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意外 - 重生女配

第一百零三章 意外

虽然心头难受,但林敏脸色却更冰凉了些,原本伸出的手转而挑起自己的头发,嘴角边噙着一丝冷淡的笑意: “就这样的姿色,你也能看得上?什么时候我将你的眼光教得这么差了?” 林敏一来便发难,宁云欢听得心头大受打击。一旁的兰父眉头微微皱了皱,几乎电光火石间而已,又变成了之前优雅淡然的模样。 兰陵燕最是护短,他自己平日都捧在手心中,含在嘴里的人,怎么可能容得别人来糟蹋,他眼神冷了下来,护着宁云欢后退了两步,彬彬有礼道: “请问母亲,不知何时您教过我的眼光?兴许是在母亲睡梦里?” 他一双跟兰父长得极像的丹凤眼挑了起来,似笑非笑的,那双英挺的眉毛压得眼睛极低,带出一种凌厉,林敏好像看到了当初年轻时的丈夫一般,愣了愣,微微恍惚了片刻,她想起当年的丈夫还不能完全控制自己情绪发怒时,就是这么一个模样。 兰陵燕做得比当初的丈夫还要好,其实生出这么一个儿子来,林敏不是没有骄傲过的时候,可是母子两人感情一向不是很好,林敏也曾想过要靠近他,可没料到还没等她有功夫空下来靠近儿子的时候,他身边已经有了另外一个能让他笑出来的女性。 林敏心里顿时一阵的不舒服,等到回过神时想起儿子是为了一个女人与她针锋相对的时候,她的眼神更加的幽暗了起来。 到底跟着兰父这么多年不知闯过了多少风雨。这会儿林敏虽然心里怒极,但表面却丝毫都不显出来,只当没有听出兰陵燕话里的讥讽之意,只是退后了一步,深呼了口气就笑: “宁小姐,听说小九已经与你结婚,可是不知在结婚之前,宁小姐的父母有没有教过你,婚姻大事。还是得与父母说一声呢?”林敏微微笑了起来,眼神发冷: “或者宁小姐的父母已经知道,却根本就同意宁小姐这样做呢?” 一听这话,宁云欢心里就有些不高兴了起来,当初要结婚又不是她想的,她也是被兰陵燕给逼迫的。现在林敏却露出一副自己家好像看中了兰陵燕家世使了计故意要嫁给他一般,宁云欢脸色就有些难看了起来,刚要说话,坐在一旁一手拿着烟斗,一手端着酒杯直晃的兰父才站了起来,伸手揽住了林敏的肩。眼神有些发冷: “敏敏,你喝醉了。” 被丈夫这样一招呼的林敏顿了顿。突然间笑了起来:“老公,你知不知道这位宁小姐可是个有本事的人,还敢打咱们茜茜耳光呢,要不是茜茜跟我打电话说,我还真不知道儿子的眼光只有这样而已。” 兰陵燕阴冷着脸,拉着宁云欢转身就要走:“我的眼光只有这样,可见母亲眼光也不么样。”林敏没眼光找到个丈夫生下他这样一个没眼光的儿子。兰陵燕饶了一大圈儿将林敏刺了一回,林敏反应过来之后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这会儿林家人正有些尴尬的时候,突然间一阵骚动响了起来,一阵惊呼声响起的时候,人群被挤了开来,一个端着牛奶的人影踉跄着扑了过来,‘噗通’一声便撞到了宁云欢身上,牛奶洒了她一身不说,这会儿竟伸手要朝宁云欢胸口抓过来。 幸亏兰陵燕反应得快,一把将有些呆住的宁云欢往自己身边拉了,但那人影依旧抓住了宁云欢的手,使劲儿凑嘴过来一咬之后,宁云欢倒吸了口气凉气,还没来得及将他甩开,这个高大的人影就自已一屁股摔倒在了地上,就像是刚刚宁云欢将他推倒的一般,哭了起来: “我的奶……” 原本还站在林茂山身边看好戏的慕绍华这下子有些坐不住了,宁云欢也将这个像是摔倒在地上的男人给认了出来,这个长得俊眉星目,容貌有些秀丽的男人,不是上辈子装傻的慕谨言还有谁? 她这会儿甩着手,兰陵燕将她手掌拉到掌心看了看,见到上头一排牙印,有些已经渗出了血来之后,顿时拳头一握就要上前,原本拦着妻子的兰父见到这情况,将烟斗往嘴中一叼,大步走了过来直接将兰陵燕的拳头一包,随便将他的手挽到了自己的胳膊里缠着,这才取了烟斗笑: “怎么了?” “我的奶,赔我的奶。” 宁云欢这会儿看到兰陵燕两父子手挽手的模样,眼皮直跳,兰陵燕一手揽着她,一手则被兰父架在胳膊弯里,原本风采翩翩的兰父若是拉着一个美女,那是极其养眼的镜头,可挽着一个男人他也能镇定自若,宁云欢嘴角抽搐着,已经说不出话来。 