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嫉恨 - 重生女配

第一百零一章 嫉恨

顾盈惜话音一落,宁云城就冲宁云欢怒目而视:“惜儿到底哪儿伤害到你了?你之前害她签了五千多万欠条就算了,现在她什么都没做,你怎么还要陷害她?” “宁云城你是不是发疯了?”宁父险些没能忍住拿拐杖再敲他一下,宁云城却不满道:“我真是受够了!你们怎么这么自私无情冷漠?惜儿她只是一个受害者,更何况她还没有做什么事,只要是人,都有权利喜欢别人!” 对于心上人为了救人而被强暴了,宁云城肯定心头是痛苦的,没人愿意将心上人的**和人共同分享,他也很痛苦!如今最痛苦的人就是他,但他却知道自己不能在这个时候表现出来,否则以顾盈惜敏感脆弱的心思,她肯定会胡思乱想,肯定会难受的,她好不容易才从想自杀的念头里走出来,宁云城不能容忍失去她的痛苦,一想到自己有可能会失去面前这个心爱的可人儿,他便浑身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 “闭嘴!”兰陵燕冷冷的望着宁云城喝了一句,宁云城被他一看,浑身如同被人脱光之后塞进了冰柜里,下意识的打了个哆嗦,这才目光闪烁着,别开了脸。 顾盈惜本来就心中喜欢兰陵燕很久了,但她对于宁云城感觉也是不一样的,宁云城是个富家公子,他英俊而帅气,身材高大而又对她十分深情体贴,只要是个女人,就不可能被他爱上而不完全心动的。她其实虚荣心里也因为有这样一个男人追逐着她的身影而骄傲自豪的,她以前也一直认为宁云城是不输别人的,可是现在怎么跟兰哥哥一比,云城就这么让她觉得看不顺眼呢? 本来以前让她心动的帅气,现在跟兰陵燕这种优雅华丽中带着几分冰冷的气质一比,怎么就觉得那么不堪入目?本来宁云城还算高大结实的身材,现在跟兰陵燕一比,就觉得好像矮了许多,再加上更别说刚刚只是兰哥哥喝斥了一句。就让宁云城吓得连话都不敢说,越是比较,顾盈惜越是觉得宁云城比不上坐在那儿一言不发却气势强大到根本没有办法让人忽略他的兰陵燕。 一个优雅冷淡如同王者,一个则是声嘶力竭的大吼,哪个更有气质风华,自然不用顾盈惜再说。就已经十分清楚了。 想到这儿,顾盈惜忍下了心里的不满,越发觉得宁云城吼起来真是让她有些脸红,相较之下兰陵燕的声音好听得让她身体不由自主的泛起颤粟来。 为什么,为什么同样都是女人,宁云欢却有自己心心念念却求而不得的男人守护。而自己却只有宁云城与谢卓尹?为什么自己得不到的人,宁云欢却轻易就得到了?她出身比自己好。还有爸爸疼爱,自己什么都没有,为什么她就不能将兰哥哥让给自己?她现在幸福的倒在兰哥哥怀里,自己却为了救她看不上眼的那些人而被人轮暴,现在肚子中甚至还怀了孽种,本来承受这一切的应该是宁云欢才是! 如果不是自己替她去救那些可怜的孩子,自己就不会被人污辱。如果不是因为她,自己就不可能会落到现在的境地! 一辈子从没恨过人的顾盈惜这会儿心里头一次因为嫉妒而生出怨恨的情绪来。宁云欢不知道,上一世表现得纯洁无知,从不允许自己有一点儿恶毒表现的顾盈惜,在这一世里却对她生出了怨恨与嫉妒来。 宁云城到底没能如愿的要到替顾盈惜做流产手术的钱,他失魂落魄的跟同样表情有些恍惚的顾盈惜被宁父赶了出去。 经此一事,宁父不止是对于这个儿子有些失望而已,他甚至开始怀疑起自己这个儿子脑子是不是有问题来。 在宁家里吃过了晚饭宁云欢两人才回去的,上车后宁欢就看着兰陵燕道:“顾盈惜的事,是你替我出气的吧?” 之前兰陵燕曾跟她说过要替她教训刘晋君等人的事情,早在顾盈惜说出她为了救刘晋君等人而被人强暴后,宁云欢就猜出了其中的缘故。 兰陵燕并没有否认,他只是伸手在宁云欢受伤的脚踝处替她按了起来。他力道适中,既不会过于重让人难以忍受,也不会轻到像是抚摸一般完全没感觉,那种揉捏筋骨的疼痛,恰好在宁云欢可以忍受的范围内。 他手里捧着一只脚,表情认真而冷淡,突然这一刻,宁云欢心里就软了起来。 恐怕这一辈子,再也不可能会有哪个男人像他一样,就是捧着自己的脚替她揉捏着伤处,也不会露出这种认真的神情来,更不会因此而嫌她麻烦,反倒想着以前的种种,很多自己的事情大多都是他亲力亲为,估计是做的太多了,她早就已经习惯,像一些细微的动作如同润物细无声一般,不知不觉的全融化进了她的心里,她想,自己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忘了这种被他捧在手心上时的感觉了。 