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改姓 - 重生女配

第一百零六章 改姓

兰父愣了愣,突然间忍不住笑了起来: “中国有句古话,死道友不死贫道,我儿真是将这话表现得淋漓尽致,不愧是我的儿子!” 宁云欢在一旁听得心里吐糟,兰父明明一个从小在国外长大的人,却偏偏喜欢来讲几句文言文,说话时半文不古的,倒比许多人还要讲究。 在听到这两父子讨论儿子兰意的去向时,宁云欢心里是捏着一把冷汗的,但她就算是不想跟儿子分开,可她却不知道该要怎么去说。兰家挑选继承人的方式她是明白的,兰陵燕当时能熬得下来,她不敢保证自己的儿子以后要不要也走这样一条充满了危险与血汗的老路,几乎随时把脑袋挂在腰边,可人家兰家几百年都是这么过来的,自己最多只能不满怎么嫁给了兰陵燕这样的人,却对于兰家的规矩没有半点儿方法可使。 她很怕自己的儿子以后也要枪里来弹里去,时常冒着被人追杀的风险,提心吊胆的生活。可是她也明白,就算自己是不忍心孩子这样过日子,只要他生在了兰家,只要他姓兰一天,他就算能在兰陵燕的庇护下长大,可没有经历风雨的孩子永远不可能坐得稳兰家家主这个位置。 在兰家这个地方,永远不可能只凭身份就能镇压住那些牛鬼蛇神。 兰陵燕能守得了孩子一时,不可能一辈子守着他,若是兰意能走另外一条路,虽说离自己远一些。可只要他安全,宁云欢这会儿听着也不由有些心动了起来。 两父子在一旁商议着,兰父只想要将林家的势力收拢于掌心中,就算他知道这只是暂时的,有可能林茂山的打算还不止如此而已,有可能他只是将兰意当成一个过渡时期,以弥补林家如今人才的空虚,他甚至有可能以后会要求兰意改名,可无论怎么样。只要林家还在拥有兰氏骨血的人手中一天,就能给兰家在华夏国的发展带来巨大的好处。 这也正是他今日留下妻子林敏在林家陪着自己那对权势滔天的丈人与丈母娘,自己却跟着儿子过来的最重要原因了,毕竟林家在华夏的影响力,值得他走上这一趟。 两父子谈完了正事,兰父这才将二郎腿翘了起来。伸出手指弹了弹纯白西装上并不存在的灰尘,漫不经心笑道: “说起来,兰意至今我还未见过一次,正好给个见面礼,明天一早也抱回林家,让你母亲看看。”刚刚儿子兰陵燕的语气就已经让兰父看出了他的态度。这会儿两父子在谈话间已经决定了兰意的归属,宁云欢虽然明白儿子在林家长大远比在兰家要安全。可这会儿想着以后儿子就先是属于林家再来才是属于自己,心里就不由滴血。 她的沉默安静让兰父也很是满意,虽说这个儿媳妇出身低了一些,可胜在识在识大体,也懂事,这一点听起来容易,可要做到却难。就连当初大家出身的林敏,也不一定能在谈论到这些事情时如此冷静。 兰父满意了。第二天早晨宁云欢醒来时,兰陵燕就拿起旁边柜子上的一份文件交到了她手上。 平常这个时候一般兰陵燕都会起来去公司,可难得今天竟然在屋里陪着她,昨晚上宁云欢想着儿子的事儿一整晚翻来翻去没睡着,也幸亏兰陵燕没闹她,直到天色将亮时才眯了会儿眼睛,醒来外头天色虽然阴沉沉的,但可以想见时间已经不早了。 “几点了?”她声音有些软绵绵的,脑袋昏沉,就连身体都有些酸痛了起来。 兰陵燕先在她额头亲了亲,这才将厚厚的一叠东西交到她手上:“父亲给你的,快十二点了,肚子饿了吗?” 