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笑话 - 重生女配

第九十九章 笑话

林琛等人进来时正好是兰意哭得厉害的时候,看小孩子额头上还有几滴血珠,头发剔了个干净,一只白玉似的小脚上面打好了点滴又重新拿小棉被包起来,宁云欢看到林家人进来时,表情发冷:“不知道林夫人看到这一切感想如何?” 林茜的母亲叶慈被宁云欢一问,先是呆了呆,接着又冷笑了出声来:“你没好好照顾好你儿子,如今来问我?又不是我生的,关我什么事?” 就算这事儿不提林茜,好歹兰意也算是跟林家有关系的,叶慈这样说却是显得太冷淡了些,林琛皱了皱眉头,正要说她两句时,宁云欢却抱着儿子拍了拍,本来想将他交给保姆的,但她刚刚一动,兰意小手抓着她的衣裳又哭了起来,她也只得重新坐了下去,将外套脱了交给一旁的保姆,这才抱着儿子舒适的坐到了沙发上,看着叶慈冷笑: “林茜不经过我的同意,就私自抱了我儿子出去外面,他才一岁都不到,给整得哭哭啼啼的,鼻子都推肿了。” 这林家人不找上门来还好,一找上门来宁云欢心头的怒火便忍都忍不住的涌了上来:“我要是不及时赶回来,是不是我儿子得被她玩够?以为我儿子是什么,她的玩具吗?” 宁云欢声音越来越大,林家人呆了呆,叶慈下意识的回头去看了看自己的女儿,心里也不由有些心虚,但想到林茜的鼻子。心里也跟着不痛快了起来: “就算我女儿不懂事,你应该出那么重的手?你敢打她不说,而且还将她鼻子推歪了!我的女儿,你有什么资格来打?” “我用的力气还不足她一半呢,我只这样推推她都能喊疼,难道我儿子就不是人了?”宁云欢越说越是火大,强忍了心头的怒火没有大声骂出来,但表情却十分难看: “再加上现在是个什么天气,我不相信林茜这么大的人了还不知道。她一个成年人在外面呆久了都受不了,我儿子被她抱出去,当天晚上就发起了高烧,你看到没有,这么小的孩子额头挂点滴全是针孔!你们当父母的,我不过是替我儿子出了口气你们就已经这样凶狠的找上门来。我儿子现在被害成这个模样,林夫人觉得我应该怎么样才能出气呢?” 看到宁云欢冷冰冰的态度,以及被她抱在怀里兰意可怜兮兮的样子,叶慈一下子有些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她只知道女儿被人打了,而且还被推歪了鼻子。便一时气不过来找宁云欢出气,要替女儿讨回公道。 但事情真相到底如何林茜却说得语焉不详的。这会儿林家人被宁云欢当面一番责问,脸色却有些尴尬了起来,林琛表情严厉的瞪了一眼戴着口罩有些心虚的林茜一眼,这才斯条慢理的开口:“你是说,林茜领了人到兰家,并抱了兰意出去,将孩子逗哭。以及吹了风并感冒?” 宁云欢以为他是不信,将孩子抱了起来。走了几步到林家人面前,侧了身子让他们看:“兰意鼻子还有些青紫,看清楚吧。” 幸亏时间过得还不久,再加上小孩子的皮肤本来就嫩薄,那天的红肿退了之后,这会儿就显得有些青紫,这下子林家人看得分明,又见到兰意额头露出的大大小小红色的针眼,林琛想也不想的便一耳光朝林茜甩了过去。 他力道大,可不是宁云欢能比得了的,林茜被抽得身体转了两圈,这才‘噗通’一声撞到了面前的茶几,后又摔到在地上。 幸亏那茶几是大理石界面的,她撞这一下根本纹丝不动,上头的东西也没有被扫落,反倒是林茜自己撞到上头肯定是吃了大苦头,因为她口罩被抽得掉落后她脸色一时间变得有些惨白。 “爸爸……”林茜险些被吓疯了,捂着脸下意识的喊了一句。 