傻子,他要是出手将宁云欢给打了,不止爷爷怪不到自己头上来,恐怕表叔父他们还会看不惯宁云欢,到时她丢了大人却得吃哑巴亏,看她以后还有没有脸面到林家来! 一想到这儿,林茜顿时大喜,指着宁云欢就冲慕谨言道: “慕谨言,你看清楚了,这可是上次推了你的人,还不赶紧上前打她一顿消消气!”她话音刚落,旁边的慕谨之便皱了皱眉头。 他一向很看重自己的弟弟,可是上次因为宁云欢无意中说话使他对于慕谨言有些怀疑,因此他心里对于慕谨言是有些愧疚的,同样对于挑拨自己兄弟之间感情的宁云欢也有些看不大顺眼,这会儿看到林茜拿自己弟弟当枪使,他心里有些不大高兴,但想到宁云欢上次险些害得自己兄弟失和,又觉得应该给她一点教训。 只是到底是亲戚,兰陵燕的脾气又一向古怪,因此要是慕谨言太过火了,恐怕要惹得他不快,因此慕谨之心里决定只是给宁云欢一点小小的教训,只要谨言打她两下,出出气便让谨言住手! 一想到这儿,就算慕谨之知道林茜是别有用心的,因此也干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假装没明白了。 宁云欢冷笑了起来,见到慕谨言果然听了林茜的话冲过来时,宁云欢看到他眼里一闪而过的阴狠之色,虽然极快就隐了下去,但仍是让深知慕谨言本性的她看了出来。 不等宁云欢出手,跟在她身后一直形影不离的兰父才刚送她的保镖便冲了出来,也不管慕谨言是谁,一脚便朝他踹了过去! 宁云欢正面对着慕谨言,看到他一瞬间身体僵硬似是本能的想要躲闪的动作,最后却又硬生生的停留了下来,心里不由冷笑了起来。慕谨言从小因有大野心,背地里一直暗中习武,见到有危险要躲已经成为了他的本能,可是这会儿在慕谨之面前,她看慕谨言怎么躲! 这个人自尊心极强,而且性格十分霸道刚烈,也正因为如此,他不愿意屈居在慕谨之之下,才伪装了快二十年,但当着众人的面,他要是被人打了,他一定会受不了,只要他受不了就好,慕谨之看样子是完全对这个弟弟没有怀疑了,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快就打消了怀疑,但宁云欢不得不感叹慕谨言这个官配男主的手段! ‘嘭’的一声,慕谨言直接就被人一脚踢到了脸上,脸上一顿麻木之下,竟然半张脸都好像不是自己的一般,宁云欢身后蹿出来踢了他一脚的人力道用得极大,他连痛都感觉不到了,只听到口腔里‘咔嚓’的一声轻响,他忍不住一张嘴,便有东西吐了出来。 地上掉落了两颗牙,众人一时间都有些惊呆了,林茜没料到宁云欢敢让人还手,又见到慕谨言被打掉牙的情况,兴许是太过吃惊了,就连慕谨之都许久没有反应过来。 慕谨言低垂着头,眼睛直直的盯着地上的一摊血,他摸了摸嘴,里头已经缺了两处,这会儿陌生的漏风感传了过来,牙龈处一片酸软,虽然不疼,可是却也不敢碰。 他竟然被人打掉了牙! 好半晌之后,慕谨言再回过神来时,眼里便染上了疯狂的神采,要不是他从小就自制力过人,恐怕这会儿他早忍不住还手将宁云欢当场虐死了! 现在还不是时候,得忍耐!他部署这么多年,不能因为这样一个女人而功亏一篑! 慕谨言在心里不住的安慰自己,深呼了好几口气,但额头青筋却忍不住跟着一阵阵的跳动,表情阴戾,他的牙被人打掉了!这对于他来说,简直是个奇耻大辱,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人打掉,自己明明可以躲开,却因为不能让人怀疑而不敢躲! 这会儿吃了这样大的亏,慕谨言当场想杀人的心都有了,可是想着自己的谋算,忍了又忍,忍得身体都有些哆嗦了,眼睛血红,才终于将心里那股暴戾的情绪压了下去! “哇!”他狠狠的一咬舌尖之后,将脸上的表情收拾了个干净,这才抬起头来突然间放声大哭:“好痛,好痛,爸爸,妈妈,你们在哪里!” 慕谨言虽然装得心智年纪好像只有七八岁,但他其实已经是二十多岁的成年人了,这会儿一哭起来中气十足,很快便传到了别墅中。 一群纷乱的脚步声响了起来,不多时田玉馨人还没到哭声却先传到了: “谨言,怎么了?怎么了?妈妈在这里!” 田玉馨的身影很快出现在灯光之下,在看到慕谨言满嘴鲜血的时候,田玉馨眼前一黑,险些倒了下去,忙上前将儿子扶住了,让他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后这才焦急道: “怎么了?才刚刚多大会儿功夫啊,你怎么就弄成这个样子了?有哪儿疼,赶紧告诉妈妈。” 一边说着,田玉馨一边伸了手哆嗦着去擦慕谨言嘴唇上的血迹,在看到一旁的大儿子时,有些火大就道:“谨之,你怎么照顾你弟弟的?” 两个儿子一个正常健康而聪明,田玉馨自然就将大部份的心思放在了从小因生病而被自己疏忽后变傻的儿子身上,因为慕谨言而迁怒慕谨之的时候不少,这会儿她一开口就骂儿子,慕谨之早已经习惯了母亲这样偏心,但见她当着这样多亲戚长辈的面也不给自己留脸面,心里微微有些不快,脸色沉了下来: “宁小姐指使人打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好失落,好悲伤,昨天居然一张小粉票也木有。。。。。今天就一更。。。

下一篇   不喜欢的不要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