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英雄 - 重生女配

第一百一十四章 英雄

宁云欢心里不由有些犹豫了起来,宁云城摘了肾移植给顾娴不是一件小事儿,她还不敢宁父与宁夫人听到这事儿心里是个什么反应,虽说知道这个事情迟早会揭穿的,可是这会儿宁父问起来时,宁云欢却不知道该不该说。 一看女儿这表情,别说宁父心里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就连宁夫人脸色也不那么好看了,咬了咬牙,结结巴巴就道: “到底,怎么,么了,你直接说,我能受得住。”宁夫人心里已经有了很不好的预感,她本来以为就算宁云城再是回来问要钱的,也有可能是宁云城要的钱又更多了一些。 宁父心里也是这样想的,因此跟着宁夫人点了点头:“你说吧,让我跟你妈心里有个数。”这两夫妻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之前宁父与宁夫人接连被气病只是因为他们没想到儿子会变成这个模样,如今他已经欠了近一亿的债务,宁父心里有了底,就算宁云城再多欠一些钱他也能稳得住了。 听到父母这话,宁云欢想了想,也真没准备再瞒下去,因此拉了宁夫人的手就道: “妈妈,既然你跟爸都这么说,我也不瞒着你们了,顾盈惜的母亲顾娴要换肾,你们是知道的吧?” 一听到这儿,宁父与宁夫人相互对视了一眼,那股不好的预感更浓了些,猜道: “是不是宁云城借了高利贷替她治病?” 只是借个高利贷还好,毕竟只要是钱的事儿就容易解决。宁云欢摇了摇头,脸色有些古怪:“他割了一个肾救顾娴了。” 这话一说出口,宁夫人刚刚还说自己能受得住,这会儿好半晌没明白过来,等到回过味儿之后,她胸口儿就一阵阵的剧烈疼痛,脸庞涨得通红,眼睛一翻,险些又栽倒在地。 幸亏宁云欢之前才带了药在身上。又有医生随同在车上,虽然家丑被外扬了,可这会儿也幸亏有医生在,替宁夫人检察了一番,又给她做了几个简单的急救措施,宁夫人只是气急攻心。一番折腾下没多大会儿便醒转了过来。 开始宁父沉默了半晌,回过神来之后终于没能忍住,破口大骂: “宁云城这个这傻子,他是不是发疯了?顾盈惜这个不要脸的,她自己的母亲,怎么不割肾来救她?”若是这会儿宁云城在宁父面前。恐怕他生撕了宁云城的心都有了。 古人都说过,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割肾这样大的事儿宁云城也不跟父母两人商量商量便干了,宁父这会儿心如刀割,既是怨恨儿子被人骗了,又担心宁云城的身体,可是看宁夫人这模样,肯定是要回医院的,也不知道宁夫人有没有大碍。咬了咬牙便道: “也不用回去了,他既然这样能耐。连肾都能割给别人,我想肯定也没有什么关系,直接回医院,你妈的身体要紧!” 宁云欢自然点头,在她心里宁夫人比宁云城重要多了,这会儿看宁父已经气得不行,唤了前头的保镖直接又调转车头,回医院去了。 而此时在宁家门口又守了大半天的宁云城挨不住了,他本来伤口就没好,连着折腾了好几天,就是铁打的身体都禁不住,更何况他如今失了一个肾,伤口又没完全好的情况下,站了这么久的时间,也受不了,只得准备回去了。 他身无分文的,临走时还是保安小张看不过眼,掏了五十块钱出来递给他: “宁少爷,你是不是身体不好,拿着打车回去吧。”这些天来宁云城天天守在小区门口,每天步履蹒跚的走过来,回去时又慢吞吞的走回去,这边是高级别墅小区,业主们进出都是自己开车的,宁云城来时小张没看到他开车过来,如果他要走出去坐公交,起码得走半小时以上了。 面对保安的好心,宁云城不止没有感到欢喜,反倒觉得一种受侮辱的感觉涌上了心头来。他当初意气风发,进出名车开着,一向都是高高在上的小区业主,宁家的大少爷,什么时候他落魄到已经需要一个守门的保安来同情他了? 