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捐肾 - 重生女配

第一百一十章 捐肾

媳妇儿笑了,兰陵燕眉宇间的阴森这才散去了几分,也跟着笑了起来,隔着电话他的声音传过来时都少了几分冰冷,多了几丝笑意: “放心,会没事儿的。”刚刚他派去的人已经给他回过电话,宁夫人这种情况属于急中风,虽然肯定会多少留下几分后遗症,可却并不是致命的,再加上她发病时间不长,当时发病后又是靠着沙发而不是头朝下,宁云欢两父女又没移动过她,所以只要检查一下,没有其他的大问题,手术都不用治,只要中医养着,等人醒了之后再慢慢做一段时间复健就好了。 丈母娘的发病虽然突然,可也没有让兰陵燕多意外,毕竟当初在算计宁云城时,他就已经想到这一天了,早就有着准备。虽说这样冷静就未免显得有些过于冷血,可是兰陵燕天性如此,连兰意他都并不是那么亲近,对于宁父宁夫人虽然保持着一定程度的尊敬,可也并不防碍他做事,但这些情况,他的妻子就没必要知道了。 宁云城回家要钱之后,对于他的事儿宁云欢就上心多了,也幸亏有这事儿吊着,对于林敏的不喜与挑刺,宁云欢也不像是之前总紧绷着,就连儿子被抱走的不舍也消淡了许多。 那天宁夫人昏倒之后,第二天便醒了过来,虽然医生说了不用做手术,可还是留了后遗症下来,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反应也慢了许多。 看到母亲这个样子。宁云欢心里自然是有些担忧,兰陵燕最近为了替岳母出气,更是将宁云城逼得紧了些,在这样的情况下,宁云欢本来以为自已会等到宁云城回来找宁父要钱的消息的,可谁料宁云城没等到,反而她派去盯着宁云城的人却给她带回了另外的消息回来。 顾盈惜最近有了从慕谨言那儿借来的二十万之后,自然准备将这些钱用来给顾娴做手术,可谁料到二十万倒是有了。但之前顾家人却都忘了考虑肾源的问题! 若是要等着自愿者来捐献,整个华夏国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等着这肾源,都是排了号的,若是依着先后顺序来看,顾娴就是再等五年也不一定能排得上,而她的身体已经到了十分严重的排血尿时期。如果要急着换肾,就只有在黑市里找人买了。 可是顾盈惜打探过,要在黑市中买一个肾,恐怕最少都需要三五十万的价格,而且依顾娴急需要肾的程度,恐怕价格还得再高一些。 顾盈惜是个孝顺的女儿。她手里最多只有慕谨言借给她的二十万而已,再多的是一分都没有了。被逼迫之下,坚强不屈的女主无助而痛苦。 本来她的男人中谢卓尹如今被带回了谢家,好长时间她都没有看到了,在自己最痛苦最无助的时候,谢卓尹竟然不能帮上她的忙,顾盈惜完全是将谢卓尹当成了负心汉,已经心里不对他抱有希望了。 而慕谨言这边虽然能借到钱。可是自己已经找他借了二十万,无缘无故的。慕谨言为什么还要再借她几十万?更何况慕谨言只是一个傻子而已,他手里就是有钱也只是少数,顾盈惜也不确定他会再借钱给自己,毕竟自己欠他的实在太多了! 无可奈何之下,她只有将主意打到了宁云城身上。 宁家有钱,虽说宁父宁夫人现在不待见自己,可是他们手里几十万肯定是有的,顾盈惜也不愿意总是找心爱的人要钱,她跟宁云城之间是纯粹的感情,她也不希望用钱来将自己两人之间的感情侮辱了,可是现实就是这么的无奈,她还是找宁云城开了口。 对于顾盈惜开口借钱的事儿,宁云城只觉得痛苦无比,他并不是觉得心上人这样找他要钱是不好的行为,毕竟顾盈惜就算是要他的心,他也愿意将心掏给她! 他恨自己的,是他没本事,不能照顾好顾盈惜,什么事情不能替她考虑全面,反而要让她开口来找自己借钱! 宁云城自己是没有一分钱的,他只有回家找父母要。