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大义 - 重生女配

第一百一十三章 大义

人都说脑子有毛病不可怕,只要坚持治疗不要放弃,总有会痊愈的一天,现代医疗科技各种发达,就连精神有疾病坚持治疗都会有康复的时候,可是宁云城以前看着是正常的一个人啊,没想到宁云欢还真将他看走眼了,现在才看到他有为爱疯狂的一天! 手术室里顾娴的手术进行得十分完美,顾盈惜先是守在手术室前一整天,这才进了宁云城的病房里。 宁云城已经摘完肾十几个小时了,早就已经醒了过来,不过这会儿看上去脸色有些青白,但精神却十分好。顾盈惜拿了一旁放着的汤喂他喝,宁云城一脸幸福的模样。 “云城,你受苦了,你放心,你对我的好,我都记在心里,永远不会辜负你的。”顾盈惜这会儿真恨不得将心也掏给宁云城,只觉得上天赐给了这个对自己一片真心的男人,她真是死也无憾了。 得到心上人的表白,宁云城原本还有些苍白的脸上露出幸福的神采来,刚想开口说话,巡房的一大群医生便已经打开了门进来。被人打断了自己即将开口的真情表白,宁云城脸色十分难看,顾盈惜也有些羞涩,不好意思的端着汤跟着站了起来。 几个医生的表情十分难看,为首的一个年约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表情有些严厉:“放过屁了吗?” 顾盈惜僵了僵,只觉得说起这些**的事情十分害羞,可偏偏这医生还在等着她回答。她其实也不知道宁云城放过屁没有,她刚从顾娴那边过来不久呢,因此看了宁云城一眼,宁云城不舍得心上人尴尬,表情难看道:“没有,怎么了?” “既然没有,你刚做过手术,难道没有告诉你,最好不要吃东西吗?”后面的护士恨恨的瞪了顾盈惜一眼。气愤道:“我之前跟你叮嘱过的顾小姐。”主治医师的脸色十分难看,她是负责宁云城这边病房的,巡房过这一次就要下班了,可没料到宁云城这边竟然出了这样的问题。 “我,我……”顾盈惜的眼圈儿有些发红了,她之前只关心顾娴的手术不知道成不成功。哪里会想到宁云城这边,这个护士好像确实跟她说过什么,可是她全都忘记了,这会儿被人一指责,顾盈惜可怜兮兮的就流起了眼泪来,“都是我的错。云城,云城。你没事儿吧?” 她声音有些凄凉,几个刚进来的医生护士们都表情十分难看的见她流着眼泪上摸摸宁云城的脑门儿,像是要探他没有发烧的样子,又摸摸他的胳膊腿儿,几人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好在你也只喂了些汤,在没有放屁之前不要吃东西,免得肠道粘了起来。这样的道理顾小姐不知道吗?”那医师看不过去,忍不住又多说了一句。顾盈惜孝顺母亲他们都知道。这在医院里顾盈惜的孝顺是出了名的,可她再孝顺也不能乱整,宁云城本来捐了个肾出来,以后身体会差一些,这时就要好好调养,免得出了什么事儿。 医师本来是为了宁云城好才多说了几句,可他话音刚落,宁云城见到心上人被喝斥,就有些不满了起来,冷冷的扬了扬下巴,目光冰凉: “这些事情我们都知道,就不用你多说了。”他清冷的嗓音让众人不知该说什么才好,那医生自讨了个没趣,也懒得管他,领着人给他量过体温又检察了一番伤口之后,几个医生之间讨论了几句,看也没再看这两人一眼,鱼贯都出去了。 宁云城虽然少了一个肾,可是如今却得到了顾盈惜的爱,快乐得就像得到了一世界一般。 这会儿宁云欢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无语得简直不知要对他的行为说什么才好。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将这事儿跟宁父宁夫人说一句,宁夫人最近坚持复健,情况才稍好一些,如果要是知道自己辛苦生出来的儿子又好不容易养到这么大,现在挖了个肾来孝敬丈母娘,不知该气成什么样子了。 顾忌着宁夫人的身体,宁云欢就是知道宁云城割了一个肾也不肯将这事儿告诉宁父宁夫人听,可是宁云城却顾不得这么多了。 最近慕家人已经心狠手辣的来找顾盈惜还钱,仅剩的十几万都已经给顾娴当了手术费,顾家哪里还交得出来钱,顾盈惜被逼得天天不停的哭,宁云城看在眼里,疼在心中,因此不顾自己手术才刚完十来天左右,就已经又到了宁家这边守着。 