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出息 - 重生女配

第一百零九章 出息

“欢欢,你也别怪你爸爸,他其实也是希望一碗水端平,毕竟是你大哥,如今公司给你了,我们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大哥被人害了,你,你原谅爸爸妈妈好吗?”宁夫人说到这些时,也觉得有些愧疚。儿子这些日子以来跟以前完全就像变了一个人般,她也看不过去,背地里也不知道多伤心,可到底是自己的儿子,真见他落到现在的模样,宁夫人也不忍心。 那些追债的人有多凶狠,宁夫人与宁父两人都见识过了,也真怕像儿子说的到时他还不起钱来会被砍手砍脚,自己的亲生儿子,宁夫人哪里见得他受苦,只是想着要将老本全交出去,宁夫人想到以后的生活,忍不住又想哭了起来。 “以后还不知道要怎么办,不过到底要将这个坎儿给过了。” 宁云欢递了张面纸给她擦鼻涕,一边又看着沉默不语,像是一瞬间老了十岁的父亲:“爸爸,你这次替宁云城还了,以后你们怎么办?”宁父两夫妻这样早便将财产分了,而且自己身上一点儿都不留钱,他们这样做完全没有顾到自己,可惜却是为了宁云城那样一个不值得的。 “我跟你妈你就不管了,就是生活节约一些,到时留些钱出来买套小房子将就住就是,我好歹还掌管宁氏的公司好多年,到时出去找个工作,怎么也能养得活自己的。”宁父早就打算好了,将钱还完之后。他就大不了厚着脸皮去找自己以前的老朋友们讨份工作,到时当个什么小主管之类的,也好挣些钱,自己跟宁夫人两人节约一些应该也够了。 虽说宁父从小不是什么官二代富二代的,可宁家家境也算殷实,从小到大还没吃过什么苦头,也根本没有缺过钱花,更别提出去寄人蓠下的工作了,他以前好歹跟那些他的朋友们还是平起平坐。要是真的一无所有反倒要在那些朋友们手下工作,从此腰背怎么也挺不起来了,不止是生活不好,而且还伤自尊,可就这样他也肯去干,宁云欢叹了口气: “爸爸。” “你放心。”宁父像是深怕女儿会不同意一般。也怕她觉得自己偏心了宁云城,忙就解释道:“这次我帮了他,你大哥吃了教训,肯定会怕的,我特意迟几天答复他,只要他知道怕了。以后绝对不会再赌的。” 宁父说到这儿,宁云欢不由苦笑了起来:“爸爸。宁云城以后赌不赌我就不说了,可是我之前跟你们说过,我找人盯着顾少淘与宁云城的,你们还记得吗?”已经说到这儿,宁云欢自然要将宁云城的打算给说出来,她不信宁父宁夫人在担惊受怕了这么几天,一片慈父心为了宁云城着想。最后在发现宁云城是骗人的之后还不对他心灰意冷! “记得。”听到宁云欢的话,宁父心里一股古怪的念头突然间涌了出来。其实他们早忘了这回事,现在听宁云欢提起,两夫妻不由有心想劝宁云欢跟宁云城和好兄妹关系,毕竟是亲兄妹,不应该有隔夜仇的,谁料宁云欢接着说的话险些没将宁父给气疯了。 “宁云城确实曾输过钱,可是爸妈你们知道吗,他输的并不是九千多万,而只有一千多万而已,反倒是顾少淘,应该输了有七八千万之多。” 宁父的手开始筛糠似的抖了起来,宁夫人嘴唇哆嗦得厉害,像是有些没明白这话的意思:“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他们不敢相信自己的儿子竟然会如此算计自己,因此这会儿宁夫人不相信,又多问了一句。 “应该是宁云城为了讨好顾盈惜,才将顾少淘的欠债也背在自己身上,回来找你们拿钱还了。”宁云欢叹息了一声,还是将这事儿给说了出来,现在说出来宁父宁夫人两人是会受打击,可总比他们付出一切之后一直被蒙在鼓里,最后拆穿要好得多。 这次将事情瞒着并不是对他们两人好,反倒是纵容宁云城而已,说出来宁父宁夫人肯定是会难受,但他们心里同样的也会对宁云城生出防备来,这是宁云城第一次算计他们,早些知道了,有了心理准备,以后宁云城就算是再做出前世的事情,宁父肯定也不会冷不妨之下被气死了。 “……”宁父表情茫然的与宁夫人相互看了一眼,宁夫人脸色一瞬间铁青,突然间脸又涨得通红,一口血梗在她喉间,让她险些喷了出来,这会儿宁夫人胸膛不住起伏之下,突然间眼一瞪,直挺挺的就朝沙发背后倒了下去。 自己两夫妻这边心神不宁为他担惊受怕得要死,甚至为了他以后都决定换小房子渡日,宁父还愿意为了宁云城去上班,从此看人脸色行事,可谁料到宁云城竟然是为了顾盈惜来骗自己夫妻两人! 