想到当初小张这样的保安天天看到他就要问好的,如今反倒拦着他不准进小区就算了,现在竟然拿五十块钱来侮辱自己,以为自己没见过钱一样,宁云城大怒,‘呸’的朝地上吐了一口,横眉冷竖: “少来假好心,你要真是个人就该让我回家,现在拿钱出来想看不起谁?什么东西,不过是个小区门卫而已,也敢来看我笑话!” 小张本来是真的看他可怜,又见自己打了电话宁父等人久久没回来,宁云城身体好像不好,走路出去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不说,见到有出租车也不坐,看他一件羽绒服已经连着穿了好几天心中同情才拿了五十块钱出来,没料到此时被人嫌弃不说,反倒还被人侮辱了一回,顿时气得七窍生烟: “那你赶紧走吧!我什么东西,我看你倒不是个东西,宁先生已经说过,看到你就不准你进小区!” 他一个月拿五千多块的收入,最多有时业主们进出看他办事不错给他一两百块钱的小费偶尔收几包烟,本来钱也不多,一个月还得寄回老家养父母,能挤出五十块钱都已经很舍不得了,自己几天的烟钱了,可没料到宁云城竟然不领情不说,反倒来糟蹋他! 这会儿小张越看宁云城越不顺眼,再想到当初他骗宁父出去打的情景,更是脸上露出轻蔑之色来,难怪宁先生连儿子也不认了。 宁云城没想到现在一个小区保安也要侮辱自己,顿时气得脸色铁青,还想再跟小张吵上几句时。却见他已经不耐烦的进了旁边的保安室里,里头开着暖气,外头雪花飘扬,他站了一整天已经面色铁青,好一会儿之后,宁云城才哆嗦着转身往回走。 每走一步脚就僵疼得难受不说,而且伤口也疼,夹着雪花的风刮在脸上跟刀子似的疼,公交车站还远得很。宁云城想着自己以前出入开车的情景,眼泪不由自主的就流了出来,没多大会儿功夫便在脸上冻成了冰。 他心里想着宁父对他如此绝情,越想越是觉得宁家人不是个东西,更是恨得咬牙切齿,在这一刻。宁云城心里渐渐的冷下去,表情也跟着阴冷了起来。 而此时宁父口中不要脸的顾盈惜也焦急的家里等着宁云城拿钱来,顾娴的手术已经做完了,那十几万已经花了个干净,可是顾娴的病并不就代表移完肾就好了,她还要吃排异的药以及在医院多观察几天。每天住着这些病房都是钱。 她虽然舍不得宁云城拖着伤重的身体去找宁父要钱,可是她也没办法了。只盼宁伯父能看在宁云城身体不好的份儿上,给他几万营养费的钱吧,到时母亲也好能拿进口药吃,不用吃便宜的效果也不那么好的药了。 想到最近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顾盈惜只觉得自己脆弱得好像已经扛不住了,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姑娘,不知道为什么老天爷要这样折磨她。 慕家侮辱她。心爱的人她看得到却得不到,爱她的云城为她母亲捐了一个肾。母亲如今还躺在病房里,两个妹妹要读书,这些这样样都要钱。 书里白马王子都总是在灰姑娘落难的时候会出现,而顾盈惜心里也有一个灰姑娘的梦,为什么就没有白马王子出现来救自己呢? 顾盈惜越想越伤心,可是在顾娴面前却得强打起精神来,好不容易快盼到天黑的时候,宁云城终于回来了,可是他并没有给顾盈惜带回来好消息,在看到宁云城冻得已经发白的脸时,顾盈惜眼神都在发光,宁云城却只是羞愧的摇了摇头: “惜儿,我没有见到我爸爸。” 一听到没有见到宁父,顾盈惜只觉得希望好像一整天都落空了一般,医生今天来催了好几次让她交钱,她一直都拖着,本来全将希望放在宁云城身上,可是见他也没钱,顾盈惜简直快哭了出来,哆嗦着就道: “那怎么办云城?妈妈刚换过肾,今天早上发过烧,医生说有排斥现像,说要吃药,云城云城,宁伯父怎么这样狠的心呢?” 