上次最后一次来到宁家时,是他没有摘肾之前,可是那时宁父就已经不准他再进小区别墅了,宁云城如今刚手术完,身体不好自然不可能去硬闯,因此只守在小区门边往外望,他不相信自己天天过来守着,总有一天能有逮到宁父的时候。 也不知是不是宁云城脸色惨白身材单薄的原因,小区门口那个当初救过宁父的保安小张这会儿看到宁云城时也有些同情了起来,在他连坐了两天之后,终于没忍住,直接给宁家里打了个电话。 因这个小张当初曾从顾少淘手中救过宁父一次,宁父为了表示感激,给过他自己的手机号码,这会儿一看到小张打电话过来时,宁父还觉得十分吃惊。当日那个小张虽然帮了他一回,可是后面宁父不是喜欢欠人情的性子,自然是好好报答了他一回,别说其它的,就是在金钱上就没有含糊过,这个小张也懂事,就算如今还在小区当门卫,却从来没有主动找过自己,这会儿竟然突然打了电话过来,宁父有些疑惑的就将手机接了。 “小张,有事吗?”宁父开始脸上还带着笑意的,谁料随着那保安一开口,他脸色就跟着有些难看了起来,“你说什么?” 这会儿宁父正在医院中陪着宁夫人复健,最近一段时间里,宁夫人复健的效果已经显示出来,她说话时已经不像开始那样困难结巴了,现在端着水杯也不会哆嗦,宁云欢站在旁边替她一手端着水杯一手拿着毛巾,见宁夫人将杯子接过去喝水了,便拿着毛巾替她擦起额头上的汗珠,一边也跟宁夫人一般侧起耳朵开始听宁父在说什么。 “云城身体不好?”宁父这话让宁夫人一下子表情有些复杂了起来,虽说她心里对于宁云城十分失望,可在听到儿子身体不好的时候,她仍是忍不住侧了头过去看,比手划脚的着急像是要说什么,只是因为才急中风过,说话本来就不像以前那样利索,虽说复健了一段时间,但着急之下仍是一个字都蹦不出来。 宁云欢忙替她拍了拍背,又将杯子接过来放到了旁边的桌子上,这才安慰宁夫人道:“妈,你别急,慢慢听爸爸说就是。” “他捂着腰?”宁父听到这儿,也不知儿子发生了什么事情,虽说对于宁云城为了顾盈惜来骗自己两夫妻的行为他心里是十分失望的,可到底是自己的儿子,如果他真有事儿,宁父也不能眼睁睁的看他不好,若真是有什么病了,总得拿钱出来给他治了。 想到这儿,宁父有些坐不住了,说了几句之后挂了电话就站起身来:“欢欢,你陪着你妈妈,我回去看看,你大哥他,小张说他好像有些不对劲儿,等了好几天了。” 在宁夫人住院这段时间,宁父几乎都住在医院里陪她,家中就只得保姆一个人看着,因此并不知道宁云城已经在宁家小区外等了他好几天的事情,宁父这会儿不由猜测着是不是宁云城欠了赌债,人家找上门儿来将他打了。一想到儿子有可能被人揍,宁父更是急得团团转。 “我,也要去。”宁夫人一听到宁父的话,忙伸出右边能灵活动弹的手比了比自己,困难的从嘴中鳖出两个字来。宁父知道她担忧儿子,也没有多说,直接便点了点头。 因医院还是要回来的,所以宁云欢也没有收拾什么东西,见到这两夫妻都要回去,她索性直接端了水杯,临走时想了想又将降血压的药给捎上了,她猜测着宁云城这趟过来恐怕他割了肾救顾娴的事儿肯定是瞒不住了,宁夫人情况才刚好一点儿,宁父身体也不是很好,若是真出了个什么意外,她有个准备也好。 想到这儿,宁云欢又借口宁夫人情况不稳定,找了个医生跟着一块儿上了车,车子才朝着宁家方向开了过去。 车子里宁夫人捂着胸口儿像是有些喘不过气来,宁父开始听到宁云城身体不好有些着急,这会儿上了车反倒是冷静了下来,想到上次女儿说过找人盯着宁云城的话,他忙就问宁云欢道: “欢欢,你上次说找人看着你大哥的,你大哥最近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宁父这会儿不那么慌张了,心里就开始有些疑惑了起来。他的儿子身体如何,自己心中是清清楚楚的,应该不可能会生什么重大疾病才是,更何况宁云欢还派人盯着他,如果宁云城真生了什么病,女儿肯定会和他们说一声的,这会儿宁云欢不声不响的,宁父心里一股不好的预感,便涌了上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只有一更亲亲们,今天不用等了~ 改了十来分钟错字,所以晚了几分钟,如果还有错别字,那一定不是我的错,绝壁是月亮惹的祸! 另外。。。我昨天求了小粉票,居然果然竟然最后傲娇真的不投给我!算乃们狠!哼哼,我去厕所里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