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提醒 - 重生女配

第一百零四章 提醒

慕明丽一来便拉了宁云欢的手拍了拍,在看到她手上的牙印时,淡淡的就看了一眼刚刚才过来脸色还有些不好看的慕夫人: “我觉得谨言也该好好教教了,虽然他现在不懂事,可总该知道一些规矩,就是七八岁的孩子也没有抓了人就咬的时候,你看看这只手,得给咬成什么样子了?” 慕明丽本来在慕家现在就是说话极有份量的姑奶奶,再加上她嫁的人又不同,慕家人这会儿哄着她还来不及,又哪里敢得罪她的,慕夫人虽然心头不满自己在小辈面前被这位姑母教训得跟什么似的,可却不得不咬牙忍了下来,小声赔礼道歉: “姑妈,回头我就教训他。” “好好教教规矩,如果教不会,便送到林琛那边去,作为表叔,他肯定会好好教教谨言,我觉得本来没什么问题,都是你们给惯着了,反倒宠出了问题来。”慕明丽先教训了慕夫人两句,等到替宁云欢出了气,这才笑道:“你别跟他计较,这边的事,外祖母会给你一个交代,这两天伤口不要沾水,我让人到时给你瞧着,肯定留不下疤来。” 宁云欢一一点了点头,之前看到过好几个林家人,这会儿可不敢因为慕明丽的三言两语就轻易的对他们生出好感来。 这些上流社会的人都长着七窃玲珑心,说个话能拐十个弯儿,她也怕一不小心就将人绕进去了,因此说话显得十分谨慎。慕明丽对于她这样的态度也不以为意。说了几句话后,反倒像是不经意间便问了起来: “对了欢欢,我听说小九因为你和一个什么姓顾的女孩子起了冲突,上次谨言还碰到了,是吗?” 顾盈惜的身份这些人哪里有不调查清楚的,只不过是因为难得自家那个傻儿子喜欢一个女人,而不是想要一件玩具或是让父母陪着他做游戏,慕绍华两夫妇便已经觉得十分满足了。 “是的。”不知道慕明丽怎么突然之间问起顾盈惜的事情来,但宁云欢想了想仍是老实的回答。慕明丽顿了顿之后才道: “我能问问她是怎么得罪你的吗?”说完这话,慕明丽看宁云欢有些讶异的样子,又接着道:“我们家谨言曾救了她,你知道,谨言不像其他的孩子,如果出了什么事。你慕叔与聂姨肯定是会十分伤心的。” 慕明丽是怀疑顾盈惜是不是有野心,想要故意接近慕谨言的。 毕竟像他们这样的人家,不知有多少人想要靠上前来主动讨好求得一些东西,之前虽然看着顾盈惜不像是一个会求人的女孩子,但她临走时仍是找慕家借了二十万,这不由让慕夫人等心里惊讶。如果只是因为一些钱倒无所谓,就当打发钱来买玩具陪儿子了。可是如果顾盈惜有其他的心思,而且自己的儿子对她又这样另眼相看,到时慕家人也怕慕谨言受伤。 听明白了慕明丽的意思,也明白了她找自己的来意之后,宁云欢心里突然间一动,这会儿却忍不住笑了起来。 上一世的顾盈惜跟慕谨言之间本来不是这样的英雄救美关系,反倒是因为在一场宴会上。当众出丑的慕家二公子在被别人私底下欺负时,顾盈惜看不过眼。当他是一个弟弟般的保护了他,自己反倒被人整得十分狼狈。 从那一刻之后,慕谨言心里便装进了这个女人,时时刻刻的关注着她,甚至到后面在知道她被几个男人胁迫着拥有后,不惜为了帮她而过早的暴露自己的实力,最后可以说在几个男人中,慕谨言对于顾盈惜的感情最为复杂,而这个人也是十分的难缠。 而这一世因为宁云欢没有照着前世的剧本走的原因,顾盈惜与慕二公子第一次的相遇也开始发生了改变,许多事情也在无形中变了。前一世的顾盈惜因为认识了宁云城与谢卓尹二人,得以有机会踏足以前自己从未踏进过的世界,再因此认识了后面的三人之后,开始因为那三人的介绍,而进入了上流社会,最后与慕谨言相遇,再因为慕谨言与林家的关系而认识了兰陵燕,从此一颗心只为他而跳动。 偏偏这一回顾盈惜先认识了兰陵燕,而后再因为兰陵燕的关系与慕谨言相遇,其中几个关键性的人物竟然都还没有出现。 除开那两个现在暂时还在国外的堂兄弟之外,另外还有英国的布鲁克林只光听到他的名头而还没有看到他这个人,偏偏慕谨言这会儿倒是巧之又巧的先与顾盈惜相遇。 