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变化 - 重生女配

第一百一十六章 变化

“你们在干什么?”本来以为顾盈惜已经不可能昨夜出去卖身了,这会儿宁云城还满心担忧的回来,谁料回家之后竟然发生了这样不堪的一幕,宁云城只觉得天旋地转,胸口间一阵鳖闷,整个人恶心得险些说不出话来。 “云城,呜呜……”顾盈惜浑身都疼,好不容易将身上的顾少淘一掌推开,她双腿颤抖得根本闭不拢,大团大团的热流从她身下涌出来,情景让宁云城看得有些眼红,不敢再去看顾盈惜那张泪意迷蒙的脸,只一巴掌就朝顾少淘狠狠抽了过去! “你干什么,你这个畜牲,她可是你姐姐?”宁云城眼角余光看到顾盈惜胸脯青紫,腰肢已经被人撞得发青了,腿心间一片红肿泞泥,狼狈不堪,那情景看得他心火大旺的同时,又恶心得不行。 顾少淘在看到是宁云城时,无所谓的挨了他这一巴掌,末了这才擦了擦脸,‘呸’了一声:“宁哥,我看在是你的份儿上,这一巴掌就忍了,反正她又不是我亲姐姐,更何况就算是我亲姐姐又如何,反正她只要是个男人就能上,怕什么?” 早晨时顾少淘正在家中煮了稀饭准备提去医院给顾娴的时候,这会儿被欧阳震天要了一整晚的顾盈惜哆嗦着双腿被他开车送了回来,她身上穿着一件欧阳震天才给她买的崭新的衣裳,可是却掩不住她脖子上密实的吻痕与一脸春意疲惫的神态。 看到这样的情景,又想到顾盈惜一夜未归。再看到她这副好像被人狠狠疼爱过的模样,顾少淘心里好像名为理智的那根弦一下子便崩断了! 没有人知道他爱了顾盈惜多少年,顾盈惜在他心中就跟个仙女圣母一般可远观而不敢近看的人物,他平时就连看到顾盈惜皱下眉头都会心痛,因为自己这个顾家养子的身份,他一直不敢靠近顾盈惜,他心里爱她爱得都快碎了! 自己为了讨好她,为了让她不那么担忧,为了想替顾娴挣出手术费来。他去赌博,欠下八千多万的赌债,可是顾家没有一个人会担心自己,甚至顾盈惜根本没意识到自己欠了钱! 她还怀了别人的野种,这种种刺激在顾少淘心里堆积了一层又一层,只是他一直强忍着。之前在顾盈惜被人轮暴了的时候,他心里隐隐有一种快感生了出来,这就是你不要脸的后果,活该! 在听到顾盈惜怀孕之后,他本来就有些忍耐不住的,可是没料到宁云城看出了他的不对劲儿。与他长谈了一番之后,将他欠的赌债给接了下来。顾少淘看在宁云城对于顾盈惜一片真心的份儿上,再想到自己对于顾盈惜多年的痴恋,心中对于她的恨意这才忍了下来。 没料到一大早就看到她跟男人鬼混过的情景,顾少淘终于忍不住了。 他知道,宁云城刚做过手术,那伤口还没完全好完,这一个月肯定是不可能碰顾盈惜的。再看到她脸上的春意,肯定是一夜风流的结果。这绝对不是宁云城,这便证明顾盈惜在外头又有了一个新的野男人不说,而且看这外表被人弄过的模样,不止一次不说,指不定还不止是一个人了! 心头又妒又恨之下,顾少淘终于像是发了疯一般,将手里的粥桶一扔,拖起顾盈惜便朝自己的房里跑,他心里的仙女如今早已经落了凡尘,不再是他可望而不可及的,顾盈惜一整夜被人制在身下,双腿早软得不行了,轻易便被他闯了进去。 她身体中还好像有其他野男人留下来的证据,这让他进入得特别的顺畅,虽然那种感觉美妙而不可言,但顾少淘心里只有更恨的,因此一大早也顾不得顾娴,直接将顾盈惜制在了床上。 这会儿直到宁云城赶回来,否则他今天非要让顾盈惜一整天下不了床不可! “少淘,少淘,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顾盈惜这会儿心里痛苦得想死,她的身体越来越脏了,她是个不详的人,如今就连自己的弟弟也都被她碰过了,这样一具脏污的身体,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都要喜欢,顾盈惜心痛得厉害,也不敢去看宁云城那张难看的脸色,想到自己昨晚跟欧阳震天在一起的情景,她低垂下了头,哭泣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没有了。 “惜儿,少淘说的不是真的。”宁云城没料到自己只不过是个简单的爱人而已,最后竟然生出了这么多波折来,他是知道顾少淘对于顾盈惜的喜欢的,可是他没料到顾少淘竟然真会动手,不过如果顾盈惜真的昨晚跟其他男人在一起…… 想到这儿,宁云城面色铁青,他想到自已对于顾盈惜的爱这样深沉,可没料到最后她却这样回报自己,被人轮流暴了怀上孩子也就算了,跟谢卓尹两人共同分享她,就算是这样不完整的她自己也想要,可是为什么她已经有了自己,却不停的要勾搭一个又一个的男人? 宁云城腰间的伤口开始隐隐作痛,一口血险些喷了出来,这会儿天旋地转之下,整个人恶心得双腿一软,便跌坐在了地上。 “宁哥,我知道你是个好人,可是如今她已经不是我姐姐,也是我的女人了,那她,我也要分一份,宁哥你接受也好,不接受也罢,我不会放开她的!”