她脸上现在十分精彩,除了鼻子歪到一旁外,现在她脸上通红的手掌印十分的明显,这会儿嘴角破裂了,好像沁出了血丝来。 “给你表嫂赔礼道歉!”林琛深呼了一口气,握了握拳头,冲女儿冷声道。 “我不!”林茜这会儿当着宁云欢的面被打,心里早将宁云欢给恨上了,这会儿恨不能吃了她的肉喝了她的血才好,现在一听到自己的父亲要让她向宁云欢道歉,她哪里肯,顿时便摇着头表情倔强的道:“凭什么要我道歉?谁知道她儿子的鼻头是怎么回事,我不过是推了几下,就能变成这个模样?至于感冒,她说爸爸你就信吗?” 叶慈在一旁没有出声,林琛一听林茜的话,顿时大怒,又跟着挽起了拳头来,林茜吓得捂着脸缩了缩身子,刚想开口说话,她旁边那个脸色冰冷的少女却连忙站了出来: “爸爸,你已经打过茜茜了,她肯定知道错了,但只是因为面子下不来而已。”少女替林茜说了句话,这才蹲下身来,摸了摸林茜的脑袋,微笑道:“茜茜,你说是吗?” “谁要你假好心!林丹,你滚远一点。”林茜话一说出口,这会儿不止是林琛火大,就连叶慈都有些不满了起来:“茜茜,怎么跟你姐姐说话的呢,你姐姐可是为了你好。” “谁知道她心里怎么想的!她就是希望我被爸爸打死!”林茜话一说出口,林琛顿时忍不住了,一脚朝女儿踢了过去,林茜有些忍耐不住,这会儿爬起身来就跑,叶慈不放心要去看她,林琛因为她跑的举动心里更气,也跟着追了上去,林丹在后面喊了两句:“爸爸,不要打她啊,她只是小孩子不懂事而已。” 一句话说完,林茜忍不住回了句:“猫哭耗子假慈悲!”话音一落。引得林琛火气更重,表情也更难看了起来。 林丹说完之后,转过身来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哪里还有之前担忧的模样,一边朝宁云欢走了过来:“怎么样,这下子出气了吧?” 宁云欢表情一下子有些凌乱了,刚刚还表情冰冷的少女这会儿却露出狡猾的模样来,宁云欢没忍住,疑惑道:“她真是你亲妹妹?” “每个人都这么问过!”林丹恢复了之前冷淡的模样。宁云欢听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之后,笑了出来:“难怪她不喜欢你。” “如果她喜欢我,我会很困扰的。”林丹表情冷淡的回了句,在看到兰意时眼睛跟着亮了起来,“能让我抱抱吗?” 宁云欢有些不太乐意,但还没开口拒绝时。林丹已经将手伸了出来,她犹豫了一下,旁边就站着保镖,她不信如果林丹要替林茜出气要将自己儿子咋样的话,自己就站在旁边也反应不过来,因此这才将孩子交了过去。谁料还没将孩子过手,感觉到要离开母亲的兰意本来闭着眼睛睡觉的。却一下子睁开眼睛醒了过来,嘴里发出焦急的声音就要开哭,旁边林丹伸了手,表情冷淡: “快来,表姨这儿也有奶。” 一听这话,不止是宁云欢僵住了,就连一旁的奶娘与保镖都跟着僵硬了。林丹却无所谓,伸手过来干脆将宁云欢和兰意一起搂在了怀里。 被她这样一整。宁云欢寒毛都立了起来,从她眼睛里也看得出来林丹是不会对自己儿子有什么不好的心思的,被个女人抱着的感觉她一辈子都不想尝试了,只得牺牲儿子交给了林丹,自己赶紧搓了搓手臂上的鸡皮疙瘩,坐到了一旁。 可怜兮兮被怪阿姨抱走的兰意一看到母亲不抱自己了,顿时要哭,但林丹却眼睛发亮,四处在他身上摸了起来,本来小孩子身上就软嫩嫩的,被林丹这一摸,反倒是将他本来含在眼睛里的两泡泪水给吓得逼了回去,双手抗拒的挥着,嘴里咦咦呀呀的闹了起来。 “真可爱,送我吧表嫂。” 