这些话正好说宁云城心上,他眼神阴狠了起来,一边安慰的将心上人抱在怀里,一边轻轻哄起了她来:“别担心,别担心,总会有办法的!” 以往听到这样的话顾盈惜总是会觉得宁云城一定有办法帮助她的,可在宁云城再一次没有从宁父手中要到钱之后,顾盈惜再听他这样说时,心里一股不耐烦的感觉便涌了上来,一把将宁云城推了开来,见宁云城踉跄着脚步撞在病床上后,顾盈惜有一瞬间的后悔,可是随即而来的压力又将她压垮了: “你每次都这样说有办法,没办法了!我不想我妈妈死,我也不想要你出事,你明白吗云城!”说到这儿时,顾盈惜心里涌出一个主意来,咬了咬嘴唇,眼泪如雨纷飞般,转身飞快的跑了。 宁云城伤口刚刚扯了一下,疼得厉害,上面包的纱布都感觉湿润了,可是看到顾盈惜就这样跑了出去,他忙想要去追,可走了几步腰疼得厉害,自然追不上了,只得痛苦的看着顾盈惜离开的方向,伸出去的手又垂了下来。 而这会儿顾盈惜跑出门之后直接拦了辆出租车,上车之后便抹了抹眼泪,坚强的道:“去达官贵人!” 她在达官贵人已经上过一段时间的班了,一直干的都是侍应生的工作,她一向洁身自好,虽然知道达官贵人的侍女有被客人看中而出台的,可是她一直都没有出卖过自己的身体,但现在顾娴生病需要钱,宁云城也拿不出钱来了,慕家还要找她要还二十万,她也没有办法了! 想到身上的重担,顾盈惜越发坚定了些,握了握拳头,在上班前换了衣裳之后,想了想,深呼了口气便将自己的衣裳扯了一些下来。 虽然已经决定要卖身还债了,可是真等到客人点了她出台之后,顾盈惜却害怕了起来,跟一个年约五十多岁的身材中等的男人说好了一夜要两千之后,顾盈惜换了衣裳哆嗦着就要跟人出去,刚走出达官贵人会所,那男人已经迫不及待将手摸在了她胸上。 陌生男人的气息让顾盈惜心里一阵阵的恶心,娇嫩的胸部被人用力揉捏,顾盈惜终于没能忍住,尖叫了起来:“我不要了,不要了。” 那男人愣了愣,没料到已经说好的事顾盈惜竟然会反悔,呆了一呆之后,冷不妨见顾盈惜挣扎之下一巴掌就打到了他脸上,顿时勃然大怒。 “你不要给脸不要脸的,你特么连钱都收了,现在才来装贞洁玉女给谁看!”说到这儿,中年男人火大的揪了顾盈惜的头发就要抽她。 他好歹也是不大一小一个体面的人物,如今被顾盈惜给打了耳光,不止脸上挂不住,心里也会没趣,正想揍顾盈惜一顿自认晦气另外再找个女人泄火时,也不知旁边何时站着一个披着长头发,嘴里叨着一支烟,大冷的冬天,穿着一件牛仔外套,里面只是一件黑背心配与身上外套同色的牛仔长裤的男人掏出了打火机来。 “女人不是用来打的,而是用来疼的。”这男人声音低沉,一边说着话时,打火机便‘咔咔’的被他按了好几下,火光一会儿亮一会灭,照出他那一张留着满脸络腮胡,看不出长相的脸来。 “关你什么事?”老男人揪着顾盈惜的头发,一看到有人来打断自己的话,不耐烦的回头冷冷望了他一眼。 那高壮的长发男子咧嘴一笑,露出满口的白牙来,偏了头将烟点燃,深呼了一口之后这才将烟一弹,‘呼’的一下只见一阵红光闪过,烟头便被丢进了旁边的草丛里,那高壮的男子将身上的外套一脱,露出里面只着黑背心的壮硕身材,胳膊肌肉纠结,将衣裳丢给顾盈惜间胳膊露出力量的线条来。 “拿着!”他话一说完,一拳便老男人脸上揍了过去。 ‘嘭’的一声巨响,老男人惨叫了一声,一把抓着顾盈惜便朝地上倒了过去。 顾盈惜眼见正要倒在这老男人身上时,花容失色间,一个有力的大手将她胳膊抓住,直将她扯得生疼,身体被一股大力逮住,鼻子突然一疼,撞进了一个坚硬的结实胸膛里!(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今天没有了~ 乃们虐我千百遍,我还是待乃们如初恋,谁敢说这不是真爱。。虽蓝只有一更,但却是四千字的大更~我要小粉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