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义气 - 重生女配

第一百零八章 义气

“爸爸,怎么了?难道我回来不开心吗?”说了几句,宁云欢见宁父累得很的样子,两鬓角头发都钻了不少的白发出来,见他也没有主动要提的意思,终于忍不住开口问了句:“还是爸爸最近身体不舒服?” 一说到这个话,宁父眉头皱得更紧了些,就连宁夫人脸色也有些难看了起来,一副疲累异常的模样:“哪里是你爸爸不舒服,就是有人成心让他不舒服的!只是这些事情你爸爸不希望你担心,所以才不提了。” 现在宁父退休了,公司都已经交给了兰陵燕打理,照来说他跟宁夫人这样的生活应该很悠闲才是,自己已经结婚了,最近又没有什么事好让他担心的,唯一还能让他记挂的,也就无非是宁云城了。 想到这儿,宁云欢心里也跟着烦了起来,最近兰陵燕的父母来了,兰父倒还好,林敏却看她不顺眼,她都几乎快忘了宁家这边还有宁云城的烦恼了,这会儿回来之后看到宁父的表情,想到宁云城她不由就想起了顾盈惜,脸色就十分的难看。 果不其然,宁夫人叹息了一句之后又接着道:“顾家那女人已经将孩子引了,不过月份大了……”宁夫人说着说着,眼泪就流了出来: “你大哥不争气,也不知跟谁学的,在外头欠了九千多万的赌债。”本来宁父已经叮嘱过这事儿不要告诉宁云欢的,可是宁夫人忍不住。自从宁云城回来要钱之后,那九千多万的债务就如同一座山重重的压在她心头一般,让她害怕得浑身哆嗦。 今天早晨宁夫人本来拉了宁父准备出去转转超市顺便逛一逛的,可谁料刚出小区门口便有人提了大粪朝他们车子泼过来,虽说是泼在了车子上,可也足够宁父吓了一大跳了,险些血压升高,要不是随身带了药吞了些,这会儿宁云欢要再看他们就只有进医院里了。 要债的人数次三番的找到宁家这边来。要不是这边是高档小区有保全,人家恐怕都要拧着红油漆冲进来泼他们了!经历过早晨的事件之后,宁夫人这会儿还怕得很,那些人口口声声说宁家要是不还钱,就要砍了宁云城的腿脚,还说要让宁家不得安宁。宁夫人是吓坏了,她这会儿六神无主的,之前虽然强撑着不想在女儿面前露出端倪来,可如今宁云城不在身边,女儿宁云欢就成了宁夫人的主心骨,听她自己主动提起这事儿。宁夫人自然将情况都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在听到宁夫人说宁云城欠了九千多万赌债时,宁云欢心里一股怪异的感觉就涌了上来。 本来让人撺掇宁云城与顾少淘两人赌博的事是她借的兰陵燕的人去干的。现在说起来宁父宁夫人两人这段时间的遭遇多少其实跟她有关,宁云欢想到这儿,心里不由有些内疚的同时,又觉得古怪。 她就是幕后主使,知道宁云城确实是欠了钱,可是并不是欠了九千多万,而只是一千来万而已。这九千多万就是除开他输的一千多万,其中还有八千来万的空隙。宁云城没有输这么多钱,反倒是顾少淘输了七八千万。 想到这儿,宁云欢心里猜测着应该是宁云城为了帮顾少淘一把,所以将顾少淘欠的七八千万钱也全算在自己头上,很大方的替他顶了! 上次顾盈惜在宁家这边被揭穿了怀了不是宁云城的孩子,没料到她倒是个有本事的,在这样不利于她的情况下也能将宁云城哄得对她死心踏地,不止是对她一个人爱得如痴如狂而已,更是连顾盈惜的家人他都爱屋及乌了,猜到这些,宁云欢越发心中笃定这笔九千多万的债务绝对是宁云城为了讨好顾盈惜而替顾少淘背下的。 兰陵燕的手下可不是普通人,他们逼债的手法足以能逼得顾少淘发疯,顾家不过是普通人家,就是杀了顾少淘称斤论两的卖,他也绝对拿不出一百万来,况且之前顾娴要做手术的钱还是找慕家借的,顾家一分钱都没有的,如今顾少淘欠了好几千万的赌债,顾家不能帮他,他自己肯定是还不出的,而顾少淘也不是个视死如归的人,在这样的情况下,顾家人也唯有将这笔债务让宁云城一概全担了,这才是顾家唯一的出路! 毕竟宁家虽然不是什么豪门世家,可比起顾家这种家境的人来说,其实还是日子要好过得多,这九千多万宁父虽然手里不一定有这样多的现金,可他若是卖了公司或者是卖了两套别墅再东拼西凑一些绝对能凑得出来,估计宁云城也是想到了这些,所以才主动将债务担下来,以此来替心上人分忧不说,顺便再讨好一下顾家! 