林丹眼睛发亮,宁云欢额头跳了跳,却仍是拒绝了她:“不行。” “唉。”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林丹摸在兰意身上的手更勤快了些,眼见小孩子都快要哭起来了,宁云欢这才赶紧朝带兰意的人使了个眼色,几人赶紧将小孩子抱了起来,一边哄着,兰意才撇了撇嘴不哭了。 虽说现在抱着他的人不是宁云欢,但因为有了刚刚跟女怪黍离一比较,肯定还是奶娘抱着要舒服一些。 林丹正有些遗憾时,兰琛这才拧着女儿进来了。 看得出来林茜这会儿心里已经将宁云欢给恨透了,看着她时目光都带着腥红色,宁云欢却根本不怕她,反倒是冲着林茜冷笑了一声,叶慈表情有些难看,却沉默着没有出声,林琛冷声道: “她犯了错事,自然该处罚,如果宁小姐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只管出气,我绝对不会皱一下眉头。” 到底林茜是林琛的女儿,虽说知道女儿替他丢了这么大的脸面,林琛自己也亲自打过了,但他打完气肯定就消了大半,这会儿打了孩子心里头也有些后悔,不过是拉不下脸面来,可心里肯定是有些不高兴宁云欢的,毕竟一个外人,一个则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人的心都是偏着长的,因此说话时极为生疏的喊了她一声宁小姐。 对于林琛的疏远,宁云欢愣了愣之后就笑了起来,也不以为意: “没什么,反正现在林先生已经教训过了,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只是希望林夫人不要下次想想不舒服,又来找我出气。” 一句话说得叶慈脸色难看,眼里便露出了厌烦之色来。 林茜在一旁没有出声,林琛只是深呼了口气,冲沙发上坐着的大女儿招呼了一声,这才冲宁云欢淡淡道: “既然宁小姐已经出过气了,这事儿看在兰家与林家的份儿上,以后请宁小姐不要再提了。” 本来宁云欢对于林琛这个长辈印象还满好的,可这会儿听他话里的意思,心头却有些不舒服了起来:“这件事从来提的都不是我。宁先生这话不应该对我说才是。” 兰意感冒了她还没找到林家去收拾林茜,林家人却很是护短的找上了门来,现在林琛意思竟然是说她对这事儿不依不饶的样子,宁云欢神色也冷了下来,正要说话请这家人离开时,林琛已经冷着脸道:“既然如此,便打扰了。”说完这话,林琛这才领着妻女出去,不多时外头便传来了一阵汽车发动的声音。林家人这才走了。 本来好端端的一天因为林家人一闹,宁云欢心头也烦了起来,哄着刚打完点滴的儿子睡了一会儿,趁着兰意睡着时,宁云欢想着自己已经好几天没去看宁父了,正想下午去看宁父时。兰陵燕却回来了,知道宁云欢要去看宁父的时候,他也跟着一块儿上了车。 虽说已经在宁父面前承认两人登记了,但兰陵燕这还是头一回上老丈人家,以前在医院里见面自然是不提,他要跟宁云欢自然拿他没有办法。上车时兰陵燕让人准备了些虫草等药材,下了山拿了东西车子就朝宁家开了过去。 最近每回回宁家都有点儿事情要发生。这下子宁云欢对于回家都有些阴影了,深怕路上再遇到姓顾的。 幸好小区门口一片安静,在看到开进来的车时,小区门口的警卫出来看到宁云欢之后,打开了拦车杠,车子顺利的朝宁家开了过去。 “林家的人没有为难你吧?”兰陵燕下车时将宁云欢一下子从车上抱了下来,也没将她放下去。反倒抱着就朝宁家的别墅走了过去,本来也就两三步的距离。