儿子兰意的病渐渐好了,宁父的身体也都在恢复中,甚至自己的老对头也倒了大霉,宁云欢甚至听说顾盈惜刚做完了手术。她怀孕已经两个多月了,本来这个时间就不是做手术最佳的时间,这个时候做手术对她伤害是最大的,再加上她又没有什么钱,听说还是宁云城找了以前的一些同为朋友的什么京城大少们借来的。 现在的宁云城已经比不上当初找宁父要钱便给的时候了,人家借钱给他时听说他受了不少的奚落,最近临近过年,他却开始在找起工作来,这个大少爷去英国几年别的本事没学会,倒是吃喝玩乐找女人等让他学了个精髓,如今要找工作自然找不到什么好的。 幸亏他有一口还算是流利的英语在,若是稳稳当当的做个翻译倒也不错,可惜他大少爷什么时候拿过份只有几千块工资的工作的,因此对于这些活儿自然看不上,现在还处于失业状态。 相较之下宁云欢虽然看顾盈惜不顺眼,可却在这件事上,顾盈惜比宁云城强多了,至少她还在做着达官贵人侍应招待的工作,没有好高骛远。 最近没有了儿子生病的焦急,也没有了女主顾盈惜的搅局,跟兰陵燕的关系若有似无的笼着一层轻纱在,宁云欢很满意这样的生活,因此最近几天她脸上的笑意就没断过。 兰陵燕也将所有的事情全交给了手下,这几天是准备要好好陪她的。他名下有不少产业,可不代表样样事情都需要他来亲自过问,甚至其实要让他经手的事情并不多,到了兰家这个地步,手下什么能人没有,而且很多人才都是从小培养的,忠心可靠,自然兰陵燕的时间就全空了出来陪老婆了。 今年还是两人在一起共度的第二个春节,去年两人时还在国外的,自然元旦时华夏的气氛与国外是不一样的。 圣诞节还没到,兰家的庄园里就已经妆点起了彩灯与圣诞树,十二月帝都就已经开始飘起了雪花,天气冷了宁云欢都不想同门,兰陵燕也愿意跟她窝在家里,毕竟两人在一块儿时间久了培养感情不说,而且如果他兴致来了,在家中还可以随时方便滚g单! 晚上等兰意洗过澡被保姆带去睡着了之后,宁云欢坐在客厅里,看着一大片透明的落地玻璃窗外,雪花跟鹅毛似的往下飘,原本别墅外碧绿的一片草地这会儿已经被雪花掩盖了起来,外头昏暗的灯光下雪地映出一片银色的光景来。 刚刚泡过热水澡,这会儿宁云欢懒洋洋的都不想动,兰陵燕正想抱她时,原本搁在茶几上的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 这是兰陵燕的手机,而且这个手机还是他私人的,知道他这个电话号码的人,一般都是比较亲密的,宁云欢愣了愣,还没有开口说话时,兰陵燕已经冷笑了一声,拿起手机直接就关了机。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沙发旁边的电话也跟着响了起来,宁云欢看兰陵燕表情阴沉的样子,这才道:“你不接吗?” 话音刚落,管家兰肆已经拿着一支电话进了屋里来:“主子,家主有事找您。” 兰陵燕一听这话,反倒笑了起来:“既然我都没接,你反倒将电话接了。” 他话里的怒意厅里几人都已经听了出来,兰肆额头大汗淋漓,有些苦笑的看了宁云欢一眼,他只是替人做事的,兰陵燕是家主的儿子,他不想接电话家主就算是怪自己儿子也不可能杀了他,但自己就不同了,有那么胆子能敢连兰家的家主电话都不接?又不是兰陵燕现在已经当了家主,他也跟着鸡犬升天了。 冷笑完其实兰陵燕自己也知道兰肆是没办法的,心里却只有将这笔账算到了打电话过来的人身上,接过电话脸色就有些不大愉快的哼了一声。 那头不知道说了什么,半晌之后兰陵燕表情更是不好看,直接挂断了电话之后拉着宁云欢站起了身来:“我们现在出去一趟。”(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今天只有一更,妹纸们表等了。。。求小粉票。。。粉票在哪里呀粉票在哪里。。。粉票在亲爱的们兜兜里~快点给我吧呀,不要再等了,否则我就开始满地打滚~~跟着唱了的童鞋小粉票交粗来。。。

上一篇   第一百更 揭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