也正因为早知道了这些事情,宁云欢正防着他,宁夫人现在已经被气得住了院,要恢复还不是一两天的事情,她不可能会让宁云城在这个时候还来烦宁夫人! 这会儿她也不得不感叹顾盈惜对宁云城的影响之大,在顾盈惜有了别人,甚至有自己拖后腿插手之后,宁云城对顾盈惜还是如同前世一般的不离不弃百般维护。 在宁云欢正感叹着男女主的感情坚不可摧的时候,宁云城也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追他债的人最近将他逼得更紧了些,而宁夫人避而不见,宁父则又心狠手辣,竟然见死不救不说,而且根本连十万块都不愿意给他! 不止拿不到替顾少淘顶下的赌债,更是连顾盈惜的哀求他都无能为力,一边追债的人则是将宁云城逼得更紧了些,在再一次想要去宁家要钱,却被小区的保安拦住说宁父不想见他以后,宁云城心里已经恨意滔天。 宁云欢从医院出来到宁家准备看看宁父时,就见到小区门口处宁云城如无赖一般死皮赖脸在门口不走的情景,他骂骂咧咧的正不停想给宁父打电话,但宁云欢之前就怕宁父对他心软,因此找兰陵燕使人将宁云城的号码在宁家里屏蔽了。 她谅宁云城是不敢换手机号码的,他现在穷成这个模样,就连平日吃喝都在顾家,他的手机号码当初是宁父办的,至少现在还不用他交钱,若是一旦换了电话号码,他恐怕连话费都没钱交! 打了半天电话,宁云城见联系不到宁父后,不由骂得更高声了起来: “爸爸,我也是你儿子。你怎么能见死不救?你这么心狠手辣,还不如当初不要将我生下来!”说到后来时,他又开始高声咒骂起宁云欢来。 在车子里听了半天,不用宁云欢指挥,前头开车的保镖就已经先给兰陵燕打了电话,宁云城骂了半天准备回家时,路上便遇到了找他要钱的赌场的人。 宁云城这会儿哪里还得出钱来,赌场的人狠狠将他捧了一通,扬言第二天再来之后。宁云城松了一口气,又怕又慌全身又痛的躺在没有人的大街上,终于忍不住‘呜呜’的哭了起来。 他本来是意气风发的贵公子,本来应该是与朋友们左拥右抱的风流生活,在遇着自己的真命天女的时候,他已经浪子回头。本来应该是与顾盈惜白首到老的,他曾不止一次的幻想过自己与顾盈惜的婚礼。 可没想到现在一切都变了,宁父宁夫人像是中了邪似的不再理睬他,自己可是他们的亲生儿子,可他们却如此狠心!这一切都是宁云欢给害的! 想到这一年多以来宁云欢不再像以前那样缠着自己,反倒处处给自己添堵。宁云城便越发心头恨了些,要不是有个宁云欢在。要不是因为宁父太过偏心,将宁家本来该属于自己的公司交给了宁云欢,他现在有了公司便能将公司卖了,到时将钱把赌债还了,也不用顾盈惜再求自己借钱,他就能将顾娴妈妈的病全负责,也不用落到这样的田地! 当初顾少淘要在求要找人将宁云欢给轮了之后杀死。自己还顾念着兄妹之情,本来还想找少淘要留她一条性命。可没想到她这样心狠手辣,对自己这个兄长却一点旧情都不念,早知道当初便不要阻止顾少淘对她动手了。 要是宁云欢死了,自己也不会再落到这样的田地,到时宁父宁夫人只有自己一个儿子,宁家的公司还是落到自己手上,也不会让自己落到现在无钱的地步! 想到这些,宁云城心里一股股的悔恨涌上了心头来,没有宁云欢之后他就能有钱的想法扎根在了他心里,让他越想越是有些激动了。 顾家里这会儿顾盈惜早就在十分不安的等着宁云城的归来,他去找宁父借钱了,如今顾娴正在医院中,当初借的二十万已经花去了两三万了,如果再借不到钱,这些钱花下去肯定是不够的,她这会儿只有将所有希望全押在宁云城身上。 可是在等了一天之后,看到夜里宁云城满身是伤的回来时,顾盈惜一下子崩溃了! “云城,云城你怎么了?怎么弄成这个样子了?”顾盈惜在看到宁云城嘴角边全是血的时候,顿时吓得眼泪滴嗒嗒的流:“是谁干的?