宁云欢挣扎着要下来时,他伸手就在她屁股上面拍了一巴掌:“老实点!回头我已经给唐老打过电话,他晚上会上山一趟。” 宁云欢的脚踝崴了,这会儿已经有些红肿了起来,这会儿反正都已经到了自己家门口,也没几步,兰陵燕要抱宁云欢也没有坚持了,只是脸色有些发红。 屋里的保姆看到栏杆外的情景时,满脸笑意的过来开了门,这才小声提醒宁云欢道:“小姐,大少爷回来了。” 一听到宁云城的名字,宁云欢本来很好的心情一下子脸色就有些难看了起来,她点了点头没出声,屋里宁夫人却是站了出来,在看到兰陵燕抱着女儿之后有些吃惊:“怎么了?” “脚崴了,没什么事的妈妈。”这会儿天空里飘着毛毛细雨,兰陵燕抱着宁云欢三两步跑屋门口前时,宁夫人已经招呼着保姆准备热毛巾等物过来了。 屋里宁父看到这两夫妻过来时,满意的点了点头,他面前正跪着顾盈惜与宁云城两个人,这会儿屋里气氛十分凝固,也不知道自己来之前宁云城在说什么,宁父柱着拐杖,脸色也有些不好看的样子。 顾盈惜的目光早在兰陵燕进来之后便粘在了他身上,又在看清他抱着的宁云欢时,整个人脸色一下子就变得有些惨白了起来,身子微微哆嗦了两下,旁边的宁云城看得十分心疼的将她揽进了自己怀里,看着宁云欢时语气有些不善:“你来干什么?” 宁云欢一听这话就想笑,忍不住拍了拍兰陵燕,示意他将自己放到了沙发上,这才接过宁夫人递来的水杯喝了一口:“谢谢妈妈。”向宁夫人道完谢,宁云欢这才斯条慢理的冲这会儿正用不善的目光盯着她看的宁云城笑:“宁家现在还不是你说了算呢,只有你能回来,我就不能回来?” 一听这话,宁云城心里一股怒火便涌了出来,冷笑道:“你又想耍什么花样?” 看他一副敌视的样子,宁云欢不想理睬他,宁云城却又恨恨的道:“你是不是想来看我笑话?” 难得宁云城发了这样大的火,宁云欢这会儿倒真有些好奇起这两人是回来干什么的了,转头就看了宁夫人一眼,宁夫人自然明白女儿的心思,看着跪在地上的顾盈惜冷笑了一声,在见到她的目光总在自己女婿身上打转时,宁夫人心里一股怒火顿时涌得更高:“你在看什么?”宁夫人看到顾盈惜这副模样心里就来气,本来想说话更难听一些,但见到女婿在这儿,不好意思让他看了笑话,因此强忍了心里的厌烦,冷声道: “云城,你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跟你爸爸说,非要带她回家来?” “妈!”宁云城不满的提高了些声音,表情有些激动:“惜儿真的怀了我的孩子,难道我们不应该结婚吗?你不是早希望我有孩子,好让你和爸爸抱孙子?” 宁夫人确实是想要有孙子,也希望儿子早点结婚,可关键是他什么女人不好挑,偏要找个顾盈惜来气他们! “你要是找其他女人我跟你爸爸什么话都不说,哪怕是家世差一些,可只要品性好,稍微洁身自好一些的姑娘我都同意,唯独是顾小姐,你想也不要想!”宁父听到这儿,没能忍住,恨恨的将手里的拐杖在地上敲了敲:“你如果真喜欢她,自己有本事娶她我二话不说,但如果想让我拿钱让你和她结婚,你休想!你丢得起这个人,我还丢不起!”(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迟来的第一更~但因为是今天想要加更,前两天可把大家给饿着了,所以今天多码了一些,这是五千字大更,晚上还有一个三千字更~~~大家爱我不?

上一篇   第九十八章 找茬

下一篇   第一百更 揭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