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找茬 - 重生女配

第九十八章 找茬

兰意最近感冒了连奶也喝得少了,这还是他出生之后第一次感冒,成天哭得脸颊都涨得通红,宁云欢每回看到儿子额头挂着点滴的模样,就心疼得直抽抽,恨不能替他疼才好,心中自然更是将林茜那个该死的恨上了。 下午时兰意不肯再喝奶,这个时候的孩子已经可以再添加一些果泥与辅食,本来小家伙胃口还挺好的,可不知道是不是感冒的原因,最近他又开始拉起肚子来,一整天到晚病怏怏的,宁云欢看得恨不能替儿子难受,就连宁家这两天都没有回去。 早晨趁着兰意还在睡觉的时间,宁云欢跟着兰陵燕去了一趟公司,最近她没有去学校,时间就被分成了两半,一半陪大的,一半则是陪小的,早上跟着兰陵燕去公司里坐了坐,她就去逛了逛母婴市场,给儿子买了几双漂亮可爱的小靴子,又捡了几件衣裳,这才准备回去。 这些东西本来每一季都有专人送到兰家的,而且送过去的还样样都是精品,但女人爱逛街这是天性,宁云欢就算是知道家中什么也不缺,这会儿也买了好几件这才上了车。 临近十一月,天空已经开始飘飘洒洒的落起绵绵细雨来,里头还夹杂着雪花,中午时就已经冷得不行了,宁云欢只想赶紧回到家中好好陪孩子,车子开到兰家别墅山脚下时,山下最外头的警卫处却有好几个人在那儿站着,两个身穿了长长军绿色厚袄子长大衣的人正在与那儿站着的人说着什么。看到有车子过来时,那两个警卫行了个礼,原本挡着的拦车横杠便自动的朝上移,车子正要通过时,原本站在旁边说着话的一个人却突然间跑了出来将车子拦住了! 开车的大汉冷不妨一个急煞车,宁云欢身子不由自主的往前撞,幸亏这车子后面极宽,她才没有撞到前头的玻璃,但同样的因为前面没有东西挡着。她险险的站住了脚才不至于滚落在地,但这会儿因为脚踩得急了,右脚一阵剧痛传来,宁云欢深呼了一口气,险些没有骂出来。 前头坐的大汉先骂了一句,这才急忙拿起话筒朝后头说道:“夫人。您没事儿吧?” 宁云欢按了按电话的免提,皱了皱眉头道:“我脚崴了。” 听到这儿,大汉终于没能忍住,道了声歉之后向宁云欢请示了直接将车门打开站了下去:“你是不是想死?想死我成全你!” 刚刚车门关着,这车隔音玻璃效果非常好,外头说的话里头竟然听不清。宁云欢按着车窗降了些下去,露出头往外看。却见那个拦路的女人不止没有因为大汉的话而吓到两分,反倒冷笑:“你当我是被吓大的?我是兰陵燕的舅妈,我要见他。” 这个女人说话时在有些雾蒙蒙的天气里站得远了些,宁云欢隔着细碎的毛毛雨有些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却看到她说话时呵出来的气变成一串串白烟,将她脸庞挡得更严实了些。 但旁边站着的三个人她却是看清了,除了两个稍年轻些的女人外。另一个则是穿着军装身材笔挺的中年人。 其中一个少女虽然戴着粉红色的兔子耳朵将双耳遮住了,厚厚的围巾将脸庞也挡了大半。像是蒙着口罩,但宁云欢依旧是一眼就将她给认了出来,不管是看身形,还是她眼中露出的怨恨之色,更是让宁云欢确定,这正是她恨了许久的林茜! “我倒要看看,这姓宁的女人有什么了不起的,敢打我的女儿,姓兰的也什么都纵着她,以为这是什么地方,真当这儿是国外能由着他性子来?”那女人气愤的拦住了大汉喊了几句,突然一旁的林茜就指着宁云欢这边道:“妈,她在那里。” 站在她旁边的是个比她大约两三岁神色有些冰凉的少女,在看到宁云欢将双眼看过去时,她脸上露出一丝冷淡的笑意来,冲宁云欢点了点头,倒没有像林茜一般一脸敌意的样子。 原本还拦着大汉的女人一听这话,就忙绕过了大汉朝车子边走了过来,看到宁云欢时表情严厉的上下将宁云欢打量了好几眼,这才冷笑: “就是你这样的人,也配打我的女儿?” 宁云欢脸上露出笑意来,温和道:“是的,夫人既然不愿意教好女儿,我就替你教,说起来我都还嫌那天我下手太轻了,否则不至于她现在还敢过来。” 那神色有些冰冷的少女在看到宁云欢敢跟自己的母亲这样说话时,不由挑了挑眉头,脸上露出一丝意外的笑容来,她旁边站着的中年军人眉头皱了皱,忙大踏步就朝这边走了过来。 “你知道我是谁吗?跟长辈说话就是在车上不下来?”这个女人一听到宁云欢所说的话,心里勃然大怒,但良好的家教却让她强忍了心里头的愤怒,不动声色道: “照你刚刚的说法,是不是因为你们宁家没有家教,所以我现在也该代替你的父母,好好教训你一回?” 宁云欢点了点头,脸上并没有因为这个女人的话就翻脸,反倒轻声说道:“是的,只要你能做到。” 那女人一听这话,想也不想的伸手便要过来抽她,宁云欢好笑的身子往后一仰,便躲开了这一巴掌,那女人这会儿不像刚刚那样镇定了,反倒用力的重重拍打了几下车门:“你给我下来!什么东西,也敢跟我谈教训,我的女儿,你一根寒毛都不配碰,还敢打她,你们家宁就是这样的家教?要是换了以前,你连跟我说话资格都没有,不过是仗着年轻有几分姿色,便轻狂成这个模样,也不怕哪天从天上掉下来了,摔死你!” “好了。”那中年男人皱着眉头看了这个女人一眼,这才要伸手拉她冷静一些,这女人却不服气,一把将手举了起来躲开中年男人的拉扯,高声道:“林琛,就这么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敢打我们茜茜,你看看她现在对我的态度,有多张狂。兰家是有些本事,可那是兰家的,这小东西能不能坐得稳都不一定,就开始猖狂了起来,我还是长辈呢,就是兰陵燕在这儿,我也要问问林敏怎么教的儿子!” 宁云欢二话不说拿起电话就拨通了兰陵燕的手机,直接就道:“老公,林家来人了。”她不是要将事情推给兰陵燕去做,但却需要他给自己一个态度。 兰陵燕在那边很是愉快的回味完了她再喊的老公二字,说起来这虽然不是她第一次这么喊自己,可是除开两人在亲密时的情况来说,这还是她这样喊自己的第二次!先是沉默了一阵,在宁云欢有些沉不住气时,兰陵燕这才有些愉悦道:“随便你玩,只是要注意自己小心。”他说到这儿,又多吩咐了一句:“就让兰格两人跟着,不要离开了。” 他话里所提的兰格正是现在一直跟着宁云欢的两个保镖,宁云欢心头有数,应了一声便挂了电话。 既然兰陵燕都说了让自己随便玩,就表明自己就算现在得罪了林家来的人他也有办法收拾善后了,宁云欢想得也清楚,大不了得罪林家人华夏呆不下去她收了宁家的公司,领着宁父宁夫人跟着兰陵燕出国就是,正好她现在还不想在这个地方呆了。 “好了。”那个被称为林琛有可能是兰陵燕舅舅的男人将女人给抓住了,这才皱了眉头道:“有话慢慢说,如果是他们的责任,我当然不会偏袒!” 说完这话,林琛才目光森然的朝宁云欢看了过来:“宁小姐,我说得没错吧?” 这个男人气势强大,穿着一身绿色的军装,目光堂正,倒让宁云欢对于林家的人心里多少生出了几分好感来。她对于讲道理的人一向偏爱,这会儿林琛虽然语气里带了几分冷淡,但好在他还算讲道理,没有一来便以势压人,这一点有了旁边表情难看的女人相比较,越发显得他冷静,更是让宁云欢笑了笑:“正好我也有账想跟林小姐算。” 宁云欢说完这话,这才冲守在山下的警卫打了个招呼:“让他们的车上去,有事到山上以后再说,您应该没问题吧?” 她出乎意料之外的话让林琛眉头扬了扬,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来,点了点头,旁边的女人却不服气:“你还有账要跟我女儿算?” “有事上去再说!”林琛回头瞪了她一眼,女人这才住了嘴不出声了。 兰格道了声歉回头重新发动车子,宁云欢将车窗又按了上去,他们的车先走之后,不多时后视镜后一辆车子也跟了上来。 回到家中先让人将自己替儿子买的东西让人拿了上去,兰意这会儿刚醒,正哭得小脸涨得通红,保姆在旁边小声的报告着,他一早起来喝过奶就吐了,这会儿哭得厉害,幸亏宁云欢回来。 早晨时还要挂一次点滴,林家人进来时正好看到宁云欢将兰意紧紧抱着,小孩子挣扎个不停,针在额头打了好几次都歪了,无奈之下只得在脚掌上刺进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迟来的二更,我隐隐蛋疼。。忘了更新,这个说法会招到群攻么?揍我吧,不要因为我是一朵娇花,而怜惜我!

上一篇   第九十七章 把柄

下一篇   第九十九章 笑话