只是宁云城这事儿倒是为了心上人头脑发热一时间逞英雄了,却没想过宁家何其无辜背上这样多债务,就算宁父倾家荡产拿得出这笔钱来,可是他为什么要为了顾家人而弄得这样的田地?更何况宁云城还真当这宁家就全是他一个人的了,就算是宁父现在没有失望之下将公司交给她,可他恐怕也忘了,宁家自己也该有一半,他愿意为了顾盈惜拿出九千多万就算了,可还没问过自己愿不愿意为了顾盈惜倾家荡产! 想到前世时在心上人与亲人妹妹之间,宁云城毫不犹豫的就选择了顾盈惜,也是用尽了方法将宁家全部骗了过去,让自己身无分文,最后死得凄惨的情景,宁云欢眼里便涌起冷意来。 最近这些天宁父两夫妻已经被吓得魂不守舍了,好一个宁云城,竟然为了顾盈惜这样不择手段。 而宁云欢这些天因为公婆回来以及儿子被抱到林家去养的事儿忽略了宁家这边,倒是让宁云城钻了这样一个空子!幸亏她今天过来了,宁父也还没有将钱拿出去,否则可真是让她白算计一场,什么打算都落空,让宁云城两人逃脱了! 虽说宁云城拿了钱也是还兰陵燕,其实这钱也就是左手交到右手最后又还到宁父宁夫人手里而已,但宁云欢猜测着这件事兰陵燕没告诉她的原因,恐怕还在宁父宁夫人身上! 这两夫妻还没有对儿子完全死心,否则这次宁云城欠了钱,宁夫人就不该怕成这个样子。毕竟宁云城是他们的独子,而且宁父两夫妻不像宁云欢一般,有前世的记忆,知道宁云城是不会回头的,反而会在名为顾盈惜的这条路上越走越远,宁父两人并不知道这些,对宁云城还抱着希望,所以替他还钱极有可能。 如此一来事情有一就有二,这次是兰陵燕替宁云城与顾少淘二人挖坑让他们往下跳,宁父两夫妻不忍心宁云城受苦拿钱替他还上了倒无所谓没什么损失,可若是哪天别人挖坑,宁父宁夫人要是再替宁云城收拾善后,就不可能将损失捞得回来,这就是一个无底洞,永远不可能有填满的时候! 从前世的事情来看,宁云欢就深信这一点,当初顾盈惜的男人们为了她就连亲人都敢算计,捧着大把的钱来讨好她,那种奢侈的生活简直挥金如土,金山都不够花,宁父宁夫人管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所以就是在宁云欢看来,这次宁夫人两人也不应该帮宁云城! 他不是喜欢逞英雄么?他不是喜欢打肿脸充胖子么?他乐意讨好心上人,愿意为了顾盈惜连父母都算计,这可是真正情深不悔,既然如此,宁云欢就要让他自食恶果! 上辈子顾盈惜与她的男人们情比金坚拆都拆不开,这一世宁云城同样被她迷得团团转,以前的自己太傻了,这一次宁云欢要给这些情深似海的男女们挑些事儿出来,不知道宁云城在知道自己债务加身,而宁父宁夫人又不能替他还的情况下,看他天天被追债的人威胁,还有没有心思再与顾盈惜风花雪月,看他麻烦一堆的时候,他与别人共享的顾盈惜之间,还能有几分深情! 想到这儿,宁云欢冷冷弯了弯嘴角,一边靠向了哭个不停的宁夫人,抽了张面纸替她擦了擦脸: “妈,宁云城输了这么多钱,那你们准备怎么办?” 说到这个问题,宁父有些尴尬,宁夫人则抹了抹眼泪,有些不好意思道:“到底是你大哥,也不能见死不救,那些讨债的人十分凶狠,我也不想云城有什么闪失。你爸爸也准备公平一些,反正已经将公司给你了,他手中有些钱,我也还有些珠宝首饰,再把这栋别墅卖了,凑一凑,应该也能凑齐一亿左右,到时保你大哥一命……” 早就猜到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因此宁夫人有些尴尬的说出这些话来时,宁云欢表情都没变。 毕竟宁云城是宁父宁夫人两人亲生的儿子,他们就是再恨宁云城,可父子也没有隔夜仇的,宁云欢猜到了这些,心里对于宁云城更加厌恶了起来。父母对他如此着想,可偏偏他还一心只挂在顾盈惜身上,为了她简直连理智都没了,也不知道顾盈惜身上是不是女主光环普照大地,才让宁云城被她迷得神魂颠倒。(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第二更~~妹纸们,还有小粉票吗?大家给我一张小粉票,我能橇起整个地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