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无奈 - 重生女配

第一百一十二章 无奈

更何况顾盈惜还是个身份地位都很低的人,可就这样的人也不愿意白白嫁给一个傻子,反倒要用钱来换慕家才能替慕谨言娶到她,这在许多人眼里,就是这么一个事实! 也正因为如此,当时在同田玉馨喝茶的几个妇人见到这样的情况之后,险些没笑疯,这样的事儿根本捂都捂不住,半天时间功夫,早在圈内传遍了,以前人家只是笑慕绍华一世英明,可却有个傻儿子。 但现在人家却是嘲笑慕谨言实在是太傻了,慕家因为有这个傻儿子,根本没人愿意嫁给他,慕夫人反倒要用钱才来替儿子买个媳妇儿回来! 这个消息传得很快,再加上背后有人推波助澜,自然更是越传越夸张,早晨兰父还特意带着林敏以亲戚的名义去‘慰问’了受伤的慕夫人一回,得到了第一手的消息,兰陵燕当然也就知道了。 “难怪,慕夫人会给我打电话。”宁云欢这会儿忍不住笑了起来,幸亏她没有再吃东西了,否则还得再喷一回不可。 顾盈惜也不知道是从哪儿来的奇葩,以为自己这样舍生取义,顾家人会念着她的恩情不成? “她是不是电视剧看多了,真以为慕谨言是娶不到老婆了,只有她才能舍身屈就?”宁云欢说着说着,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慕家这样的世家大族,不管是地位底蕴都不是普通富贵人家能比的,不知整个华夏有多少身份地位低一些的人想抱到慕家的大腿。慕谨言再是傻,可他好歹也算是慕家正经嫡出的二公子,许多讨好慕家的人也不知有多少愿意将女儿送过来跟慕家拉上关系。 只要慕夫人愿意,她可以让慕谨言这个傻名在外的儿子左拥右抱三妻四妾的生活都可以!顾盈惜不知从哪儿来的自信,认为慕谨言是娶不到媳妇儿只有她屈就的,她自己又不是什么好东西,身边男人们的关系她还没有弄清楚呢,这就想要去嫁慕谨言。 在慕家这些知情人的心中,恐怕不知道是个什么感受呢! 宁云欢捧着肚子笑得直喊肚子疼。兰陵燕看她笑得眼泪都快流出来的样子,也跟着扬了扬嘴角将她拥在怀里,看她在自己怀中笑得直打滚的模样,不由低头在她嘴角边轻轻吻了吻,为了哄她高兴,又道: “慕田氏可气得不轻。这下子估计还真没人敢和慕谨言结亲了。”就算是再想讨好慕家,可是要明目张胆背上一个卖身求荣的名头,只要有脸面的,恐怕都不乐意了,慕家就算给再多好处,也难以替儿子找到一个门当户对的姑娘。也因为这样,田玉馨在顾盈惜自茬时气得脸色发青。不过上午有许多人去看她笑话,她一直强忍着,直到后面才暴发而已。 “她已经将顾盈惜扣了下来,可有好戏看了。” 宁云欢想像得出来慕夫人气得不轻,因为从她中午跟自己打的电话宁云欢就听出来了,这会儿听到顾盈惜被扣了,忍不住又笑了笑。这才抱着肚子‘唉唉’喊疼了。 兰陵燕好笑的伸手替她揉了揉,外头服务生才重新将饭菜送进来了。 笑了半天。又重新填饱了肚子,兰陵燕在媳妇儿离开时,拍着她脑袋道:“慕家的威胁,你别管,我倒要看看他们想要怎么样!” 宁云欢自然点头,顾盈惜跟她没什么关系,慕夫人让她将顾盈惜看好实在是无理取闹,不用兰九提醒,她自己也不会将这事儿放在心上的,下午本来准备再去医院陪宁夫人复健的,可谁料到本来她没放在心上的事儿,反倒主动找上了门来! 手机响起时,上面一串星号正不住跳动,宁云欢本来还站在路边等保镖兰格将车子开过来,这会儿电话一来,她皱了皱眉头,才接了起来: “你好。” “宁小姐,你能来慕家一趟吗?”那头田玉馨的声音响了起来,似是压抑着极大的怒火,语气有些阴沉:“顾小姐说是跟你有好友关系,希望你能过来将她接回去!” 听到这儿,宁云欢倒真是有些奇怪了。 自己跟顾盈惜之间根本什么关系也没有,但田玉馨却总是好像以为顾盈惜就归她管着的似的,之前打电话让自己将顾盈惜看好,后面则是又要让自己去慕家将顾盈惜接回去,宁云欢看顾盈惜倒霉才高兴,谁会救她出火坑? “抱歉了慕夫人,恐怕您说错了,我跟顾小姐并没有什么关系,也更不是好友,我下午还有事,不可能去接她。”宁云欢本来还想看笑话的心情因为田玉馨打的电话而有些烦燥,刚想直接说声再见,田玉馨就厉声喝道: “宁小姐!