这两父子身高几乎相等,看得出来兰陵燕身材是肖似了其父,两个年纪韵味各有不同的帅哥挽在一起,宁云欢突然生出一种自己是不是应该黯然离开的念头出来。 “哦?慕兄,这是你家的二公子吧?”兰父笑了笑,转头冲慕绍华打起招呼来。 本来一开始看到自己儿子好像被宁云欢推摔倒而有些火大的慕绍华见到兰父笑了起来,这会儿心里有些不满的同时,又有些尴尬。 他一生在政治上顺风顺水,且又生了一个不输于自己的杰出大儿子,可以说这一生若不是有慕谨言的存在,照理来说他是一生完美没有污点的。平时慕绍华也因为这个小儿子当年也是因为自己太过重视仕途而将他忽视,最后使得他受伤之后高烧不退而烧傻了,他心里一直对于这个儿子有些愧疚,也正因为如此,他在有了长子与这个惹人心疼的小儿子之后,后面就再也没有生育过。 依慕家的地位,照理来说没有哪个不长眼的敢当面提起自己的小儿子,可兰父不一样,他是在国外都算是能只手遮天的人物,要不是因为在华夏中娶了林家的大小姐,像慕家这样只是在势力在华夏而没有展延出国外的家族,他应该是看不上眼的。 因此说话的人因为是兰父,慕绍华也这会儿不敢翻脸,但心里对于他提起二儿子却有些不满,又看这个小儿子坐在地上哭闹的样子,林家举办家宴,请来的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这会儿被众人看到儿子坐在地上的情景,慕绍华只觉得脸上烧得通红,有些抬不起头来。 任他再能长袖善舞,可在这个儿子面前却是一点儿法子都使不出来。 “慕兄果然虎父无犬子,长子天资聪颖,次子却又如此天真烂漫,惹人怜爱。”兰父说完这话,呵呵笑了两声伸手摸了摸坐在地上的慕谨言的脑袋,一副看待孩子的样子,看得慕绍华脸皮发僵。 “兰世兄过奖了。”这话慕绍华像是从牙齿中挤出来的,说完这话才转头冲不知何时站到他旁边的妻子低喝:“还不赶紧将那劣子弄开,丢人现眼!” 虽说林家与慕家之间有姻亲关系,但自己的孩子出了这样大的丑,慕夫人心头当然不高兴,她是舍不得怪自己的儿子的,尤其是她一向捧在手心中的儿子,可是对于宁云欢却是恨上了,刚刚慕谨言自己跌落在地的动作,谁看来都像是宁云欢将他推摔倒了一般,慕夫人将儿子拉起来一边哄着时,一边怨毒的目光就朝宁云欢这边看了一眼。 宁云欢甩着发疼的手,这会儿心头对于兰父有了一个全新的认知。 “先别走,等会儿我一起过去。”兰父微微弯了弯嘴角,脸上露出迷人的笑意来,冲周围人点了点头后,这才挽着儿子靠近了他脑袋边小声说了句。 兰陵燕脸色漆黑,这会儿才将手从他臂弯里抽了出来,一边甩了甩手,一边强忍着想将衣袖撕去的冲动:“林家没地方供父亲住了?” “哈哈哈,小九,你真调皮!”兰父拍了拍兰陵燕的肩膀,突然间豪爽的放声大笑,兰陵燕一双眼睛冷冷的眯了起来,淡薄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可真是多谢您的夸奖了。” 虽说跟兰父说话的语气并不如何愉快,但兰父既然已经说了要跟他一道回兰陵燕那边,宁云欢两人自然就不可能在这会儿离开了。 那头刚刚不动声色看了半天戏的林茂山找了人过来要让兰陵燕过去说话,而林家几个陌生的年纪不一的女性却拉着宁云欢另外到了别墅一旁的暖房里说话去了。 因为之前林茜的原因,本来宁云欢对于林家心里是多少有些疙瘩的,但出乎意料之外的,林家现在的主母慕明丽却并不是一个难以相处的人。她并没有女儿林敏那种美得锐利逼人的外貌,反倒看着性情温柔亲切的样子,慕明丽约六十来岁,她原本是慕绍华的姑姑,当年嫁到林家成为了牵引林慕两家联姻桥梁的人,如今已经生了好几个孩子的她年纪虽然大了,但她身上却有一种年轻妇人没有的气质,很是容易让人心生好感来。 “你这孩子,都怪小九藏得深,一直没带过来给我们看看,以往林茜小孩子性格,如果有做得不对的地方,你过来告诉外祖母,我替你出气。”(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木有小粉票加更,我好落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