宁云欢一听到兰父给了自己东西,虽然没有看,但可以想见兰父出手不会小器到哪儿去,只是想着兰意,不由眼睛都有些发酸:“儿子抱走了吗?” 兰陵燕点了点头,伸手将她抱了起来,一面拿了早就准备好放在旁边贵妃榻上的长羽绒服将她裹住了,这才眼神平静道: “抱走了,欢欢,你要知道,兰意在林家,远比在兰家安全得多,而且他只是姓林,并不是代表他不是你儿子了。”只是相当于将儿子交给长辈带而已,并不是说他就不是宁云欢的儿子了,宁云欢知道他说的有道理,可心里明白但却不一定能接受:“都怪你!” 当初兰陵燕强迫自己跟他在一起了,却没说过兰家挑选继承人这样残酷,当初兰陵燕上位是经过九死一生的,他的兄弟们也大多都葬送在他手里,可多少还是有些漏之鱼,或是已经争位失败的兰氏男子,这些人生下的孩子,就是要跟兰陵燕下一代竞争的人,如果兰意姓兰,大家自然不会放过他,更何况失败的兰氏子弟对于成功的兰陵燕有多怨恨,恐怕不用猜宁云欢就能知道,再加上兰陵燕父子都继承了兰氏家主之位,这太扎眼了,很容易就让人将所有目光全放在兰意身上。 枪打出头鸟,兰意一出生就是在危机四伏中。兰陵燕是不喜欢儿子总是抢去了妻子太多注意力,可同样的,他也想的并不止是这一点而已,兰意去了林家,代表以后他是兰家的助力而不是兰家的威胁,他不姓兰,便代表不会再有争兰氏家主的资格,许多兰家下一代不止不会将他当成威胁,反而因为林家之故,会好好捧着他,虽说他毁了许多兄弟,引起了兰家许多人的怨恨,这些人说不定会朝自己儿子下手,但一旦兰意不再姓兰,天底下就没有永远的仇恨,而只有永恒的利益了。 兰父提的建议,一来能满足林家的需求。从而将林家紧紧绑在兰氏一族身上,再来也可以化解兰意的危机,一举几得,什么都考虑到了! 宁云欢明白这些,可难免心里会埋怨自己嫁了兰陵燕这么一个危险人物,连着好几天都看他没有好脸色。 兰父当日虽然抱走了孩子,可留下的却是一份富可敌国的财富,他将兰家在华夏里他个人名下的财产百分之三十都过继给了宁云欢,这些财产虽然只是百分之三十而已。不一定能比得过像谢家这样发展了许多年的公司,可也同样少不到哪儿去了。 而这些钱财倒在少数,更重要的,是兰父将兰氏一支五人队伍的势力交到了宁云欢手上! 这才是最重要的!这支队伍人数虽然不多,只是五人而已,可是却是在兰家从小训练出来的。不止是精通于暗杀刺杀等身手厉害,最重要的,是这些人十分忠心,兰陵燕跟她说过,就算是要必死的任务若要这几人去做,这几人都不会皱一下眉头! 相较之下钱财虽然贵重。可其实这支兰父交给宁云欢护身的队伍,才是真正属于兰家看重的东西! 就连林敏嫁给兰父多年。她可以调动一些兰父的人手,可专属于自己的这种人才,她却是一个都没有,宁云欢没想到自己居然还能靠出卖儿子,最后发了一笔横财不说,还能得到这样一个意外。 如今儿子已经被抱走了,她就是再郁闷也没办法。好在儿子还是喊她妈的,因此她心中倒不是真那么悲痛。兰父送来的人她也正好能派得上用场,她正好此时嫌自己手中人少,不能盯着顾盈惜,这会儿兰父送来的人可算是解了她的燃眉之急。 连着在家里歇息了两天宁云欢都去林家看过儿子了,以前天天在家的时候兰意闹腾着让她有时火起来恨不能揍他屁股,可如今儿子不在跟前儿了,宁云欢反倒想念了起来。