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大家本来是亲戚关系,有话好好说就算了,我看在兰陵燕的份上不和你计较,否则你要再不来,顾盈惜就不要想回去!” 顾盈惜回不回去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宁云欢嘴角不住抽搐:“慕夫人,我敬酒不想吃,罚酒也不想吃,我跟你说过,顾盈惜跟我没有什么关系,你的心情我很能理解,看在慕家跟我老公有亲戚关系,之前的话我就当做没听到了,顾盈惜回不回去,全看你自己了。” 将田玉馨的话顶了回去,宁云欢没等田玉馨再开口时,很快就道:“我还有事,先失陪了。”说完这话,宁云欢果断的将电话挂了! 慕家里田玉馨气得脸色都有些扭曲了,听着电话里传来‘嘟嘟’的忙音,面色铁青! “实在可恶,什么东西,也敢挂我的电话!”田玉馨简直想将自己手中的电话给捏碎,她表情十分难看。一旁的顾盈惜吓得浑身直哆嗦,跌坐在地上颤抖得说不出话来。 她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本来是想要牺牲以挽救母亲的性命,可是慕家根本不领情不说,反倒将她抓了起来,顾盈惜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打蒙了,她试过挣扎叫喊,可是根本不管用,慕家仗势欺人。将她私自扣押了下来,但她却没办法挣扎。 “宁云欢根本不承认跟你有关系,也不来接你。”田玉馨深呼了一口气,压下了心头的愤怒,很快冷静了下来,直直的盯着顾盈惜看:“顾小姐。如果宁云欢跟你没有关系,你就不要怪我了。” 就这样的一个东西也敢来丢慕家的脸,当初好歹自己儿子也曾救过顾盈惜一回,末了慕家还借了她二十万替她母亲治病,可没料到就是这么一个小东西竟然敢来暗算慕家,若不是因为怕儿子受伤害的原因调查过顾家。恐怕她都要以为顾盈惜是丈夫的政敌故意派过来让慕家丢人的! 可惜这个姓顾的女人实在太蠢了,把柄一大堆。不可能有哪个不长眼的会看中她来当棋子,唯一可能的就是这个女人想要麻雀变凤凰,借着自己的儿子当踏脚石,想要攀上慕家了! “不,不可能的。”顾盈惜也不是傻子,她在知道凭自己的本事逃不脱之后,就开始想起了办法来。只是她认识的人中没有什么是有权势的,宁云城有些钱。可他现在连宁父都见不到,根本不可能帮到自己。 而谢卓尹倒是有本事,可是他一回家去便没了音讯。本来顾盈惜跟慕二公子慕谨言倒是有些熟悉,可是慕夫人根本不让她见慕谨言,在田玉馨说了不准她离开之后,顾盈惜实在想不出还有谁能帮自己的忙。 顾娴生了病在医院里,她又怎么忍心让自己的妈妈拖着病体来受慕家人的羞辱?思来想去,顾盈惜只有想到要找宁云欢来帮自己的忙。 只盼她看在自已与她也算认识的份儿上,再加上又有云城的关系,她会来救自已!最重要的,是她想兰九哥想得心都发疼了,希望宁云欢过来时,自己能借着她的关系看到兰九哥一面,以解自己的相思之苦! 想到慕家的霸道以及自己对兰陵燕的暗恋,顾盈惜心又疼了起来,她从没有伤害过别人,不知道老天爷为什么要这样残忍的对她! 田玉馨有些厌烦的看了哭哭啼啼的顾盈惜一眼,心里恨不能拿刀捅死她,“我自问待你不薄,没想到你不止不知感恩,反倒来坏我谨言的名声,我警告你,两天之内将二十万还回来,否则我直接将你送到警察局去!” “不,不,不!”顾盈惜一听到田玉馨的话,顿时大惊失色,一边拐了腿跪在地上,冲田玉馨叩头道:“慕夫人,求求你大发慈悲,不要这么残忍,我没有坏谨言的名声,我,我是想照顾他的,我是想报恩的夫人……” “闭嘴!”田玉馨眼神冰冷的看了她一眼,一想到早上的情景这会儿还七窍生烟:“你什么东西,也配来报恩!想要嫁我儿子,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凭什么!” 顾盈惜眼泪止不住的流,表情虚弱而又苍白得透明:“慕夫人,我真的没有要高攀谨言的意思,我真的只是想报恩而已,求求你放过我吧……” 田玉馨冷笑了两声,道:“你不想要高攀?