在尝过了顾盈惜的滋味儿之后,他哪里还放得开手来,这会儿恨不能死在她身体里,顾少淘也顾不得宁云城替自己背下了几千万的债务,对于顾盈惜这个女人,他永远不可能放手! 以前他不敢想这样的事就算了,毕竟宁云城好歹也是个富二代,更别提当初的谢卓尹更是富得流油,他不敢动什么歪脑筋。可如今谢卓尹不见踪影,宁云城又早不像当初高高在上的时候,他自然也开始有了想要分一杯羹的想示。 虽说宁云城不想和人分享顾盈惜,可到了这个地步,他就是不想同意顾少淘加入也不行了,顾盈惜已经被他碰过了,顾少淘肯定不可能会放过她的,因此宁云城也只得无奈的忍下了顾少淘的加入,但心里对于顾盈惜却隐隐的生出一丝怨恨来。 这丝怨恨如同一颗小种子。慢慢的埋在宁云城心间,使他心里对于顾盈惜并不再只是纯粹的爱,反倒多了一些复杂的滋味儿。 消息在传到宁云欢耳朵里时,她不由大是感叹,上一辈子顾少淘只是暗恋了顾盈惜一辈子,他身边女人无数。个个找的都是和顾盈惜长得相像的,不管顾盈惜身边多少男人,他永远都只是观望而已,并没有真正敢碰她,永远拿她当仙女一般。 只是**这个东西一向都是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以前顾少淘宁愿给顾盈惜当忠犬。一辈子为她效犬马之劳,顾少淘又是个不折不扣的小人。在他狠辣无情不要脸不要命的情况下只为顾盈惜一人,自然能成为她的强大助力,但如今顾少淘忍不住也出手了,不知道得到之后他还会不会像前世一般稀罕! 时间一晃便到了快要过年的时候,不知为什么,本来林敏与兰父两夫妻不可能在一个地方久呆的,但这会儿不止没走。倒是留了下来。 大年三十夜林家要举办宴会,兰父与林敏的意思是要让兰陵燕过去的。宁云欢虽然也想儿子,可是宁夫人刚出了院,宁云城又不在身边,宁父两夫妻正是难受的时候,因此宁云欢准备先跟着兰陵燕去兰家,再直接去宁家住一晚上,第二天兰陵燕再来接她。 兰陵燕对于她这个想法没有说什么,只是挑了挑眉,两夫妻到了林家时,这会儿不止是林家嫡系与旁枝都在,就连与林家一些有联姻关系的类似于慕家的人都来了。 山里已经被收拾了出来,挂着红绸制的灯笼,一片喜气洋洋的气氛。 两夫妻的车子刚一到时,便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林敏正周游在人群中,她虽然有些高傲,可是那也只是对于宁云欢这样身份地位实在不如她眼的人而已,事实上林敏极有交际手段,今天来的客人中除了辈份最长的人围在林茂山身边外,几乎像是慕夫人田玉馨这样的人都领着儿子围在她中心,以她为中心。 林敏看到儿子媳妇过来时,挑了挑眉头没有说话,林茂山则是披着一件银灰色中山装,内里套着黑色毛衣正大马金刀的坐在红木太师椅中,身上抱着打扮得跟个福娃似的林意,周围慕绍华与兰父等正在陪他说着话。 这群人还是林意先看到宁云欢的,他现在已经一岁多了,会认人不说而且还会说一些简单的字,见到宁云欢时忍不住就蹬着一双小短腿,欢快的拍起手来: “妈,妈妈,妈妈。” 宁云欢听到了,就不由有些心虚的看了兰陵燕一眼,儿子现在会叫妈,也会叫爷爷,更会说一些类似吃饭之类简单的话,可唯独不会叫爸。 兰陵燕看到了她的眼神,但也不在意,不说话只是盯着宁云欢看。 “小九来了。”听到林意的声音,众人才反应过来,兰父笑着招呼儿子过去,林敏不知何时从一群妇人的包围中跑了出来,站在兰父身后冷笑:“他早来了,不过是只知道跟着媳妇跑呢,看到我都没过来先唤我一声。” 林敏说到这儿,眼神阴冷的看了宁云欢一眼。 兰陵燕不动声色站到了宁云欢身前,这才眯了眯眼睛:“既然母亲早看到我了,又为什么不先招呼我一声?”(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第二更~最近看到书评区很多姑娘们不喜欢原女主顾盈惜过于强大,觉得想要赶紧将她炮灰掉,我只想说,听我解释! 我写小说一向循序渐进,不喜欢一下子就炮灰掉配角,也不喜欢莫名其妙的完事儿,我喜欢先挖坑,再慢慢来埋,我想只要是以前看过我小说的,都知道我的习惯,很多事情都是在不经意间埋下,然后成为以后的导火索。 大家请注意,女主穿越进的是一篇肉,小说里面,里面的人物性格,并不是作者故意要把他们写的脑残造吗,而是照着肉,文里面的设定来写的,包括顾盈惜的性格也是这样。 当然,原主角是不能这样轻易就死的,因为主角不死定律还是有一定原因的,就像很多n,肉里面,主角就是跳崖也会遇到男主相救的。 我只想把我想写的故事告诉大家,说实话现言并不是我拿手擅长的,我全凭的是自己的喜好,我不想因为很在意大家的看法,所以把我自己心里的想法改变了,那样给大家写的故事,就不是我想写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