早晨天刚亮她就准备起身去林家,这两天雨是渐渐停了,不过却开始飘起了雪花,天空里一片阴霾,更是显得天气冷了些,刚洗了个澡换了衣裳还没准备下楼吃早饭,房间里电话就响了起来,管家兰肆打来的,说是林家人过来了。 一听到这个消息,宁云欢也不敢耽搁了,忙将头发吹干了就往楼下跑。 这会儿林家人果然坐在楼下客厅中,虽说这趟林家来人不少,但兰陵燕山里的这栋别墅却极大,因此就是里头坐了几十号人,也显得丝毫不拥挤。宁云欢下楼时正好看到一群人拥护里,林茂山穿着一件银灰色中山装,头发往后梳露出额头,正抱着怀里的林意正逗着,小孩子不时传来‘咯咯’的笑声,倒也热闹。 看到宁云欢下来了,林敏眼里露出一丝厌烦了,这才扬了扬下巴,冷声道: “客人都到了,你还没起来,宁家就是这样教你待客之道的?” 宁云欢眉头皱了皱,不知为什么,自己还什么事情都没做过,林敏这个婆婆就看她十分不顺眼,若说是因为她跟兰陵燕两人结婚的事儿林敏心里不痛快,可也不该将气往她身上撒,毕竟她才是受害者,而要是林敏为了林茜的事儿而看她不顺眼,宁云欢也没什么好去道歉的,她现在还觉得看林茜不顺眼呢! “外公外婆和爸妈你们过来,怎么能说是客人?” 当着林家人的面,宁云欢也没有要跟林敏吵起来的意思,只是避重就轻答了一句,兰父眼中露出满意之色来,还没开口说话,林敏就笑了起来: “我们过来不算是客人?连我这个当妈的都不能得到一把钥匙,这样还不算客人?” 林敏想着前两天自己找儿子再要一次钥匙兰陵燕想也不想便直接拒绝了她,心里就恨得有些牙痒痒了起来,连带着看宁云欢更加不顺眼: “不过也算了,这样的小房子反正也不是长居之所。” 兰陵燕这栋占地极广的别墅根本不小,上下总共有三层,其中若是不想走楼梯还有电梯在,两夫妻住着完全是绰绰有余,这会儿林敏却嫌它太小,宁云欢也懒得跟她在这样的事情上争辩,反倒朝儿子笑着拍了拍手,不说话了。 她这样的态度反倒是让林茂山心里满意。林敏行事太冲动,刚刚说话时也失了自己的分寸,别说宁云欢现在已经跟兰陵燕正式注册结婚,已经是林敏的儿媳,就是两人现在还没有结婚,看在自己怀中的宝贝儿份上,林茂山也会高看宁云欢一头。 林家如今参差不齐,几个小辈完全不成气候,除开林琛三个儿子这一代。孙辈之中男丁已经养成了这种废物,可见生出来的儿子也不是什么好货色,能在这个时候收养到一个外孙的儿子为林家所用,林茂山是满意的。 他就算知道兰父有算计,可他未偿没有算计?他现在身体不错,好好调养活个二十年不成问题。林意在他手中由他完全教导,以后不愁他不成气候,就是以后有个什么意外,但好歹林意还是林茂山一个希望,兰父肯给他这个希望,就是暂时将林家的资源借给兰家又如何?更何况林茂山在。他也不会让意外会有发生的一天。 也正因为宁云欢识大体,不管家世如何。可胜在听话孝顺,林茂山是对她十分满意的,这会儿见女儿一心要跟她为难,不由眉头皱了皱,厉声就道: “敏敏,你失仪了!” 林敏从小是林茂山的独生女儿,其实在林家几个兄长中是十分得宠的。可林茂山在林家威望十足,他一旦开口。林敏就是再不满意,心里也得给他几分脸面,冷哼了一声,这才不说话了。 “父亲,小九这栋宅子我看过了,后面是弄成了私人公司,右边还有一片高尔夫球场,好几年没有回来,不如我们切磋一番?”