你不想要高攀你觉得你配得上我儿子?不过是个残花败柳……” 这残花败柳几个字一下子就戳中了顾盈惜心里的痛处,她被人轮过,这一直是她心头滴血的伤疤,她不知道慕夫人为什么明知她难受,却偏偏要这样说她,就因为她被那些混混侮辱过,所以她身体脏了,配不上兰九哥,每当午夜梦回时,明明心中想那个如同神祗一般的男子想得心头都痛了,可她却自卑得不敢再与他说话! 她都这样痛苦了,慕夫人也是女人,为什么要这样讲她? 上次在宁家里当着兰陵燕的面自己说被人碰了,当时她的心已经如同有刀子在割她一般,疼得她恨不能去死了,好不容易她如今假装平静了,可为什么慕夫人还要不放过她? 重重刺激之下,顾盈惜终于忍不住了。尖声哭叫了起来: “我不是高攀,我没有!谨言他只是傻子而已……”她愿意嫁给慕谨言,只要田玉馨愿意帮助她养顾家人,她愿意侍候慕谨言一辈子的,为什么她一片心慕家人却要来误会? “你给我闭嘴!”田玉馨气得快要发疯,顾不得自己身份地位正要起身抽她一耳光时,一道带着笑意的温文尔雅的男声却突然响了起来: “妈妈,什么事情将你气得这样厉害?” 慕谨之拉了表情有些天真的慕谨言进来时,正好看到田玉馨大发雷霆的样子。不由笑了笑,意味深长的看了好像懵懂无知的弟弟一眼:“这不是陪谨言玩的顾小姐?” 顾盈惜身体先是一僵,接着低垂下了头,从慕谨之两兄弟站的角度看过去,只见她咬着下唇,下巴尖细得厉害。脸色惨白,扎成一束的马尾已经有些凌乱了,露出洁白的脖颈来,虽然长相不是绝美,可是却有一种楚楚可怜的姿态,这跪坐着的姿势。更让她挺翘的丰臀更显得诱人了些。 “不要脸的东西,还想要嫁给谨言。”看到儿子过来。田玉馨的脸色稍稍缓了缓,但说起顾盈惜时,表情还是十分的难看。 慕谨之忍不住笑了起来,上次在林家中他无意听到算是表弟的兰陵燕新娶的妻子曾提起不相信谨言是傻子,慕谨之当时就吓了一跳,他以前从没有想过自己的弟弟是不是装傻的,毕竟出身在慕家这样的世家里。如果不是傻子,谁会去装傻? 这简直就像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一般。慕家的资源如果慕谨言不傻,肯定是会有他一份儿的,可是他傻了之后,父亲慕绍华就全力培养了他,整个慕家的势力全都为他造势,也正因为如此,慕谨之一直以来对于这个弟弟都抱着十分宠并有一种类似于亏欠他的愧疚情绪。 从小到大,只要是谨言喜欢的,他都会给,甚至相比起父母对谨言的宠爱,他对于谨言更是要维持得多! 这样的傻弟弟,傻了好多年的弟弟怎么会是傻子?他怎么会装傻而抛弃慕家的资源不用?慕家人口简单,又没有谁会因为他清醒就要他的性命,他怎么会装傻? 慕谨之开始当这事儿是一个笑话,只是后面却突然警醒了过来。 他只当慕谨言如果是不傻的聪明人,慕家的资源会与他共同,可是如果慕谨言不傻,他要的也不止是慕家的一半而已呢?他毕竟只是个次子,就算他往后走仕途慕绍华会帮助他,可是这帮助也是有限的,不像是自己,身为长子,以后如果没有意外,慕家肯定是自己的。 要是谨言有野心,他想要的若不止是慕家而已,如果他不是真傻,而真的像是那位宁小姐所说是装傻的,那么因为他从小受伤因病而变傻,父母会对他有愧疚,因此对他更加爱护几分,而自己也因为这个弟弟什么也没有,不会对他加以防备。 最为重要的是,要是慕谨言真有什么野心,他伪装了足足十几年,这种心性,实在是可怕! 想到这些时,慕谨之当时险些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他虽然不想怀疑自己的弟弟,可细细想想慕谨言实在是太值得让人怀疑了,外头人人都知道慕家二公子是个傻子,但就像宁云欢说的,若真要细想他做过什么傻事而让人想起他是个傻子,却根本没有人说得出来。 好像只是因为大家都认为慕谨言是个傻子,所以多年下来已经习惯了,他就是什么傻事也没做,人家也会当他是个傻的! 慕谨之一想通这个关节之后,对于这个弟弟便心里有些复杂了起来,不止是有些心寒而已,更是生出了警惕。 他自认自己对谨言不薄,如果弟弟真的是装傻的,那么以后本来该情同手足的两兄弟,肯定会走到不死不休的结局,但慕谨之不甘心,他跟慕谨言同母所生,感情一向很好,他不相信自己的弟弟会想要生出什么对自己不利的心思。 