就算是命中注定的爱情,宁云欢想,自己也应该使把力气给他橇黄了,不管最后能不能分开顾盈惜与慕谨言之间的真爱,可至少也该让慕家人心里有个底,不要像前世时,对慕谨言那样没有防备,最后反倒是让慕谨言成为了慕家最后的赢家,接收了整个慕家不说,最后还成为了顾盈惜强而有力的后盾。 这辈子既然跟顾盈惜做不成朋友,又因为兰陵燕美色误人,顾盈惜照样恨上了她,宁云欢觉得自己应该提前多做一些准备才是。 想到这些,她顿了好一会儿,在慕明丽等人已经等得面色冷淡了下来时,宁云欢才叹了口气道: “照理来说父母曾教过背后不说人是非的,但是长辈有话,我也不敢不说。这位顾学姐其他事情我不知道,但在对付男士方面,却很有她自己独门的方法,不止能哄得我大哥甘愿与人共侍于她,并且还对她痴心一片。我听九哥说过,听说慕二公子好像救过她,我倒是想看在九哥的份上,也提醒慕夫人您一句,千万要将两位公子看好了。” 宁云欢说到这儿,又将受伤的手举起来到嘴边吹了吹:“我看刚刚慕二公子好像是知道我跟她有仇,是来替她出气的。” 话只点到即止,慕夫人表情有些尴尬,同样神色间也有些怀疑,不过她相信儿子是傻的,因此对于宁云欢这样趁机告自己儿子状的行为有些不满,勉强笑了两声: “恐怕是你想多了吧?我们谨言从小就性格顽劣,怎么可能会故意替她出气?”再说那顾盈惜算是个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值得自己儿子替她出气的。 眼角余光在看到暖房拱形的圆门口处一个身材高大的青年背靠着墙壁伸手点了支烟吸了口气后,宁云欢突然间笑了起来,故意提高了些声音,作吃惊状: “什么?慕夫人说的是哪里话?我看外头对于二公子的事儿是有心人故意在背后中伤吧!我看二公子挺好的啊,说话时条理分明,且又目光清正,又没有干过什么出格的事儿,就是外头对他有误会的人,也知道背后嚼些舌根子罢了,可真正能说得出做证据的事儿又有几件?” 宁云欢不好直接点明慕谨言是装傻的,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他能忍这么久,又被人嘲笑欺负这么多年,不管慕谨言装傻的手段如何,可他这份忍耐力还是惊人的。而慕家人也对他是傻子的事情深信不疑,自己若是说得太直白了,不止能让慕谨言谨慎起来对自己多加防范以后背地会再对自己下黑手,就是慕家人也不会相信自己所说的话,只会当自己是在故意嘲笑慕谨言而已。 对于聪明人来说,有些话只讲一次就够了,说过了反倒没意思。 而且宁云欢也相信,刚刚自己的话可以说是故意说给慕谨之听了,如果他真有这个头脑,肯定就会怀疑自己话里的意思而去查慕谨言,不管如何,只有他有心去查,慕谨言就是再谨慎肯定也会露出一些马脚来,只要他有了防范,就会将慕谨言盯得死死的,这一世只要慕谨之没那么容易完蛋,慕谨言要想像上一辈子那样风光,最后随意来整自己,可没有那么容易了! 想到上一世时慕谨言与布鲁格林二人联手将自己软禁在国外而不准自己归国的行为,以及后来的一些奚落与威胁,宁云欢心里便冷笑了起来。 “你说的也是。”慕夫人这会儿看宁云欢倒是顺眼了许多,不管如何,二儿子是个傻子的事一直以来就是慕家遭人嘲笑的根源,她也最恨人家提起自己二儿子的事儿,但现在宁云欢口口声声说自己儿子不傻,并替慕谨言辩驳的行为让慕夫人心里舒坦了不少,也不再像刚刚一样看宁云欢不顺眼了,就是与她说话是表情都要柔和了一些。 宁云欢心里笑了笑,反倒觉得这些人是不是普遍眼瞎了,还是因为慕谨言做为肉文男主,好像这装傻一事儿就是他的伪装一般,不管他装得如何烂如何差,都没人能发现得了! 一个人人都以为的傻子,既没流过口水又没吃过泥土,更没做过脑残的事情,不过有时是故意做出这几件反应慢了两拍的事儿与说几句傻话,这样就能将所有人都给骗倒了!这些个个在外头精明得跟猴儿似的人,却全都被这个慕谨言给骗过,甚至号称政治新星的慕谨之也被他打垮送到国外软禁半生,前一世时这些人脑子究竟怎么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今天就这一更,童鞋们表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