兰父这会儿笑了笑,也看了林敏一眼,出声替宁云欢解围:“林意就由欢欢带着,正好我们四处转转。” 对于年纪大的人来说,尤其是像林茂山这样的,什么样的美景没有看过,年纪越大反倒越喜欢自然的东西,再加上一听到有私人园林,他倒真想去转一转,尤其是女儿在这边一脸不快的样子,正好将她带走了,免得留下来跟宁云欢作对。 众人都同意了,跟来的慕明丽以及林家儿子儿媳等自然不敢不同意,一群人都要往外走,夹杂在人群中沉默了半天的林茜却突然间捂了捂脸上的口罩,大声道: “爸爸,我不想去!”一旦有了人开口,几个脸色疲惫,眼睛下方青影浓重的年轻人自然也争先恐后的开口央了起来。 林茂山对于林茜这个孙女儿十分看不惯,他这样年纪的男人最是守旧,对于林茜整容过的脸以及染得乱七八糟的头发更是看得十分碍眼,如今见她不想走,自己也不想看到这个离经叛道的孙女儿,自然便不提了。 几人一走,年轻人便都留了下来,宁云欢抱着儿子,林茜领了人一屁股全都坐到了沙发上:“有什么好吃的吗?饿死了!” 宁云欢眉头皱了皱,看几个年轻人已经‘哟豁’一声倒下去歪了个七七八八的,有人还掏了烟出来,她连忙抱了儿子就要往楼上走,懒得照顾这些人,反正楼下有兰肆等管家在,林茜也看她不顺眼,这会儿见她要离开,只将脸上蒙着的口罩取了下来,冲她呸了一声,也跟着接过别人递来的烟含在嘴上。 林家人直到快中午时才回来的,这会儿林茜等人早就已经不在了,客厅里还残留着淡淡的熏香味儿,可里头还夹杂着几丝烟气,林敏进来四处看了看,这才冲宁云欢道: “茜茜他们呢?” 宁云欢也才刚刚下来,根本没看到林茜他们,林敏一问话,她就摇了摇头老实道:“不知道。” “你有什么用?连几个人都看不住。”林敏一听到她这样回答,顿时嘴角动了动,一脸厌恶之色让众人都看得出来她对于宁云欢是有多不喜欢。 一听到林敏的话宁云欢就眼神发冷了,她又不是替林家人照看孩子的,这会儿人不见了来找她,林茜等人又不是四五岁的小孩子,这会儿跑不见了关她什么事,难道腿还长到她身上的?林敏语气十分冲,不知道刚刚出去是不是被人说过了,这会儿回来就冲她发火,宁云欢刚想要开口,兰父已经将林敏揽进了怀里: “敏敏。”他语气低沉,脸上虽然带着笑意,但眼神已经隐隐带了些警告。 若是平常林敏恐怕就会算了,可想到刚刚出去时父母丈夫与除开林琛之外的两个哥哥都在劝她算了,林敏心里一把火便腾的一下就涌了出来。 她从小就是天之骄女,性格也是十分极端,最爱与人对着干,还不信有人敢比她能耐!若是这事儿兰父与林茂山两夫妻没有喝斥她就算了,可偏偏家人丈夫都在让她不要跟宁云欢计较,林敏这口气还越发咽不下去了,这会儿看到宁云欢有些发冷的脸,她心里越是不舒服了起来。 自己生下来的儿子,如今要进他家中,还需得兰父亲自过来打了招呼,她这个当母亲的,手里连钥匙都没有一把,而兰陵燕找了个家世不显的媳妇儿就算了,还对宁云欢处处维护周到!(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这一章是过渡的,五千字大更。。。但因为是过渡章节,所以我应该还会再加更一章,感谢大家这些天来容忍我的单更哈~~幸福是不是来得太早了?赶紧有小粉票的交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