想到这些日子以来自己两夫妻的心情,宁云城却根本没替父母想过,他心里只有顾盈惜,哪管父母急得要死!宁夫人在知道这些真相时,顿时有些受不住了,眼前一黑,便人事不知。 宁父慌忙过来看时,宁云欢已经打了个电话给兰陵燕:“我妈气倒了。” 对于宁家发生的事情,兰陵燕当然一清二楚,听到宁云欢这话二话不说便另外打了个电话,宁云欢听到手机另一端他像是在找医生的声音传来,宁夫人这会儿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两父女也不敢移动她,挂了电话约二十分钟后,外头便有车子停在了宁家之外,一群人扛着东西进了宁家的别墅内。 几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在给宁夫人略略检察了一番之后,这才道:“夫人,幸亏你们没有移动,进一步的情况我们需要将宁老夫人带回去做个详细的检察。”宁夫人的情况已经是属于类似急中风了,因她年纪不大,看情况严重与否再决定要不要做个手术,加上发现得早,只要以后好好做复健,应该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下来。 宁父先一步跟着宁夫人一块儿上了车走在前头,宁云欢自己坐车走在后面,她正好有话要和兰陵燕说,因此没和宁父一块儿。 上了车之后让保镖开车跟着前面了,宁云欢这才重新拨通了兰陵燕的电话,有些气愤道: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宁云城回家要钱的事儿?” 兰陵燕确实是知道了,他也是故意没有告诉宁云欢的,他更是没有因为宁云城回家找宁父两夫妻要钱还债一事就因为老丈人与丈母娘的身份开一面,反倒让人追得更紧了些,这更是造成了宁父两夫妻的惊慌,宁云欢想到刚刚宁夫人被抬走,眼睛都有些发涩,死死咬了咬嘴唇,这才道: “你知道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告诉了你就会任由他们给宁云城钱?”兰陵燕的声音十分冷静,他听得出来宁云欢要哭了,这会儿语气有些紧绷,可却仍是冷静分析道: “如果是放过这一次,以后就会有无数次借钱的机会发生,若是不及时制止而让岳父母警惕,以后只会越来越麻烦。”他做事一向喜欢快刀斩乱麻,只问结果不管手段如何,这次逼宁父宁夫人是让他们对宁云城死心最好的机会,甚至从一开始他替宁云欢出了这个让宁云城与顾少淘两人上勾的主意后,就已经算计到有这么一天。 只可惜媳妇儿太心软了,她对宁父宁夫人两人狠不下心来,既然她不忍心,自己就瞒着她替她做,解决了这些麻烦,以后宁父不再上宁云城的当,收拾起宁云城来更顺手,也能让宁云欢玩得更痛快不是吗? 兰陵燕一向不喜欢跟人解释,可这会儿听到宁云欢隐隐的带着的哭音,表情越发冷厉:“古语有言,长痛不如短痛!现在心痛,总比以后要命来得好,看你这点儿出息,不准哭了!”他语气里带着一些威胁,可说到后来时仍是态度软了下来:“你要不喜欢,下次我不瞒着你就是了。” 他本来想这种肮脏事自己就干了,也不希望宁云欢纠结的,可现在她既然知道了,兰陵燕也不想瞒她,不过虽然答应以后不瞒她,可却没说过这样的事以后不会再发生。 宁云欢当然听出来了他对自己的妥协,这样一个强势的男人,就连在遇上兰父林敏的时候,都没有退却过半分,可是在她责备时他不止没有发火,反倒是跟她解释了这一大通,宁云欢又不是不知道他的心意,不过这会儿想到宁夫人,仍是道:“可我妈气病了。” 她知道兰陵燕说得有道理,这个时候宁夫人气病总比像上一世时宁父气得没了命来得好。 “是宁云城气的。”兰陵燕不会傻的这个时候将一切大包大揽的承认在自己身上,就像宁云城那个圣父一般,他从小的教育就没有教过他这样善良大方为他人着想。 听到兰陵燕毫不犹豫的将一切推到宁云城头上,宁云欢这会儿就是再气他行事不择手段,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我不管是谁气的,我只希望我妈妈没事。”(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第一更~ 乃们猜得没错,有第二更~我小粉票欠更还完了木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