因此这些日子以来,他都在暗地里调查谨言,也在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目前为止他虽然有怀疑,可是却没有发现什么真正的破绽。 这会儿顾盈惜来到慕家。慕谨之心里生出一个念头来,指着顾盈惜就对弟弟笑道: “谨言,这个顾小姐说是想给你当媳妇儿呢,你喜欢吗?” 顾盈惜身体不干不净的,而且出身也不高,一般上流社会的人找身份低下姑娘玩玩也就算了,真正结婚的那可是凤毛麟角,小说里面灰姑娘的故事毕竟只是假的,许多身份高贵的公子哥儿就算是跟出身普通的女人有真爱。也绝对不可能娶回家里。 婚姻大事就算到了现代,其实也是讲究门当户对的,越是身份高的人对这一点越是看重。 慕谨之自己就是这样,往后娶的妻子只会是给自己添加助力的女人,他不相信慕谨言如果真在背地里打什么主意,会同意娶顾盈惜这么一个女人。玩玩也就算了,若他真娶了,以后绝对会成为整个圈子里的笑话,父亲慕绍华也会因此对他失望,不可能会让他掌管慕家。 “媳妇儿?大哥,什么是媳妇儿啊。能吃吗?”慕谨言眼里先是闪过一道冷光,接着才伸手到嘴里吃了起来。有些疑惑道:“有冯妈妈煮的饭饭好吃吗?” 慕谨之只想着慕绍华不可能会将位置交给真答应娶顾盈惜的慕谨言,但他却没想过,慕谨言有可能会直接将慕绍华干掉而上位,他根本没想过这样的事情,因此自然便疏忽了这一切,所以才会想出要借顾盈惜试探慕谨言的想法来。 这会儿听到慕谨言天真的疑问,慕谨之心里一松。笑着道: “当然不是,你不是喜欢顾小姐吗?留她下来陪你玩。陪你吃饭,陪你睡觉。” “这就是媳妇儿吗?”慕谨言像是有些好奇的样子,接着欢快的拍起了手掌来: “那好也,我要媳妇儿,我要媳妇儿!” 他这副表现彻底让慕谨之放了心,说到底,慕谨之也不愿意怀疑自己的兄弟,这会儿见他天真无邪的样子,对于自己前些日子怀疑他的事情,慕谨之此时心里有些后悔了起来,连忙便要开口时,慕夫人田玉馨则脸色铁青: “胡闹!什么媳妇儿,也不看看她配不配!” 慕谨言一听这话,顿时像是被吓到一般,嚎啕大哭。 田玉馨自然舍不得儿子哭闹,忙又哄起了他来。 宁云欢根本没有想到自己今日没去慕家结果使得自己好不容易种在慕谨之心里的怀疑种子因此而被拨除,若她猜到这个事儿,她就是再不待见顾盈惜,再希望她倒霉,也肯定会去慕家了! 在一件事里,顾盈惜的女主光环再次发挥了作用,让她不止误打误撞的破除了慕谨之对于慕谨言的怀疑,变相的,也算是保护了慕谨言一回,使得宁云欢本来想歪出来的事情,又被她无意间的举动抹回了原位。 慕家到底没有真将顾盈惜给弄死,田玉馨就算再恨顾盈惜,可这回顾盈惜到底将事情闹大了,使慕家成为了笑话,明面里肯定不可能将人给弄死了整出把柄来,因此关了顾盈惜两天之后,依旧是将人给放了回去。 只是慕家却开始追讨起之前顾盈惜借去的二十万来,本来这二十万田玉馨是没有看在眼里的,纯粹只当这钱是给儿子买玩具买新新奇了,没指望过顾盈惜会还回来的。 可谁料到她为了表明自己的清白与纯真,也为了表明她并不是那种平白无故要人家二十万的女子,因此十分有志气的写了欠条给慕家。 这下子慕夫人拿着现成的把柄,当然是追着顾盈惜还债了,一时间逼得顾盈惜无可奈何,在走投无路之下,好几回险些没有崩溃去死。 顾娴的病已经不能再拖了,而当初借慕家的二十万剩了约十七万的样子,肯定是不能在这个时候还回去的,为了避免慕家将钱强行要回去,顾盈惜虽然舍不得心上人给母亲捐肾,可这会儿也逼于无奈了。 一边宁云城检察了身体之后,各方面与顾娴还算是稳合,两人血型都是一样的,因此皆大欢喜之下,很快的宁云城割了一个肾移到了顾娴身上。 这个消息宁云欢知道的时候,简直是对宁云城无语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第二更与第三更~两更合一的六千字大更哦~小粉票赶紧到我碗里来,如果木有小粉票,明天就没有加更了亲亲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