是谁干的?” 除开顾盈诺两姐妹这会儿正在医院里守着顾娴之外,满脸阴郁之色的顾少淘也在家中,看到宁云城的模样时,他眼睛闪了闪,也跟着走了过来。 “没事。”宁云城坚强的抹了抹嘴上的血迹,一脸阴狠之色:“总有一天,什么都会有的,惜儿,你放心就是!” 顾盈惜当然相信自己的爱人,她犹豫了一下,连忙让顾少淘去找了碘酒等物过来替宁云城擦伤口,虽说在爱人受伤的时候就找他要钱有些不大好,可是自己妈妈的情况则是更急,因此小心翼翼就道: “云城,这趟你回去,见到宁伯父了么?今天医生又跟我说了,说妈妈的情况要早做手术……” 一提到钱,宁云城就是再坚强,这会儿也忍不住了,在心上人泪意迷蒙的眼神里,他心绞痛得就如同有人拿刀在他心口上剜着一般,虽然有些内疚,但他仍是咬了咬牙: “我没见着我爸,他现在只听宁云欢的,我明天再找他!” 顾盈惜一听到他没拿到钱,顿时便失望了起来,一脸的绝望之色,伸手捂着脸便肩膀微微抖动着脆弱的哭了起来:“那怎么办?妈妈越来越严重了,医生说如果再不换肾,她,她就活不了多久了……” 宁云城一听到这儿,大是着急,他就是想要将宁云欢给害死,可那也是需要时间的,短时间内肯定是不行的,他现在跟宁云欢都没有交集,连宁父的面也见不到,要怎么将她骗出来宁云城根本没有办法! 他本来准备等到开学之后再去学校堵宁云欢的,可现在听到顾盈惜说顾娴时间来不及了,顾娴可是自己的岳母,想到顾盈惜对自己的一片痴心,再想到顾娴生养了顾盈惜一场,顾盈惜的眼泪就像是注在他心间一般,烫得他浑身哆嗦,当下想也不想就道: “惜儿,不用说了!我明天就去验血型,我,我捐一个肾给顾妈妈!” 宁云城的话当下就让顾盈惜与顾少淘两人身躯一振!顾盈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没料到,没料到云城竟然会愿意捐一个肾给自己的母亲! 她没想到云城对她的爱竟然是如此的深! 顾少淘也震惊了,他知道宁云城一向是爱顾盈惜的,可是他没想到宁云城对顾盈惜的爱竟然会深到愿意为顾娴捐肾的地步! 少了一个肾对于男人来说意味着什么,他就是再不懂事,还没有跟女人有过亲密关系,他也是懂的! “宁大哥,你,你真要捐肾给我妈?” 顾少淘有些不敢置信的话,让宁云城一下子回过了神来自己刚刚说了什么!本来只是激动之下随便开口说的,可是这会儿话一说出口了,看到顾盈惜泪意迷蒙的脸,宁云城便觉得一切都值得了,因此顾少淘开口问过之后,他就坚定的点了点头: “是的,我爱惜儿,只要她快乐,她愿意跟我在一起,我愿意付出一切!” 顾盈惜哭倒在宁云城怀里,这一刻的她幸福得如同快乐的小鸟一般,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两人这夜自然是抵死绵缠!早上时顾盈惜浑身哆嗦着起来了,她跟宁云城昨夜狂欢到天亮,想到昨夜云城的勇猛,顾盈惜身下花瓣一紧,一股热流涌了出来的同时,身体又跟着空虚了起来! 她的身体已经被几个男人调教得十分敏感了,虽说经过一整夜的伐挞她已经累得很,可是敏感的身体想到昨夜的兴奋,却又有些忍耐不住! 云城对她是一片真心的,她也感动于宁云城对她的爱,可是她却不能让爱人这样为她牺牲!只要有那份对她的心,她已经很满足了! 最近宁云城为了借钱的事儿,脸上已经看得出来憔悴了许多,她不能这么自私!想到这儿,顾盈惜目光坚定,心下一个主意涌上了心头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四千字灰灰的一更,大家高兴么! 霸气侧漏的捐肾,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